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青岛食品闯关IPO:产品线单一、5%股份仍未确权

subtitle
投资者网 2021-03-05 07:43

《投资者网》吴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近5个月的准备后,主要生产、销售“青食”牌钙奶饼干的青岛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食品”)近期终于更新了招股书。在上市的道路上,青岛食品又往前走了一步。

青岛食品的前身是青岛食品厂,1992年在政策的支持下,青岛食品厂进行了改制,由集体企业转变为了员工参股的股份制企业。在多轮增资与股权转让后,2017年青岛食品成功在新三板挂牌交易。

作为老牌的地方集体企业,青岛食品生产的产品早期主要供应给公司的周边地区,在上世纪物质匮乏的年代,青岛食品生产的“青食”牌钙奶饼干等产品成为了青岛乃至山东地区一代人的集体记忆,直至今日仍在网上为人所称道。

不过青岛食品若想成为成功的上市企业,公司所存在的股权瑕疵、产品线单一、销售区域狭窄等问题急需解决。

股权存瑕疵

青岛食品由集体企业青岛食品厂改制而来,其股权归属存在诸多历史遗留问题。1992年青岛食品改制设立后,公司的股东主要由集体股、社会法人股以及内部职工股三方构成,不过青岛食品的此次改制设立却存有瑕疵。这些瑕疵主要体现在股权改制的手续以及合规性上,当然这些瑕疵在青岛食品申请新三板挂牌之前已通过其他方式进行了规范。不过在规范性要求方面,A股主板上市公司无疑会高于新三板企业,股权方面的瑕疵由此更受关注。

其实除了设立时青岛食品的股权改制存合规问题外,青岛食品此后的增资、部分社会法人股转为内部员工股、回购社会公众股等多次操作也存在合规性问题。虽然在2015年8月,青岛益青国有资产控股公司受让了青岛股份50.60%的股份,解决了公司长期存在的集体股权登记方面的瑕疵,但青岛食品其他股权方面的瑕疵公司却依旧未能解决。

截至2020年10月31日,青岛食品还存在5.13%未确认归属权的股份存在。因青岛食品股权改制、增资、股权公开交易的次数较多、历时较长,加上人员的流动,这些股权归属的确认已十分困难。此外,这些股权一方面需要保留,以保障未确认归属权股份股东的权益;另一方面,这些股权若处理不好则会侵害其他股东的权益。上市后,这些股权无疑会在会计处理上成为难题,尤其是在青岛食品拟进行分红的时候。

2006年12月,国务院发布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严厉打击非法发行股票和非法经营证券业务有关问题的通知》对股东累计人数进行了规定,即拟上市公司股权穿透后股东数不能超过200人的规定。

2014年初证监会发布了新的关于股东超过200人的审核指引,其中要求200人公司的股权清晰。。对截至2017年12月股东数就接近2000人,同时存在5%以上未确定归属股权存在的青岛食品来说,股东人数超过200人也可能会对公司IPO的发审产生影响。

产品线过于单一

青岛食品被批准的经营范围较为广泛,包含饼干、调味品(半固体)以及巧克力代可可脂类糖果。不过在招股书中,青岛食品介绍的自身产品线却十分简单,主要有钙奶饼干、休闲饼干以及花生酱。

其实在市场上,还有很多人讨论“青食”红豆馅,这也是青岛食品旗下的产品。不过为了规避关联交易,2019年青岛食品将持有生产“青食”红豆馅的青岛绿友制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友制馅”)25%股权转让了出去,“青食”红豆馅完全成为了青岛食品委托加工的产品。就招股书披露,“青食”红豆馅主要销售给国外客户、盼盼、达利等企业客户。

随着经济的发展,国内居民的饮食结构已慢慢发生了改变,主食摄入量下降,以休闲零食为代表的辅食摄入量增加已是难以改变的趋势。截至2019年,国内休闲零食的市场总规模已达到了5700亿元。

虽然休闲零食市场总规模巨大,但这个行业入门门槛也比较低,此前通过长时间积累建立的零食企业品牌护城河也并不可靠,尤其在互联网时代,这个行业的竞争变得更加激烈。而在消费升级的大趋势下,进口、新兴以及高端的休闲零食正在逐渐蚕食传统休闲零食的市场,如市场讨论的“糖果大王”、“徐福记”、“雅客”等品牌的快速衰落就是很好的佐证。

在以“三只松鼠”为代表的互联网零食品牌崛起的大背景下,“旺旺”、“上好佳”等品牌均有不同程度的跟不上市场发展的情况。为此,扩充热门产品线,通过丰富的产品线分担风险已成为传统零食企业增强自身竞争力的重要手段。

老牌瓜子产品供应商洽洽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洽洽食品”,002557.SZ)自2018年开始就通过开发坚果产品线,一举扭转了公司2016年、2017年的颓势,让企业焕发了第二春,到2019年底,坚果类产品在洽洽食品公司收入中的占比已接近2成。

无独有偶,去年才完成上市,主要生产、销售青豌豆、瓜子仁系统产品的甘源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甘源食品”,002991.SZ)也在籽类炒货的基础上开发了坚果果仁、谷物酥类等不同定位的产品,为公司寻找新的收入增长点。2017年,甘源食品就因向经销商渠道大力推广综合豆果和综合果仁系列定制装产品造成公司的进场费用较2016年相比增长了43.56%。

不过,在新产品上的投入效果也十分明显,到2019年末,综合果仁及豆果系列产品为甘源食品提供了1.73亿元的收入,在当期总营收中的占比达到了15.64%。在渠道布局与新产品线的支撑下,2017年-2019年,甘源食品收入的增长率均保持在两位数以上。

反观青岛食品,公司的产品线始终围绕着饼干类产品展开,主要销售的产品有钙奶饼干与休闲饼干,而钙奶饼干在公司收入中的占比长期保持在80%左右,并有逐年上涨的趋势。2017年钙奶饼干在青岛食品当期总收入中的占比仅有76.06%,而到了2020年上半年,这一比例已增长到了83.95%。在2017年-2019年间,青岛食品的营业总收入的涨幅也不足十个百分点。

在行业竞争加剧、同业公司努力丰富自身产品线的情况下,青岛食品过于单一的产品线无疑会让公司在竞争中处于劣势。在东方财富股吧中,就有投资者对青岛食品出售绿友制馅25%的股权提出了异议。而青岛食品旗下的钙奶饼干、钙锌饼干多次因氧化值超标被市场监管部门通告,一定程度上也损害了公司的品牌形象。

产品走不出齐鲁

除了产品线单一外,青岛食品产品的市场分布也十分单一,在新三板挂牌多年之后,公司的收入已越来越依赖山东地区。2017年山东省内的收入在公司总收入中的占比仅有80.02%,而到了2020年上半年,85.09%的收入来自于山东省内。在休闲零食企业越来越重视的线上销售渠道方面,青岛食品的布局却十分缓慢,截至2020年上半年,线上销售仅为青岛食品贡献了3.42%的收入。

截至目前,青岛食品的主要销售模式还是经销商或大型商场直接采购的KA客户,线上销售远未能支撑起公司的业绩。然而在经销商拓展方面,青岛食品的布局也不顺利,2018年、2019年这两年分别增加的13家、20家经销商,在2020年上半年几乎全部流失。与2017年的172家经销商相比,2020年上半年,青岛食品的经销商仅增加了6家,涨幅不足4%。值得一提的是,在2018年,青岛食品还将部分的直销KA客户登记为了经销商,以此来看,与2017年相比,2020年上半年青岛食品的经销商并未明显增加。

低销售费用率或是造成青岛食品在渠道布局上一直停滞不前的重要原因之一。自2017年-2019年间,甘源食品的销售费用增加了近15%,而在此期间,在销售额小幅增长近9个百点的情况下,青岛食品的销售费用却小幅减少了。此外,与洽洽食品等同业公司相比,青岛食品的销售费用率也大幅低于行业均值。2017年-2020年上半年期间,同业公司平均的销售费用率均在20%左右,而青岛食品的销售费用率却长期低于6%。

青岛食品在招股书中称,产品辐射周边,所以公司运输成本低;同时,公司产品在山东地区受到认可,因此促销费用低、市场开拓压力小,最终公司的销售费用率低于行业均值。不过这样消极的销售策略也让青岛食品的产品难以走出山东省,在报告期内,山东省内的收入在公司总收入中的占比已越来越高。

另外,在2017年-2019年间,青岛食品主要产品钙奶饼干的产量增加了15.06%,但同期总员工数却由2017年末的730人下降到了2019年末的654人;到2020年上半年,总员工数已下降到了625人。针对公司产量上涨但员工总数下滑的原因,《投资者网》向青岛食品方致函询问,但未能得到对方的回复。(思维财经出品)■

青岛食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