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一条假评论炒到100块,群里10万人抢单,百万卖家边刷单边沦陷

subtitle
i黑马 2021-03-04 18:24

作者丨晓寒 编辑丨何洋 大成

来源|亿邦动力(ID:iebrun)

“这是一场特刺激的梦,虽然有一点胆战心惊;我时常责备自己,却又满心狂喜。”

“春节这一段时间,亚马逊查得太严了。”电脑前的董阳说,自从他做跨境电商12年来,已经不知道是第N次收到平台“警告信”。

“评论区的好评对于我这个小商家来说,有多么重要。这是一场战斗,但我不是那只老鼠……”董阳辩护说。让他真正提心吊胆的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无论怎么谈判,那些“刷单”服务商都拒绝接单。

从春节到2月底,“刷单警告信”风波愈演愈烈。

在猛烈的平台整治政策之下,亚马逊、eBay等平台拉开了一场最严厉的整治行动,剑指“跨境黑产”。

亚马逊态度非常坚决,“看到就是关店!”

在中国,“刷单”查处力度越来越严厉。2020年底,深圳华强北上千家美妆店几乎一夜之间关闭,起因便是“刷单”。走私犯罪团伙利用跨境电商平台,“刷单”走私化妆品等货物入境,案值超过6亿元。

这一案件是否意味着,接下来跨境刷单的噩梦该“醒醒”了?

套着“真人评测”马甲的刷单

Facebook群组已成重灾区

多个团伙争抢客户

Facebook,成了刷单组织的获客阵地之一。他们带着各种目的组合在一起,建立Facebook群组。

在亿邦动力调查的近百个亚马逊相关的Facebook群组中,一阵阵刷屏的背后,各种推销花样层出不穷。在看似热烈的氛围里,诸如“真人测评”、“本土买手”等字样随处可见。

发布这些帖子的博主,都在干着“测评”的营生;有自称是个人的,也有人表示,“我们是有团队的”。

在生意好的日子里,经常发生多个刷单团伙在同一帖子下争抢客户的现象。这是不是有点邪门?

但是,这些刷单似乎早已习惯。

对于“刷单中介”Lee而言,他干这一行已经是第4个年头了。

最开始的时候,他只是兼职,但随着虚假刷单时代过去,“真人测评”这类刷单业务越赚越多,他自己便从兼职转为了全职。

“真人测评”这项服务以“订单”为单位收费,价位一般分为免评、Rating、文字留评三个档位,费用在15元到100元人民币不等。

Lee表示,“有的中介还提供视频评价、Q&A等服务,但我们不愿做这种,太麻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再看另外一个例子。Alex 2018年去美国留学,没多久就加入了“刷单”大军。

回想起做“职业买手”的日子,他还有些怀念——在那间不太宽敞的小屋里,很多小东西都是他通过刷单获得的。

“虽然有的东西确实没什么用处,但毕竟是免费得来的。一般我会在完成订单后,把订单截图发给商家,商家验证后就会立马把钱转给我;商品也会正常发货,收到的商品就属于我了。”Alex 说。

大部分人刷单都是通过熟人开始的。

留学生小翔向亿邦动力讲述了他在亚马逊刷单的经历:“让我帮忙刷单的是一个同学的姐姐,她教我在亚马逊上搜索手机支架,通过正常浏览找到那个店铺的商品,点进去再停留一会,最后下单付款就行。”

亿邦动力在与一些中介的沟通得知,女装、童装、鞋类,甚至螺丝钉等品类,都有不同程度的刷单现象。

在Facebook某些群组中,还有人直接发帖,寻找买手做产品评价,涉及品类有3C、小家电、服饰、宠物用品等。大部分帖子中会附带产品图片,并明确要求买手必须是海外本土用户,部分还会明码标价,说明返款金额。

高仿用户搜索浏览行为

每次刷单都要用上10分钟

亚马逊每天审查1万条评论

一度陷入疯狂状态的“测评”,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按照刷单中介的说法,商家只需在中介处下单,中介就会安排买手去购买商家的商品,并根据商家的要求去做评价。一旦确认之后,商家需向中介支付一定的“佣金”,而中介会给买手一部分“返款”。

刷单“返款”的门道也不少,有中介要求商家,在确认订单后直接返钱到买手的PayPal账户;也有中介要求商家,把钱全部交给中介,再由中介给买手返款。由于返款金额不会低于商品售价,也就是说,在“真人测评”的交易中,买手至少能够免费得到一个商品。

这是一场赤裸裸的对抗游戏。随着亚马逊对“刷单”关注度越来越高,买手们也形成了一套防发现流程。

他们会按照要求,先在亚马逊网站中搜索商品品类名称,在搜索结果中浏览3-5分钟,模仿真实买家“货比三家”的行为;再点击到目标店铺的商品,浏览商品页面3-5分钟,让一切看起来像是一个真实的想要购物的买家,然后再进行下单操作。

为防止虚假评论泛滥,亚马逊每周都会审查评论,并将审核细节提供给Facebook等社交媒体公司,以便于阻止这些不良卖家滥用平台来刷单。据报道,2020年亚马逊每天会审查近1万个产品Listing。

不仅亚马逊严查“刷单”的问题,刷单还受到多个国家政府部门关注。

2020年7月,“来自中国的神秘种子”一时成了国外各大媒体的热门话题。

有美国消费者在社交媒体上讨论,自己在并未购物的情况下,收到从中国发来的匿名包裹,里面装着神秘的“种子”。此事让部分居民恐慌,引起美国农业部关注。农业部甚至还发布警告,提醒居民不要种植,谨防外来有害物种入侵。

正当舆论以为这只是孤立事件时,结果英国、日本、加拿大、法国、澳大利亚等地都发现同样的情况。

用户莫名其妙收到礼物

商家大量账号批量“被封”

是毒药,也要喝下去?

“谁都知道刷单是不对的,但是不刷哪来的流量?”

“刷单是找死,不刷单是等死!”亚马逊卖家老雷笑道。

老雷是中国出海较早的一批跨境卖家了,年近半百的他早年前就接触到亚马逊刷单了。在他的印象中,最初的时候还是机器大批量刷单,刷得多卖得也快。

随着亚马逊关注这些行为,老雷发现这样粗放的方法除了引来封号再没什么好处。

后来,刷单服务商开始提供一种下单后虚假发货的服务,不发货也能刷单,还没什么封号风险。

近两年,想要刷单就只能采用真人评测并通过FBA发货,这让老雷感慨刷单的过程越来越真实。

“真是斗智斗勇,但其实作弊成本在不停地涨,除了交佣金,还要搭进去一部分商品的钱,但是不刷又没有流量,更卖不出货了,很矛盾。”他说。

“现在,刷单、刷评论已经做得很高级了。比如,真人测评,你很难区分它和真实买家的区别。”另一位跨境电商卖家向亿邦动力谈道。

他回忆到,几年前亚马逊就已注意到刷单行为的存在。当时有很多用户反应收到了从未购买过的商品,这些商品往往是一些较为低价值、轻便、运输成本低的产品。

随着用户声量越来越大,亚马逊时常会查封一批刷单的店铺。

亚马逊官方用户安全和隐私页面中明确写着:禁止第三方卖家向客户发送未订购的包裹。

亚马逊建议用户,如果收到未订购的包裹,先与亲朋好友核对或联系客户服务,以确认这是不是送给自己的礼物。如果不是,可以向给客户服务提供运输标签,亚马逊会调查该项物流,并对违反亚马逊政策的不良行为者采取行动,包括中止或取消销售特权、扣缴款项等处罚。

原罪是平台规则?

亚马逊玩的是排行榜游戏

做两个爆款,就够活一阵了

亚马逊对作弊的监管,大体上和淘宝的做法差不多。

几年前,淘宝就已经和各家快递公司系统对接,防止单号作弊,还设立了自己的稽查系统,几乎一查一个准儿。

“亚马逊也在查快递作弊,所以近几年才延伸出了FBA刷单,逃避快递单号查询。”有业内人士表示,根除不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只不过现在的刷单成本越来越高而已。

“没办法,成本高也得或多或少刷一刷,不然中腰部以下的卖家根本没啥机会。”某服饰卖家指出,刷单店铺的销售排名提升速度,能比正常销售的店铺快10倍。

正因为如此,认为“不得不刷单”的卖家不在少数。

多个来自服饰、3C、家居等类目的卖家均向亿邦动力表示,自己曾有过或者知道同行曾有过刷单、刷评论的行为。“亚马逊玩的是排行榜游戏,不刷单根本没销量。”其中一位卖家指出。

该卖家解释道,商品同质化现象太严重了,千千万万个类似的商品里面,你怎么才能让用户买你的?只有排在Listing前列的商品才有机会。

这不仅仅是需要投放PPC广告(即点击付费广告),也需要有一定的销量、用户好评,才能获得更高的权重。

根据电商数据公司Marketplace Pulse的报告,仅2020年,亚马逊平台就新增了130万新卖家,自2017年初以来,已有450万新卖家加入亚马逊平台。上百万商家聚集在亚马逊平台上,使得同品类竞争愈加激烈,消费者在亚马逊搜索某一关键词,可能会出现几十页商品。

“没有在排行榜前列或者用户评价少的商品,根本没机会被消费者看到,更不要提交易订单了。”另一位亚马逊3C卖家也提到。

对于很多中小卖家来说,比起投入大量资金、精力去慢慢打磨,用刷单方式让商品快速挺进排行榜前列,是更“划算”、更实际的。

“如果运气好,做出两个‘爆款’就够活一阵子了。”该卖家坦言。

饮鸩方能止渴?

中小卖家沦为炮灰?

独立站能是解药吗?

通过刷单换来阶段性排名提升,这不是长久之计。道理谁都懂,但这个“瘾”却不容易戒掉。

“隔一段时间就要刷,不刷销量就下去了,货物就会囤积。但刷多了又容易被亚马逊发现,冒着封店风险,我也挺害怕的。”上述卖家谈道。

“亚马逊刷单很容易被封店,且无处申诉,但还是规避不了。这个店被封了还有其他店,很多卖家手里都是有很多个账号的。”一位跨境电商代运营服务商指出,一方面的确要指责这些作弊的卖家,但另一方面他们也有自己的无奈。

“亚马逊是强者恒强的模式,对强效运营的卖家更有利,如果占据某一品类25%以上,即使不运营也有流量。”他指出,大量中小卖家最后都只是沦为炮灰,能活一天是一天。

另一位业内人士也指出,亚马逊是“万货商店”模式,相对更弱化品牌,强调产品、性价比,这必然使得它更容易产生同质化竞争。

“越来越多的卖家被吸引进来,越来越多的商品在这里销售,平台用一定的算法从海量SKU当中挑出更符合消费者期待的,这无可厚非。但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二八法则最残酷的一点是,80%的卖家的存在只是为了衬托出另外那20%的成功,而这80%还在不断更替,才能让平台流入‘活水’。”该业内人士谈道。

可以肯定的是,淘宝刷单问题存在多年依然无法除掉,亚马逊也一样。

电商平台本质上是一个流量分配公司,他们到处买流量,然后再把这些流量分配给平台上的卖家。

但流量永远是不够分的,这也才有了平台的竞价广告模式(谁出价更高,谁就能占据更好的资源位),以及卖家为了争取更多曝光机会不得不走上的价格战。

当这些卖家通过规范运营的手段无法赚到钱,也无力投更多的钱烧广告,他们会怎么做呢?答案不言而喻。

虽然从业者认为,“刷单”并不是卖家们的原罪,但它透露出的,是卖家在平台电商生态下的失落甚至绝望。

“希望成为独立品牌,而不是一个卖货郎”——这是很多跨境电商从业者梦寐以求而又难以企及的事情。他们渴望掀开增长的天花板,在与平台的对话中更有主导权。

或许,这也是以SHEIN为代表的独立站,能给广大跨境电商卖家带来更多想象力的原因。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