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中学校长公开喊话:只要发型不奇怪,要漂亮未尝不可!

subtitle
乔志峰 2021-03-06 15:08

中学校长公开喊话:只要发型不奇怪,要漂亮未尝不可!

乔志峰

中学校长开学典礼上喊话德育处:只要发型不奇怪,要漂亮未尝不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3月4日,湖南怀化,一中学校长在开学典礼上与同学们公开讨论女生向他反映的发型问题。该校长叫来四位漂亮的女老师,以她们的发型为例,称“只要发型不奇怪,爱漂亮未尝不可”,此话一出立刻引起台下学生们的欢呼。随后,校长还亲自喊话德育处“认真地考虑”。(3月5日北晚新视觉网)

看了这个新闻,想必又有不少学生朋友甚至是成年人,会生出几分感慨:又是别人的校长!真开明!真开放!

确实,之前我们见过太多教育者严厉干预学生发型的事例,像这位校长这样,不仅自己开明,还公然向德育处喊话,要求认真考虑学生的感受和发型自由,不说是凤毛麟角,起码并不多见。

有一个极端案例虽时隔多年,却让我至今无法释怀——

2012年4月13日晚,山东省东营市某中学初三女生李某玥从自家五楼的窗户跳下。女孩之所以选择轻生,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头发——“剪短发”是她所在的学校的“传统校规”。此前,她在一篇题为《渴望得到尊重》的作文中写道:“就在前不久,妈妈就因为我的头发和我大吵了一架。事情是这样的,因为一中校规,学生必须运动头,但我却不想服从这条校规,因为头发是我最重要的东西。不夸张地说,头发就是我的一切,它胜过一切的人、物,但是老师非让我理发,在我的奋力抵抗下还是不能如愿。就这样我被老师押送去理发,带我去理发的是爸爸,不是妈妈,当时我的心一下子停跳了两下,怎么办?”

渴望得到尊重,是为人最基本的自尊和权利,可在校方“一刀切”的所谓“管理”之下,孩子连自己的头发都保护不了,最终选择了极端做法。

而这并非第一个因为“捍卫头发”而选择轻生的孩子,当然也并非最后一个。后来,类似新闻也时有所闻,让人在感到无比痛心的同时,也不由得生出深深的疑问:某些教育者,为何对学生的头发“苦大仇深”,非得悍然干涉呢?

说句或许并不合适的话——自从清军入关发表“剃发令”,“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人”以来,对头发管得最严的地方基本上就剩下了两个,一个是监狱,一个是某些学校。我实在想不出,强制别人统一发型到底有啥用,是为了整齐划一好看,还是仅仅为了满足自己管人的心理或树立教育者的权威?

现在有些教育者存在一个误区,认为学生是离不开“管”的。因此,不管什么事情,他们都要管一管、监督一下,甚至产生了“监督癖”。虽然这些监督都是打着“加强管理”、“为学生好”的旗号实施的,但实际效果却往往适得其反。

在出台一些措施的时候,教育者征求过学生的意见吗?评估过措施的实际效果吗?学校管理必须以人为本,教育者应该是为学生服务的,而不能处处以“管理者”和“监督者”自居,习惯于发号施令。某些教育者脑袋一拍、“禁令”出台的做派,真到了该改一改的时候了!

教育者对学生少点监督和担忧、多点信任和鼓励,多给学生一点自主权和选择权,多培养学生自我管理、自我监督的能力,才更符合教育的本质。让孩子们自由选择发型,天塌不下来。

事情还有另一面。我们常说“孩子应该健康成长”,这个“健康”,既包括身体的健康,也包括心理的健康,更包括价值观的健康。恕我直言,把头发看得高于一切,宁可失去生命也要捍卫头发,这样的想法和做法是有问题的。

孩子们正是处于价值观的形成期,价值观可以多元,但什么是对的,什么是有失偏颇的,家长、学校和社会还是要对孩子进行引导。特别是要给孩子们补上生命教育这一课,让他们知道,再宝贵的东西也没有生命宝贵,生命是高于一切的。

当然,这不是孩子的错,责任在大人,在社会,在教育体制。很多大人,包括老师和家长,其实是不懂得科学教育的。正是因为不懂科学的方法,他们才会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最笨、最“蠢”的教育方式,以至于有的大人包括某些教育者在孩子们面前“如狼似虎”,教育方式粗暴简单,动不动还会使用强制手段。

对那些“如狼似虎”的大人,一方面要看点书,学习一下科学的教育方式;另一方面还是要懂一点最基本的法律常识和社会常识,学会对他人尊严(包括孩子的尊严)的尊重。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孩子的健康成长,才能保护我们的希望,类似的“头发引发的悲剧”才不会继续上演。

只要发型不奇怪,要漂亮未尝不可!这才是科学的态度,这才是教育者应有的思想境界和思维模式。期待这样的教育者能够越来越多,期待教育领域的“头发之争”能够早日有个让人满意的了结。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