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几乎没有游戏性可言的放置类手游《逐光:启航》,是怎样赢得口碑增长双丰收?

subtitle
游娱fan 2021-03-03 19:4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月22日,Ohayoo上架了一款科幻题材的放置类手游《逐光:启航》,上线当天就登上了TapTap社区双端热榜的前五名,评分高达9.5+,春节期间的日均下载量达到了18万以上。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随着近年来放置玩法热度有所提升,很多此类型手游都在风口起飞,收入甚至超过了传统的重度手游,但《逐光:启航》却是一款完完全全的免费无内购作品,获取素材的途径除了放置就只有看内置广告一条。因此,在玩家的反馈评论中,呼吁官方增加付费渠道的声音此起彼伏,很多人都希望能省下看广告的时间,尽快获取素材来进行二刷三刷。

(图:《逐光:启航》几乎获得一边倒好评)

一款放置类手游是如何做到“反向逼氪”的?玩家从游戏过程中获取了怎样的感受?最重要的是,《逐光:启航》的口碑增长双丰收成就能否复制?让我们一起来分析一下。

画风不一样的《逐光:启航》,

上线后成了游戏圈的热门话题

近年来,放置类游戏的热度一直有攀升趋势,从《剑与远征》到去年的爆款《最强蜗牛》《江南百景图》,再到最近大卖的《一念逍遥》,都在畅销榜单上各领风骚了很长一段时间。如果要为市面上的放置游戏做一个玩法简单分类的话,大致可以分成三种:

第一种是传统游戏的“换皮放置”,本质还是靠提升数据来进行推图、对战和爬天梯,只不过数据提升的途径从多劳多得的“肝”变成了不劳而获的挂机,以及多充多得的氪金而已,《最强蜗牛》《一念逍遥》都属于这种;

(图:《一念逍遥》的放置目标

仍然是“实力为尊”)

第二种是真正的“咸鱼放置”,游戏中几乎没有什么操作可言,玩家只能随机地欣赏开发者准备的不同场景和剧情,游戏的乐趣更像是开扭蛋,看看什么时候能解锁全部内容,但由于互动性差,玩家往往在通关后就彻底流失,导致其逐渐式微,曾经大热的《旅行青蛙》和更早期的《关东煮人情故事》等都属于这种;

第三种则是增加玩家主动性的“沙盒放置”,让玩家自由利用资源来改变游戏的表现形式,把一部分续航的压力从开发者身上转移到了玩家的灵活操作上,因此可玩性更强,《江南百景图》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图:《江南百景图》游戏乐趣在于摆景)

而《逐光:启航》与这三种都不同,它是一款彻底的单机手游,玩家在游戏中既没有和其他人的合作,也没有竞争,甚至不需要进行复杂的战斗,游戏的唯一内容就是通过消耗资源来推动剧情,并且做出自己的选择来导向不同的结局。换句话说,游戏其实是一本多结局的科幻小说,让玩家在寻找故事的更多种可能中二刷三刷,欲罢不能。

这种设计看似精简了游戏系统,却把剧情元素的难度提到了MAX级别,游戏不但要和同类产品竞争,可能还要考虑击败玩家手机中五花八门的小说阅读软件。

(图:《逐光:启航》的魅力来源于文字剧情和背后的思考)

仅有文字剧情,

能否做出玩家喜欢的手游呢?

以剧情见长的手游有很多,玩法主要集中在解谜探索上,由玩家在思考过程中一步步摸向最后的真相。为了提高沉浸感,游戏会在画面、音效、互动按键等下功夫,给玩家一种参演了一个好剧本的感觉。但如果去除这些外界元素,只依靠文字阅读,还能否做出让玩家沉浸其中的手游呢?

2015年,一款单人文字解谜手游《生命线》发行后迅速成了热门话题,在游戏中,玩家扮演的是一个普通人,无意中接收到了来自一艘坠毁在外星的飞船发来的信号,从而和游戏的主角“泰勒”取得了联系,通过往来信息帮助泰勒做出行动判断。当时游戏采取了一个和放置玩法异曲同工的新颖设计:泰勒会在做出行动决定后与玩家切断一段时间的联系,玩家只能等待他再次发回信息,在这段时间里,玩家可以想象这个虚拟的宇航员在外星会有怎样的遭遇,现实和游戏的切换带来了强烈的沉浸感,也因此收获了众多玩家的好评。

《生命线》的成功,利用的是即时通讯中的真实感:泰勒的唠唠叨叨让他像个真正与玩家对话的人,口语化的文字风格让玩家能在没有画面的情况下想象出游戏的场景,毫无判断标准的选择让玩家只能在左右为难后做一个艰难的决定,从而更加关切故事的结局。

(图:吸收辐射是《生命线》中的一段

选择剧情,有玩家真的做了一番调查)

《逐光:启航》在玩法上与《生命线》有相似之处,都是由玩家的选择来推进剧情,区别在于,《逐光:启航》讲述的并不是一个“故事”,而是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玩家能够简单地了解关于“宇宙大撕裂假说”的知识,用选择的方式来理解像《三体》那样的故事,尝试决定不同的宇宙末日。即使是对科幻题材不甚了了的玩家,也能迅速上手。

(图:《逐光:启航》玩家可以完成成就)

大科幻背景下,

逐光启航是怎样打动玩家的心的

《逐光:启航》讲述的是在宇宙末日来临前夕,玩家以一艘超科技飞船“方舟”的领航员身份,带领众多同胞逃离宇宙大撕裂的威胁,在逃离过程中,玩家要不断地从其他星球攫取物质能量来为自己的飞船续航,具体要做的就是像“戴森球”那样去构造一个能包裹整个行星的星环。但这些要成为药渣的星球并不都是死星,它们有自己的文明和住民,在同样的末日背景下,这些星球展示出了不同的面貌,有些住民隐居在废土之下,有些住民忙于内斗,玩家要决定的就是到底应该完全吞噬这些星球,还是争取和这些陌生文明共生。

在游戏过程中,有几个“AI”担任了解说职务,负责为玩家分析环境、派发任务和做出行动建议,通过不同的语言风格展示出了各自的个性。除了电子风格的文本框外,游戏的画面就只有飞船的组装场景和不同的星球外观了,但开发者在视觉效果上还是尽可能地追求细节,用蓝色或绿色来代表星球拥有高度文明,用暗黄色来暗示星球的状态不佳,等到与高等文明开启战争时,还会展现出发射武器的场景,提升了游戏的沉浸感。

(图:《逐光:启航》风格科幻感很足)

在这样的大科幻背景下,放置玩法的存在感并不强烈,玩家更关心的是每一个星球的状态、NPC们的故事和不同的选择导向的结局。比如说,在航行中遇到的第一颗星球展示出了一个核爆炸之后的废土世界,根据AI的探测,尚有几万原住民躲在地底,但令人吃惊的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这些幸存者居然还在内斗。理论上,这里会很快走向消亡,几乎没有共生的价值,那么这样的文明,是不是应该毫不留情地将其吞噬呢?

面对这个问题,玩家们各有不同的答案。有趣的是,当做出了选择后,玩家会在航行日志里读取到这个星球居民的记忆数据,看到他们为了“明天”所做出的努力。被碾压的低等文明并不只像RPG游戏中被玩家刷过的小怪,而增添了有血有肉的真实一面。这样的感觉,会在《逐光:启航》后续的游戏过程中多次出现,有时玩家面对一个变成“空城”的星球,要选择是吃干抹净还是给离开该星球的“逐光者”们留下一线生机;有时玩家会发现一个“美丽新世界”式的星球,居民们沉迷在麻木的娱乐中,但也有“文明革命”的火种在暗暗燃烧,玩家要选择是不是要进行干预;随着航行的深入,玩家也会遭遇某些文明的反击……

(图:《逐光:启航》玩家要做出的

众多选择中,大部分都比这一个纠结)

在没有任何外界干涉的情况下,是遵循黑暗森林理论,还是寻找另一种可能?最后的结局是逃离还是对冲?AI所描述过的没有悲剧的新宇宙会是怎样的?庞大的文本和引人思考的剧情提高了《逐光:启航》的游戏性,也让这款游戏迅速登上了热门话题榜。在各个游戏社区中,到处都能看到玩家们发表自己的观点和讨论,为了能够在二周目三周目中快点满足好奇心,他们甚至开始呼吁官方加入付费渠道。

(图:很多玩家表示:shut up and take my money)

(图:这位玩家就比较入戏)

(图:好的作品是融合,而不是生搬硬套)

(图:这款新游戏的贴吧中已经有了近4000条帖子,很多人在里面分享游戏经验)

(图:有玩家在知乎的相关问题下推荐《逐光:启航》,甚至想完成提取文本制作电子书这样的大工程)

其实,“通过收集资源完成太空行动”这种设计,在几年前的另一款游戏《太空计划》中就出现过,但《太空计划》更偏向搞笑风格,通过点击屏幕种土豆来欣赏不同的宇宙,在剧情上比较单薄,而《逐光:启航》则在相似的科幻题材基础上,创新出了新高度。事实证明,优秀的作品永远不会蒙尘,玩家的热议和赞美,就是对创新的最好鼓励。

一直以来,同质化都是国服手游市场的沉疴之一,《逐光:启航》的成功,既展示了创作者的能力,也表现出了玩家对精品的鉴赏力,我们相信,更多的“逐光者”,正在路上。

作者:芥末君

( 完 )

大家好,游戏客栈是专注IP资讯的产业媒体,2020年,游戏客栈的记者们撰写了图书《正面管教:孩子的游戏思维管理》,这是一本探讨“如何防止孩子沉迷游戏”的图书,书中记录了大量正面管教孩子玩游戏的真实案例,我们希望通过这本书,让更多的社会人士、家长、老师,可以正视未成年人玩游戏的问题,同时我们也希望为整个游戏行业正名,我们不仅是一个高速发展的行业,也是一个具有社会责任感的行业,每一家游戏公司都会为未成年人游戏保护做出自己的努力!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