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无需怜悯苏联人”:历史证明,幻想侵略者带来解放是多么的愚蠢

subtitle
篮球对对碰 2021-03-05 05:18

1941年6月22日凌晨3点45分,正在睡梦中的斯大林被一通电话叫醒。在电话的另一端,朱可夫用难掩颤抖的声音汇报:“苏联突然遭受德国攻击,前线防区都已沦陷。”据说,斯大林当时差点因太过震惊而跌倒在地,他立刻让莫洛托夫发表公开声明,谴责德国人的罪行。然而,这份听起来字句铿锵的说辞丝毫没能影响战局,仅数天后,重镇明斯克便遭攻克。最高领导层深知,苏联面临着一场空前的大灾难,而它却并不只是局限在战争这个狭隘的范围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熟悉历史的朋友大概知道历史上有这样一说:作为一个充满理想主义的战争狂人,希特勒从没怀疑过纳粹德国将会取得世界的主导权。而按照他的设想,战争胜利后,德国会把整个世界“分级”,将全球资源进行重新分配,那些所谓的“劣等人种”理应勒紧裤腰带,把好东西供给“优秀人种”享用。在这个过程中,希特勒认为像苏联这样的国家,最终人口保持在3000万人就足够了。

要知道,1940年那会儿,苏联人口达1.8亿;如何才能将这样一个大国的人口迅速压缩到原来的1/6呢?德国人提出了一套被俗称为“饥饿计划”的方案。该方案与历史上臭名昭著的、专门针对犹太人的“最终解决方案”类似,其中相当核心的一点便是要对苏联人进行残酷的奴役而不给他们提供足够的食物。每一名苏联俘虏不但每天的口粮限量,连食物种类也受到严格限制,诸如奶蛋、黄油和肉类这样的食物都没资格吃,连稍微“高档”一点的蔬菜也被列入了限制名单中。

显然,德国人对“重整”整个人类结构这样宏大的计划是迫不及待的,据资料记载,仅在1941年,就有超过1300万苏联人被强行征用于修建公路、开垦土地和建造工厂等。正如咱们刚才所说,德国人一早就想把这些俘虏往死里整,雪上加霜的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时任纳粹德国政府食品和农业部长的赫伯特·巴克又狠狠地添了把柴火。

在德军入侵苏联的第3天,巴克就向德国高层提交了一份包报告。这份报告直接指出了一个严峻的问题——德国每年都面临着约250万吨粮食的巨大缺口。巴克这一数字的估计还是基于“基本温饱”这一标准之上的,若是德国人民想要改善生活,这一数字恐怕还得继续扩大。本身德国搞侵略就是为了从其他国家身上盘剥利益,而巴克的这份报告自然令高层下了“加大力度剥削苏联人”的决心。根据巴克的建议,苏联劳力的口粮又被进一步克扣,转而优先提供给德国军队;而按照他所说,这1300万俘虏,每个人都有可能无法撑过1941年的冬天。

更可恶的是,巴克还别出心裁地把苏联划分为“获利区”和“亏损区”,顾名思义,那些土地贫瘠、没啥开发潜力的地方便是“亏损区”,而处于这些地区之内的苏联民众一开始便被宣判了死刑,德军从他们手里夺走一切可以掠夺的财富,丢下这些人自生自灭。谈到这个问题,德国高层的态度都十分冷漠,戈林就曾表示:“没有必要养活他们,且没有任何国际义务能够约束德军。”就在1941年9月,戈林便下令停止为战俘营中失去劳动力和受伤的苏联战俘提供食物;命令发出的1个月后,战俘营中有超过60%的战俘罹难。

事情做到这一步已足够可恶,但对纳粹恶魔们来说,这仅仅是“饥饿计划”的一个开始。不久,纳粹高层开始给各占领区下达任务,除了掠夺粮食和各类物资的数量外,连弄死多少苏联俘虏都成了“硬性指标”。作为纳粹德国的喉舌,戈培尔居然十分坦然地解释了饥饿计划的目的:“就是要让劣等种族代替德国人挨饿!”而作为整件事的始作俑者,巴克更是作出这样一番惊悚的论述:“数百年来,俄国人早已习惯了贫穷、饥饿和困顿,但他们的胃却始终是灵活的……因此,不要对俄国人产生任何怜悯。”

据一些资料显示,德军规定战俘营中每人每天的食物只有一碗粥。他们喝着肮脏的水,经常上吐下泻。流淌着干净的水的水龙头就设在战俘营里,但战俘们却无权使用。有人胆敢偷偷取水,一旦被发现,德军会毫不犹豫地把他们枪决。

对德国而言,“饥饿计划”是卓有成效的。在1942年以前,德国每年都要省吃俭用,尤其是发动战争以来,政府已多次调整国民口粮定额;而实行该计划后,口粮定额开始缓慢增长,到了1943年底,德国粮食供给系统已相当稳定。不仅如此,德国把他们所占领的所有苏联粮仓以及乌克兰平原所产出的粮食都用来补充自己的粮食储备,昔日的“欧洲粮仓”沦为入侵者的“提款机”。原本饥一顿饱一顿的德国家里有了余粮,据统计,仅在1942到1943年间,纳粹德国所占领的欧洲领土就为其提供了约20%的粮食、25%的油脂和30%的肉类。在德国人填饱肚子的同时,饥荒在另一端不断消磨着苏联军民的意志。

讽刺的是,当德军开进苏联境内时,沿途不少百姓箪食壶浆,他们以为自己等来了“解放者”。或许当时身处莫斯科的那群领导人并不是多么高明,但把“解放”的希望寄托在侵略者身上,如今看来显然是十分愚蠢的。除此之外,据统计,“饥饿计划”至少害死200万苏联战俘,考虑到战争末期纳粹分子对罪证的毁坏,这一数字很可能还要更骇人。

数百万人的生命成就了赫伯特·巴克,这个挂着“国务秘书”、“农业部长”和“德国农民领袖”等诸多头衔的政治家,乍看跟战争咋也不沾边,却用这样一种罪恶的方式草菅人命,别看他在整个二战中几乎“籍籍无名”,破坏力却不比盖世太保们差到哪儿去。战后,巴克被推上了纽伦堡法庭,最终在监狱里以自杀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0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