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湖北80岁老人:墓穴为家30载,直言怕人不怕鬼,一生未娶无儿无女

subtitle
夏槿凉安城 2021-03-04 17:0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有“家”必定要有“房子”,两者相同又不同,有的人驻扎在繁华都市的普通楼房中;有的人偏安在郊区别墅中;有的人住在偏僻的农村小镇;有的人以大山洞穴为家,这些“房子”都不尽相同,但都是家。

中国有56个民族,自然有很多不同的生活习惯,有人住毡房,有人住吊脚楼,当然还有人住水上,但大家一定不会想到会有活人将古墓当家。而在湖北就有一位80岁的老人,在古墓生活30多年,直言不怕鬼却怕人,老人的背后究竟发生什么了,为何会以古墓为家又口出此言呢?

这个老人名叫陶少堂,是湖北武汉新洲道观河油麻岭村人,陶少堂的身世比较悲惨,自幼父母双亡,他便只能和爷爷住在一起,爷爷和父母毕竟是不一样的,家庭环境养成了陶少堂沉默内向的性格。

那时候大家生活普遍都比较艰苦,在爷爷家的陶少堂经常被表兄弟欺负,但一向内向老实的他也不敢做出任何反抗,只能将委屈和害怕藏在心中。

陶少堂就在被欺负中慢慢长大了,家里也没什么记挂的人,后来他直接就离家出走了,独自在外漂泊的陶少堂吃了不少苦,没有文化也没有钱,单独一个人也没有闯出什么名堂,他根本没法维持自己的生活,因此在外苦苦挣扎将近一年的时间,陶少堂选择回到老家。

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短短一年的时间,爷爷去世了,自己住的房子也被火烧了。没有直系亲人的陶少堂过着风餐露宿的生活,他不知道没了房子,没了亲人,自己的家在哪儿,自己的未来在哪儿,他没钱盖新房子,只能每天以天为被,以地为席,渴了喝点河里的水,饿了吃点地里的东西,浑浑噩噩地过了许久。

大约过了一年的时间,有一次他上山挖草药的时候无意中发现山上有几处墓穴,墓穴里面乌漆嘛黑,阴森脏乱,但好歹能遮风挡雨,比在外面日晒雨淋要强,于是,陶少堂就在村子里挨家挨户地询问山上墓穴是否有主人,在得到大家否定的回复后,陶少堂就搬到了一处墓穴里。

说实话,一听到墓穴,人们第一反应就是里面曾经有人的尸体,影视剧看多的人肯定还会觉得有“鬼”,大多人肯定是宁愿睡在大马路上也不愿意住在墓穴里。也许是“身正不怕影子斜”,陶少堂高高兴兴地住进了墓穴。

他将墓穴好好地清理了一番,随后的日子里,还陆续添了不少东西,桌椅板凳一应俱全,花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原本空荡阴森的墓穴渐渐有了家的感觉。在后来的岁月里,陶少堂还利用捡来的各种材料,将旁边闲散的墓穴也改造成自己的家,还分类成客厅与房屋,甚至还有两间“房子”专门用来养小动物。

在墓穴生活的日子非但没有担心害怕,反而很是悠哉自在,大家肯定也好奇,在墓穴里不通水不通电,山上可能还有猛兽,陶少堂是怎么过的呢?

原来起初陶少堂用水用的是山上的泉水,后来他又自己挖了两口井,彻底解决了饮水问题,至于不通电,没有座机、手机以及任何电器,他根本也不需要电,照明的话只需要两个煤油灯,早年间,他还会在墓穴外生火用以驱赶野猪等野生动物,后来这些大型野生动物越来越少了,他更不需要担心。

管理学学中有一个理论叫做“马斯洛需求理论”,这个理论对陶少堂也成立,在基本生活需求能够满足之后,陶少堂有了更高的需求。他在墓穴附近挖了一个池塘,在池塘里还养了鱼,不仅如此,他还在家里养了蜜蜂,每天一日三餐都要喝蜂蜜。

此外,他在山上还开垦了大约十亩地,地里种了各种各样的果树,等到秋天果树长满了果子,他就将家里的这些农产品拿到山下去卖,虽然卖不了很多钱,但是对于陶少堂来说已经足够了,他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大的开销,几乎都是自给自足。

虽然陶少堂住在山上的墓穴里,四周也没什么人,但是他并不是过着与人隔绝的隐居生活,他有时也会拿着卖农产品赚的钱,去山下看看戏,或是和村里其他人打打牌,渐渐地还有了很多牌友,时间久了,很多人都知道他住在墓穴里。

甚至当地政府也知道了他的事,还专门给他办了低保,逢年过节的时候还会给他送一些基本生活用品,当地的民警也经常上山看望陶少堂,因为他年纪逐渐大了,大家不放心他一人住在山上,还劝他搬到山下住,但是陶少堂婉言谢绝了,他不愿意搬离墓穴。

将墓穴当家的30年里,陶少堂一点一点将断壁残垣的墓穴变成有生活气息的“家”,虽然不像《神雕侠侣》中小龙女住的古墓那样山清水秀,也没有能“修炼内力”的“寒冰床”,更没有精妙绝伦的各种机关,但也是倾注了陶少堂的心血。

更重要的是,陶少堂对劝他的人直言,相对于虚无缥缈的“鬼”,他更害怕人心,自己一个人在墓穴里住的很开心,30年的时间早已让他对自己亲手“打造”的家充满感情,他早已习惯了这种生活,想在那里安享晚年。

从最初搬到墓穴到如今,30多年过去了,陶少堂已经80多岁了,他一辈子没有结婚,自父母、爷爷相继去世后,他也几乎没有亲人,身边只有饲养的小动物的陪伴,起初一直不解为何后来不选择搬出墓穴,而随后他的一句话让我醍醐灌顶。

早年间,年幼的他在家忍受表兄弟的欺负,外出谋生计的一年里,肯定也受过欺负,尝尽人间冷暖,经历世事炎凉的他早早明白了人心,“鬼怪”或许令人害怕,但本身不可怕,而活着的人有的时候才真正可怕,因为你不清楚人心会坏到什么地步。

我想,虽然在墓穴为家30载,一生未娶,无儿无女,但陶少堂是满足的,是幸福的,他有自己的“精神食粮”,“采菊东篱下”,“把酒话桑麻”,他晚年恬静的田园生活一定不错。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