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班公湖,一脚踹飞印军的解放军战士“露真容”

subtitle
镇江风情 2021-03-05 14:42

还记得3年前的“班公湖事件”吗?

3年前,中印边防官兵在边境巡防中发生摩擦,导致“班公湖事件”。视频画面流传网络后,画面中的解放军战士怒踹印度士兵,这个画面成为广大网民争相讨论的热点,视频广泛在网络上转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先回忆下这个经典的画面,在中印双方对峙中,印方官兵有人向我军边防战士投掷石子。我解放军一名战士绕到投掷石块的印军身后,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印度士兵一飞脚。只见小兵如皮球似的滚了出去,三丈开外。事件发生在中印边境,班公湖。

“快、准、狠”,这飞起的一脚,彰显了解放军边防战士有血性有担当的战斗力。一旦命令下达,这些一线的官兵绝不让国家失望。

画面中的我军战士背枪飞踹,手不离枪。面对挑衅,有敢于接招的勇气,更有正确处置的智慧。也彰显了我边防官兵果敢泼辣的战斗士气,以及时刻待战、随时能战的决心。

在这次对峙事件中,飞踹印度士兵的我军战士何许人也?

网上寻人吵翻天,其实,他只是所有边防战士中的一员,一名普通的解放军战士。只要军装在身,钢枪在手,时刻不忘肩上职责,有他们在,祖国的千里边防线绝不会少一寸一分。

前段时间,央视记者走访高原边防哨所,为边防官兵送上节日问候。通过记者的镜头,记录了边防战士在国庆与中秋双节与家人“云团圆”。

这是一次特殊的团聚、这是一次艰难的相见、这更是一次迟到的团圆。

一张张陌生又熟悉的面孔,他们中有孩子的父亲、有父亲的孩子,也有她或他的爱人。高原红是高原的最美馈赠,更是青春最靓的印记,他或她露出了最灿烂的笑容,幸福洋溢在一张张被紫外线灼伤的脸庞上。这一刻,14亿国人为他们点赞,他们收到了14亿人的祝福。

一帧帧画面牵动着亿万家庭,感动了无数国人。

是他。

何军,人称“飞腿哥”。那个踹飞印度士兵的解放军战士。

他就是三年前飞踹印度士兵的那个战士,画面中的他上士军衔,三年前要么是中士,要么是上士,正是当打之年。全副武装的何军第一次站在央视镜头面前,头戴钢盔,钢枪在肩。一身戎装在身,英姿飒爽。

高原战士,为祖国站哨。千里之外的甘肃古浪,何军的儿子通过屏幕隔空向远在边关的父亲以及父亲的战友表白:“爸爸我爱你!解放军叔叔,你们辛苦啦,我给你们敬个礼,你们最棒!”

甘肃古浪,地处河西走廊东端,为古丝绸之路要冲,隶属中国旅游标志之都——马踏飞燕的出土地甘肃省武威市,这里是何军的家乡。

西北的黄土地,造就了何军的憨厚和率直。要知道,海拔5000米的高原,身上穿戴器械,还能助跑加速,更值得一提的是,那一脚的力道伤及印度士兵三丈开外,在行动上是常人难以做到的。

西北地区按照土地划分属于高原地区,西北汉子能跑、体能好,这在部队是出了名的。

如今,随着“加勒万河谷”事件的发生,中印边境的对峙还将持续并长期存在。虽然,我军有各种应对预案,包括随时出击止战。但是,千万不能掉以轻心,要确保每名官兵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

保全自己,战胜敌人,这才是能力。

相信我军的官兵,个个都和何军一样,有能力守护寸土不丢。

延伸阅读:

对决班公湖,1962拔点作战收复失地,如今成“西海舰队”母港

中印边界班公湖畔,驻扎着一支解放军水上中队,战士们自称是“西海舰队”。部队驻地叫西里扎普,这里修建了前沿哨所和巡逻码头,并向西修筑有国防公路,直达国境线。


西里扎普位置

很少有人知道,如今“西海舰队”的驻地是从印军手中夺回来的。

这里曾经修筑有两个印度据点,一个编号是“空印16号”,另一个编号为”空印29号”。

1962年10月,我军发起两次漂亮的“拔点作战”,将印军全歼,夺回了西里扎普。

挑衅

中印边境西段的楚舒勒村,是一个海拔4337米的小村庄,也是印度“前进政策”在西段的重要支撑点。印度人在这里修建公路,与北部的达拉克首府列城连接起来。并在此派驻了主力部队第15军19师114旅,还修建了可以起降运输机的机场。

之所以选择这里作为核心基地,是因为它的地理位置。

从这里向北,可以直达班公湖畔塔克空码头,在此乘船水路向东,可以直达湖北岸的中国库尔那克堡,可以控制班公湖最窄处的咽喉部位。


印军为了控制这条水上航路,从1962年6月底到7月初之间,开始侵入我国境内,在北岸修建“西里扎普1号”和“西里扎普2号”两个据点(我方称为“空印16号”和“空印29号”),同时南岸也修有三个据点。

有了这5个据点之后,印军凭借班公湖水上运输的方便条件,依托这些坚固据点,开始切断中国哨卡的运输补给路线。他们拦截中国运输队,并不断鸣枪挑衅。

为了遏制印军,当年7月我军也从东海舰队舟山水上交通中队抽调了20名指战员,配备两艘快艇;又从东北某工程部队抽调30多人,配备快艇、登陆艇和美制LVT水牛两栖履带车;还从长沙工程兵学院抽调了一部分毕业学员。

这三路人马汇聚在班公湖畔组成水上中队,对抗印军水面部队,驻地在库尔那克堡以东的日姆昌。


我军快艇


美制LVT资料

从1962年8月起,印军在班公湖的汽艇就经常深入中国领水进行侦查骚扰,甚至向库尔那克堡哨卡开枪。

8月24日楚舒勒地区的印军派出30余人,乘坐汽艇前进至我哨卡前300米的地方,搭起30多顶帐篷,构筑工事,将我上卡交通路线切断;8月26日,印军又乘汽艇逼近我哨卡附近,大声喧闹,挑衅中国官兵,对中国运输官兵做出卧倒射击的动作。

一直到1962年10月1日前,印军凭借其兵力优势,一直对我边防巡逻小组步步紧逼,试图将我边防军挤出班公湖。

1962年10月20日,根据中央军委命令,新疆军区边防部队在中印边界西段向入侵印军展开了英勇反击,有力配合了西藏边防部队在东段的作战。

正是在这次反击作战中,我军一举拔除了印军在班公湖的五个据点。


我军攻占敌军暗堡

拔点作战

战前准备时,指挥部杨宗权团长和王玉祥参谋长把附近几个哨卡的守备战士和其他两个排的兵力合并一处,共117人组成突击分队,又抽调82mm迫击炮6门、高射机枪2挺支援,准备突击拔掉西里扎普的两个印军坚固据点。

西里扎普行政区位于班公湖北岸,是湖边一块冲积高地,呈扇形。面积大约有4000㎡,海拔4300米,相对高度8米,距离中印边界8km。印军在这里设置了“空印16号”据点,在此据点西北侧后海拔4400的高地上,设有另一个据点(空印29号)。


西里扎普冲积平台

班公湖北岸的这两个印军堡垒区相互依托,互相配合,所需补给和人员由湖对岸的码头从水路快速运抵,是印军前进基地。

其中“空印16号”这个据点,一共有6个地堡,地下工事和人员居住相结合。用沙袋、石块垒砌成了堑壕和交通壕,地堡之间可以快速支援,彼此形成交叉火力。

在这里驻扎的是印军第4连连长,34岁的达恩·辛格·塔帕少校。他是一名职业军人,率领一个排39名士兵驻守。


我军决定,先打“空印16号”据点。

部队将主攻方向选在西北,同样采取在加勒万河谷一样的作战方法:深夜包围,拂晓进攻。点击链接可以阅读:

要打就狠打!1962我军“二猛一绝”,清除加勒万河谷印军据点

同时,在另一个方向还布置了助攻部队,两个方向向心同时突击。主攻部队兵力一个连,炮兵一个连,助攻兵力工兵两个班。另外派水上中队担任湖面警戒,并做后勤保障。

10月21日凌晨六点,各分队由我军哨卡出发,沿着一条干河沟隐蔽向前运动,7:30占领出发阵地。8:30,距离日出还有20分钟时,6门82mm迫击炮开始猛烈轰击敌人阵地。

在我军炮火下,印军多人伤亡,部分工事被炸成废墟,电台被炸坏,切断了印军与指挥部的联系。

炮火准备半个小时后,9:00部队发起冲击,形成“钳形”攻势。


作战地图

当我步兵突进到距离敌人阵地不到100米时,遭到敌暗堡火力射击,伤亡6人,主攻连连长身负重伤。副连长接替指挥,组织火力压制,并派出第2班班长带领“尖刀班”冲入敌军战壕,大胆近战,用手榴弹消灭了第一个地堡的守军。

在攻占第2个地堡时,“尖刀班”班长潘发枝头部负重伤,脑浆外溢。但他咬紧牙关,继续战斗,又连续炸毁地堡2座,终因伤势过重壮烈牺牲,战后追忆记一等功。

另一名机枪手何四勇将印军投来的第一枚手榴弹投了回去,在准备回投第二枚时,手榴弹爆炸,英勇牺牲,战后追记一等功。

战斗中我军使用的是“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和“五六”式冲锋枪,完全碾压印军的李恩菲尔德栓动步枪。

在我军攻击“空印16号”据点时,“空印29号”的印军一个排吓得龟缩不出,不敢支援。在班公湖西岸的印军观察哨发现浓烟和炮火,派出两艘汽艇前来查看。


当两艘汽艇行驶到距离西里扎普不到1km的湖面时,担任警戒任务的4辆LVT用战车机枪从三面开火射击,当场击沉敌人汽艇一艘,艇上印军全部落水溺亡;另一艘被击伤后逃回。

9:15,我突击队已经攻占了印军连部,指挥官塔帕少校手持尼泊尔弯刀试图顽抗,被我战士一枪托砸中面门,这名上校牺牲掉两颗门牙后成了俘虏。

9:22,西里扎普攻坚战结束,印军被击毙14人,被俘25人,无一漏网。我军缴获迫击炮一门,火箭筒一具,轻机枪三挺。我军伤亡21人(此处为军史记载原文)。


华东LVT水陆战车部队

趁热打铁

在拿下了西里扎普据点后,我军士气旺盛,指挥部决定趁热打铁,清除侧后“空印29号”据点。战士们稍事休息就继续从东南、东、北三个方向开始对其包围攻击。

4400高地相对高度有60米,面积大约5000㎡,此处的“空印29号”与“阿印3号”据点隔湖相望,可以控制水面交通,并保障西里扎普侧后安全。此处印军筑有碉堡5个,房屋5间,单人掩体多处,以战壕、交通壕相连接,构成环形防御。

21日下午13:30,火力支援分队开始向印军前沿地堡射击,以猛烈火力压制印军,掩护攻击分队接敌运动。

16:10,攻击分队发起冲击。战士们互相掩护,用爆破筒、手榴弹连续炸掉三个地堡和一间木屋后突入阵地,与印军短兵相接,很快5座地堡就全部被我军炸毁。

守军号称库尔喀精锐,但“狭路相逢勇者胜”,“精锐”很快就在解放军凶猛的冲击下丧失了斗志。

17:00,战斗结束。

印军第4连一个排全部被歼灭,被击毙10人,被俘虏12人;我突击分队伤亡5人。


至此,班公湖北岸的两个印军据点被彻底拔除。

见此情形,南岸印军3个据点的守军彻底丧失斗志,不战而逃。其中有20名印军在逃窜途中与我9人侦查分队遭遇,遭到我军火力疾射后惊慌失措钻入湖边红柳丛中,

此时,仅有9人的侦查分队显示出较高战术素养,他们迅速分成三个小组,抢占有利地形,用携带的两挺“五六”式轻机枪对敌实施火力压制,从三面截断了这股敌军的逃跑路线。“五六”式轻机枪刚刚装备部队不久,深受部队欢迎。关于五六式轻机枪的故事,请点击链接阅读:

苏联送近2万张图纸到昆明,16个月后国产机枪定型,成火力中坚

经过三个小时的围堵,在我军火力压制下,印军被击毙2人,终于投降。此战中国边防部队以少胜多,俘虏18人,我方仅负伤两人。

至此,印军库尔喀第八联队第一营第四连设在班公湖南北两岸的入侵据点全部被肃清。


卫星地图中的“西海舰队”驻地

58年后的今天,解放军的水上中队已经重新驻扎西里扎普,他们在哨所北边的小山坡上,绘制了长宽40米的巨幅中国地图,在地图下方还书写着铁的誓言:祖国领土,不容侵犯。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史建磊_NBJ11331
520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