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诗词大会康震画“床前明月光”,引不少观众争议:小时候学错了?

subtitle
美诗美文Jane 2021-03-08 14:49

诗词大会第6季正在热播,本季节目组做了一些小小的改变。比如开场时,导师都是站着的,千人云团也让人耳目一新。但不管每一季怎么变,有一个环节却一直都保留着,这就是:康震老师的看图猜画环节。

这个环节一直是诗词大会的一大亮点。不得不说,康老师确实是很有才的,能即兴就每首诗画出一幅挺漂亮的画来,这是需要功力的。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环节,在前几期的节目里,让康老师曾受到不小的质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比如其中有一期,康老师要表达诗句:停车坐爱枫林晚。他画了一个古人在山间看风景,此人是坐在石头上的。于是福建师大的孙绍振教授,便站出来指出:他画错了。孙教授认为,“停车坐爱枫林晚”中的“坐”表示因为,并不是指坐着,康震这样画是一种误导。

不过对于此事,诗迷们基本也都表示理解,毕竟康老师也是为了让选手更好猜,取字句意思来画。但在近期热播的这第6季中,红了十几年的康老师,又因“床前明月光”再次引起不少观众的争议和质疑。甚至有观众表示:难道我小时候学错了。我们来看看他画了些什么:

画面上有一个古人,坐在石头上,他头上是一轮明月,旁边有一个亭子,整个画面是很孤寂的。而在他的左边有一口井,画面中康老师正在画井栏。

相信读者应该已经猜到了,观众们的争议点其实就是:不是说好了是“床前明月光”吗?床在哪里?和井又有什么关键。其实这就是近些年诗坛的最大争议之一:“床前明月光”中的床,到底指的是什么?

正如一些观众所说,70后,80后小时候学这首诗时,老师并没有告诉我们这里的“床”还有别的意思。甚至当时很多地方课本的插画,也就是两类:有一类是李白站在窗户前,看外面的月亮,他身后是一张床;另一类中,李白索性是坐在床上,看着窗户外的月光。很显然,那时候大多数人都是认为“床”就是一种卧具,没什么别的意思。

可是近几十年里,随着对古典诗词的研究越来越深入,这个字却变得非常复杂了。先是文化名人马未都先生指出,此床非彼床,应该是一种小胡床,换句话来说就是咱们现在简易版的躺椅;而后又有人说,床在古代指的是井台;甚至还有人说,床是“窗”的通假字,是在窗户前看到的月亮。

而诗词大会的几位老师,康震、蒙曼等人,都比较认可“井栏”之说。因为在古代井口旁会修一个栅栏,防止人落水。而古代的床也是这种四方形的,所以井栏在那时又叫银床。

一个“床”字,有了这么大的争议,估计咱们的诗仙自己也想不到吧!种种说法都出来后,目前的语文书为了准确性,已经不再把李白屋里的那张床画出来了。现在各版本的插画中,基本上就是一个古人,一轮明月,不管床是什么,这样画总归没错了吧!

但问题就在于,好好的“床前明月光”,为何“床”就不能是睡觉的床,为何非得弄得这么复杂?很显然,专家们也不可能是闲来没事,故意要研究些东西来证明自己的博学,他们的理由概括起来,共有两点:

首先,他们考究了唐代的床,发现都是四方形的木床,人躺在上面是看不到外面的月光的。其次,李白曾写过一首《长干行》,其中有这样四句: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讲的是两个青梅竹马的孩童,他们一起竹子做的玩具,一起摘门前的花,然后一起拿着青梅果子在院子里玩的情形。很显然这几句写的都是在户外玩的情形,那此处的“床”显然不太可能是卧室的睡榻。因此这一句翻译成“绕着井栏追逐玩耍”,显然就更为贴切。

同样是李白写的诗,绕床作此解,那“床前明月光”理解成井栏旁看月亮,就说得过去了。因此,康震老师画成他自己赞同的“井栏说”,也就不算错了,大家也不用质疑他的水平。

最后,笔者强调一点,对于诗词的解读,特别是争议点的解读,从来就没有所谓的正确答案。这诗到底何意,除非李白本人跑出来说,不然谁又能证明自己就百分之百是对的呢?对此事,大家怎么看?欢迎讨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