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东方智库丨破解国际油价新一轮走高之谜

subtitle
东方网东方智库 2021-03-08 12:30

本文共3095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尽管全球新能源开发利好消息不断、前景诱人,但要真正摆脱石油等传统能源依赖,全球仍有漫长的路要走。因此国际油价的动荡不定,总牵动着世界经济、民生的敏感神经。对中国而言,国际油价的涨跌尤其事关重大。

水很深:国际油价潮水般跌宕起伏

国际油价的波动,一直犹如潮水般涨落不定。

上世纪80年代以来,国际油价的变动曲线跌宕起伏,背后谁在操控?除了国际油市的操盘手和产油国之外,波诡云谲的国际和地区政治经济形势与市场因素,同样是重要推手。说到底,是各种利益在调节、操控国际油价和国际油市。

本世纪以来,国际油价波动起伏更加频密。2008年国际油价一路疯涨,4月WTI(美国西德克萨斯中间基原油)收盘价峰值高达每桶140美元;但随着全球金融危机及经济衰退,国际油价陡然一落千丈,当年10月WTI跌至每桶44美元。

在大国经济逐步走出全球金融危机阴影后,2010年7月起,国际油价逐步回升。可好景不长,2011年7月又是狂风暴雨,稍稳不久后的2012年1月再次乌云翻滚,油价暴跌;至2012年10月才再次较大幅度回升,维持高价至2014年4月。之后,国际油价接连大跌,期间略有回升,但总是疲乏无力。2015年10月,国际油价跌至每桶38.34美元,再创最低纪录。

最近五六年里,国际油价升升跌跌,总体下挫。最惨的是2020年4月20日,WTI期货价格开盘时一度跌至每桶-37.63美元,引起市场一片恐慌,原因众说纷纭,至今成谜。至此以后,触底反弹,在一系列联手救市举措下,国际油价一路上涨,偶有反复。2021年2月15日,世界两大原油期货价格均重返60美元关口。2月28日,WTI期货价每桶66.28美元,3月6日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每桶69.36美元。国际油价的一路飙升,也让全球众多依赖石油能源的国家和企业、产业及石油产品消费者愁眉苦脸。

三道题:求解国际油价上升之谜

近几月来,国际油价的持续上升,引发了三大问题。

其一,国际油价最近为何持续走高?

总体看,此轮油价大幅回升主要因为全球疫情缓和与石油需求回升。辉瑞、莫德纳、阿斯利康、国药、新科和强生等新冠疫苗相继上市,疫苗在多国开始接种,为全球抗疫防疫和原油需求复苏注入信心。去年以来全球疫情肆虐,企业大量停产和多国长期、大范围封闭隔离,造成交通工具大幅停运减运,大大小小航空公司和国际邮轮长期停摆,使得全球石油需求骤减,国际油价自然直线下跌。

图片说明:美国辉瑞制药有限公司与德国生物新技术公司联合研发的新冠疫苗。(新华社发)

年初,世界石油生产和出口大户沙特阿拉伯宣布减产,也是重要原因。今年1月初,沙特宣布在2月和3月单方面在现有原油生产配额基础上自愿每日减产100万桶,此举对国际油价影响重大。虽然俄罗斯曾提出其原油将小幅增产,但沙特不为所动,这与沙特以往在产油国限产谈判桌上的立场是大不相同,令国际石油市场颇为震惊,国际油价当即创下两个月内最大涨幅。3月4日,第14届石油输出国组织及其盟国(欧佩克+)召开部长级会议,欧佩克+代表表示,决定不在4月份增产50万桶/日,而沙特则决定将在4月份继续维持其自愿减产100万桶/日的原油产量规模。

与此同时,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仍坚持小幅增产。对此,欧佩克+代表表示了某种理解,许可俄罗斯不遵守该组织的减产协议,在4月份将石油增产规模从6.5万桶/日提高到13万桶/日。同样获准不遵守欧佩克+产量协议的哈萨克斯坦也可将增产规模从1万桶/日提高到2万桶/日,但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获准的增产量都不大,不会影响到整个国际油市的价格上升趋势。市场普遍认为,目前国际油价已回升到疫情前的水平。

此外,拜登上任以来,积极推动美国的1.9万亿美元的新冠救助纾困计划,也在很大程度上支撑了油价上涨。如果参议院能通过此计划,美国经济将会加大复苏和扩张力度,对能源的需求将大大增加。另一个偶然因素,今年2月美国得克萨斯州的寒冷天气,限制了来自美国最大页岩油气田的供应,触发了国际油价的持续走高。得州气温骤降,天然气供应不上,二叠纪盆地的原油日产量突然下降达100万桶,促使美国油市在2月25日达到13个月来最高水平。近来中东局势的混乱复杂,也在某种程度上推动了国际油价的上涨。

资料图片:美国总统拜登。(新华社发)

其二,国际油价能否继续走高,甚至突破100美元大关?

从目前趋势分析,国际油价在今后一段时间里继续走高的可能性较大,刺激油价继续上行的因素较多,而抑制性、破坏性因素较少。

从国际局势看,虽然大国关系依然紧张甚至不排除更加紧张,但特朗普时期的“极端疯狂”已经翻篇。根据拜登的个性和行事风格,其政府的对外强硬,大概率将聚焦于“民主人权”等价值观,“口水仗”多过军事行动等极端行为。

从全球疫情看,短期内无法全面遏制,中长期也难以消除,但随着疫苗在全球逐渐接种,各国防疫抗疫措施、技术与方式的增多和优化,全球疫情有望趋向缓和,各国正在积极寻找复工复产的新突破。只要全球疫情继续好转,国际石油能源需求就会持续上涨;只要世界主要产油国和输出国保持减产或适当增产,国际油价就能挺住并继续上升。对大多数产油国来说,适当减产带来的总体利益显然多于盲目增产。

从世界经济看,虽然目前多国经济仍深陷疫情危机中,但向好的趋势已然出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经合组织等均预期今年世界经济将会复苏,有些国家的复苏势头还将较猛。近来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普遍大幅上涨,表明多国对经济复苏抱有信心。世界经济的趋好势头将进一步刺激国际油价的上升。

但目前全球经济复苏总体上较为脆弱,能源需求还不够强劲,如无战争等重大风险因素,国际油价最多是保持涨势不会暴涨。因此,今年内国际原油价格突破每桶100美元大关的可能性较小。即便世界经济普遍复苏,石油输出国也多半会通过恢复增产而不是刺激油价上涨来回应。

其三,国际油价持续攀升对世界经济有何影响?

国际油价的持续走高,对世界的影响是多方面的。包括国际政治、地缘政治与安全,但最大的影响无疑在于世界经济领域。除了国际油价走高本身带来直接影响外,过去3个月中与石油价格上涨50%相关的全球所有领域内的商品价格,几乎都在上涨且尚未结束。

不少顶尖的投资银行开始谈论商品价格趋向持续向上波动,通常会形成持续近十年的新一轮“超级周期”。“超级周期”是指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大宗商品价格一反常态,出现长期且大范围的上涨。

资料图片:一名男子从美国纽约一家加油站油泵旁走过。(新华社发 郭克 摄)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美国摩根大通指出,“大宗商品价格新的上升趋势,特别是高油价周期,已经开始。”全球最近一轮商品“超级周期”在持续12年后于2008年结束,而当时的周期是由支出增加和新兴经济体经济的蓬勃发展所推动的。摩根大通认为,支持新一轮“超级周期”启动的因素包括:预期在新冠疫情后出现的全球经济增长;多国“极为宽松”的货币政策;通货膨胀率的压力和势头在上升;美元和美债在继续贬值;资金大量流入以对冲通胀;对新石油供应的投资下降。国际能源署曾在去年发出警告称,如果在未来5年内对石油的投资仍保持在2020年的水平,将使2025年的全球石油供应每天减少900万桶。

2020年12月,能源咨询公司伍德·麦肯齐曾预测,全球对上游项目的投资将与2020年一样保持较低水平,但预计对石油和天然气项目的投资将达15年来最低水平,仅为3000亿美元,这比2019年投资危机爆发前的水平下降了30%。由于全球风能、核能、太阳能等新能源的加速开发,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呼声持续增高,国际上对石油等传统能源的投资信心锐减。伍德·麦肯齐首席分析师西蒙·弗劳斯估计,“到2022年末,石油需求将再次恢复到超过1亿桶/日”,如果全球石油产业投资不足,产量不能跟上,10年之后全球的石油供应短缺可能性必将增加,从而导致更高的国际油价。

新能源的故事似乎很好听,但何时真能取代石油等传统能源,还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来源:东方网·东方智库

作者:黎里(东方智库研究员)

编辑:顾航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