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内蒙第一贪”呼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原书记李建平 “富”可敌市

subtitle
呼和浩特吧 2021-03-03 21:12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呼和浩特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原书记李建平案,涉案金额高达30亿余元。

金额之大,超出公众的想象极限。

惊天巨贪

李建平是于2018年9月被调查。2019年11月,内蒙古召开全区领导干部警示教育大会,李建平案被定性为“内蒙古反腐败斗争史上迄今第一大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建平/内蒙古网上3D廉政教育展厅

据不完全统计,从全国范围来看,新中国成立以来,目前涉案金额最高的反腐大案,是2001年10月震惊全国的中国银行开平支行案。

中国银行广东开平支行原行长许超凡,伙同继任的两任行长余振东、许国俊涉嫌勾结贪污、挪用中国银行资金约4.8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40多亿元,被称为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贪污案。

李建平案涉案金额没有中行开平支行案高,但后者涉及3人。

如果从十八大以来看,李建平案涉案金额可谓是全国第一。

其涉案金额远超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赖小民的17.88亿余元、山西省吕梁市原副市长张中生的11.7亿元、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的7.17亿余元。

据不完全统计,十八大以来,被查的“亿元贪官”已超过50人。

“富”可敌市

从内蒙古范围来看,李建平真可谓“富可敌市”——2020年,阿拉善盟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才是31亿元。

与旗县的财政收入相比,李建平可谓打败了内蒙古103个旗县区中的90多个个。

制表:citydata 数据来源:内蒙古统计年鉴

从2020年的内蒙古103个旗县区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来看,除了准格尔旗、伊金霍洛旗、东胜区、赛罕区、新城区、鄂托克旗、乌审旗外,其他90多个旗县区的财政收入都没有达到30亿元。

邢云(4.49亿)、云光中(9432万)、白向群(1.09亿)、潘逸阳(8601万)、王素毅(1073万)等落马的省部级大老虎,其贪腐金额也远没有厅官李建平之高。

落马的一众盟市委书记、市长、厅局长,更得对李建平“甘拜下风”。

欲望闸门

自2011年3月至2018年9月被通报,李建平担任呼和浩特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书记7年之久。

李建平从利用职务之便帮助他人承揽工程收受钱物开始,到后来穷尽所能将手中权力充分变现,金额从几万、几十万,逐渐增加到几百万、几千万,甚至几亿,其胃口越来越大,欲望的闸门一旦打开就覆水难收。

调查发现,李建平随意设置大大小小的空壳公司数十家,其中既有明面上的总公司,也有掩人耳目的一级、二级、三级子公司。在他直接策划和授意下,这些公司相互揽项目、做生意,大量国有资金在其间频繁流动、暗渡陈仓,最后被挪作他用,意图“钱生钱”。

从简单的权钱交易,到成立空壳公司骗取国有资金,李建平大肆攫取巨额经济利益,涉案金额达到30亿余元。据李建平供述,除部分钱款用于赌博外,其余大多被用于购买收藏名家字画、古玩玉器、黄金珠宝、名贵手表,以及大量中外名酒,其酒窖中收藏的各类名酒达数万瓶。

就在被留置前夕,李建平还妄想将2亿多元资金转走;

公开报道显示,李建平在呼和浩特经开区分批违规进人862人,最多1批多达324人,使经开区机关从77人增加到868人。

十大乱象

李建平案发生后,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纪委书记、监委主任刘奇凡在全面研究案情、剖析案发症结基础上深入实地调研,将李建平案存在的问题概括为:

乱设公司、乱设职位、乱进人员、乱签协议、乱借资金、乱设账户、制度杂乱、管理混乱、体制错乱、监督散乱等“十乱”问题,要求呼和浩特市及经开区以此为重点开展以案促改专项行动。

随后,经开区领导班子“大换血”,新配备党工委班子成员全部外派。纪检部门严肃追责问责经开区班子成员及处级干部13人,严肃查处25人,移送检察机关2人,下发纪检监察建议16份。

原有78家企业撤并整合为14家,国企领导层管理人员从239人核减至67人,内设部门从192个削减至112个,部门负责人从246人缩减至108人。

濒临破败

李建平把分管领域当成“私人领地”,他的专横霸道、嚣张跋扈,让这个作为自治区首府发展重要引擎的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元气大伤、濒临破败。

2019年12月,呼和浩特经济技术开发区投资开发集团有限公司未按时回售及付息10亿元的的“16呼和经开PPN001”债券,引发市场关注。之后,经过政府协调,公司偿还了部分违约金,剩余未兑付的签署了展期协议,避免了成为国内城投债违约第一例。

此外,“国药租赁”曾以融资租赁纠纷为由,向上海市金融法院起诉呼和浩特经开区及其子公司惠则恒投资,支付所有到期及未到期租金、延迟违约金共计9315.73万元。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上的裁定书,中江信托也曾要求法院冻结惠则恒投资公司人民币4亿元的财产。皖江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曾要求查封呼和浩特经开区的房产。

腐败洼地

李建平,惊天巨贪。

他的部下——金川工业园区党委原书记、管委会原主任白海泉,贪腐金额也是“富可敌县”。

“经开区是一个地区的经济试验田,国家给予的政策比较宽,我一干就是10年,是企业家必争的对象,他们需要我的支持,我的工作也需要企业家投资的拉动。”

因犯受贿罪、贪污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白海泉被判处无期徒刑。

落马后,白海泉非常悔恨,坦言是自己的私欲害了自己。作为处级干部,他的犯罪数额高达1.7亿元。

白海泉受审

经济开发区,是一个城市的“发展高地”。

而从李建平案、白海泉案来看,这些开发区的领导没有让开发区“发”起来,害惨了一方土地、一些企业、一大批百姓,却让自己当官发财两不误,敛财金额震惊全国,“发展高地”沦为“腐败洼地”。

资料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内蒙古统计年鉴

中国新闻网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4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