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清朝京官有多寒碜?正二品官员请客人吃饭,桌上只有炒鸡蛋

subtitle
键盘小马达 2021-03-07 12:08

古代有一句俗话说:“升官发财。”对于清朝的京官们来说,这句话有些沉重。大部分的京官既不容易升官,也不容易发财。

不容易升官,是对于那些没有背景、没有关系、没有势力的“三无”官员而言。有的官员在京城里混了一辈子,也只是六品、七品的部院主事、内阁中书之类。就连才华横溢的晚清名臣张之洞,以殿试探花的身份进入官场,混了16年才累迁至从五品翰林院侍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张之洞

不容易发财,就更是一种普遍现象了。清朝入关以后,学习明朝的做法,实行低俸制,官员们的俸禄标准普遍偏低。按照《大清会典》规定:“一品岁支银一百八十两,二品一百五十两,三品一百三十两,四品一百五两,五品八十两,六品六十两,七品四十五两,八品四十两,正九品三十三两有奇,从九品、未入流三十一两有奇。”这是年俸。此外还会根据官员品级的高低,分别发放一定数额的禄米。年俸加禄米,就是人们常说的“俸禄”。

清朝官级最高为正一品。在文官中,只有殿阁大学士的级别才能达到正一品。殿阁大学士的年俸只有180两银子。这点钱,还不够他们给门房、仆役的赏钱。想靠这点年俸养家糊口?想都别想。

清朝官员

幸好,朝廷考虑到京官们的实际情况,往往会给他们在年俸之外,再发放一笔同等数目的“恩俸”,相当于发了双份工资。此外,京官们俸禄虽然不高,手里却有实权。那些地方官员为了笼络京官,经常给京官赠送“冰敬”“炭敬”“别敬”之类的零用钱。京官们有了这些收入,总算勉强可以度日。

总体来说,大部分京官的日子都比较寒碜。这里讲一个故事。

在晚清时期,有一个京官叫何刚德。何刚德是福建闽县(今福建省福州市区)人,1877年考中进士,步入官场,从正六品的户部主事累迁至正五品的户部郎中。户部是六部中最有钱的部门,油水丰厚,可何刚德不敢随便伸手中饱私囊,生活过得非常清苦。

清朝官员

一天,何刚德去户部侍郎孙诒经府上谈事情,谈着谈着天色就晚了。孙诒经告诉何刚德,说家里准备了好菜,留他吃饭。孙诒经是钱塘(今浙江省杭州市)人,是何刚德的乡试座师,两人都在户部上班,关系非常密切。户部侍郎的官级是正二品,是户部的二把手,放在今天就是副部级。孙诒除了担任户部侍郎,还兼管三库(银库、缎匹库、颜料库的总称),可以说非常有实权了。

何刚德很高兴,既然老师刻意强调了“好菜”两个字,一定会办上一桌丰富的晚宴款待自己。

很快饭菜准备就绪。何刚德兴冲冲地走到饭桌前,见饭桌上摆着6个碗,碗里并没有什么山珍海味,仅仅是一些很平常的炖肉和炒菜而已。何刚德大失所望。难道这就是老师眼里的“好菜”?

清朝官员家宴

何刚德没猜错。在孙诒经的词典里,有肉的菜就是好菜。像这次他一次性摆出了6道肉菜来招待学生,是极为罕见的事情。

孙诒经当了20多年京官,一贯节俭清贫。在吃饭的问题上,他是能有多节省,就有多节省。当何刚德经常在他家吃饭后,饭菜的档次便一再降低。有一次,孙诒经请何刚德吃饭,饭桌上竟然只有炒鸡蛋和剩饭。何刚德已经熟悉了老师的性格,没有说什么,吃就完了。

炒鸡蛋

事后,何刚德很感慨地说:“户部堂官场面算是阔绰,而家食不过如此,师之俭德,可以愧当时之以八十金食一碗鱼翅者矣。”在这番话里,何刚德很是表扬了老师的节俭美德,可他说的“八十金食一碗鱼翅者”又是谁呢?

其实,何刚德自己也是一名囊中羞涩的京官。他当了19年京官,升迁为正五品的户部郎中。户部郎中的年俸为80两银子,禄米为80斛,看上去似乎并不少。可是,何刚德每月光是骡马费就要支出10两银子,他的年俸连骡马费都承担不了,更别说负担官场上的迎来送往和一家老小的生活了。

那么,有没有很阔绰的京官呢?当然有的,前面何刚德所言“八十金食一碗鱼翅者”,便是这样的京官。当年,李鸿章进京担任大学士时,住在贤良寺,日常饮食便是用人参黄芩等配制的浓粥、鸡汁等补品。因此,他一年要开销1万多两银子。

李鸿章

那可真是花钱如流水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2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