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因证据不足,美国联邦法官释放“骄傲男孩”组织领导人埃森·诺丁

subtitle
海外即时通 2021-03-04 14:05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因证据不足,联邦法官周三(3月3日)释放了“骄傲男孩”组织(Proud Boys)的一名领导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源:unsplash)

华盛顿美国地区法院首席法官贝丽尔·豪厄尔(Beryl A. Howell)维持了下级法院2月8日对西雅图30岁的埃森·诺丁(Ethan Nordean)的释放令。她认为,虽然诺丁在带领“骄傲男孩”冲破警方防线,以“1776”式的方式反抗总统大选结果之前,似乎是筹集资金、装备和集结“骄傲男孩”前往华盛顿的主要领导人,但政府至今没有提供证据证明他直接命令个人闯入国会大厦。

豪厄尔说:“诺丁是进军国会大厦的领导人。但是,现在还不清楚这个人对进入内部的人们到底扮演了什么领导角色。至少可以说,他指示其他被告闯入或进入国会大厦的证据不够说服力。”

诺丁的获释对于检察官来说是一个绊脚石,他们根据豪厄尔同意的1月6日之前的“不祥”通信,将他投向了关键人物,他们说这些通信表明他和其他“骄傲男孩”正在计划“暴力行动”,以压倒警察并强行进入国会大厦。法官的这一决定使政府为确定存在更广泛的阴谋而进行的努力暂时倒退。

豪厄尔在听证会上作出裁决,检察官说,他们支持诺丁率领“骄傲男孩”成员从尽可能多的地方闯入国会大厦的计划,但因有争议而从拘留论证中撤回。

美方指控“骄傲男孩”计划于1月6日从多个不同点闯入国会大厦。

检察官还对诺丁“通过使用加密通信”领导该组织的说法进行了回避,澄清说成员们使用的宝丰牌对讲机没有加密。他们还承认,诺尔丹的手机(他可以通过它使用加密应用)在当天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处于关闭状态。

豪厄尔说:“政府已经退让了,不说他直接告诉他们分成几个小组,而是说他们有这个战略计划。”

豪厄尔说,虽然诺丁的获释是“千钧一发”,但她同意辩方的说法,“没有指控被告对任何人造成伤害,甚至没有指控他本人对任何特定财产造成了损害。”

诺丁的辩护律师大卫·本杰明·史密斯(David Benjamin Smith)认为,政府未能提出任何证据证明计划或阴谋实施任何涉及“掠夺”政府财产的具体犯罪。

史密斯表示,以“仅仅与后来犯下罪行的一群人行军而入狱”是有罪的。“政府可以在没有阐明任何刑事犯罪的情况下,仅仅因为向国会大厦游行而将某人送进监狱,我想法官大人也会认为这种说法有点过了。”

豪厄尔命令诺丁出于工作、健康、宗教和法院方面的原因,只能进行家庭禁闭,不得携带枪支或在美国西华盛顿州地方法院管辖范围之外旅行,并接受位置监控。

诺丁,在网络上又称鲁菲奥·潘曼(Rufio Panman)于2月3日被捕,罪名是协助和教唆破坏政府财产、妨碍官方程序、非法入侵和在受限制的国会大厦内扰乱秩序。诺丁于周三以同样的罪名被起诉,两项重罪和两项轻罪。

在周一(3月1日)的一份文件中,美国助理检察官詹姆斯·尼尔森(James B. Nelson)和杰森·麦卡洛(Jason B.A. McCullough)声称,在“骄傲男孩”领导人亨利·"恩里克"·塔里奥(Henry "Enrique" Tarrio)两天前抵达该市后被特区警方逮捕后,诺丁被“从内部提名拥有‘战争权力’”,以领导在国会大厦的活动。

检察官周三告诉法庭,尽管他们在诺丁的手机中找到了提名的证据,但不清楚是否采取了该行动或实际上意味着什么。

塔里奥在12月亲特朗普的示威游行中对破坏历史悠久的黑人教堂的财产表示不认罪,目前已被释放。塔里奥否认了任何攻破国会大厦的计划。

政府强调,在前总统特朗普发表演讲之前和整个演讲期间,诺丁用大喇叭带领“骄傲男孩”来到国会大厦场地,并将携带先进的双向无线电和保护性战术装备的成员们,定位在只有少数国会警察守卫的入口处。

检察官说,这些成员中的许多人带头穿过警方的防线,向国会大厦的西面推进,并从那里进入大楼。检察官说,早些时候,这群人中的其他人在当天上午的视频中被记录下来,大喊要占领国会大厦,并被诺丁和其他领导人告知保持沉默。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美国社会#、#国会暴乱#、#美国司法#

作者:张福子

责编:刘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