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网文改剧,为什么总是不让人满意?

subtitle
全现在APP 2021-03-04 18:22

网文小说阅读群体和剧集观众针锋相对,彼此的评价就像是对基本原点在挑衅。

最近各平台播出的头部剧集《上阳赋》《斗罗大陆》《锦心似玉》《赘婿》等等,基本都是由网文改编影视剧而来,感觉除了一线导演主创或者特殊历史题材还可能以原创剧本存在之外,平台挑选剧本更愿意投资已经拥有原著IP观众口碑的倾向。

然而网文原著和电视剧收视群体之间的分歧也由此更明显暴露在社交平台上。

网文小说阅读群体往往拥有比较垂直的审美体系,基本上对于网文改剧更苛刻,如果他们在世界观基准点上没有和剧集达成统一就不会有任何好评。而剧集观众以路好、演员粉丝和年轻女性构成受众面更宽泛的群体,只要有一点能够接受就会对剧集抱有相对宽容的评价。

对于这两个针锋相对的群体来说,彼此的评价就像是对基本原点在挑衅。就像是打魔兽遇到侏儒,总有人跳起来打你膝盖——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锦心似玉》改编自《庶女攻略》,原文247万字,篇幅和复杂人物网络就成了影视化的取舍难点

网文改剧的难点:剥离、简化

说起来中文网文世界真的是灿烂若银河,烂污如泥沙。

近年来随着新媒体小说“异军突起”,“王爷,王妃已经死了三天了”成为群嘲梗,知乎已经成为网络小说创作平台,好像大家对网络文学越来越难拥有更好的期待。

但是平台显然不这么想,和更加冒险的原创故事相比,他们宁肯改编网文以期获得更好收视。

但是网络文学并不是部部都适合影视化,有一些是题材限制,比如西子绪的无限恐怖流《死亡万花筒》,有一些则是一想到视觉画面就感觉经费在燃烧,比如《诡秘之主》。

还有更多的原因在于网文的创作初衷是对读者,并非影视化。

如果我们把早30年前的《第一次亲密接触》视作网文初代鼻祖,第二代网文中的头部就是近年来剧改主体,从唐家三少、江南到正午阳光偏爱的阿耐都属于这个群体。第二代网文作者主要依赖网络文学声名暴起从而发家致富,他们是真正的to C端生意,每一分钱都来自于读者支付,所以事无巨细、一场大战恨不得连载一个月都属于基本操作。

最近热播的《锦心似玉》改编自起点女生网2010年榜首《庶女攻略》,原文247万字,共计740章。每天从女主十一娘开始梳头吃早饭写起,直到晚上夫妻敦伦入睡终结,宅斗体系内的多人NPC对话回合,人物一个眼神变化都恨不得让读者反复体会。又因为作者本身家庭生活经验很饱满——从每章作者的话能看出大家族式生活痕迹,意趣绵长,不急的话完全可以当成《红楼梦》代餐来看。

而这样的篇幅和复杂人物网络就成了影视化的取舍难点。到底剥离哪些元素,简化哪些人物才不伤害真正的剧肉,让改编剧集也能收到网文读者的正反馈呢?

从目前播出的几部剧来看,剧集主创人员对网文审美的认知能力和二度构建能力堪忧。其中有基本尊重原著情节但审美趣味差异较大的《斗罗》,也有只继承了一个剧名的《赘婿》,还有从剧情到剧名基本原创的《锦心似玉》,让人很好奇各公司立项的创作初衷到底是啥。

《斗罗大陆》豆瓣目前66.9万人打分,即使没有成为史诗,也实际上累积了海量的收视人群数据

斗罗:这不比博人传热血?

《斗罗大陆》豆瓣目前评分6.2分,66.9万人打分,分数是一个神奇的C字型(5星/1星极端评价突出)。现在吃瓜观众都知道豆瓣可以水军,也有人论证《斗罗》小说和动画全部打分人数假设不去重叠,全五星加起来也超不过5万人,由此来推论《斗罗》1星水军有多么猖狂。但我们也知道豆瓣上超过15万人打分的作品基本上就算爆款出圈作品,《三十而已》22.5万最终分数6.8分,2011年的《甄嬛传》累积42.5万人平均9.2分。

从这个角度看《斗罗》,即使没有成为史诗,也实际上累积了海量的收视人群数据,而这么大量的数据量其实是很难用水军、黑粉一言以概之的。

我个人觉得可能用审美鸿沟来形容可能更易理解。

从剧集最终呈现来看,编剧王倦《斗罗》尽量保留了原著基础情节,网络剧版CG后期算良心级精美,主要的差异是出在世界观呈现上。唐家三少创造的斗罗世界观和当时本土民工漫式审美崛起有很大关系,网文人群追寻的是遁世快感、暴力美学和直白剧情。动画《斗罗》由玄机科技制作,稍微熟悉玄机的观众应该都对角色的欧式高鼻梁和酷炫打斗剪辑印象深刻。可以说从小说到动漫,在追求异世空间和热血战斗上面审美是高度统一的。

而《斗罗》电视剧版做的是少年热血群像式处理,也可能是因为拍摄时肖战还没有爆火,新丽选择了性价比超高的演员阵容来完成大热IP。西思城作为原创情节最终战斗后夕阳里的七怪群像确实达到了热血感,但不知道哪里总让人觉得怪怪的。直到前两天无意中看到《斗罗》台词老师的一段叙述,让我对电视剧创作团队的创作初衷有了新的认识,团队原来一直是在半兽半人的世界观里寻找信念感和现实支持。

这就像是一个空中楼阁,创作者可以说这就是漂浮宇宙,也可以解释成复杂的反重力系统。王倦在《斗罗》里他自己写得最开心的段落可能就是直男物理part:木头不导电、燃烧需要氧气,小舞瞬间移动后形成风压等等。而这些细节和视觉呈现如涓涓细流,最终汇聚构成的是一个非常贴近于现实世界的斗罗大陆。

从单纯创作来说现实感可以认同,但是原著粉找不到原有的漂浮感从而愤怒也情有可原。

我个人可能更看重的是这部剧很特殊的收看群体:很多父母是带着家里的小学生们在收看《斗罗》,他们可能不会上豆瓣打分,但他们都会成为5-10年后的主流观众。而选这个群体正是顶流肖战之前的年轻女性收视群不覆盖的。

目前很难知晓腾讯、阅文、新丽铁三角会不会继续开发电视剧后续,更难说肖战以后还有没有接拍续集的可能,但是斗罗剧集是拥有自己的独特价值空间的。

《赘婿》比较简单地将现代商战展现在古代,没有过多对时代背景进行更多探索

赘婿vs 锦心似玉

排除掉一个最高分:后宫/宅斗文学。

排除掉一个最低分:男性沙文/女性主义。

《赘婿》和《庶女攻略》应该各自有一个机会在当代文学作品史上面留下痕迹——假如当下还有文学的话。

最近有一篇研究靖康之难后,宋朝上层妇女尤其是皇家妇女遭受性暴力的论文在我的朋友圈里被刷屏。读出来每个字都触目惊心,从皇后到公主再到命妇,一个个都成为宋朝议和官员嘴里的货物抵换成赔款银两,再被自己的父兄出卖成为货物。

每个中国人可能都有过类似的困惑:假设我们在宋朝击败了金,假设我们在明朝没有实施海禁,假设我们在万历朝鲜战争没有打到国库空虚,那么中国现在会是怎样?

《赘婿》抛开他的种马后宫文学体裁,作者香蕉试图回答第一个问题:假设一个现代人到达宋,我们再有一次机会可以击败金,那么当时的社会应该作出哪些准备?

《赘婿》剧情里出现大量逻辑bug,用小清新古偶的套路来包装

而《庶女攻略》抛开它冗长华丽的章回体日记,试图从女性观点假设另一个话题:假设有一位名臣能够看到开海带来的历史机会,也许他的家庭生活会是这样的。在主角看似华丽丽的家庭生活中,若隐若现的海禁背景成为贯穿始终的伏线,我认为这是当下很多女性题材恰恰缺乏的责任感。

在所有人类文学创作的顶端,创作者都试图用作品回答当时社会的一些困惑和反思,而这两部作品事实上都作出了努力,它们是具有时代意义的作品。

然而很可惜,《赘婿》和《锦心似玉》剧版创作者并不具备现代历史观和充备知识储备,他们只能偷懒,用小清新古偶的套路来包装出三流电视剧作品。于是剧情里出现了大量毫不考究的逻辑bug:一个招赘婿的古代社会拥有男德班;侯府太夫人在新夫人进门后让小妾管家,最近的剧情已经发展到侯府夫人在舍粥棚被难民踩翻在地这样的“屎桥”。

实在让观众无话可说。

现在买IP动辄上千万成本,剧方会在购买时讲明:原作者不得损害利益共同体,对剧改叽叽歪歪。这也是为什么大风在说出《张公案》只保留了剧作和主角名字,客气地不认同改编后立刻提出不保留任何剧作利益的原因。

很多网文创作者在遭遇改编时就成了盲婚哑嫁式的买卖,遇到好的改编团队如《陈情令》足以笑傲全球论坛,而一旦遇到傲慢无知的团队就再也没有机会让观众知晓原著的价值。

在腾讯进一步整合阅文IP库和新丽创作力量,通过委员会方式加强专业化能力也许改编剧会出现转机,但也许那是数年之后,当下的观众和网文创作者都还在黑暗中摸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