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红楼梦里最恶毒的小丫鬟,是害死尤二姐的帮凶,名字里都充满讽刺

subtitle
少读红楼 2021-03-05 21:4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秦可卿之死,她的贴身丫环瑞珠触柱身亡,宝珠则留在了家庙陪伴可卿亡灵,再不肯回贾府。尤二姐死后,只留下一两件旧衣服和一支烂了的簪花。如她所言,她并没有什么“体己”,所有的也是贾琏的。而且她一死,那些体己便被凤姐侵吞了。以至于贾琏在跟凤姐要钱无果后,连用自己的体己置办二姐的后事都做不到,幸亏平儿偷出来二百两碎银子应急。

二姐后事凄凉,没有留下身后物,那人呢?二姐嫁给贾琏后,也曾有过自己的丫环。可是被凤姐“赚”入贾府后,她的丫环便被替换掉了。重新“分配”给她的丫环叫做“善姐”。这个仅仅露了几面的小丫环善姐,却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不过,不是因为她人如其名的“善”,反倒是与之相反的“恶”。

善姐,仿佛突然间从凤姐房里冒出来的一样,之前从未见过,之后不再提起。可就是这个丫头,也在尤二姐之死这个悲剧事件里充当了一个关键人物。

她出场之时,是凤姐替换掉了二姐身边的人之时——这一细节颇耐人寻味: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会想,善姐是早已因其“不善”闻名而被凤姐指派到尤二姐身边,还是得了凤姐的悉心调教,授意她以“不善”去欺压二姐的呢?

我坚信,一个善良的人无论如何也无法“习得”与本性相悖的恶毒,并且用这份“习得”的恶毒去害人。只有那种本性不善之人,才可能在外界的授意下,无限地放大自己内在的恶意,那种恶,便会膨胀生长,蔓延开去。

王熙凤对于丫环自有她的一套理论,她欣赏的是小红那种口齿伶俐,干练利落的女孩子。小红的口齿和眼色都对了凤姐的心思,于是,她将小红从怡红院要来,带到自己身边。凤姐的丫环最常出现的除了平儿就是丰儿,后来又有了小红。

原本以为,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环,想必除了“不善”再无过人之处了。可细看不然,这个丫头的“恶”,是凤姐背后撑腰的小人嘴脸毕现,可是她的伶牙俐齿却也是颇步小红后尘的。

且看不过三天后,善姐的“不服管”:二姐梳妆时缺了头油,要善姐去找凤姐拿些来。主子的衣食住行本来就该由下人来操心,没了头油了就是善姐的失职,也不看看大观园里那些服侍姑娘、奶奶的丫环们有多勤谨!

可尤二姐大概是因自己的身份地位而自卑,她对善姐的态度是温和的,甚至有些卑微,她“笑着”跟善姐说话,谁知,这个善姐竟教训起二姐来:“二奶奶,你怎么不知好歹没眼色。”这样放肆的指责,实在不像一个丫环该说的话。

接下来的滔滔不绝,全是对凤姐的赞歌:“我们奶奶天天承应了老太太,又要承应这边太太,这些妯娌姊妹,上下几百男女,天天起来,都等他的话。一日少说,大事也有一二十件,小事还有三五十件。外头的从娘娘算起,以及王公侯伯家多少人情客礼,家里又有这些亲友的调度。银子上千钱上万,一日都从他一个手一个心一个口里调度,哪里为这点子小事去烦琐他。”

画风熟不熟?像不像凤姐本尊?借善姐之口,将凤姐的骄矜自傲、好大喜功描摹得绘声绘色。凤姐最喜人奉承,贾芸为了求个差事,编出谎话来恭维她,她便听得停下脚步,有了笑容。善姐这番为她量身打造的歌功颂德之词,若被凤姐听了去,岂有不喜笑颜开的?我一直遗憾这回里凤姐的缺席,如果她当时在场,听了这番话,善姐怕是也有出头之日了呢。

不得不说,这恶丫头凭着她的三寸不烂之舌,滔滔不绝的样子,还真像凤姐调教出来的人。

见二姐没有反驳,她欺侮尤二姐的懦弱,更得寸进尺:“我劝你能着些儿罢。咱们又不是明媒正娶来的,这是他亘古少有一个贤良人才这样待你,若差些儿的人,听见了这话,吵嚷起来,把你丢在外,死不死,生不生,你又敢怎样呢!”一席话,竟把尤二姐说的“垂了头”。

我们见过袭人苦口婆心“劝”宝玉,见过紫鹃温柔体贴地“劝”宝玉,见过平儿情真意切地“劝”凤姐,下人不是不能“劝”主子,可是袭人们劝主子的出发点都是源于主仆之间的深情,都是为了主子好,而善姐这所谓的劝里面,却是满满的恶意。

“不是明媒正娶来的”,这是对二姐由来的揭短,就算如此,一个下人有什么资格说这个话?接下来用凤姐来压制二姐,“亘古少有的贤良”,又是对凤姐的赞歌,原谅我读到这里的时候忍不住笑了起来。如同凤姐大闹宁国府时的表现一样,这善姐果然得凤姐真传。

“把你丢在外”,这话却说到了点子上,大概也是尤二姐真正害怕的。二姐遇到贾琏便自以为终身有靠,她是愿意名正言顺地进入贾府的,哪怕只是做个妾。

善姐之“恶”,可谓字字诛心。

尤二姐是善良的,同时也是懦弱而自卑的。想来她被凤姐赚入大观园之时就是诚惶诚恐,如履薄冰。她的出身、见识、心胸,无一不限制了她,束缚了她。最大的束缚当然是她的品行“有亏”,于是她因自卑而屈从,连善姐这样一个刁恶的小丫环的气也受了。

有些底线,一旦退让,就是一泻千里。后边的事就不会按你最初想象的发展。尤二姐的忍一时并没有换来风平浪静,善姐的欺侮却是变本加厉了:“那善姐渐渐连饭也怕端来与他吃,或早一顿,或晚一顿, 所拿来之物,皆是剩的。”“尤二姐说过两次,他反先乱叫起来。尤二姐又怕人笑他不安分,少不得忍着”。

终于,二姐最后含恨自尽,终结了她的一生。那善姐也随着消失不见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善姐最终怎样了呢?不得而知。丫环的命运是早就被写定的,不外乎是配小子罢了。我只知道,她,并没有得到凤姐的“重用”。她无声无息地湮没在红楼世界之中。

而这原本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凤姐之毒辣,秋桐浑然不觉,自愿充当了一个棋子。那善姐又何尝不是个棋子呢?在除掉尤二姐这个“眼中钉”之后,凤姐几乎是全身而退。秋桐不足为患,贾琏无力回天,平儿到底是自己人。

善姐一个小小的丫环的利用价值也就到此为止了吧?想得到王熙凤的“抬举”谈何容易?小红是堂堂大管家林之孝之女,尚且在怡红院埋没多时才被凤姐发掘,善姐这种不入流的小丫环,又怎么能跟小红相提并论呢?

世事沧桑,可是终避不开因果轮回。

突然觉得善姐也是可怜的了。她用满满的恶意做了凤姐的爪牙,扑向苦命的尤二姐。尤二姐的死,是否会触动她心中尚未泯灭的一丝良知?她作为二姐的“贴身丫鬟”,在平儿的责骂下打开尤二姐紧闭的房门时,当她发现吞金而逝的二姐的尸体时,她是否会害怕?

我相信,她会的。

强势如凤姐,可以叫嚣不信“阴司报应”,可依然会在听闻鲍二家的自尽的消息时变了脸色。善姐,也一定会在某个午夜梦回的时候,记起那个她曾经“虐待”过的女子吧?这样的阴影,也许一生挥之不去——只因为,良心始终是不顾一切人为法则而顺从自然的秩序。

生而为人,需要这种秩序。

作者:杜若,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7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