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燕云汉人不再期盼回归故国,只因后晋北伐寸功未立反伤透同胞之心

subtitle
意国倾城 2021-03-05 09:07

本文是契丹往事番外篇系列第52篇

续:《

后晋少帝誓师北伐,扬言:生擒契丹皇帝者,封节度使赏万金!

开运三年(公元946年)十月,后晋北面行营(北方军团)誓师北伐。当年自春至夏,霖雨不止,黄河多处决口,沿岸颗粒无收。河南、河北的许多百姓还被强征,为大军运送粮饷。都指挥使(总指挥)杜威催逼甚急,不堪重负倒毙于途者在在皆是。

杜威一面北上,一面向少帝石重贵请求增兵。北面行营出京时不过十万人众,到达边境时竟暴增至二十万之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石重贵意气风发,信心满盈,战斗还没打响,他就迫不及待地委任行营都监(军队总监)李守贞担任知幽州行府事(幽州临时政府长官),而此时的幽州还牢牢掌握在契丹魏王赵延寿手中。

十一月十日,北面行营抵达瀛州(河北河间)城下。瀛州四门大开,城头空无一人,曾信誓旦旦要做后晋内应的瀛洲刺史刘廷祚也不见踪影。

杜威等人在城外踌躇良久,恐怕城中设伏,不敢进兵。他派遣斥候四出,得知瀛州的契丹戍卒早已撤走。

杜威判断,刘廷祚虽未如约接头,但提供的情报大致准确。守军提前撤退,刘廷祚没有理由独自留守,只能随军退走。

杜威贪功,命令行营马军都排阵使(骑兵前敌总指挥)、永清军节度使梁汉璋率领两千精锐骑兵(按刘廷祚所言,瀛州戍卒不到千人)前去追赶,务必要将撤走之敌消灭殆尽,顺便收复淤口关(河北霸县东,与瓦桥关、益津关合称三关)。

梁汉璋勇力出众,曾在后唐明宗帐下效力。天福八年,契丹第一次南侵时,他跟随少帝石重贵到澶州迎战,凯旋之后,被提升为节度使。

梁汉璋骤马前行,甫抵浮阳(河北沧县),便被埋伏在此地的契丹五千多重骑兵包围。领军的是契丹名将、高丽驸马高谟翰。

梁汉璋军苦战终日,众寡不敌。日暮时分,他被流箭射中,殒命沙场,成为两国开战三年来战死的最高级别将领。

契丹太宗耶律尧骨听闻捷报后大喜,亲笔书写诏旨褒奖高谟翰,把他比作汉武帝朝的猛将李陵。

杜威接到前线败报,不思进兵复仇,慌忙下令撤兵。

其时,瀛州下辖的束城等县见后晋北伐军声势浩大,纷纷开城出降。杜威等人非但不入城安民,固守城池,将其做为北进基地,反而大肆抢掠烧杀,将妇女绑于马后而回。

“遗民泪尽胡尘里,南望王师又一年”,契丹治下的汉族百姓年年翘首以待“王师”,不料,“王师”竟然如此对待自己的同胞。消息不胫而走,燕云汉人顿觉心寒,不再期盼后晋收复失地,回归故国。

尧骨见后晋逞阳城之胜,竟敢主动来犯,趁杜威撤兵之际,调集契丹、汉族大军,舍北面行营不攻,从易州(河北易县)、定州(河北定州)南下,直驱恒州(河北正定)。

北面行营此时刚撤退到武强(河北武强)一带,听说契丹已发动第三次南侵,前锋在南院大王耶律迪辇和太傅高谟翰率领下攻入恒州境内。

杜威心惊胆战,千方百计避开契丹兵锋,准备沿冀州(河北冀县)和贝州(河北清河)逃回邺都(河北大名)。

彰德军节度使张彦泽正驻扎在恒州一带,他派人告诉杜威说,契丹主力还未到达,耶律迪辇等人兵势不厚,不难击败。力劝杜威率北面行营顺滹沱河西进,救援恒州。(待续)

后晋少帝免征房产税代替赈灾,无视百姓流离、军队乏粮危机!

高丽国王被后晋册封为“大义军”统领,命他率军从东面进攻契丹!

参考书目:叶隆礼《契丹国志》脱脱等《辽史.赵延寿列传》薛居正等《旧五代史.晋书》司马光等《资治通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