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女大学生分手失意做酒托女,10年前一晚轻松挣几千块

subtitle
全景故事 2021-03-04 17:03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全景故事】栏目独家约稿,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作者:雪域花刀

1

2009年的秋天,我拿到了大学毕业证,也和谈了2年多的男朋友分了手,原因是他的前女友回来了。

心灰意冷的我打算出去散心疗伤,刚好有个表妹在苏州工作,叫我过去找她玩,那时我并不知道她具体在做什么工作,也不知道这次旅行会改变我的人生轨迹,偏离了正常的轨道。

到了苏州,我发现表妹和她男朋友就住在宾馆,所谓工作也不过是在一台电脑上聊天,心里虽然奇怪,也没有多问,我一向不爱管闲事。

表妹说她忙,让我自己去玩,白天我就四处溜达,晚上回到宾馆和他们一起吃饭。吃饭的时候他们会聊工作的事儿,什么谁谁又喝了个大单,什么今天的菜都特别垃圾,我也听不懂,只能埋头苦吃。

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做的就是“酒托”的行当,这些都是他们的“行话”,所谓“菜”就是那些通过聊天约来见面的男人,而“单”就是他们和酒托女在店里消费的金额,酒托女出去和“菜”见面就是接单,进店消费就是喝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般情况下,在网上和那些男人聊天、约他们出来见面的,和真正出去见面的并不是同一个人。

负责聊天的人叫“聊单”,有女的,也有男的,他们每个人都有十多个QQ号,会起一些类似“女人心”、“寂寞红颜”、“越夜越美丽”等这样带有诱惑性的网名,在QQ里搜索25岁至50岁之间的男性,发送添加好友的请求,基本上都不会被拒绝,也会有一些寂寞骚动的男人主动添加他们为好友的。

聊单的能同时和几十个甚至上百个人聊天,在聊天过程中他们会想办法套出对方的工作,以此判定有没有消费潜力。

那些感觉没什么钱的,或者一上来就问能不能一夜情的,就直接约见面,这种就是碰运气,运气好了也能出几千的单,运气不好消费一两百块就要闹事的也不少。

对于有潜力的,他们会花比较多的时间和心思,培养感情,等待合适的时机约他们出来见面,放长线钓大鱼,一般都能出大单。

为了增加这些男人进店消费的可能性,他们在聊天中一般都会打个伏笔,比如过生日,跟男朋友分手心情不好,刚到这个地方没什么朋友之类的,就是让男人感觉有上手的可能性,觉得喝点酒就会有机会发生点什么。

遇上过节的时候,情人节,七夕,妇女节,圣诞什么的,约人特别容易,聊单的和接单的都忙得不可开交。

酒托女负责和这些约来的人见面,也就是“接单”。她们每天就收拾打扮好等着聊单的给她们发单,有点像坐台,有人点了就上钟,没人点就等下一波客人。

有些接单的会“圆人”,就是能哄着进店的男人多花钱,出大单,愿意跟她合作的聊单的就特别多,每天单子多的接不完,就有了挑单的资格;而那些接单水平不高的,只能等别人没空接的单。

聊单的也分水平高低,有些人约来的人质量就很高,经常出大单,我表妹就是其中之一,她的单就会有人抢着接,她就挑能出大单的托去接;有些人约来的人质量就很差,要么不进店,要么进去了消费个一两百块还要闹事,他们的单就不大有人愿意接,只能给那些没单的托去接。

聊单的和接单的强强联合,经常一天能出几千上万的大单,收入高的时候每个人都能赚个3000多,抵别人一个月的工资;那些水平不行的,靠量取胜,多出几个小单,每天也能有个几百块的收入,一个月下来,轻松过万,比上班强得多。

在这样的利益诱惑下,只要进了这一行的人,就不想再干别的,他们觉得没有比这个更轻松,来钱更快的工作了。

2

过了几天就是七夕,我不想出去触景生情,就在酒店待着看电视,觉得无聊就跑去找表妹他们玩。

一进房间就看到一片繁忙的景象,好几个女孩子在房间穿梭,她们就是人们常说的酒托女。

电脑上挂的十来个QQ闪得人眼花,好几部手机此起彼伏响个不停,每响一次都会有个女孩子接了电话出去,不一会儿全走完了。

再有电话进来表妹就自己接,往往这个还没挂断另一部就响了,表妹接不过来,就让我帮她。

电话那头清一色是男的,就是他们约来的“菜”。我只需要说,好的,你在XX路口等我一下,我换个衣服,你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呀,那一会见。

表妹自己是不会出去见面的,她会编辑一条信息发给那些专门接单的,也就是酒托女,里面有“菜”的基本信息,表妹聊天时杜撰的身份,以及一些比较重要的聊天内容。

到了晚上,电话更多了,我们两个人都接不过来,表妹的信息也安排不出去了,她急得焦头烂额,干脆让我直接把人约进指定的一家咖啡店。

大多数人戒心都很重,直接拒绝,有人还会冷笑着说你是酒托吧?后来有一个人同意了,表妹打了个电话确认他真的进了店里,还点了咖啡果盘什么的。

但那个时候一个“接单”的都找不到了,表妹只好向我求救,我拒绝了,现在我已经知道他们做的事情其实是骗人的,是不正当的。

表妹一个劲地劝我,说这个“菜”是从外地过来陪“她”过七夕的,聊了很久了,人特别好,还带了礼物。又说我也没什么损失,只是过去聊聊天,想喝酒就喝,不想喝就喝两壶咖啡,把礼物拿回来就行,就当是正常见网友。

我想起了和前男友一起过情人节的场景也有点难过,想着有个人聊聊天也好,就同意了。

我穿了一件宽松的印花民族风上衣,一条白色的紧身七分裤,都是从小西门淘来的便宜货,扎着马尾,带着一脸涉世未深的清纯。

当我走进店里站在那个男人面前的时候,他冲我笑了笑,很热情的招呼我坐下,又问我要不要再点点什么,看得出他对我很满意。

我打量了他一番,大约40岁左右的样子,浓眉大眼,身材修长,是个很周正清爽的男人。

看起来也很温和好说话的样子,我也没那么紧张了,在他对面坐下来,说先不点了。

他递给我一个盒子,里面是嵌银丝的檀木手串,不很贵重,但能看得出是用了心,因为他自己手上也戴着一串,看起来戴了很久。

我把手串戴在手上,喝了口咖啡,明显是用三合一的雀巢冲的,心想这也有点太糊弄了,有点担心他会因此发觉什么,又紧张起来了。

我看他也端起杯子喝了口,并没有说什么,才有点放心。他问我美甲店开得怎么样了,因为表妹在聊天中跟他说是朋友叫“我”来苏州开美甲店的。

我说还没开呢,在找位置。然后就跟他说我这几天去了哪里玩,又问他还有哪里值得去玩的,把话题往我熟悉的方面引,以防露馅。

他也没再追问,就跟我聊苏州的园林、周边哪里好玩,说有时间带我一起去。

我又跟他说我去过新疆的,那里的风土人情和江南是完全不一样的,他很感兴趣,问了很多关于新疆的问题。

我们聊得很愉快,我几乎忘了自己是来应付差事的,期间咖啡喝完了,他主动加了两壶。

大约聊了快一个小时吧,表妹给我发来了短信,说店里的服务员觉得这是个“好菜”,让我上酒,如果上不了,就结束闪人,店里座位不太够用。

这时我才知道,接单的把菜带进了店,聊单的都会和店里的服务员保持联系,随时掌握进度,以便更好的彼此配合。

我觉得他人很好,不想骗他,再说我也有点害怕,又没喝过酒,总担心他会发觉我在骗他。

但又觉得和他聊得很开心,不想就这么快结束,犹豫间表妹又打来电话催我,我哼哼哈哈的挂了电话。

我心一狠,试探着说要不喝点酒,他很痛快地同意了,叫服务员拿过菜单来给我看。

菜单上有餐,也有饮料咖啡果盘小吃什么的,都是比较正常的价格,最后几页是红酒洋酒香槟,最便宜的388,最贵的2888。

这个菜单是通用的,正常客人进店也是用这个,只是一般没人点酒,咖啡也都是按杯点的,整壶的咖啡和酒只有酒托女带人进店才会点。那些“菜”看了菜单也不会怀疑什么,和在别处看到的没什么两样。

我有点心虚指着388的给他看,说要不就这个吧,他说便宜的不好喝,要喝就喝个贵一点的,自己点了个888的。

不一会儿,服务员端来了一个扎壶,里面是调好的酒,小半红酒,大半雪碧,主要是怕“接单”的喝醉,影响后面的“工作”。

还有一个红酒瓶,里面有不到五分之一的红酒,其实就是做做样子,让客人觉得店家是实在做生意的。

他拿起瓶子把剩余的酒倒进扎壶里,然后给倒了两杯酒,和我碰杯,特别深情的说“小姑娘,情人节快乐!”

我端起杯子一饮而尽,那是我第一次喝酒,但因为兑了很多雪碧,并不觉得难喝,还有点甜丝丝的。

有了酒助兴,我们的兴致更高了,边聊边喝,一瓶酒很快就见了底,他又主动要了第二瓶。

喝了几杯他突然很认真的跟我说,我觉得现在就像是在做梦一样,美好的不真实,你这么年轻,这么漂亮,又这么善解人意,我居然能跟你面对面坐着喝酒聊天。

我喝得也有点晕乎,被他这么一说,有点入戏,脑子一热说你把手伸出来,然后握着他的手放在嘴边咬了一口,说现在真实了吗?

他没有把手抽回去,任由我握着,看着我的眼睛说,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今天晚上,不会忘记你。

我对他说,我也不会忘记今天,不会忘记你的。这些年我时常会想起他,我接的第一个“菜”,心情很复杂,有愧疚,还有一些怨恨,如果我第一次就遇到了一个特别垃圾的“菜”,受了挫,也就不会再有第二次第三次了。

如果他不是那么好,对我那么信任,那么大方,让我体会到用这种方式赚钱多么容易多么快,我也不会因为经不起诱惑而误入歧途。

可以说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人,对我的人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让我有了一段不愿回想,难以面对的经历。

又碰了一杯酒之后,他提出要坐在我的旁边,说想和我离得近点,我同意了。然后表妹又发了短信过来,说让我下次换个好点的酒,这个人能出大单。

店里的服务员眼睛都很毒,他们见过的人很多,一进店,一点单,就能判断出这个菜的质量好不好。

遇到那种能出大单,但是“接单”的不给力的时候,就会跟“聊单”的联系,让他们给“接单”发短信远程指导。

甚至有时候还会叫另一个比较厉害的酒托女打电话,说要找她玩,然后顺理成章的过来一起喝酒,也叫“撑单”。

我没回,把电话调了静音。虽然我没有接单的经验,但以女人对男人的直觉,我知道,这个时候即使我要喝最贵的酒,他也不会拒绝的。

但我不想这样做,我觉得那样对待一个信任我、喜欢我的男人太过分了,而且那个时候我也很胆小,888一瓶的酒在我看来已经很贵了。

可笑的是,在我正式踏入这一行之后,能骗到的,恰恰都是信任我的人。即使有的人被色胆迷了心,想把我灌醉好得手,也是因为相信我不是个骗子。

那天晚上,我们一共喝了四瓶酒,最后结账的时候是4000多块,虽然不是那天店里最大的单,还是造成了轰动,我毕竟是个新手。

我们从店里出来的时候,都有点依依不舍,我主动提出要拥抱一下,花了那么多钱,总要做点什么,我心里才好受点。

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想跟他走,真的和他发生点什么,也算对得起他了。表妹的电话及时打了过来,把我拉回了现实,我送他上了出租车,独自回了宾馆。

3

店里打烊之后,好多人都跑到我们房间里来看这个一出手就是大单的果果姐——表妹在他们中间的艺名是“果果”。

我见到了所有“接单”的,出乎我意料的是,她们并不是我所想象的,都是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大多数人都长相一般,而且都是30多岁,结了婚,甚至生了孩子的。

很多都是夫妻档,老公负责“聊单”,老婆负责“接单”。最让我震惊的是居然有一个快50岁的阿姨,他们都叫她“向姐”,人高马大,说话声音粗哑的像男人。

我真的想不通,怎么会有男人愿意为这样一群女人花钱,一花就是几千,甚至上万。后来我才知道,这些女人,各有各的绝招,只要把男人哄得转,长相年龄都不是问题。

向姐的秘诀就是脸皮厚,会讲各种黄段子,气场强,有种大姐大的感觉,男人不自觉会被她牵着鼻子走。

她一只手的小拇指缺了半截,据说是跟她前夫吵架的时候切掉的,这更给她增加了一丝神秘,嘴上叼支烟,一看就是个有故事的女人。

她的黄段子也特别多,有时候说得男人都脸红不好意思。我记得她曾经给我们讲过一个段子,说她在接单的时候跟菜聊天,让他以后多吃葱,少吃香菜。

那个男人就特别奇怪,问她为什么啊。她说煮面的时候,在锅里撒一把葱花,面条就特别硬的立着,如果撒一把香菜的话,就立刻软了。

那个男人立马笑的不行,经常讲黄段子调戏女人,偶尔被女人调戏一次还挺开心的,一开心就什么都好办了。

所以向姐虽然大单不多,但几百上千的单子还是不少,加上她又是自己聊,每单能分六成,一天下来收入也不少。

我表妹最喜欢用的托有两个,一个叫罗兰,一个叫田瑶,在那一波酒托中,她们两个可以说是最厉害的,天天出大单。

罗兰30多岁,身材娇小,长相一般,但特别会发嗲撒娇哄男人,也特别能放得开,经常主动往男人身边蹭,甚至会坐在大腿上喝交杯酒,投怀送抱把男人搞的意乱情迷,以为喝完酒出去就能成好事儿了。

这种情况下从店里消费完出去之后,男人就会缠着不放,脱不了身。店里的人就会给聊单的发信息,聊单的就会给她打电话,让她送钥匙或者说过来找她玩。挂了电话,她就会装作特别遗憾特别不舍的样子跟男人说明天或者晚一点再找他,还不愿意走的,就让他去某某酒店开个房等她,一般这些方法都能奏效。有些男人觉得花了那么多钱,就一定要带她走。那就只好找人来接她,男人一看来人了,就反应过来被骗了,也只能自认倒霉先回去。

田瑶个子很高,以前是在星级酒店做门店经理的,很有气质,又见过不少世面,很有御姐范儿。

田瑶经常开始的时候会表现的很高冷,然后慢慢的亲热起来,让男人有一种自己很特别,受美女青睐的感觉,自己居然能征服这么高冷的女人,简直是魅力无边。

然后她再流露点愿意跟男人发生点什么的意思,说自己想喝点酒,增加点气氛,又说自己酒量不好,平时不喝酒,今天特别高兴,觉得两个人特别有缘特别能聊得来之类的。大多数男人到了这个时候都无法抵抗,就会顺着她的意思来,当然最后也是一场空。

在酒托的行业,也是要凭本事吃饭的,并不是年轻漂亮男人就会主动花钱,总之是各有各的套路,套的就是男人那点蠢蠢欲动的心思。

4

晚上算账的时候,开店的人拿了厚厚一沓钱来,估计有个10来万,是当天的流水,那是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一整年的收入了。

“分红”是4、3、3,一单的进账,开店的拿4份,聊单的和接单的各拿3份。表妹他们那天的收入有个6000吧。

“开店”的人并不是自己投资开了个店,而是寻找那些生意不好的咖啡店或者西餐厅小酒吧什么的,和老板谈合作,一个月给多少租金,或者每一单里抽几个百分点。

小吃果盘咖啡红酒这些是开店的自己买的,如果点了餐或者店里的其他东西,就按餐单上的价格结给店老板。有很多生意做不下去的店会同意这样的合作方式,都是为了赚钱。

当我收到1000多的分成的时候,我有点不敢相信,这么轻易就赚到了比我实习时一个月还多的钱,而且也没有什么损失,这样的钱未免也太好赚了吧。

表妹趁热打铁劝我,这几天你就一边玩,一边帮我接接单,我把“好菜”留给你,这样等你要回去的时候,不但把费用赚了回来,还能存点钱带回去。

那个时候新疆毕业生的平均工资也就在1200到1500之间,我上大学期间的生活费也就400一个月,这对我而言确实是一个巨大的诱惑。

反正我也不多干,玩够了,存点钱,就回新疆找工作。抱着这样的想法,我一脚踏进了酒托的行业。

5

现实告诉我,这样的想法实在过于天真和乐观了,当我真的尝到了赚快钱的甜头,又进入了那个只看钱,所有道德廉耻、良心责任都抛在一边的环境,是根本无法做到出淤泥而不染的,只能随波逐流、越陷越深。

当我轻轻松松一个月能赚万把块钱,过着住在宾馆、出门打车、在商场买衣服化妆品、每天睡到自然的醒的生活,又怎么会甘心去过一个月只有一两千工资、住出租房、坐公交车的生活呢?

做这一行,并不会固定在一个地方,因为有些人被骗了之后就会在网上发帖,说自己在什么地方遇到酒托,在哪家店被骗了之类的,时间久了很多人就会知道,再约在那里见面,就没人愿意来了。

这时候就需要换地方了,有时候是换个区,有时候会换城市,找新的店去合作。

而那些合作过的店就只能转让,或者换个招牌。

我做酒托女的四年里,南到贵州,北到内蒙,东到海南,西到宁夏,跑遍了大半个中国,待过的城市有十几个。

在哪里都是一样的生活,住在宾馆里,睡到中午起床,收拾好开始接单,一直到晚上11点多、12点才能结束。

然后等着算账,到一两点才睡,第二天又重复着一样的工作。没有周末,也没有时间出去玩,因为休息一天就意味着损失几百上千块。

而且聊单的还有开店的也会不高兴,会影响到他们的收入,在这条利益链上的三方是彼此依存、相互制约的。

有段时间我睡觉醒来看着宾馆的天花板会很恍惚,不知道自己是在哪个城市,要好一会儿才能回神。

渐渐的,我开始厌倦,想要脱离这样的生活,但都下不了决心,毕竟来钱快啊。

直到有一次,我接了一个特殊的“菜”。

我收到表妹发来的信息时,那个人已经在店里坐着了,是表妹让他进去的。等我到店里见到他的时候,发现他是那种很老实的人,穿着有点寒酸,一看就没什么钱。

我本来打算喝杯咖啡应付一下就走的,一聊天我才知道,他一条腿有残疾,是小时候得小儿麻痹留下的,30岁了,也没结婚,在一家残疾人工厂上班。

我觉得表妹太过分了,什么人都骗,这么可怜的人也不放过。所以我打算请他吃个饭,就在店里点了两个菜,然后给自己点了杯茶。

单是我买的,一共有200多块,他很不好意思,出来后硬要给我钱,打开钱包发现只有100多,就要去ATM取钱,我拦着没让去,送他去公交车站让他坐车回去了。

回去后表妹很不高兴,我也很生气,吵了几句,说吃饭的钱我自己出,以后再别给我发单了。

过了两天,我就从别人那里听说,表妹让那个人给她打钱,打了500块。我当时觉得这简直不是人干的事儿,狠骂了她一顿,跟她翻了脸。

回房间躺在床上,我想起表妹小时候看到路边讨饭的都会难过,要把自己的零花钱给人家,现在怎么变得这么没有人性、没有底线,太可怕了。

回头一想,我现在又比她好多少呢,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继续下去的话,我迟早有一天会变得和她一样的,趁现在还有一丝清醒,收手吧。

没有跟表妹打招呼,我收拾好行李定了最快的机票回了新疆,结束了四年荒唐的酒托生活。

很多时候,我们自以为能经得起诱惑,其实只是诱惑还不够大,要想拒绝诱惑最好的办法,就是远离诱惑的源泉,不要高估自己,也不要高估人,更不要高估人性。

这个时候,和我一起毕业的同学们,在事业上都或多或少都有所收获了,而我还要重头开始。这些年的得与失,孰轻孰重呢?

本栏目长期接受热点事件当事人、人生经历、职业故事等主题故事投稿。一经采用,将获得丰厚稿酬。投稿发送至 wangyihaogushi@163.com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37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