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人家说刷题对孩子们不好,但我们也没有别的办法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正文共1200字;阅读时长5分钟

《当代教育家》2020年第11期 微观·声音

★当前体测方式未让学生享受乐趣。

——8名高校学生因体测冒名顶替被取消学位资格一事引起教育部关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王登峰如是说。他更多地站在学生的立场看待此事:这种测试在很多学生看来还是一种强制的动作,是一种大家不太喜欢、不太愿意接受的方式。

★拥有足够的常识,就不会那么慌张。

——一位妈妈深刻感受到:现代家长的教育焦虑多半来自其他家长的朋友圈,仿佛别人家的孩子都是“牛娃”。实际上,妈妈们总是偏向于在朋友圈展示自己孩子的突出进步,“神童”并没有那么多,整个人群能力超群的人的比例是稳定的。

★解决青年的出路问题,不是大学也不是幼儿园的事情,而是政府、社会的事。

——这些年大学扩招,国民平均受教育程度大幅提升,却也使研究生录取条件水涨船高,于是竞争越来越下沉。一味将社会责任推到学校,是政府的不负责任,是对舆论的误导,迫使更多孩子走这样一条独木桥,扼杀了他们的个性。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委员葛剑雄认为这是中国教育的实质问题。

★一定要站对队,坚定地站在孩子一边,保护孩子尽量少受应试教育的损害。

——周国平感叹,孩子在学校里已经承受了应试的压力,如果父母在家里还充当应试教育的警察,孩子真是没有喘气的地方了。

★今天学到了什么呀?回家可以教教我吗?

——很多父母会问前半句话,而后半句话却更加重要。让孩子“教我们知识”,正是他们复盘学习、巩固知识的过程。

★人家说刷题对孩子们不好,但我们也没有别的办法啊。

——这句话出自“时代楷模”张桂梅老师,这位大山里的教师感叹道,山里孩子要想考上大学,必须死磕、必须硬抗、必须压抑自我、必须放弃快乐。她用这样的方式改变过许多孩子的命运,然而在教育改革面前,这样的言论备受抨击。但这背后,反映的正是教育资源的差距。

★赛课只能赛出明星,赛不出名师,更赛不出明师。

——一位老师给轰轰烈烈的赛课泼上一盆冷水,他认为,赛课在很大程度上已经不能做到“我的课堂我做主”,赛课的教师更像是提线木偶,与其说是上课,不如说是“演课”。

★越想让孩子获得理想的分数,就越别抓住具体的分数不放。

——从教40 多年的老师将经历一次次考试的孩子比喻为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冲锋的战士, 身心俱疲的他们需要的物质和精神上的安慰,而不是居高临下的训斥。

★爸爸是很伟大的人,他凭自己的力气挣钱, 没什么可耻的。未来我也想成为和爸爸一样伟大的人。

——一位重庆“棒棒”的孩子说。这个社会充满成功学,太多人用金钱定义成功。这位孩子的话发人深省,这个时代我们该如何为孩子树立正确的价值观、金钱观?

★当前我们这个社会,无论是家长、老师还是有些官员,似乎都看不到教育的这些价值。

——中国教育学会常务副会长杨念鲁很遗憾,在许多人眼里基础教育只是敲开高校大门的“敲门砖”,教育的价值被完全功利化。在他看来,教育的本质是“助人成长”四个字,而人的成长是 多方面、全过程、全方位的。

注意事项

公众号平台推送规则调整

如果您与我们的互动不多

可能就找不到我们的推送了

为了每天读到新鲜深刻的教育资讯

请把我设为“星标”吧

分享、点赞、在看三连

长久相伴,永不失联

喜欢今天的文章,别忘了在文末右下角点个“在看”,并转发给更多人看。

更多精彩内容


投稿

邮箱:dangdaijiaoyujia@163.com

投稿请提供姓名及联系方式

提醒:本公号仅接受原创稿件,拒绝一稿多用,谢谢!

『当代教育者的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