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东北土匪“砸窑”失败,大当家被打死,最后子弹壳捡了几大箱

subtitle
七追风 2021-03-07 17:1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今天要说的这股土匪号称“仁义军”,大当家大龙,手底下最多时有2000多人。这个大龙很多人不熟悉,但他的妻子大家可能听说过——大名鼎鼎的女匪驼龙。下面,咱们先细致说说大龙最后一次砸窑的经过。

1923年的阴历八月二十五,大约凌晨4点钟左右,天还一片漆黑,大龙就带着一百多个土匪,摸到了善人屯外面。要知道,当时正是秋忙季节,壮劳力白天忙活一天,晚上睡得沉,大多数人这会儿还没醒。

眼看着就要摸进屯子了,没想到迎面过来一辆大车。这赶车的是个农民,东毛家沟人,起早赶路到西刘家窝子干活,正好路过善人屯。黑灯瞎火的前面忽然冒出一群人,赶车的农民立马明白,遇见土匪了。

脑瓜子嗡嗡响啊,这人赶紧调转车头沿路往回跑,着急忙慌赶牲口的声音传到了屯子里。大龙一看这情况,带着人就开始追这辆大车,进了屯子。屯子里的大地主纪家,家里有钱有地,大院子分为老院和二院,当家的纪惠文带着弟弟住老院,叔伯兄弟纪炳文兄弟俩住在二院。

纪家大院可是早有防备,常年雇佣一大堆伙计,还专门组建了地方武装,20多人都配有快枪,还有手榴弹,主要就是守卫纪家。

(抬枪)

院墙的四角都修了炮台,架上了抬枪——一种大型火药枪。院墙里面还堆放了一些树枝,里面藏了一种“地枪”,有拉线机关,土匪万一进了院,碰到拉线地枪就会响。

除此之外,纪家甚至把砖块用煤油浸泡了,一旦土匪来砸窑,就可以点着了扔到外面照亮。可以说,为了防备土匪,纪家做了万全的准备。所以,当晚守夜的护院,一听到外面有动静,立马做好了准备。

纪家人站在炮台上,隐约看着土匪进了屯子,顺着大道追赶前面的大车。追着追着,土匪的速度慢了,纪家人明白,这伙土匪就是砸窑的,于是开枪了。

枪声一响,屯子里可算热闹了。大龙冲着纪家院子就破口大骂,说自己带人借道走走而已,为啥要开枪?既然动手了,那就别怪兄弟们不客气,“打进院子把狗崽子的嘎拉哈都摘出来”(嘎拉哈原指羊拐骨)。老纪家能怕他?直接噼里啪啦一顿打。

大龙一看打起来了,脾气也上来了,直接让人先把纪家周围的院子攻下来。屯子里有些人在山上干活没回来住,有些听到枪声麻溜地跑了,所以土匪很快就占领了各家各户。那些没来得及跑的人,被逼着烧火做饭,伺候土匪。

(土匪使用的部分武器)

土匪使得都是快枪,直接把周围房屋的墙头抠开,向纪家大院射击。纪家护院占据炮台,居高临下反击。当时纪家旁边的老陶家房子挡住了视线,纪家人直接在箭上绑着浸了煤油的棉花,一点火射了过去。老陶家房子当时就着了,呼呼地借着风烧得可旺了,连纪家的5间厢房也连带着被烧毁了。

土匪人多,但是耗不起,所以日头一出来,他们就边喊边打,有时候几个人冲到院墙下面,挖洞想进去。纪家的人手比土匪少,顾不了所有地方,有一处院墙还真被土匪挖了个洞。几个土匪钻洞进到院子里,一脚踩到了地墙的暗线,砰的一声巨响引来了护院。钻进来的几个土匪一看对方人多枪多,又退了出去。

老纪家有炮台,又居高临下,土匪的动静都能看清,占了不少便宜。就这么一直打到晌午,土匪损失不小,愣是没攻进院子里。

土匪就急了啊,有人就去找大龙了,问他有什么主意。大龙此时正和驼龙一起,躺在一户人家的炕上抽烟,心里也着急。其实,要按照惯例,这纪家大院真不该打。

首先,土匪每次行动,都必须由搬舵先生算一算。搁现在是迷信,但那时候土匪就信这个,有时候走哪条道都必须算一卦才行。打纪家大院这么重要的事情,肯定也算过了,搬舵先生定了时间,是半夜子时打善人屯。没想到,走得慢到地方早过了这时间——所以,按惯例这就不能打了,十有八九打不下来。

再说了,没进屯子就遇到了一辆大车,咋咋呼呼闹出这么大动静,纪家大院早就做好了防备,不好打了。但是,大龙脾气倔啊,来都来了,打打试试呗。

现在可麻烦了,都到晌午了还没打进去,折损了一些弟兄,手底下人开始有意见了。大龙一看士气低落,下边人不太想打,一气之下翻身下炕,拎着枪就出去了。

刚一上去就挨了一枪,这也算是够倒霉的了。很快又传来消息,长春的保安队一个连跑来了。保安队怎么来这么快?据说老纪家在长春有人,一早就调了一个连跑步过来的。保安队在屯子西边稍微休息一下,等了等掉队的兵,然后就开始进攻了。

这下土匪更麻烦了,纪家人在里面打,保安队在外面打,土匪被夹在中间,损失惨重。又打了半个钟头,土匪队伍实在撑不住,都骑上马开始撤退了。受了重伤的大龙也被放在马上,准备带出去再治疗——不过,还没出发大龙就咽气儿了。

没办法,后面有保安队追着,驼龙只好忍痛把大龙的尸首丢下了。保安队来的时候就是一路跑,现在也追不动了,随便放两枪就回去了。

见保安队撤了,土匪这才停下休息休息,数了数人马,这一仗折损了二十多个兄弟,尤其是大当家都死了,损失太大了。驼龙赶紧摆了香案,烧香磕头,痛哭起来。

善人屯这边,保安队把20多名死去土匪的脑袋都砍了,带回长春邀功换子弹去了。屯子里死了3个人,但纪家大院没死人,只有护院的家长“孙老摆”,手指头被子弹打掉了一个。最后收拾战场,屯里人捡起了几箱子弹壳,可见战况之激烈。

(驼龙)

驼龙原名张淑贞,也是贫苦人家出身,十多岁的时候被一个青年诱骗,进了窑子。后来被大龙赎了出来,两人就结为夫妻,一起当土匪。大龙一死,驼龙没有办法,重新拉起队伍,接着干打家劫舍的事情。

后来没多久,剿匪力度大,绺子被打散了,驼龙无奈只能又回到了窑子。很快,就有人告密,驼龙被抓了。

枪毙驼龙正好是正月十五,虽然天寒地冻,但是大街上站满了围观的人。驼龙站在一辆铁轮马车上,五花大绑,身边有几个兵带枪押送。当时围观的人回忆,驼龙身穿长棉裙,头戴一顶黑色绒帽,长相十分俊俏,眉清目秀的。

围观的就有人议论了:“白瞎了这个年轻人,这样的俏皮人,为啥单要当胡子?若是她妈知道,该有多难受啊!”旁边就有人说了:“她的妈早死了,她今年才24岁,本来也是个好孩子。可惜了这世道,好人少,坏人多,她是被人卖到窑子里的!”人群中说啥的都有,还有不少人同情驼龙。

驼龙在枪毙前,还要了一碗酒,一口喝下去了。驼龙被枪毙了,但是关于她的故事却不断流传,成了东北土匪中的传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5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