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清代奇案:妻子貌美,引发连环命案,丈夫杀人无罪,妻子是命人

subtitle
千影历史传奇 2021-03-05 12:04

清光绪十五年(1889年)四月十五,吉林孤榆屯司狱司大堂跑来一个女人告状,女人手里举着一张状纸,大声喊叫道:

民妇花氏,系东窑村人,丈夫王祥云,在李高屯富户赵鹏家当长工,每隔10日就会回家。从正月十六日起,王祥云前往赵家,已经数月未归。如今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想必是因赵鹏图赖工钱将丈夫害死,埋尸荒野,请大老爷为丈夫报仇雪恨,严惩恶徒赵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郎巡检接了状纸,仔细打量了花氏一番,只见她年约十八九岁,柳眉杏眼,隆鼻小口,长腿细腰、丰乳翘臀,举手投足间,显得楚楚动人。郎巡检没有想到她会是一个普通的农妇,郎巡检问花氏,她状告赵鹏有什么证据?

花氏说她没有证据,但王祥云在赵家做佣工,如今失踪已经数月不回家,赵鹏是最大的嫌疑人,丈夫肯定是被赵鹏杀死毁尸灭迹了,否则他早已经回到了家里。郎巡检听罢,派出几个衙役去拘捕赵鹏到案。

片刻之后,衙役们带回了赵鹏,在他的身后有50多人跟随,这些人是自发来为他作证的。郎巡检提审赵鹏问他为何要谋害王祥云,赶紧交代王祥云下落,否则将被当堂责打。

赵鹏听罢大呼冤枉,他说王祥云在他家当佣工,他每10天放假一次,让他与媳妇团聚。去年腊月放假让他回家过年,至今一去不回,一点消息也没有。赵家田地宽广,佣工多达百余人,所以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因此以为他不想回来做工了,所以没去过问。

赵鹏说罢,身后的50多名佣工和邻居们都纷纷作证,愿意为他担保。郎巡检见众人为赵鹏说情,花氏又没有真凭实据只得将赵鹏无罪释放,考虑到花氏是个女人,所以寻找王祥云一事由衙门帮忙代劳。但是寻找数月一直没有进展,王祥云失踪案成了一桩谜案。

朗巡检没有想到的是,赵鹏和花氏都说了谎话,赵鹏带来的50人也说了谎话。事实是王祥云半个月前还在赵鹏家做工,12天前才回到家里。花氏与王祥云12天前还在一起,也就是说他是刚刚失踪的。为何赵鹏和花氏要欺骗郎巡检?由于此案比较离奇复杂,所以必须得从头说起:

光绪八年(1882年),吉林省北部的四台子遭受天花袭击,王祥云一家只剩下12岁的他侥幸存活。王祥云一个人无法过活,于是便投靠了嫁到榆树屯东窑村的姐姐叶王氏一家。叶王氏见弟弟一人孤身前来,如何会不收留呢?姐夫叶成万也没有嫌弃王祥云,从此王祥云和姐姐家一起生活。

转眼几年过去,王祥云长大成人,姐夫将他送到李高屯财主赵鹏家当佣工,以赚钱养家。十六岁时由姐姐姐夫做主,王祥云娶了同村农户花在春之女花氏为妻。娶妻之后,王祥云买下了姐姐家附近的三间瓦房居住,搬出了姐姐家单独生活。

王祥云照样出门当佣工挣钱养家,赵财主每隔10天让他回家一次。王祥云不在家里的时候,花氏就去找姐姐聊天。姐姐有一儿一女,儿女尚且年幼,又要操持家务和种地,因此没有时间天天与花氏闲聊,渐渐便怠慢下来。花氏觉得姐姐嫌弃自己,于是便不去找她说话了。

花氏青春年少,自然耐不住房中寂寞,她觉得姐姐有些嫌弃,于是便主动找邻居其他人聊天,加上家里又养了三头猪,平时也要弄些猪食喂猪,总免不了要出门转转。王祥云每隔10天回来一次,夫妻之间倒是没有什么矛盾和争吵。

一年之后,王祥云从赵鹏家做工回来。当他走到村口时,一群小孩子冲着他大喊:“快看!快看!乌龟来了!”

王祥云觉得奇怪,他找到一个叫毛阿福的小孩子给了他两颗糖,问为什么他们要叫他乌龟?毛阿福说:“你媳妇与徐二常常在一起同床共枕,全村人都知道,就你一个人不知道,你是个缩头乌龟!”

王祥云听罢大惊,赶紧回家找姐姐求证。姐姐告诉他不要多心,孩子的话不能当真让他回家去好好过日子。王祥云还是觉得花氏异样,小孩子绝对不会说谎。姐姐告诉他,按照《大清律例》丈夫将奸夫奸妇当场杀死是不会判死罪的,只会从轻处罚,姐弟二人商量一番后定下了一个验证花氏是否出轨的计策。

第二天一大早,王祥云说要去义州王屯找李五讨债,李五赖着这笔账几年了,东家说要不回这笔钱就不用回去做工了。李五心狠手辣,此去恐怕凶多吉少,所以他以半个月为期限,若半个月还不回来,花氏就去李家寻找他的尸体,并想法给他报仇。王祥云放下手里的碗筷,头也不回地就走出了家门。

王祥云说去义州王屯讨债,完全是一个谎言,他离家之后无处可去,就来到村外的树林里睡觉。傍晚时分,王祥云沿着田埂蹑手蹑脚回到村子,来到自家的土墙外观望。天完全黑下来后,忽然一个黑影来到了院前,王祥云仔细一看,来人果然是徐二。花氏听到徐二进院子,便出来开门将他迎了进去。

夜深人静,徐二和花氏在屋内的动静被王祥云听得一清二楚。徐二是村中无赖,长得人高马大,而且花氏又偏心于他,王祥云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便去姐姐家求助。王祥云来到姐姐家找到了一把锋利的杀猪刀,又喝了几口酒壮胆。

王祥云等到下半夜才持刀出去,姐姐不放心又紧跟着他走出了家门。来到家门口,王祥云让姐姐在门口等候,如果他进去杀人不成,听到喊叫声后不要进来,免得一起遭了毒手。

王祥云翻墙进入家里,顺着墙壁来到了东侧的卧房,他嘴里含着杀猪刀,匍匐向前来到炕边,顺着炕沿摸到了一根辫子。王祥云料想此人就是徐二,于是便把发辫缠绕在左手上,右手握住杀猪刀抹脖子。由于天黑看不真切,一刀砍下去没有切中要害,徐二负痛惊起,王祥云抓住辫子,徐二无法挣脱,他连续砍了几刀,终于将徐二砍死,并且割下了脑袋。

王祥云杀死徐二后,又想连花氏也一起杀了,于是伸手向里摸,却没有摸到人。王祥云将人头割下放在枕头边,跑出来问姐姐是否看到花氏跑出来,姐姐说没有看到。王祥云觉得奇怪,花氏究竟去了哪里呢?

王祥云和姐姐在家里找了半天,只找到徐二的衣服没有找到花氏的,家里门窗紧闭,也没有被打开的痕迹,王祥云和姐姐在家里搜了几遍也没有找到花氏,于是把刀扔进烟囱里,逃出了家门。

王祥云先是去姐姐家里洗了手,又换上了姐夫的衣服,拿上一些钱财后出门逃跑。正巧那天晚上姐夫不在家,所以他不知道姐弟二人杀了人。

天亮之后,姐姐来到王祥云家打探消息,只见花氏正坐在屋里梳妆打扮,姐姐用眼睛扫了一眼屋内,发现陈设如旧,屋里清洁整齐,炕沿有些湿,好像是刚刚擦洗过的。姐姐故作镇定,与花氏没头没脑地聊了一通,最后连忙告辞离开了王祥云的家。

姐姐回到家里后,觉得此事非常蹊跷,她不敢隐瞒丈夫叶成万,把事情都告诉了他。丈夫听后也是将信将疑,不过最近徐二的哥哥徐大到处找徐二,连续好几天都没有找到。叶成万相信了妻子的话,夫妻二人订立攻守同盟,不敢向外人透露半点消息。

过了十多天后,花氏突然来到姐姐家,她把王祥云临走前说的地址告诉了姐姐,请求姐夫去义州寻找王祥云。姐姐和姐夫知道王祥云已经逃走,但又不敢说破此事,于是姐夫便去义州寻找王祥云。姐夫找不到王祥云,花氏又请姐夫去财主赵鹏家里找,自然也没有找到。

所以,这才出现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花氏状告财主赵鹏,结果因为证据不足没有成功。花氏故意把王祥云失踪的时间提前了数月,赵鹏为推卸责任让50名佣工做证,朗巡检并不知道这些便草草结案了事。

另一方面,王祥云逃出家门后,一路来到了黑龙江的阿什河,靠帮人烧大茶壶为生。当年冬天,王祥云看见姐夫叶成万的堂兄叶荣春来到阿什河卖货,便将叶荣春邀请到僻静之处,询问起家里的情况来。

叶荣春告诉王祥云,今年十月间,两个黑脸大汉翻墙进了他的家,他们撬开了门窗,把花氏拉到院子中剥去衣服,绑缚在梯子上,嘴里塞满棉絮,二人轮番蹂躏了花氏之后,又将她抬到了院门外。两个黑脸大汉又偷走了家里值钱的东西,扬长而去。花氏第二天被人发现时,浑身已经冻得发紫,奄奄一息了。经过众人一番抢救,才活了过来。

王祥云听罢,心中甚是惊讶,但他更关心的是徐二被杀一事。从叶荣春的嘴里,王祥云知道村里人并没有发现徐二的尸体和头颅,他杀死徐二一事似乎没有被人们发现。王祥云还是百思不得其解,徐二尸体为何没有被人发现?当天杀死徐二时花氏为何不在屋里?当时她究竟藏在哪里?

几年之后,王祥云见风头已过,悄悄潜回了老家。王祥云先是找到姐姐,姐姐告诉他自从花氏被人糟蹋后,她开始变得老实安分了,她不到天黑就把门窗紧锁,整日在家中磨豆腐卖养活自己,而且对姐姐姐夫家很好,时常希望王祥云能早日回来,当年他杀死徐二一事没有人追究,就不要担心了,回来后就好好过日子。

王祥云听罢,硬着头皮回到了家里。花氏见到王祥云回来,感到非常意外,她上前去嘘寒问暖、端茶送水,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王祥云见花氏这样对待自己,也就没有再挂怀过去的事情,夫妻二人冰释前嫌,和好如初了。

当天晚上,花氏问王祥云徐二真的是他杀的吗?王祥云说是。王祥云问花氏当晚是如何藏身的,为何他进来后找不到她?花氏说王祥云刚进入院里,就被她察觉到了,她知道肯定没有好事,于是便顺着一根木柱爬上了楼顶,再从楼顶穿到了隔壁家的顶楼隔板上去。

徐二被杀之后,她从隔板里出来顺着木柱又返回了房内,她回到房内见徐二的尸体和头颅还在房中,于是便用斧头把尸体肢解,放在一口大锅之中,灶里装上干柴猛烧,不多久便煮烂了,再用漏勺捞出来,用冷水一激,皮肉都脱掉了,骨头则放在簸箕里,趁着夜深人静,把衣服毛发和骨头都埋在了东沙滩。

当时为了毁尸灭迹,心里并不害怕,回到家后才有些害怕。家里还有不少肉,于是她从楼上取来几升稗子放入锅里一起煮,又拿了几升黄豆推出豆浆与肉粥搅在一起倒入猪槽里喂猪。

做完这些之后,又把家里清扫了一遍,炕沿上也用湿帕子擦了。天亮之后,姐姐就上门来了,花氏知道姐姐是来探听虚实的,于是便巧妙应对,大家彼此没有说破,就这样敷衍了过去。

王祥云与妻子花氏冰释前嫌,二人在床上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出来,他们的一番话却被躲在墙外的一个男人听了去,由此又惹出一场悲剧来了:

村中有一个无赖叫史凤书,此人也垂涎花氏美貌,于是租下了王祥云家隔壁一间空房子居住。自从王祥云离家之后,史凤书便多次前来调戏花氏,自从花氏徐二被杀,自己又被两个黑脸汉子侮辱,再也不敢与人勾搭私通。便多次斥责史凤书无耻。史凤书怀恨在心,想找到花氏的把柄报复,让她乖乖就范。

这天晚上,史凤书又在窗外偷听,结果听到了王祥云杀死徐二、花氏将徐二尸体处理掩埋等事情,史凤书满心欢喜,只要把王祥云杀死徐二的事情告诉徐大,王祥云肯定没有好下场,王祥云一死,不愁花氏不乖乖就范。史凤书说干就干,马上找到徐大一起去衙门告状。

榆树厅同知扎拉芬接到报案,立刻升堂审问王祥云,王祥云矢口否认杀人,又审问了花氏,花氏也否认杀死徐二。王祥云说当初郎巡检审案时,他已经在半年前失踪,而且财主赵鹏和他的50个工人可以作证,王祥云当时出门淘金,这几年才回到家里来,郎巡检在案卷上写得清清楚楚的。

扎同知翻开卷宗,发现当年朗巡检的记录与王祥云夫妇所说的一致,又提审了赵鹏和50个佣工,此时佣工已有不少人离开和死去,但大多数都一口咬死当初王祥云真的是半年前失踪的。

扎同知对比了卷宗,心中暗想:王祥云是半年前失踪,徐二是在后半年才失踪不见的,时间相隔了半年。王祥云怎么可能会杀死徐二呢?花氏一个女人也不可能杀死徐二。扎同知想到这里,想以徐大和史凤书诬告之罪定案,草草结案。

但就在此时,花氏却不依不饶,她说徐二是被史凤书杀死的。众人一听,顿时都瞪大了眼睛,花氏缓缓说出了这一番话来:

她说徐二与史凤书与她同时有奸,结果后来史凤书却嫉妒起徐二来,因为徐二长得高大强壮,各方面都比他强。史凤书于是便趁徐二来与花氏欢好时杀死了徐二,然后又威逼花氏将徐二的头颅和尸体煮了,放入稗子、豆浆喂了猪,骨头则专门剔出埋在了东沙滩。

史凤书杀死徐二,加上王祥云又长期失踪,于是便一直霸占花氏长达数年。如今丈夫王祥云回来,史凤书见无法继续与花氏欢好,便恶人先告状,串通徐大诬告王祥云杀死了徐二,史凤书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他把杀人的凶器藏在了烟囱里,不信可以去搜。花氏还说,当初在黑夜里潜入家中强暴她的两个黑衣人,就是徐二和史凤书。

扎同知听罢,当即审问史凤书,史凤书把如何觊觎花氏美貌,如何偷听花氏夫妻的话说了出来,由于史凤书说的细节内容与花氏所说无二,更加让扎同知怀疑他就是凶手,后来衙役们又找到了藏在烟囱里的杀猪刀,扎同知把此案前前后后的细节都捋了一遍,又多次提审和拷打了花氏;王祥云,结果他们都没有承认。

一番审问下来,扎同知将史凤书定为杀人凶手上报。几番审理之后,史凤书被判处斩首之刑。史凤书没有想到,自己非但没有占到花氏的便宜,反而顶了一个杀人的大黑锅。史凤书欲哭无泪,但此案已经成了铁案,扎同知是不允许他在翻案的,因为这会直接毁了他的仕途。史凤书被杀之后,此案算是了结了。

史凤书被判处斩首后,花氏因私通罪被交给官媒发卖,王祥云变卖了一些田地把花氏又买了回来。王祥云买回花氏后,夫妻二人返回山东生活。进入晚年之后,花氏将此亲身经历全盘说出,当时有好事者将她的故事写入《清稗类钞》里,史称“王祥云杀徐二案”。

当时的文人觉得花氏过于狠毒,于是给她写了一个怪诞的结局:花氏回到山东后得了一种怪病,她双腿的肉突然烂掉,最后病重发疯而死。当然,这个结局是一个虚构的结局,花氏一直没有死,她活到了晚年并把这个故事说给别人听,文人这才有机会将它写入了奇案故事之中。

此案过程复杂,详细分析也很简单。王祥云因为工作的原因10天才回一次家,花氏青春年少百无聊赖,只得走街串户找人说话。从人性上来说,花氏并无过错。也就在这个时候,徐二趁虚而入。徐二长得高大健硕,花氏又寂寞难耐,自然与徐二好上了。

花氏与徐二私通,王祥云并不知情,后来村里的儿童告诉了王祥云。王祥云于是便想杀了他们二人,按照当时的法律,亲夫当场杀死奸夫奸妇是不判死罪的,所以王祥云杀人也没有错。王祥云杀死了徐二,砍下了徐二的头颅,花氏因为听到了王祥云的脚步声逃过一劫。

花氏见徐二被杀,为了避免被牵连,于是将徐二之尸煮了喂猪,骨头则埋到了东沙滩。花氏明知丈夫杀人潜逃,她并没有去县衙报案,而是过了十多天后才让姐夫去找王祥云,姐夫又去找赵鹏要人,紧接着花氏又去县衙告状。如此一来,此事闹得沸沸扬扬,尽人皆知。花氏还故意说丈夫在半年前失踪,而实际上是十多天前。

财主赵鹏被花氏告到县衙,为了推卸责任自然顺着花氏的话说,王祥云半年前就回家过年了,一直没有回来过,又弄来50人作为证人。那50人都是他的佣工,自然是他说什么佣工们说什么,结果郎巡检不加细查,以失踪案草草结案。

王祥云离家之后,花氏在家中遭到不明身份的人强暴,这两个人究竟是谁?花氏应该是知道的,但可能她有把柄在他们的手里所以不敢去报官。后来王祥云回家,史凤书觊觎花氏美貌想要讹诈,结果花氏倒打一耙,将史凤书和徐二诬告为那两个暴徒。

同知扎拉芬翻开朗巡检的卷宗,发现王祥云半年前已经失踪,又重新审问了赵鹏,扎拉芬认真审问了所有人,但众人抱着洗脱责任的心理都说了假话,扎拉芬看到的是事实,但他忽略了一个很大细节,那就是时间,一个错误的时间。最后史凤书被斩首,真正杀人的王祥云无罪。

古人站在以男人为中心的角度,深深谴责花氏心肠歹毒,心机太深。花氏私通徐二的确不该,诬陷史凤书也有些过分,但这是清代文人笔下的记录。若从花氏的角度来看,花氏嫁给王祥云,结果独守空房,她年轻难免犯错,私通徐二是不应该,但徐二被丈夫杀死后,她已经后悔,于是赶紧将徐二尸体处理,并想办法为丈夫脱罪。

花氏貌美,村中垂涎她的男人不止一个两个,王祥云杀了人一走了之,把花氏一个人丢在家里,只关心自己的命案是否已经被查到了,并不关心花氏的死活。从姐姐后来的讲述来看,王祥云离家之后花氏再也没有勾搭别人,她将门窗紧锁一个人在家中生活,但她一个女人怎么对付得了那些觊觎她美貌的男人?男人们软的来不了,只能强行闯入家中将她强暴,又将她丢到院子里想要冻死她。结果花氏命大,最终活了下来。

花氏被救活后,为何不去县衙报案?也许这两个人有她的把柄在手,她不敢去告。什么样的把柄呢?很有可能就是王祥云杀死徐二的证据。花氏只能在家磨豆腐卖豆腐过日子,再也不敢出门,而且对姐姐姐夫很好。但是不出门躲在家里,还是有人惦记他,史凤书就是这样的人。

史凤书与那些地痞无赖相比,并没有什么分别。史凤书多次上门调戏花氏,均被花氏拒绝和斥责,由此可以看出花氏对无赖地痞早已经恨之入骨,是个男人都想着占她的便宜,趁着王祥云不在家一而再再而三地来祸害她。

一个女人被欺负到这种地步,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这些人都该死,都不是什么正经人。对这些地痞流氓她早已经恨之入骨,于是她报复史凤书将他诬陷斩首,以此报复和警示那些对她不怀好意的人。花氏在大堂之上直言他与徐二、史凤书的私情,这在古代是无法想象的,一个女人最重自己的名节,花氏这样大胆地说出来,是需要勇气的。

反观王祥云,杀了人之后就逃之夭夭,数年不管不顾花氏,让她一个人在家里饱受欺凌自生自灭。按照当时的律法,王祥云即使杀了徐二去自首,也最多就判过二年徒刑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王祥云却在外面躲了四五年才回家。

相对比王祥云,花氏虽然私通徐二犯了错,但从后面的行事来看,她是个有勇气、敢于担当的女人。王祥云是个软蛋没担当,徐二、史凤书、两个黑衣人贪婪龌龊,朗巡检、扎拉芬办案糊涂,是非不明。究竟是什么把花氏逼得如此心狠残忍?答案不言而喻,她也不容易,也是个苦命人。

自此,清代奇案,宣告结案。

参考文献:《清稗类钞》、《清代奇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