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清代奇案:一个貌美妇人,二个无耻地痞,一群看不见的恶人

subtitle
橄榄树果实 2021-03-04 22:27

康熙年间,河南襄城有一女子张氏,嫁给同乡人樊廷柱为妻,生二子,起名樊盛、樊茂。几年之后,樊廷柱因病身亡,公公也相继病故。自此,樊家壮年男丁只有樊廷柱之弟樊廷宣一人。叔叔嫂嫂二人侍奉老母,抚养两个儿子,一家人相濡以沫生活。

樊家隔壁,有两个军人子弟,一人叫王荆州,一人叫王习武。二人一向流氓成性,整日里胡作非为,在街道上称王称霸。此二人垂涎张氏美貌已久,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下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康熙三十一年(1692年)4月,樊廷宣母子下乡收麦,张氏在家中照顾两个刚刚上私塾的孩子。24日上午,王荆州、王习武见樊盛、樊茂走进学馆,知道张家再无别人,于是便闯入了张家。

张氏见二王闯入家中,心中大惊不已,连忙问二人为何闯入。二王并不答话,直接冲向张氏。张氏大呼叫骂,王习武一把抓住张氏脖子,告诉张氏顺从他们就能活命,否则就是死。张氏怒骂二王无耻之徒,从桌子上乱摸到菜刀一把砍向王习武。王习武顺势一躲,把菜刀打掉在地。

张氏趁机跑入内室,来不及关门就去抽床头上早先准备好的一把长刀。两个歹徒紧追不舍,长刀刚刚被拔出刀鞘,就被二人夺去。张氏拼命抵抗,被二人摔倒在地。张氏摔倒,从地上再次爬起,又被二王摔倒。反复多次,张氏的脸部、腰部、后背都被摔伤,头发被扯掉很多。

张氏非常顽强,双方撕打了一个时辰,张氏始终没有屈服,呼叫不停,且勇气和力气越来越大。王荆州见张氏拼命难以制服,于是便捡起长刀猛砍张氏头部,张氏鲜血淋漓,倒地后痛骂不止。王习武用菜刀割断张氏的喉咙,张氏气绝身亡。二王两个贼子害怕张氏再次醒来,从院子里搬来一块大石头压在她的胸脯上。

中午时分,两个孩子放学回家,进门就看见母亲被杀的惨状,于是嚎啕大哭,并跑去地保曹青云家报告。曹青云见张氏惨状,知道是被人所杀,但害怕连累自己追责,就以自杀上报。襄城县令许子尊接到报案,见是妇女自刎身亡,于是便放在一边,不去处理。

小叔子樊廷宣听说张氏被人杀害,于是急忙跑回县城。张氏的哥哥张本沿也赶来查看,樊廷宣、张本沿对地保、县令的不作为很气愤,于是联名上诉,要求验尸审理。

五月四日,张氏被害11天之后,县令许子尊才率领作去樊家验尸。当时人们担心尸体已经腐烂,但开棺之后发现张氏依然面色如生,血液鲜红,额头上的刀痕一直通到头顶,咽喉被人割断,伤口有一寸多深。这样的情况绝对不是自杀,许县令只得命令地保追查凶犯。

张氏被杀害那天,邻居有人看见王荆州、王习武二人浑身是血地从樊家慌慌张张出来。但是人们都害怕被二王报复,所以都不敢声张。地保曹青云于是将二人作为凶犯嫌疑人上报县衙。

二王被抓之后,死活不肯承认杀人。许县令正要严加审讯时,一个老兵痞闯入公堂怒目咆哮,此人就是王荆州之父。他说儿子是被人冤枉的,拉起儿子就走。许县令没有办法,只得停止审讯。从此以后,当地驻军都师康宜寿(四品官)、守备刘伏振(五品官)竭力包庇二王凶徒。县令许子尊素来害怕兵营的军官,不敢据理力争,久而久之与这些人同流合污起来。

樊廷宣、张本沿见许县令故意拖延办案,于是便越级上诉,知府发下公文要求严加审讯。许子尊阳奉阴违,故意在审讯日期上一拖再拖,前后拖了一个多月时间才升堂审讯。升堂那天,当地驻兵王云等9人为二王作证,说他们那天出去办事了,并不在县城里。

地保曹云青也当场驳斥士兵作伪证,并且直接说出凶案发生那天还亲自见到了二王在城里。二王被当场问得哑口无言,但9个士兵却在公堂上大吵大闹,故意搅乱秩序,气焰极其嚣张。最后判决,许县令仍然以士兵的证言为准,将张氏被杀定为自刎身亡。

樊廷宣和张本沿不服,继续越级上诉,上级官府对此很重视,每次上诉均有明文下达,催促县令办案。许县令和都师、守备商议,如此拖延下去不是办法,不如告樊廷宣与张氏私通,樊廷宣为保守秘密杀了张氏。

不久之后,许县令在城隍庙公开审讯樊廷宣,全城民众闻言骚动,纷纷前来与县令评理。民众纷纷为樊廷宣、张氏证明清白,许县令被问得张口结舌,狼狈不堪。许县令见群情激愤,害怕引起民变,于是只得将樊廷宣释放,并承诺会积极办案,给民众一个交代。

许县令虽然这样承诺,却并没有实践自己的诺言。他只是把二王关押起来,并没有按照凶手将他们治罪。许县令的策略就是一个“拖”字,别人来问起时,他态度非常好,每次都是笑脸相迎,婉言应付。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人们渐渐淡忘了这件事情,两个歹徒也被释放出狱了。

三年之后,许县令因为别的案件获罪罢官,被贬回籍。贵州人刘子章被调到襄城当县令,此案当时已经注销。刘子章听说之后,心中颇为遗憾。巧合的是,河道总督周铨元代理河南按察使,在检查旧案时觉得张氏一案疑点重重。

周铨元说:“张氏被杀,为何列为疑案?城中杀人,不比荒郊野外;中午行凶,不比夜晚黄昏;凶手有名有姓,不是捕风捉影。这些漏洞为何置之不理?”于是,周铨元将案件重新发回襄城县,要求县令重新审理此案。

刘子章接到公文,当即逮捕二王归案。但是凶徒之一的王荆州已经在二个月前发疯而死,所以只有王习武一人被捉拿归案。刘子章升堂那天,当地驻军也派出士兵来闹,刘子章当即按照大清律例将闹事的兵痞扣下重打20大板,并将罪行、姓名列出挂在衙门口。

如此再三,闹事兵痞三人被当场重责。当地驻兵再也不敢来闹,刘子章正直严明,敢说敢做,当地军官不敢徇私舞弊。再次升堂,没有一个士兵敢前来闹事。王习武被押到堂上,一顿杀威棒打下去之后,被打得皮开肉绽的他顿时心虚气馁,再也不敢强横。王习武当场交代了所有罪行,刘子章当即做出判决:王荆州、王习武二人判处斩首之刑,王荆州已经发疯而死就不再追究。

王习武被公开斩首之后,刘子章将都师、把总包庇罪行上报,二人皆被治罪,闹事兵痞也受到不同程度的杖责。前任县令许子尊被罢官之后,于第二年暴毙身亡,也不再追究。最后,刘子章为张氏奏请朝廷,为她修建了贞烈牌坊。

张氏被害案,二王着实罪大恶极,死有余辜。但是二王背后的一群恶人却是导致惨案的关键原因,都师、守备、县令、驻军这一群看不见的恶人,硬生生把一桩冤案遮掩了四年之久,还差点嫁祸给樊廷宣,让他顶罪偿命。张氏平白无故,并未得罪任何人,却惨遭杀害。二王流氓成性,称王称霸,也正是因为这一群恶人在后面撑腰所致。

这世间幸亏有周铨元这样的按察使,幸亏有刘子章这样的正直清官,幸亏有敢于辩白公证的百姓,否则张氏之冤只怕永远难得昭雪了。

自此,清代寡妇被杀案,宣布结案。

参考文献:《折狱奇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6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