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货拉拉女生跳车:致命的“节省”

subtitle
书航 2021-03-05 23:19

在安全和省钱之间,女生选择了省钱,将安全因素托付给了平台。

航通社首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微博:@航通社 | 微信搜一搜:航通社

2021年 第6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 / 书航 2021.3.5

长沙货拉拉女乘客跳车身亡事件是一起本不该发生的悲剧。警方通过细致的调查,其中让社长感慨的一点是,这单 10 公里路程的搬家服务,乘客实付只有 39 块钱,明显低于当地其他搬家服务的平均收费标准。

在安全和省钱之间,女生选择了省钱,将安全因素托付给了平台。同类情况一直或大或小地发生在我们的生活里,只是多数时候都没必要扣上“要安全还是要省钱”的大帽子而已。各种利用平台规则“薅羊毛”,抢“白菜”,“Bug 价”俨然成为我们调剂生活的一种娱乐方式。

然而,不论是以往出现的顾客给差评被商家威胁,跟外卖小哥催单被袭击,还是这次的因误判司机意图而自行跳车,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和利益冲突在顾客与服务者面对面的“节省”当中凸显出来,终于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在安全和省钱之间

货拉拉知名度高,也许有朋友推荐,或者女孩想不起还有别的搬家服务。不过,结合她自己在 40 分钟时限之内完成 15 次搬运可以看出,她选择货拉拉很可能就是因为省钱,而不是其他原因。

即使女生是从不算高层的“1 楼半”搬东西,但连续 15 次来回,其中还有宠物狗;她 1.5 米身高和不到 100 斤体重的身躯,做此类搬运动作会比较吃力。但她仍然坚持自己完成。

那么这趟货拉拉具体有多么省钱呢?

在女生所在的长沙,目前已经开通的搬家或同城货运服务有货拉拉、快狗打车和蓝犀牛,再就是传统专业搬家公司。满帮(运满满-货车帮合并)暂时不提供同城货运业务(在规划中)。自如搬家、吉米搬家没有开通(都仅限大城市)。

比价之后可以发现,蓝犀牛长沙起步价 96 元,包含 10 公里路程和 1 人全程搬运。快狗网页预估同一路线的价格,可能也比货拉拉贵(其最省钱的“小型货车”仅提供不到 2 立方米空间,可能装不下女生的东西)。

相比之下,警方通报的起终点相隔是 11 公里,总费用 51 元,其中女生支付 39 元,平台补贴 12 元。即使女生选择加价让司机帮忙搬运,用货拉拉的总价也不会高于专业搬家服务。

但省钱到这个份上,可能就需要衡量是否足够安全了。

同样是搬家约大车,女乘客需要面对的威胁 = 男乘客面对的威胁 + 女性“专属”的威胁

专门针对女性的骚扰和临时起意类犯罪是现实存在的;

同样的一群司机群体面对男性,一般不会有某种“特殊的想法”;

在“劫色”之余,男女都有的“劫财”同样威胁女性,不是说男司机针对女乘客就只馋身子不要钱。

女生感觉上受到骚扰,或男生感觉被女生诬陷有骚扰,确实不等于实际发生了,也不等于对方都是有意为之。不过,当女生们在社交网络上不断分享关于“骚扰”的故事和记忆的时候,会建立共情,强化对陌生人的恐惧;与此同时,男生们也会不断分享被“诬陷”的故事和记忆,并迅速建立共情。

这两个事情对男女个体的冲击可以说是对等的(而男性被异性“性骚扰”不能构成对等冲击,社会思潮会认为男方是“占便宜”的)。不过,男性很难因为一趟搬家就被指“骚扰”了司机;而女顾客则相对容易陷入“被骚扰”的困境。

在女生跳车事后,诸多关于货拉拉的负面体验报道似乎“一夜之间”集中出现,证实了上述论断。的一位货拉拉女用户说,在一次不愉快的搬家之后,她的联系方式被恶意泄露,并疑似附上了关于性服务的不实消息。同平台的注册司机给她打电话,表示是在“司机群”里看到的。

这种“司机群”跟“女子取快递被造谣出轨”案情况相似,都是在微信群里传播“有鼻子有眼”的不实信息。假如一个男人的电话号码被标签为“出来卖的”,不见得具备同样的吸引力。这部分威胁就可以说是女性“专属”的了。

基于安保因素,女生在搬家时相对男生需要额外支付更多成本,选择更好的搬家公司。而本案的事主在安全和省钱之间,还是选择了省钱,并将安全的天平一端托付给了平台,寄希望于它很高的知名度,大概应该有完善的规则。

不过,作为“撮合平台”(滴滴在遭到“社会毒打”之前也用过这个词),货拉拉和快狗的情形差不多,能挑到什么素质和性格的司机基本看运气。而这些平台要同时做到快速扩张,自身盈利,和对消费者降价三点,几乎必然要压榨司机,也不可能用高薪和好待遇吸引,来提高司机的整体素质。

节省时,你面对的是网线,还是人

很多人喜欢“薅羊毛”,蹲在“白菜”微博、知乎、小红书里,不论性别。专门提供低价信息的网站已经成为了上市公司。还有人会利用规则中不被人注意的边角实现利益最大化,比如七天无理由退货、必胜客曾经有过的沙拉塔和“吃穷海底捞”之类。

本案中,女生在平台规则 40 分钟时限即将到达之前的第 36 分钟,争分夺秒地自己完成了搬运,可以说一分钱便宜也没让司机赚到,而司机承担了超时可能被平台处罚的风险。这非常容易引发司机的不满,后续事实也证明了司机有怨气,对女生后续的询问不予理睬。

货拉拉搬家服务跟部分传统搬家公司类似,标注的价格可能是起步价或底价,司机可能必须诱导销售增值服务才能赚钱。前述《人物》采访一位司机提到,他做货拉拉司机三年日常月平均收入只有五六千,“有些司机能到一万,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顾客额外加价。”

所以,女生想要达到省钱的目的,就必须非常小心以保证自己在规则之内。相应地,平台的规则也会对应展开博弈,要么施加更严格的反作弊手段,要么通过“大数据杀熟”对价格不敏感的另一批用户“转移支付”。

女生月薪 2 万,家人说其中 1.8 万不可支配,要交给家里。但就算她确实是 2 万月薪且生活宽裕,选择节俭乃至“吝啬”的生活也依然可以说是一种“生活方式”。在这一点上,不应该有“月薪 xx 的人就应该怎样活”的说法,因为怎样活都会有人说闲话。

然而,我们必须注意到在这些节省的小动作背后,实际上需要付出什么隐形的成本;这些你所获得的节省,又是以什么方面的损失作为代价。

当我们“薅羊毛”的时候,对手是网线远方的不确定个体,这降低了我们的心理负担

我们在面对一个水果网店大降价时候的心态,跟进入实体水果店或摊档的心态不同。对有些人来说,即使一个错误标价让网店倾家荡产,贴告示请求网友饶命,对自己的心态也没有多大影响,因为“实体店就不可能出这种错误”,这不符合自己的生活经验。

当你利用无理由退货规则退掉不想要的东西的时候,店家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为难你,而实体店铺没有同类规则。你面对的是与你没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快递小哥,甚至你一来一回还帮助他多加了单量,小哥没理由找你麻烦。

再比如给客服打电话。有些时候,人们不知道真正管事的是谁,会在投诉时把怒气一股脑的撒在只有声音的客服身上,相比面对真人柜员、客服等的时候要凶神恶煞得多。这也是吃准了客服不会顺着电话线爬过来报复你。幸亏近来越来越多的电话客服变成了 AI。

但对于快递、外卖、打车以及本次出事的运货等线下服务而言,你的对手是直接在你眼前的活生生的人

虽然他跟网线另一端的网店店主一样,本质上都是平台的使用者,相对于你都是平台的代言人;但面对面的交易会让人深刻体会到,你占的便宜就来自面前这个人本人。

所以面对快递外卖小哥这类人群,保持善意和尽量不激起矛盾,是一种美德,关键时刻可以保命。而滴滴司机、货拉拉司机等还会额外跟你共处于同一封闭空间,在这种情况下,可能对于有些人来说,长时间保持善意变得更困难了。

本案的女生可能在之前做足了省钱的攻略,但对于省钱之后自己是否能掌控与真人司机互动的局面,可能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三个误判导致的悲剧

与此同时,社长也认为,货拉拉的下单过程跟滴滴等客运网约车高度相似,也可能给人以二者差不多安全的错觉。但我们的思想在此处明显存在自我矛盾。

在事发后,有评论说“网约车服务公司要承担安全保障义务”,比如提高司机安全系数,车内录音录像,行车记录仪,用户一键报警机制等。

——但是在这以前,没有多少人认为货拉拉是跟滴滴一个性质的“网约车平台”啊

这就好比,你在支付宝里也可以聊天也可以社交,但平时没什么人强调要支付宝“承担社交平台的主体责任”,因为这不符合大家的心智模型。你觉得支付宝就应该是一个金融理财工具,而不是社交工具。

综合各方报道和消息,社长认为,是三个心智模型上的错位和误判,造成了这次悲剧的发生:

女生可能认为,这次和师傅面对面的交易,也应该像其他不见面的在线交易一样,存在优惠和节省的空间,所以选择了相对最省钱的方案。这其中忽视了当面交易要付出的情感成本和安全因素

女生可能认为,货拉拉从功能设置上跟滴滴类似,其安全设置也应该差不多。实际上平时即使我们很久打不到车也不会考虑叫货拉拉出行,在事件之外的心智模型并不认为货拉拉属于“网约车平台”

最后,女生可能缺乏相关生活经验,以及安全培训,大大低估了车辆高速行驶中跳车的危险性,同时也可能误判了司机的意图,从而做出了跳车的错误决定。

不论我们自己是男是女,生活在都市还是村镇,家庭是富裕还是贫穷,都可以将我们自己代入故事中的“女生”位置,设身处地地思考。常开车的人可能不会犯第三条错误,低估跳车的风险,但除此之外的前两条,真的是大家都可能出现的误判。

根据现场还原,虽然司机偏航的路线没有路灯,但只要多等待 3-4 分钟,车会重新回到光明的大路上,而这次运送服务也会有一个虽不算和谐,但圆满的结局。

不知道女生如果等到最后是一切平安的,是不是会重新审视自己对司机的误会,也会维持对货拉拉平台的信心;我们将永远不知道这个假设的结果,因为人已经离我们而去。

说到这里,今后我们到底还应不应该“薅羊毛”呢?是不是说在平台对面看不见人时候,占便宜是“不道德”的呢?

——这当然不至于。本来符合平台规则的事情,当然可以正大光明的做。消费者的节省是市场机制的一环,属于人的理性的一部分。

只是说,我们要预判到是否会跟商家或服务方直接见面,在人与人交易的时候尽可能和和气气,避免冲突。

如果你的节省直接伤害了对方的利益,平台不但不为优惠买单,还作壁上观,这种“羊毛”宁愿不薅,我们可以不用这个平台,选择稍微贵一点的面对面服务

在过去的人情社会里,我们很容易和真实的老板(娘)产生互动,从而不是顾客多给了钱,就是老板少算了钱都有。实际上西方社会的小费在形成一种“制度”前,就是对陌生人社会中简短的一缕温情的酬劳。

如果价钱不差太多,我们可以试试少点在网上不见面地完成冷冰冰的交易,而是多帮衬自己身边的线下店铺,我们在交易中体会到的人生百态是在商品原价之外的“附加值”。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