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留美博士自杀20月后,华裔导师被停职并疑遭ACM最严厉学术不端处罚!

subtitle
新智元 2021-03-05 13:11

新智元报道

来源:WUFT

编辑:小匀、LQ

【新智元导读】2019年6月,佛罗里达大学一名留美博士在实验室自缢身亡。校方随即宣布全面调查,ACM和IEEE也两度调查。20个月已过,结果姗姗来迟:ACM发布史上最严处罚结果,校方宣布涉事教授「带薪停职」,这是最终的结果了吗?

被停职。

曾逼迫博士学术造假、对其进行侮辱谩骂的华裔教授,在其博士生自杀20个月后,被佛罗里达大学(UF)下达了停职令,但仍保留其100万人民币的年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19年,他的博士生在校内自杀身亡,遗书中,这位博士写道,自己的导师——李涛,也是该校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的终身教授,强迫其在投给一个学术会议的论文中造假,自己不堪重负请求撤稿,但导师回绝了他。

随着精神的崩塌,这名博士生选择了自尽。

事件引起舆论的风波,但随之却是长达20个月的调查。目前,事件的最新状态是:李涛带薪留职;不久前,ACM也对此发布禁止参加今后的学术会议或发表文章,禁令15年。

事件可能还会继续发展,但那张充满学术热情的年轻笑脸,早已一去不复返。

一篇有问题的论文把他逼至绝境

来自中国的留学生陈慧祥于2019年6月在校园内死亡。

不久后,一个名为「Huixiang Voice」的人在Medium上发表了一篇帖子,暗示李涛有过错。该帖子引用了一张死者关于自己心境的截图。

上面说,他为2019年计算机架构国际研讨会(ISCA)提交了一篇论文,「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提交了,而且很快就被接受了」,部分原因是李的人脉,因为6个审稿人中有4个都是导师李涛的朋友。

在实际会议召开前,陈慧祥表示,他正在重新修改论文,弥补缺失的实验。然而「在这些实验的过程中,我发现实验的现象和设计与之前宣称的不一样,这使得这篇论文从题目到特征和设计都没有任何意义。」

陈慧详发给实验室同僚的绝笔信(图源:Huixiang Voice)

陈慧详硕士毕业于哈工大,2013年,到UF攻读计算机工程博士学位。他的朋友们说,异国他乡,他选择积极融入UF当地生活,在那里,他越来越喜欢探索当地的自然景观,还会给朋友们做中国特色菜,比如鱼火锅。

但在UF,陈身兼研究生助理和博士生的双重身份,在实验室经历了不知多少不眠之夜。

但现实总非坦途。除了学业压力之外,他还要帮导师李涛干一些跑腿的事。他在给朋友的留言中写道,导师让他去机场,导师的妻子和岳父去什么地方也要他开车去送。

「我觉得自己就是司机。」陈写道。在2019年5月的另一条信息中,他称自己是李的「私人秘书」

作为陈慧祥的研究生导师,李控制了他的学术和签证状况。

精神在一点点崩塌,但他还是希望学成后回到家乡,成为该领域的专家。

但读博6年,自己仍没能毕业。

最终,那篇论文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陈慧祥无助地说,他看不到任何摆脱困境的办法。「直到今天,我仍然无法修补这些问题。这些问题太明显了,任何一个加速器的专家都能轻易发现。我无话可说,李默许了这些没有意义的数据。」

「我希望你能在这个社会上保持简单,保持诚实。我会在另一个世界祝福你。」

Medium的帖子中还包括了其他死者生前给朋友们发的信息截图,更多的揭示了他和导师的关系。

「我觉得我的导师没有学术诚信,」根据截图,陈写道,「我觉得很恶心。补这篇论文的时候,我真的想死。我已经尽力了。」

这显然是指其导师,陈还写道:「他逼我造假,如果我不能在截止日期前发表论文。我不后悔。至少我已经尽力了。」

后来,陈还写说:「我和他吵了一架。警察也差点来了。他坚决拒绝撤回论文。」

「如果我毁了他的名声,他就会杀了我」,陈慧祥曾经这样说,「他说这是他的底线。」

再后来,自杀的消息就传来了。

20个月始末:校方再无相关进展,关键论文被ACM撤回

事发后不久,2019年7月3日,UF就发了官方声明,称正在进行全面调查,甚至还聘请了外部调查人员和学校一起。

此后就没有调查的相关进展了。

直到2020年1月,medium上一个叫Huixiang Voice的用户披露了那篇论文在审稿过程中的一些证据,而这些证据都来自陈慧祥的电脑,在他的电脑里发现了上百篇将要在2019年ISCA会议上发表的论文草稿、审稿人和他们的联系方式。

Huixiang Voice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不诚实、冷漠、消极的文化》

由于提交给会议的论文是对审稿人保密的,而陈慧祥的电脑中竟然有这些文件,则证明会议的保密审查程序已被破坏。

这些证据推进了对陈慧祥案的调查。

2020年2月,ACM与IEEE再一次成立调查组重新调查此案,历时一年后,终于在近期公布了处罚决定。

而在2019年12月,ACM和IEEE的联合调查委员会曾发表结论:没有发现学术不端。

2021年1月26日,陈慧祥生前所做的那篇论文被ACM撤回,他们得出的结论是,至少有一位作者是知道论文中包含错误结果的。

在这一消息公布几天后,ACM将调查结果发给了陈慧详的父亲,并表示正在考虑对涉案人员实施15年的禁令,禁止其参加今后的学术会议或发表文章。

这是ACM有史以来执行的最严厉处罚。但这项调查结果并未明确指出受到最严厉惩罚的违规者是否为李涛。

完整公告:https://www.sigarch.org/wp-content/uploads/2021/02/JIC-Public-Announcement-Feb-8-2021.pdf

UF校方直到今年2月15日,在ACM和IEEE调查结果发布后,才给李涛「放假」,此时调查已经进行了近20个月,UF方面的「调查没有最新进展」。

根据佛罗里达州公共记录法获得的人事档案中的一封信,佛罗里达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教授李涛2月15日被「放假」

UF给李涛放假,并规定不得擅自进入校园,这其实是断绝李涛与这些新闻机构的联系,他无法联系他们为自己辩护,因为密切关注该事件的新闻机构多在校内,由教职工和学生运营。

不过目前,李涛只是带薪停职,他仍然可以从学校领取153238美元(近100万人民币)的年薪。

研究生心理问题频发,是什么杀死了他们的「学术热情」?

UF大学工会主席Bobby Mermer说,陈与李的关系是他在工会工作四年来看到的「最糟糕」的。

他还说,UF本身对此事的调查时间太长。

「这太荒谬了」他说,「因为这件事,一个孩子已经死了。」

追悼会

警方称,陈死亡时,李正在中国处理紧急家事,对他的指控,截至最近几天,他本人仍未做任何回复。

李在12月的邮件中说,他之前的研究生的朋友们「在网上集中、恶意地传播这种虚假的言论和误导性信息,攻击我和我的家人」。

李在之前的那些邮件中反驳了他对陈所作所为的指控,预测他将被免责,并表示那些对他进行虚假指控的人将会受到惩罚。他说:「我保证他们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我已经见过调查人员,也提供了证人和证据反驳对我的虚假指控。」李写道。

这些邮件是UF新闻与传播学院对陈之死所做的五个月的独立调查的一部分。

几天后,李先生告诉记者,不要再和他联系了。也「请不要再发邮件,也不要再给我或我家人打电话。」

UF刚刚给李涛发邮件告知他,已经暂停了他任何与学校相关的工作,不得擅自到校园,也不得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与任何师生或工作人员进行任何接触或沟通。

李涛在UF实验室的网页(目前已无法访问)

陈和李之间的紧张关系在陈自杀前几天不断升级。目击者描述了在李的办公室里发生的爆炸性争吵,就在他死前一周。

据该楼的行政助理Dina Quinn说,李与他的学生大声讨论并不罕见,她无意中听到了。

Quinn说她听到了教授办公室内有人用普通话大声尖叫和物品摔在地上的声音。她还想过要报警。

「我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只是不管是谁在说,都非常愤怒。」

Quinn的主任还给李涛的办公室打电话,询问是否一切正常。

李在电话里保证,一切都好。然后,喊声停止了,他最终离开了办公室。

自2014年以来,UF已经发生了近20起学生自杀事件,其中5名是研究生。

校方不愿透露有多少是国际学生。

在陈死后4个月,药学院的一名研究生--25岁的Thao Tran从坦帕市一个8层楼高的停车场坠落,疑似自杀身亡。

陈的自杀和对李的指控震惊了大学社区内外,也引发了国际热议,出现了很多质疑对学术界消极有害环境的声音。

其实,这些问题在国际学生中可能尤为严重,因为他们往往不太可能寻求帮助。

「姗姗来迟。」Reddit一名网友评论道。

这些学生,特别是来自「亚洲国家的学生」,在接受心理健康咨询方面面临障碍。

前辅导员Chun-Chung Choi说,在许多亚洲文化中,「精神疾病都被污名化」,而且外国学生可能不知道校园里有心理辅导这样的资源。

而且,「在中国,导师和学生的关系可能是严厉的等级制度,学生很难公开反对他们的导师」。

Choi也指出,UF尤其是工程学院可以进行一些改革,实施更好的多元化教育,对新聘用的教师顾问进行培训等。另外,还要确保国际学生项目有足够的人员配置。

关于事件的种种,国内外网友都一片哗然,很多人都敲出了类似的经历,却也不堪重负而选择了匿名。

我们不禁要发问,这类事件的频发,是个人权力的扭曲?还是学术道德的沦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