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专访陈冯富珍:“爱国者治港”不是新要求,天经地义理所当然

subtitle
南方都市报 2021-03-04 10:5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编者按:香港由乱及治的重大转折,再次昭示了一个深刻道理,那就是要确保“一国两制”实践行稳致远,必须始终坚持“爱国者治港”。这是事关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事关香港长期繁荣稳定的根本原则。2021年全国两会召开之际,就如何看待和落实这一原则,让“一国两制”在港实践沿着正确方向行得更稳、走得更远,从而保持香港长期繁荣稳定,我们专访了香港各界权威人士。

2021年全国两会召开之际,全国政协常委、世界卫生组织前总干事陈冯富珍接受了南方都市报、N视频记者专访。谈及近期各界广泛热议的“爱国者治港”原则,在国外生活并在国际机构工作过多年的陈冯富珍向南都记者表示,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国家允许不爱国的人来参与管治,“爱国者治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

陈冯富珍曾在香港卫生部门任职25年。1994年,她成为香港首位女性卫生署署长,有效处置了1997年禽流感和2003年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SARS)的暴发。2007年1月4日,陈冯富珍正式就任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一职,成为首位在联合国专门机构中担任最高职位的中国人。此后十年,她率领世界卫生组织应对了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2012年的中东呼吸综合征、2014年的埃博拉疫情,以及2016年的寨卡疫情等公共卫生危机。

“把新冠疫情政治化是控制疫情的最大难点,也是最大的‘堵点’。”谈及疫情防控,陈冯富珍希望中国不要让步于外部关于疫情的谣言与污蔑,继续在全球公共卫生领域彰显大国担当。

陈冯富珍。

【专访陈冯富珍】

谈“爱国者治港”:

“爱国者治港”不是新要求,天经地义,理所当然

南都:近期,各界多次提到“爱国者治港”原则。你如何理解这个原则?你认为它与“一国两制”基本国策之间有着怎样的关系?

陈冯富珍:我完全同意这个原则。我在国际机构工作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国家允许不爱国的人来参与管治。按照我的理解,“爱国者治港”不是新的要求,以前也有,但是在宣讲方面,尤其在回归初期,大家讲得比较多的是“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是香港长治久安、繁荣稳定的基石,国家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这个方针是不会改变的。我们要确保“一国两制”在香港行稳致远,肯定需要坚持“爱国者治港”。在我看来,就是这么简单。这根本不该成为一个问题,天经地义,理所当然。

在国外生活并在国际机构工作多年,我看到,一个国家如果没有强大的政党引导老百姓、为百姓做事,很难有所成就。有赖于中央,有赖于中国人民的勤劳和韧性,在艰难时刻能迎难而上,国家得以不断进步。现在的中国已经不是几十年前的样子了,我们要有记性。当然,在发展中都有困难,但我们所走的路是前进的路,不是后退的路。

谈全球抗疫:

中国在国际合作方面做得很好,明眼人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南都:回顾过去一年,你如何评价中国在防疫方面的工作?

陈冯富珍:新冠肺炎是人类历史上发展速度最快、形势最严峻的传染病,很难预警。对于新发传染病,没有抗体,没有特效药,没有疫苗,那么早发现、早诊断、早隔离、早治疗,是应对的不二法门。当然,这种传统方法不一定能控制局面,我看到国家尽了最大努力,举国共同应对,才阶段性地控制住疫情。总的来说,我们做得很好。

能够全民动员,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建好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和方舱医院,各省市派出医疗队驰援湖北,是很了不起的。2020年,受疫情影响,基本上每个国家的发展都有停滞或退步,我们是唯一一个控制住了疫情,复工复产复学的国家。

我很喜欢我们国家的防疫定位——保护人民的生命与健康。生命权和健康权是人权的重要组成部分。我非常开心地看到国家尊重科学,用好数据精准防控狡猾、变幻莫测的病毒。

南都:你怎么看待中国就抗击疫情在开展国际合作方面的表现?

陈冯富珍:中国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国际合作方面做得也很好,世卫组织曾经点赞中国。这些明眼人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疫情暴发之初,经过了最困难的两个月,国内疫情形势向好之后,我们也还是不停地生产口罩、防护服等防疫物资。这当然既是满足国内需要,但同时也在履行国际义务——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是一个人口大国,在做好自己的事情之外,有这个能力,也在帮助防疫物资短缺的其他国家。

在全球范围内,将新冠疫情政治化是控制疫情的最大难点,也是最大的“堵点”。我希望我们国家以事实为准,不要让步于谣言与污蔑,同时继续彰显大国担当,履行国际义务。

谈国产疫苗研发:

中国肯定站在世界第一方阵,这正是科技进步的体现

南都:你如何看待国产新冠疫苗研发的效率和水平?

陈冯富珍:中国在疫情暴发后,很快就把病毒的基因序列通过世卫组织与全球分享,这一点意义非凡。没有病毒的基因序列,其他国家的科学家很难进行疫苗研发。在这个意义上,中国确实做到了透明、公正,履行了国际义务。虽然很多人不提,但这就是事实。

美国传染病学专家福奇也说过,如果病毒的基因序列没有及时公布,全球根本就不可能在一年左右,有这么多的新冠疫苗上市。

我们的疫苗水平怎么样?最近,国家药监局批准了国药和科兴灭活疫苗的上市注册申请。我看到陈薇院士接受了白岩松的采访,我很同意她的话,中国在疫苗研发上肯定站在世界第一方阵。这个不容置疑,的确水平很高,正是科技进步的体现。

南都:当前世界疫情依然严峻,内地多次支援香港抗疫。你对此有何评价?

陈冯富珍:新冠病毒是一个很难预警的病毒,传统疫情防控的手段也不足以阻挡。总的来说,香港已经做得不错,虽然的确有做得更好的空间。

国家对香港的关爱体现在各个方面,包括帮助提升检测水平、建设社区隔离和治疗设施等。没有国家的帮扶,香港更不好受。我作为一个香港人,非常感激。

南都:新冠疫苗的接种,将对疫情走向带来怎样的影响?

陈冯富珍:全世界都对新冠疫苗有很高的期盼。疫苗的确是我们控制疫情最有希望的手段,但这里面其实有一个问题——哪怕以最高产能来生产疫苗,短期内也无法满足全球约80亿人口的需要,一部分人肯定是要等的。

所以,有限的疫苗一定要以合理的、真正科学的方法分配。先要保护高危人群,包括医务人员、一线工作人员、老年群体等。接种系统的每一步都要精准完成,这样才能达到最佳效果。

另外,我认为我们小看了新冠疫情的影响。这是一个跨领域的危机,牵涉经济、民生、教育等社会方方面面,不仅仅是公共卫生系统需要做出应对。

谈粤港澳大湾区建设:

希望内地和香港协同发展,并肩应对比较复杂的外部环境

南都:作为政协委员,你今年准备了哪些提案?

陈冯富珍:我有三个提案。一个与公共卫生有关,是关于中国消除肝炎危害行动工作的提案。另外两个提案,与粤港澳大湾区新的发展格局相关。我是提案人之一。

南都:在医疗卫生领域,你认为香港和粤港澳大湾区其他城市可以在哪些方向加强合作?

陈冯富珍:现在全球的重点就是控制疫情,在这之后,我希望内地和香港能够协同发展,优势互补,合作共赢,并肩应对比较复杂的外部环境。

疫情之下,很多国家都在反思。我也在思考,在教育、培养人才方面,以及制度建设层面,未来怎样做好防病、治病与科技创新。我所说的科技创新包括中医、中药。尽管我是西医,但我对中医药可以说感情很深。我们是中国人,我们不做谁来做?

所以,在担任香港卫生署署长的时候,我就一直致力于推动中医中药的建设和发展。希望未来粤港澳大湾区内的合作发展,能把中西医结合的工作进一步做好。

2021全国两会特别策划·“爱国者治港”原则系列访谈

总策划:梅志清 戎明昌

执行策划:王佳

统筹:南都记者 向雪妮

主笔:南都记者 余毅菁

本期采写:南都记者 林子沛

专题视频制作:南都记者 宫纳

网络专题编辑:张亚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