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他放言还要向北大捐100亿,身后的投诉却高达2600多条

subtitle
正经社 2021-03-05 19:4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丨钟钟

编辑丨正经社(ID:zhengjingshe)

“中公教育一定要再努力些,再拼搏一些,未来为社会、为教育捐助的第一个100个亿也一定要给北大。”

3月3日,在向北京大学捐赠10亿元的仪式上,北京大学名誉校董、中公教育集团董事长、1995级校友李永新再出豪言。

北京大学方面宣称,10亿元是北京大学建校以来收获的最大一笔个人捐赠,也是最大一笔校友捐赠。

然而,跟李永新大手笔解囊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近年来,中公教育频频曝出学员“退费难”、“被贷款”等问题。

0 1

再捐100亿的底气

根据相关资料介绍,李永新1995年考入北大,大学期间就开始准备创业。他的老师推荐他去辅导几个学生公考的申论,才开始了对这个领域的聚焦,从而开国内公务员培训行业之先河,创立中公教育集团,并将其打造成为公务员培训领先品牌。

2018年10月,代表中公公益基金会向北大捐赠1亿元时,李永新曾发言,“两年前,我们给北大捐了1000万,这是我们对外捐赠的第一个1000万。今天,我们给北大捐赠1个亿,这也是我们对外捐助的第一个1个亿。我想未来我们捐赠的第一个10个亿,要首先捐给北大……”

根据2020年胡润百富榜的数据,李永新及其母亲鲁忠芳的身家达到1400亿元,位列百富榜第19位。

而在此之前一年的2019年胡润百富榜上,鲁忠芳、李永新的身家为600亿元,排在百富榜第40位。仅仅一年时间,李永新及其母亲的身家就暴涨了800亿元。

李永新身家大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中公教育上市之后飞奔的股价。

2019年2月21日,李永新创办的中公教育借壳亚夏汽车在深交所上市。上市之后,中公教育利用资本迅速圈地跑马。在2019年国家公务员招聘人数锐减的情况下,公司授课教师人数仍从2018年的9424人增至1.34万人,增速为42.99%;直营分支机构数量则从2018年的701家增至1104家,同比增长57.49%。

在公务员招考越来越热的情况下,即使2020年的疫情也未对中公教育的业绩造成太大影响。中公教育2020年三季报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中公教育实现营收74.39亿元,同比增长20.78%;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21亿元,同比增长37.76%。

两年时间,公司股价从9.46元一路上涨到现在的33元左右,涨幅高达250%,而鲁忠芳和李永新合计持有中公教育59.71%的股份。

目前,中公教育的市值为超2000亿元。

0 2

学员投诉的反差

然鹅,跟李永新财富急剧膨胀极不协调的是,中公教育学员们的大量投诉。

据财经网报道,中公教育的收入主要来自收费较高的协议班。与普通班相比,协议班售价较高,从千余元至上万元不等。

在收费模式上,协议班考生若无法通过考试或者未被录取,则需退还学员大部分学费。以公司产品国省全程协议为例,该课程价格为3.48万元,未录用退费1.5万元。

2017年开始,中公教育加大了协议班的推广力度,积极引导学员报考协议班。然而不少未通过考试或未被录取的学员却在维权平台上曝光中公教育未按协议退款。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有关中公教育的投诉多达2600余条,其中绝大投诉都集中在退费难上。最新的一条投诉发生在2月24日,来自一位参加中公教育某面试班的学员。该学员因面试未通过要求中公教育退还报名费,然而两个月后中公教育依然以各种理由未办理退款。根据中公教育官网,协议班课程退费到账时间应在30-45个工作日内。

在知乎上,关于中公教育退费难的讨论帖也非常多,其中一条名为“关于中公教育的退费问题 有坑别信”的帖子有近200条评论,有着类似经历的网友在下面大吐苦水。

去年7月,中公教育因被消费者频繁投诉,而被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点名。但退费难的问题至今没有被解决。

除了退费难,有些学员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背上了贷款。

“当时负责老师并没有提及该项目是贷款的情况,只说了这是‘助学金’之类的。”一消费者在黑猫投诉上称,2020年4月,在山东省济宁市微山县报名了中公教育老师所推行的“零元入学”理享学项目,后来无意间发现此项贷款利息情况,但当时中公教育老师从来没有提及过。

无独有偶,另有消费者投诉称,经公司反复电话营销诱导后办理了“理享学”,但并未被负责老师告知该项目是贷款的情况。该学员在未上课的情况下提出终止服务,解除网贷条款,但公司却不予退回前期付款。

公开信息显示,“理享学”是中公教育公益助学计划的一部分,由中公教育联合上海贝丁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共同推出,学员可以先选择指定协议班免费上课,学费由中公垫付,无利息。

然而,“零元入学”、“无利息”的背后,实际是以学员的名义向第三方办理贷款。

如果学员未通过考试,且中公教育未如期为学员完成退费,则需学员自己先还款。这意味着学员仍需先行垫付上万余元的本金,甚至需要支付年利率达6.6%的滞纳利息。

根据红星新闻去年5月的报道,在推行了一段时间后,中公教育已停止了“理享学”的推广,但未透露原因。

0 3

内部分红的慷慨

对学员退款如此“小气”,但中公教育对内部人员却十分大方。

据统计,在中公教育借壳上市的两年间里,一共有过两次“清仓式”分红。

第一次是2018年中公教育分红的14.18亿元。

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末中公教育账面货币资金加理财产品一共29.02亿元,这里面还包含了2018年的新增贷款16.07亿元,也就说除去新增短贷,其可动用的现金为12.95亿元,但却分红了超14亿。换句话说,中公教育一次分完了账面所有可动用的现金。

2019年,中公教育继续巨额分红14.80亿元,占当年净利的82.02%。

两次加起来28.98亿元的分红最终都进了公司实控人的腰包。

东方财富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中公教育前十大股东一共持有公司54.58亿股,占总股本的88.51%,而自然人鲁忠芳、李永新、王振东三人则合计持股占公司总股本的75.32%,粗略算来三人累计可获得超过21亿元的分红。

除去巨额分红,李永新还曾多次质押手中的股份。

最近一次质押发生在2021年2月9日,李永新质押了36351561股股票,股票价值约14.33亿元,再按照主板上市股票0.4-0.5的质押率,相当于能靠质押换取5.72-7.165亿元。

0 4

募资“买楼”的算盘

2021年1月27日,中公教育公布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修订稿),拟向不超过35名特定投资者发行不超过120,000万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599,000万元,主要用于怀柔学习基地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这距离其上一次融资185亿元刚刚过去两年。

短时间内两笔巨额募资,也引发证监会问询。证监会在中公教育公布募资计划后发出11问,问题涉及股份质押、房产土地、行政处罚、现金分红、货币资金等。

针对是否存在变相投资房地产的情形,中公教育宣称,学习基地作用之一是为“封闭班”学员使用,封闭班具有较高的学费水平及利润率。且该学习基地有助于提升公司的服务品质和整体品牌形象,争取更大市场份额,不用于出售,不是变相投资房地产。

中公教育还称,酒店培训场所面授班收入占中公教育当期面授班总收入的比例均在90%以上,培训旺季还存在酒店场地不足的情况。国信证券研报数据显示,租赁酒店培训收入占中公教育总收入的8-9成,每年租金10-20亿元,建设基地可使学员培训成本明显降低。

事实上,中公教育是国内教育公司中最为热衷“买楼”的一个。

公开资料显示:

2020年2月,以自有资金3.8亿元购买陕西冠诚持有的冠诚·九鼎国际1号楼,面积共计1.8亿方;

12月,中公教育花费30.05亿元竞拍取得昌平土地使用权,拟在该土地上建设在线科技研发中心及创新教育总部;

同月,公司斥资5.61亿元收购安徽六安两公司物业资产,用以创建区域大型学习基地。

如果算上此次拟投42亿建设怀柔学习基地,中公教育近一年时间内共斥资81.46亿用于购买、建设办公楼。

当然,热衷买楼的教育巨头不止中公教育一家,新东方、好未来、跟谁学等均在2020年内大手笔购置。

俞敏洪在一次谈话中也提到,后悔自己当初没多买楼。新东方在北京中关村只买了B座最小的一栋楼,另一栋被中钢拿走了,当时值15亿元,现在应该值50亿元。“当时要是买下来的话,我就可以把新东方关门了,这个世界其实不需要做那么多事情,赚一票后就可以一辈子休息了。”

【总结】百万人的公务员梦,撑起了这家2300亿市值的教育培训机构。但是中公教育的退费难、商业贷等问题涉及到广大学员的根本利益,也面临着公众“口碑”的拷问,“辜负学员信任”更像是一条自取灭亡的不归路。

况且,公考招聘岗位有限,短期内不可能有大幅扩招,存量市场增长难以持续;考研培训、职业教育竞争激烈,不少教培巨头都瞄准了这一领域。内忧外患下,中公教育的前景仍有待观察。【《正经社》综合整理于北大官微、财经网、每日经济新闻、红星新闻、观点财经等】

责编|唐卫平·编辑|杜海 百进·校对|然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