打开

山东惊现一群女子当街跪地爬行,画面不忍直视:别跪了,站起来

subtitle
周冲的影像声色 2021-03-26 16:4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今年3月21日,刘先生找到华商报记者,说要曝光一件事,为自己讨个公道。

他右脸有2个烫伤,是被人用烟头故意烫的。

这个人,就是刘先生的顶头上司。

事情发生在2月5日。

那天,公司举办年会,大家在饭店聚餐。

李先生就坐在自己领导高某的一侧。

高某是个喜欢耍威风的人。

在饭桌上,他放大嗓门:

“我从小就喜欢杀个鸡、宰个羊,一定要出血,让他意识到疼。”

“就是公司业绩好的时候,我也要收拾个人干得不好的人!”

图片来源:华商连线

这段话,高某某在年会上反复强调。

但刘先生不知道,领导说的“出血”对象,竟然是自己。

用餐用到一半,刘先生忽然感觉到一阵剧痛。

自己脸被烟头烫到了!

起先,他一脸蒙圈,还以为对方是无意的。可没一会,高某就拿起烟头,直接往他脸上戳。

当着十几个员工的面,嚣张道:

疼不疼?疼不疼?疼就对了,这样你才能长记性!

刘先生顿时大怒,拍案而起:“你什么意思?你给我讲清楚什么意思!”

但高某某懒得理会,扬长而去。

这时,刘先生早已气到颤抖。掏出手机,向警方求助。

烫伤情况不容乐观。

为避免留疤,刘先生需要手术治疗,时间长达几个月。

对于领导为什么会施暴,刘先生给出解释是:

这个领导就特爱训人,越解释越训的凶。

可能是看我工作方式不爽,故意布局修理我。

刘先生是有骨气的人。

报警后,领导为息事宁人,想私了。

但他态度强硬:拒绝和解,拒绝赔偿,要求公司严惩施暴者!同时坚持法律起诉!



刘先生的勇气,可赞可敬。

这是职场,不是黑社会。

我们是合作关系,不是奴仆关系。

任何借口,都不能成为践踏我们身体和尊严的理由。

但遗憾的是,现实与之相反。

职场霸凌,早已屡见不鲜。

2020年8月,有一位网友发长文讲述自己的遭遇。

他姓杨,刚毕业不久,进入一家金融公司工作。

那天,也是公司全体员工的聚餐。

A领导问他,能喝吗?

杨某说,不能喝,10年滴酒不沾。

婉拒的同时,杨某也是连连道歉,唯恐上司不开心。

一会后,酒局正浓,B领导过来了。

“你是那个杨XX?”

杨某表示肯定。

可话音刚落,B领导就一巴掌甩了过来,并痛斥:

“TMD,A领导给你敬酒那是看好你,这都不喝,你是傻逼吗?”

被扇耳光只是羞辱第一步。

之后因为杨某真的无法饮酒,还需当着众人面,不断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人的尊严,在此刻,荡然无存。



杨某说,那一夜的遭遇,覆灭了自己对金融业的美好想象。

其实,何止于金融业?

某公司主管,逼自己属下吃辣条。

但这辣条不是一般的辣条,而是“死神辣条”。辣度非常人能忍受。

一位女员工食用后,当场出现抽搐,差的昏死过去。

好在同事送医院及时,才无大碍。

那能不能拒绝领导的羞辱惩罚?

女员工说:“如果拒绝,领导就给你小鞋穿。”

在山东滕州,有几名女员工业绩没有达标。

她们领导够狠。

街道人车密集,逼下属像牲口一样,集体跪地而行。

贵州某服装公司领导,因下属业绩不达标,罚吃蚯蚓。

而且还是生的!

不吃也可以,要么罚款,要么滚蛋。被逼无奈之下,员工只能一手拿蚯蚓,一手拿起矿泉水......

保洁行业也有这种现象。

山东某公司为证明卫生间够干净,要求保洁阿姨饮用便池内的水。

这画面,仅看着就让人有生理不适。

在销售行业,员工被逼当众自扇耳光,已成常态。

还有罚吃芥末,罚穿比基尼上班,罚穿内裤“裸奔”......

光是这些奇葩手段,都够写好几篇文章。



智联招聘做过一次问卷调查:面临职场霸凌的时候,你是怎么处理的?

数据显示,53%的人会向同事吐槽;

44%的人是忍忍忍。

27%的人和上级正面理论。

······

总之,选择维权的,很少。

可是,打人就是违法啊!

再牛气冲天的领导,到了派出所,该拘留还是会拘留。

不然,我们等着下一次再被揍?

可能你会问,如果不是暴力,而是精神虐待、人格羞辱呢?

我的建议是,争取换个工作环境。

拿我自己举一个例子。

熟悉我的读者都知道,之前我是从事私人健身教练行业。

坐标上海。

工作压力大到难以想象。

这个“压力”不只是业绩考核,更是来源于上级对下级人格上的侮辱。

2017年的一天,有几个同事没有完成“月指标”。其中一个,就包括我。

那是晚上10点左右。

健身房还有学员来来往往。我们被命令站在一排,等待修理。



经理说,没完成业绩的,有两个选择。

一是交1000现金给我。

二是生吃3个变态小辣椒。

不能吐,必须吞。

大家都选择了吃辣椒。

愿意在这忍受生活的人,都是缺钱。

既然缺钱,怎么还舍得再拱手给别人?

可那段时间,我胃病犯了,打死不能再吃辣椒。

我问:“老大,还有别的选择吗?”

他迟疑了一回,用手指着健身房的平面镜说:“额头贴着镜子,骂自己‘我是废物’一千遍。”

之后,我照做了。

当众人面,头顶着镜子,把自己骂了足足十几分钟......

现在我想起了都觉得羞耻。

但很奇怪,当时的自己竟然没有愤怒,连一丝羞愧都没有!

就像奴仆忍受主人的鞭打,近乎一种麻木的状态。

那一次之后,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

自己必须做出改变。

可是,怎么变?

健身行业即是如此,换一家公司再换一种新的被羞辱方式?

我决定改行。

利用业余时间,读了十几本书,有了那么点功底。

然后,写稿,投稿,被拒,再投稿......

在2018年6月,我终于跨行到自媒体。

从一个靠嘴皮子吃饭的人,演变成靠写作谋生。

坦白说,这两年我也没有混出什么名堂。

码字狗一枚,经常熬夜,每月收入交完车贷房贷所剩无几。

但我依然感谢自己当年的改变。

在这里,老板把员工当“人”,我也把自己当“人”。

哪怕是工作绩效完成不好的时候,老板也只是对事不对人。

一言一行,绝不上升到对人的侮辱。

很庆幸,我拿回了我丢失已久的东西:尊严。

话说回来,“职场霸凌”能长久而普遍的存在,多数也离不开员工个人的“配合”。

因为忍受是最大的纵容。

因为身处一个“没有尊重”的团队,尊严就变得廉价。

跪着跪着,可能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最后,麻烦大家帮忙转发。

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站着,还把钱给挣了!

作者:卓绝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38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