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抗美援朝战争中的一次保密奇迹:3500余人的突击部队如何潜伏敌人前沿百米外19小时?

subtitle
文汇报 2021-03-05 14:4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鱼隐山敌前大潜伏

经过五次战役,敌人被驱逐回“三八线”,朝鲜战争便在双方对峙中谈谈打打,边谈边打。父亲抓住机会对部队进行整训,一方面随时准备执行第一线作战任务,另一方面进行作战总结、补充兵员、整顿组织、军政训练等工作。全体干部都受到了教育,提高了斗志,激发了革命荣誉感。

1952年7月,中央军委对第60军领导班子进行调整,我父亲任第一副军长,主管作战。随后,志愿军和第3兵团发布命令,第60军结束整训,开赴东线,与第68军换防,在东起文登里、西至汉江的25公里正面组织阵地防御。1953年5月,为了配合在板门店进行的谈判,消灭敌人,锤炼队伍,志愿军首长决定发起夏季反击战役。在这一阶段,父亲指挥第60军先后对“方形山”和883.7、973、902.8、949.2高地发起进攻。也正是在这次战役中,父亲直接指挥实施了一次大胆的作战计划——以3500余人的兵力在距离敌人阵地前沿百米外潜伏19个小时,创造了一个战争奇迹。

敌军阵地883.7、973、902.8高地地势较高,对我军防御阵地处于居高临下之势,威胁甚大。为了改善我军防御阵地,父亲决心无论如何要把883.7等高地夺过来,与我军鱼隐山高地拉平。进攻目标距离我军阵地较远,夜间接敌运动速度较慢。经过计算,进攻部队如果黄昏后从我方阵地出发,进至进攻出发阵地约需6个小时,到达后需要进行整顿和展开,攻占敌阵地后再布置防守又需要时间。一旦敌人进行反扑,将增大我防守部队的伤亡。为了争取时间,父亲决定采取在敌人阵地前进行潜伏的作战办法。

这次作战是志愿军转入阵地防御作战以来首次进攻敌军一个团的阵地,志愿军从上到下都十分重视。在敌人一个团扼守的坚固阵地前沿进行潜伏,难度之大可想而知。这么多人潜伏在敌前沿阵地将近20个小时如何隐蔽好?吃、喝、拉、撒怎么解决?一旦有了伤员怎么办?怎样才能一举突破敌人阵地,攻占敌阵地后如何防守等等,哪一点想不到,哪一个问题不解决,都可能出大乱子。而且在这些问题上不允许大概、可能和差不多,必须做到百分之百。志愿军首长认真听取了大潜伏作战准备情况,不断提问,我父亲和第60军的其他领导同志一一作了回答。最后,潜伏计划得到了兵团首长的批准。父亲和他的同事们带着兴奋的心情,夜以继日地组织各师进行战前准备,紧紧抓住潜伏和炮火支援两个中心环节,组织战斗小组长以上人员对开进路线、潜伏区地形、敌情进行反复侦察,确保达到进出自如,情况熟悉,规定明确,措施周到。

作战开始后,按照原定计划,第60军10个炮兵群259门不同口径火炮,在夜色掩护下分期分批推进到距敌前沿几公里的一片杂树林中,开始对目标标定射击,以打冷炮的形式完成了试射。随后,父亲带领军前进指挥所在龙门山开设完毕。各突击分队按计划向各自潜伏区悄悄开进。战士们为了避免洋镐、水壶碰响,缝制好布套套上。潜伏时不能抽烟,大家把卷烟纸、烟丝全部上交。进入潜伏区时,后面的人踏着前面人的脚步前进。上坡先把活动的石头搬掉,再回头轻轻拉着第二个人,下坡一个挨一个坐在地上,慢慢往下溜。衣服刮破了,脸手刺出血,都忍耐着。

就这样,第179、第181师的共两个团前进指挥所、4个营部、15个半步兵连、4个机枪连,计3500余人进入潜伏区。我突击部队最近距离敌人前沿不足200米,如果在下边咳嗽、打呼噜,敌人都能听得到,从上往下看树丛则不易看得清楚,但用手榴弹往下投,在60°—70°的山地上却可以打到潜伏区内。正面之敌拥有105-230榴弹炮230门,各种迫击炮130门,我潜伏部队一旦被敌发现,就会遭受重大伤亡。敌人万万没有料到,竟会有如此大胆冒险而组织严密的潜伏行动,敢把一支3500多人的队伍隐蔽在他们的鼻子底下,摆在他们的火力网中。

这是父亲几十年戎马生涯中感觉时间最漫长的一天。他知道,在潜伏区内,闷热、饥饿、口渴、疲倦正在不断地困扰着每一名指战员。指挥所里的气氛十分紧张。参谋人员用潜望镜仔细搜索着敌前沿的每一个阵地。令人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这一天,先后发生了多起敌人向我潜伏区内打冷炮的事,更令人揪心的是,有几个零散的敌人走下山岗接近了潜伏区。好在一切都在预定计划之中,前沿炮兵接到命令后用炮火把那几个敌人吓了回去。但是,冷炮造成了我潜伏部队10余人受伤。负伤的战士严守纪律,忍着剧烈的疼痛没有呻吟一声。战士苟子清被一块弹片击中腹部,肠子流出来了,他没有叫一声,自己把肠子往肚子里塞,用毛巾裹起来后忍痛静卧。像张保才、苟子清这样的好战士,那一天有15人。他们以自我牺牲精神和崇高的集体主义思想,忍受了常人难以忍受的疼痛,为大部队潜伏成功和战斗的胜利而勇于流血牺牲。父亲在回忆时感慨地说:“所有参加潜伏的指战员经受了一整天的煎熬,他们是一个英雄的群体。”

19个小时过去了,总攻开始,上万发炮弹山呼海啸般地向对面敌人阵地上砸去。鱼隐山前线,火光闪闪,山谷轰鸣。猛烈的炮火让敌人寸步难行,有线通讯被炸断,阵地上一片混乱。在我军炮火继续向敌纵深延伸之际,早已按捺不住的潜伏部队如离弦之箭,迎着火光,按计划朝着13个方向向各自的攻击目标发起猛烈冲击。我军仅用了1个小时10分钟就攻占了预定目标高地,进攻部队随即迅速调整部署,整顿组织,改造工事,转入防御。敌人不甘心失败,每天在上百架飞机和百余门火炮的支援下,以连、营规模的兵力轮番疯狂反扑,企图恢复已经失掉的阵地。我军连续激战4昼夜,共击退敌人反扑190余次,先后毙敌7000余人,取得了重大胜利。

中朝联合司令部接到战报后发出嘉奖令:“我第60军这一战斗,首创我军防御作战以来一次歼敌一个团大部的范例,特予通报表扬。望再接再厉,继续稳扎狠打,争取更大的胜利。”战斗取得胜利的当天,兵团新老领导来到第60军指挥所,许世友司令员拍着我父亲的肩膀说:“这次仗打得漂亮,打出了第60军的传统,打出了威风,兄弟部队要刮目相看了!”

——本文摘自《我的父辈在抗美援朝中》,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作者王小丽,王诚汉之女,北京军区火箭军医院医生

编辑:金久超

责任编辑:朱自奋

来源:《我的父辈在抗美援朝中》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5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