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武汉居天下之中,为何古代没有朝代愿意建都武汉?主要有三大原因

subtitle
意国倾城 2021-03-04 09:06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老子》

武汉作为英雄辈出之地

,历代都深受统治者青睐,这个交通四通八达、风景秀丽迷人之地,引得文人墨客前来观赏歌唱,像众人熟知的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就是对武汉某景的最好写照。

景好人好位置好,但几千年来,历代王朝对武汉只是不吝赞叹,却没有一个王朝把武汉当做首都,这是为何?武汉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怎会成不了首都?

想要了解武汉的发展史,就要先看武汉的起源,结合相关史料可以得知武汉无法成为首都的的三大原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第一、武汉的政治沉淀不及北京

武汉历史悠久,可追溯到六千~八千年前,像张西湾古遗址、盘龙城遗址都见证着武汉的历史发展,

这座城市有着浓厚的人文气息,从西汉时期,统治者就开始在武汉建制,成为了各地文化往来的重要场合之一。

史料曾有记载:

“东方芝加哥,惟楚有才,辛亥首义之功”

。从东汉末年起,达官贵人就喜欢在武汉一带开始建筑建设,像“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的黄鹤楼就是在东汉末年建成,然而荣登全球十大都市的武汉终究是没有成为政治中心。

在几千年的封建历史上,武汉并非是朝代首都,除了孙权和陈友谅将武昌定都外,历代统治者的经验告诉后人:武汉不可做首都。

比如1911年在武汉爆发的辛亥革命,这场革命虽然以不可阻挡之势席卷全国,但武昌很快暴露出它的弊端:“从首都转变为一线”。

首都本应该是政治中心,作为指挥全国发展的CPU,突然成为了对抗敌军的战场,这明显就是不妥之表现。

辛亥革命时期,武汉三镇(武汉、汉口、汉阳)难以防守,它是交通枢纽,却无法保证全国政治的运行。

首都的含义不仅是要维护后方稳定,还要在兵荒马乱的年代中稳住政治,助国家走出困境。

想一下,连指挥中心都在战乱中摇摇欲坠,那其余城市岂不是毫无主心骨,被敌方攻克乃是早晚之事,不好防守是致命弱势,

唇亡齿寒

不就是对武汉最好的写照嘛。

反观北京,北京有数百年的政治沉淀,它作为明朝、清朝统治者的首选府邸

,不仅为后代留下了完善的政治框架,连许多政治体系都已规划完整,这座城市的政治氛围有目共睹,莘莘学子的进京高考、政治官员的京城浮沉都是在北京这座城市中进行。

北京成为文人考取功名的定式之地,在多年的潜移默化中,它决定着个人的壮志与否:

“壮图非旦夕,君子勤令名。勿复久留燕,蹉跎在北京”“契阔北京、劬劳西郢”

是对个人展望仕途的万般情绪。

北京作为首都乃是民心所向,它为民生设置的政治选拔是其他城市难以超越的完整,

“晡时北京城,行李上客槎”

就是众人对北京最好的写照。若不是晚清的腐败无能,北京作为首都的优势便可显现出来。

第二、武汉的经济发展不及广上

武汉作为经济发展的枢纽,三镇规模在明清时期才逐步定型

,在科技落后的封建时期,武汉靠近长江,时常遭受长江水泛滥淹没农田居所的危险,一个连水患都不能遏制的城市,成为首都的安全隐患可想而知。

这就形成一个尴尬的场景:“

明清之前,北方政权大多选择在中原地带洛阳或长安,南方政权大多选择在安全系数高的南京或成都

”,且不论经济的发展潜力,选择首都的首要考虑就得是安全。

明朝以前,武汉的地理优势并没有发挥出来,它的经济效益远远比不上国内其他城市

,而在明清时期,武汉三镇逐渐成型,汉口成为了清朝统治者开放国门的通商口岸之一,武汉这才开始了它的经济发展。

要知道,此时的上海已经是

“长楼参差拱明珠,海城不夜玉光图”

的国际大都市,广东已经是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妨长作岭南人”

的富庶之地。广东、上海的地理优势从封建时期以来就颇为明显,这些通商口岸都是日后资本积累的原始条件,俗话说

“要想富,先修路”

,两个地方的交通优势并不次于

尽管当时有张之洞的投资扶持,想要在短时间内发展起来并不易,许多国外人不愿意在汉口一带进行交易,

他们更愿意到繁华时尚的上海、资本雄厚的北京进行投资。

当时的年代,国有企业远远比不上外资的投入,所以当武汉逐渐发展工业时,上海、广东的经济水平已经达到了它难以赶超的地步。

在武汉的工业刚刚起步时,上海就已有

“黄浦浪花千尘雪,东方明珠百度春,花满堵,酒满瓯,十里绮罗外滩烟”

的繁华富有,所以武汉的经济水平并不能和北上广媲美。

第三、武汉的文化历史不同北京

提到北京,众人会想到“红砖绿瓦、宫殿青砖”,这些沉淀近五百年的历史深深印刻在国人心中,朱熹曾说:

“赫赫京都千百年,钟灵毓秀萃龙渊”,以朱熹为首的政治官人对首都的敬畏感可想而知。

北京城作为首都,它原有的底蕴包含着历代统治者的心血,

“万里山峦舞巨龙,百多关隘觅倭踪”

就是对众人初到京城时的写照,俗话说“

不到长城非好汉

”,这种文化无形中就已经形成了一种精神在广大人民心中扎根生芽。

北京有着现成的文化格局,它从街道宣传到文化设计都较为成熟

,如果在武汉重新规划一片文化区域,那将要付出巨大的时间精力,纵使有规划也未必能够达到顺民心的程度。

反观武汉,它没有百年的首都历史,古人将其赞为“

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

”的优美景点,作为旅游景点或消费之地较为合适,但将其奉为首都难以服众。

且不论没有庄严神圣的宫殿,光是武汉三镇的文化气息就不符合首都之选,三镇发展较晚,很少有外来人口在其定居,除了本地的文化外,武汉很少有兼容文化。

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

武汉的交通便利后,并没有为其带去飞跃式的发展,除了北京外,它依然存有许多竞争对手。

政治中心的交通理应发达,但武汉的交通直接是南通北达的必经之路,这多了些许喧哗和浮躁,想要静心办公怕是都难于登天。

结语

伟人曾这样赞誉武汉:“

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武汉虽然没能成为首都,但武汉却以大都市的身份在中国过众多城市中岿然不动,尤其是疫情发生以来的武汉精神更是感动着无数国人。

它是英雄之地,也是樱花之地,新中国成立以来,武汉就以后来者崛起的姿态跻身于一线大城市,作为湖北省的省会,武汉有绝对的优势和底气。

览尽长江看汉江一波一浪尽水兵。通过定都这件事也能看出古人的勤劳智慧,这些智慧成果是他们在实践中而得,相信在不久的未来,武汉会以更加傲人的姿态屹立于中国城市中,也会以更多的城市之光发挥着自己的光热。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