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从颐中烟草董事长被限高,闲聊文化创意产业的那些事儿!

近日有媒体披露, 颐中烟草(集团)有限公司于去年10月10日收到法院的限制消费令,其法定代表人、董事长赵昆被限制消费。

十余年前风光无限的“1919创意产业园”,就被翻出来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说起“1919创意产业园”,老一点的青岛市民会有印象,当年红极一时,号称山东省最大的复合式经典创意产业集聚区,是青岛市文化创意产业十大重点园区之一,目标是吸纳2000家企业入驻,实现就业1万人以上。

1919年,大英烟草股份有限公司在青岛设立办事处,后来演变成青岛卷烟厂。1919创意产业园在原青岛颐中卷烟厂旧厂房的基础上加以改造建成,这就是名称中1919的来历。

说起来,现今如火如荼的文化创意产业,“1919创意产业园”是正经的先驱。而且,文化底蕴深厚,政府支持,当年又处在蓝海市场,怎么看都是前景无限,富贵逼人。但是,

1919创意产业园还是倒闭了!

倒闭的原因各说各有理。

负责运营管理的创意投资公司把原因归咎于颐中集团,认为颐中集团没有履行合同,将土地性质由工业用地转为商业用地,导致建材商城从规划到消防都无法通过验收。

颐中集团不认可创意投资公司的理由,原因是政府认定的文化园区不需要将原有厂房的土地性质由工业用地变为商业用地,除非是利用其作为纯商业经营。

不是文化创业园区吗?怎么建材商城的运营会成为焦点?

实操中,因为文化产业回报周期长,产业链需要建设,因此要有实体商业项目作为经济支持,文化产业园区里的建材商城就是这样的情况。

时间久远,倒闭的具体原因已经不重要了,因为经营不善的时候,什么事情都可能会被拉来顶雷。

生意失败了,大家想要体面的一拍两散,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江湖风浪急,失败先撕B,古来如此。

颐中烟草将旧厂房租给创意投资公司,创意投资公司将改造的工程承包给海川建设,产业园倒闭了,工程款没付完。

颐中烟草拔腿要走,被海川建设一把薅住:

你得承担连带责任,创意投资公司还不上钱就得你还。

不仅颐中烟草,被薅住的还有青岛卷烟厂!海川建设一纸诉状将颐中烟草、创意投资公司、青岛卷烟厂三方诉至法庭。再往下看,海川建设自己同样被薅住:施工的相关单位青岛烽林建筑、青岛海鹏建筑也加入“薅团”,撕扯起来。

是薅友,砍一刀,经年的上诉、反诉、重审自此开始。

相关的法律文书显示,2017年12月山东高院曾经做出判决,判定“颐中公司作为海川公司所施工工程的最终受益人,对于创意公司应支付的涉案工程款及利息应当承担补充责任”。而 2018年11月,最高院作出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以“认定颐中公司为最终受益人并承担补充清偿责任,认定基本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为由,指令山东高院再审。

轰轰烈烈转头空,一地鸡毛撕扯凶。爬墙虎早已覆盖了产业园,它的缔造者们还在斗得虎虎生威。

良好的初衷,政策的扶持,宽松的业态,都没能撑起一座文化产业园区,核心问题就在于实体商业项目的“拉胯”!

不必扯什么高屋建瓴的大词,对于文化产业园区来说,实体商业项目才是启动和发展的核心,因为,首先是要活下去,

活下去,才能成为建设者!

这些年频繁上马的文化产业园区项目,部分源动力来自政策层面对传统房地产项目进行的不断调控。对传统房地产项目的限制多了,空间让渡出来,就需要有项目填充,亦文亦房的文化园区正合适。一是熟门熟路干起来顺手,二是需求和利润都在。

文化行业的观点认为,目前文化园区多是艺术家和艺术元素的简单拼凑,没有深入了解文化产品的特殊性,缺乏一批有艺术能力和文化底蕴的运营者,因而导致了其兴衰靠天,容易产生混乱状况。

真是高屋建瓴,不接地气的观点。

这种观点超然于现实情况,独立于依附逻辑,属于用天真搭建天真。

乱世黄金,盛世艺术,艺术的价值想要驱逐生活的沉重,相应的经济基础是必须的。没有经济基础,艺术就没有了与现实对视的支撑,这是依附逻辑。所以, 文化园区的早期经营者们凭借经营实业的经验和模式经营文化产业,这不是一种错误,而是必须。

从这个角度理解,这些被拍在沙滩上的早期经营者,其实是探路者,是斥候,他们付出的代价,是整个行业勘定方向的努力的一部分,而不仅仅是他们个体的损失。

至于颐中,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当斥候了。

文/楼外楼

编辑:董楠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