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蜂助手:寄生中国移动随时被“断奶”,股东走马观花犹如菜市场

subtitle
浑水调研 2021-03-08 18:31

浑水调研·挖掘上市公司价值,揭开资本市场真相

撰稿|浑水研究院市值研究中心 懒扎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楼市的火热,让无数地产中介实现了财务自由。

如今,互联网的发展正盛,很多互联网中介也应运而生。中介是一门好生意,贝壳在美国的股价一路长虹。

去年,互联网虚拟商品综合服务商蜂助手股份有限公司在新三板摘牌,向创业板递交了上市申请文件。

蜂助手成立于2012年,业务范围并不大,起初只是靠售卖移动流量、话费、芒果会员卡等数字虚拟商品发家。

但要知道,中国有极其庞大的人口基数,网民基数。

100抽1,也能赚个盆满钵满。

招股书显示,公司的毛利连续两年过亿,某些代理项目毛利率比利几乎达到了99%,暴利程度远超茅台!

蜂助手是如何做到一本万利的呢?

两个词:渠道、关系。

蜂助手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叫罗洪鹏,在中国移动工作超过十年。

“具有丰富的大型项目管理和组织经验”,这句话的值得反复体会。

财务报表中显示的98.7%的毛利率来源,恰恰就是罗洪鹏曾经的工作单位。

而且蜂助手的多位高管也出身于中国移动。

招股书显示,2020年上半年,蜂助手的前五大客户包括中国移动、东恒网络、科大讯飞、天宸网络、优世控股。

中国移动常年稳居第一大客户的“宝座”。

有理由相信,正是因为罗总的渠道,拿到了中国移动的代理,拥有了一定的垄断地位,蜂助手才有了一些躺着赚钱的项目。

中国移动有多赚钱就不多提了,紧紧抱着这条大腿。蜂助手借助庞大的网民基数,起飞上市,也是情理之中。

不过,靠关系赚钱的企业,也会在“关系”问题上,深陷泥潭。

仔细扒看招股书,浑水调研发现了不少猫腻。

一:应收账款暴增,现金流持续恶化

靠着中国移动的关系吃饭,当然也要看中国移动的脸色。

蜂助手这家公司虽然赚钱容易,但财报上却有一个瑕疵——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长期低于净利润,甚至多年都是净流出。

这说明公司的盈利质量越来越差。

这和公司的代理业务的盈利不断扩大,是矛盾的。

2017年至2019年,蜂助手的净利润从3690.47万元增长至6096.83万元。

对应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却为有-1080.04万元、351.96万元、-935.61万元,两者之间存在较大差异。

为什么钱赚多了,公司的现金流反倒少了?

答案还是下游大客户中国移动。

数据显示,2019年,蜂助手的应收账款由2018年的1.22亿元增长至2.22亿元。

应收账款排名第一的就是中国移动。

另外,招股书还特地提到了应收账款减值风险。

招呼书申报稿披露,公司2017年-2020年6月末的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9214.09万元、12198.30万元、22182.95万元和17118.74万元,占期末总资产比例分别为48.11%、32.74%、42.37%和31.34%,是公司资产的重要组成部分。

如果应收账款不能收回,对公司资产质量以及财务状况将产生较大不利影响。

这里面有没有涉及权力寻租,或者其他乱七八糟的事,就不清楚了。

二:股东走马观花,转让价格千差万别

值得注意的是,蜂助手的第二大股东是汉鼎宇佑。汉鼎宇佑由王麒诚创办,这个人也是履历不凡。

这个王麒诚在大学毕业后创立了汉鼎宇佑,仅用了十年时间便成功上市。

另外,他还投资了微贷网、极光推送、寿仙谷、腾讯音乐等上市企业,均取得了不菲的收益。

2019年的胡润百富榜上,王麒诚家族以280亿元身家上榜,王麒诚因此被称为“80后投资大神”。

投资大神,往往深谙股权转让的奥秘。

在2018年4月从中小板摘牌后,蜂助手曾多次频繁地进行股权转让。

说几个有意思的,2018年5月,蜂助手股东吴雪锋以13.5元/股的定价,将其16万股蜂助手股票转让给了杭州银湖,交易总价216万元。

当年8月,吴雪锋又以10.5元/股的价格从股东周庆手中买回了20万股,花费仅210万元。

高抛低吸,两次交易蜂助手股权竟折价逾20%。

还有!2018年10月30日,公司另一股东赵山庆转让16.8万股给自然人李某,转让价格仅2.86元/股,交易总价48万元。

7天之后,自然人股东彭建云又转让了138.74万股给南京翔云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每股转让价仅1.26元。

相比与几个月之前的转让价格,价差接近10倍!

翻看招股书,公司股东更换速度如走马观花一般。

更离谱的是股权转让价格差距如此之大,完全不符合逻辑?这里面有没有涉及到洗钱、或者利益输送,内幕交易,希望蜂助手可以给予解释。

另外,实际控制人罗洪鹏本人,在天眼查上也被提示了共有28条周边风险,还有103条预警提醒信息。

这更令人担忧。

三:寄生中国移动,毫无议价能力

正如前文的介绍,蜂助手的发家,主要是因为和中国移动深度绑定。

但关系能永远靠得住吗?

招股书显示,从2019年开始,公司在爱奇艺、腾讯等媒体平台上的广告收入持续下滑。

另一方面,用户活跃度和付费用户的增速也开始明显放缓。

这些年,互联网红利逐渐消退,代理服务商也如雨后春笋。

蜂助手的代理服务面临着巨大压力和不稳定性。

一旦渠道断裂,可能导致整个公司都会面临危机。

2017年8月,蜂助手因所属网站“提供下载的网络游戏中含有宣扬赌博内容”,而遭到广东省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局处罚。

如今,互联网的管控越来越严,各种擦边球的路子被堵死,各种代理渠道也越来越透明。

倘若相关政策及市场环境发生不利变化,蜂助手不能持续性地获取运营商渠道的代理授权,不能持续保持合作关系。

公司又何以为继?

在浑水调研看来,蜂助手上市容易,但暴毙可能更容易。

(浑水调研原创内容,转载引用请注明出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