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李景虹委员:课外培训机构广告制造教育竞争焦虑,建议加强审查

subtitle
澎湃新闻 2021-03-05 19:37

◎ 科技日报记者 张盖伦 付丽丽

“校外培训机构的宣传造势太过头了,过度制造教育竞争焦虑。”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李景虹发现,最近打开电视,他常能被培训机构的广告所包围。

在国家级电视台和国家级晚会节目上,各类培训机构和应用的广告“你方唱罢我登场”。什么“找一线名师,学解题大招”,“想要好成绩,就找好方法”,教育机构和应用的口号层出不穷,挑动着家长的神经。

“这让人感觉,好像全国人民的孩子都在补课,都在上培训班。家长越看越着急,越着急,就越想把孩子送去刷题、上课。”李景虹感慨,现在简直形成了“线上加线下,实体加虚拟,口灌加电灌,学校加社会”的全方位立体式的应试刷题教育常态。

全国政协委员许进今年准备提交的是一份有关英语学习的提案。在提案之外,他还专门附上了一份“附件”,附件中写道,2020年,仅在线教育的课外辅导机构就投入上百亿元用于市场营销。他们的广告词是:报班之后即使孩子失败了,家长也尽力了;如果不报班,即使孩子成功了只是侥幸;你不来补课,我们就培养你孩子的竞争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委员们关注到的情况,与我国义务教育阶段“发展素质教育,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的指导思想并不相符。

李景虹建议,要加强审查课外培训机构的广告投放,规范宣传形式,引导家长回归理性。

家长是需要帮助的。他们有时对子女教育束手无策,只好寄希望于课外培训。

“家庭教育指导体系不健全且专业力量严重不足。” 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上海市委专职副主委胡卫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引导广大家长树立科学理性的教育观、质量观,需要给予专业指导。相关资料显示,目前中国城镇有2亿个家庭,按每80个家庭需要一位家庭教育指导师测算,缺口高达250万。

他建议,全面落实政府建立家庭教育指导体系的职责,探索建立家庭教育指导师培养体系,规范相关课程设置,并尝试建立由家庭教育、儿童医学、精神卫生等多学科专家组成的认证体系,促进家庭指导师队伍建设。

其实,校外培训,不仅仅是课程培训。

胡卫说,针对具有良好公益精神和持续实践的培训机构,地方政府可以加大财政资金扶持力度,支持鼓励该类机构提供文化补习以外的素质拓展教育,促进校外教育机构回归育人正常轨道。对于学习困难学生指导、科艺体特长发展以及特殊家庭未成年人心理援助等普惠性项目,除了实施政府购买外,还可探索由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提供。他期待,学校教育、家庭教育和校外教育找准发力点,共绘同心圆,协同构建良好校外育人新生态。

来源:科技日报 视觉中国供图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