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赵英俊离世一个月后,又一歌手去世,追忆彼时遗言:不许忘了我

subtitle
娱情叭叭 2021-03-03 17:58

3月2日,香港太极乐队成员唐奕聪在香港去世,终年57岁。唐奕聪是香港著名音乐人,张国荣的《怪你过分美丽》、《枕头》,都是唐奕聪的作品。在黄家驹去世,Beyond解散后的岁月里,香港摇滚乐队衰落。唐奕聪与朋友成立的太极乐队也撑起了一部分香港摇滚乐队的脸面。

2021年仅仅过去了三个月,赵英俊、吴孟达、唐奕聪等人都已经告别了人世,让人不甚唏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个月前,同是摇滚乐出身的赵英俊在北京病逝。离世前,赵英俊将自己“赵英俊某些作品重唱企划”的专辑分送给好朋友,封面上印着赵英俊的黑白照片,用笔写了一句话:这辈子不许忘了我。

网络时代信息更迭的速度显然不会在意一个生命在尽头的恐惧。

赵英俊去世后,娱乐圈的好友们纷纷发微博怀念,生前的家人朋友举行了悼念会,粉丝们也在生前作品下补上了晚来的关注和悼念。这些事像烟花一样升空,爆炸,世界纷纷扬扬地为他热闹了几天。

随着信息的潮水涌涌,这朵烟花也烧完了最后的火光,沉入黑暗里。“赵英俊”这个名字,从此成了历史。

跟着名字一起消失的,还有那句“这辈子不许忘了我”

1977年,赵英俊出生在辽宁抚顺。那时候抚顺还是个大城市,和大连、青海、厦门等地齐名。后来各地逐渐发展起来,抚顺还是从前那样,于是从“大城市”成了四五线小城。赵英俊也就此有了一个“小城青年”的标签。

在小城的时候,赵英俊还叫赵健。赵健从小就不是个循规蹈矩的人。

小时候,母亲为了弥补想生女儿结果生了个儿子的遗憾,整天给赵健穿小女孩的衣服,扎个小辫,在额头点个小红点,涂上口红,然后满意地打量着自己作品。

小小的赵健毕竟是个男孩子,穿着裙子也要迈开步伐和小伙伴点火放炮,大街小巷地钻,还要拿一根木棍当作宝剑演戏。

过完了调皮捣蛋的童年,赵健很快成了小伙子,也再没有穿过女装。他的少年时代刚好是香港电影的黄金年代,录像厅和音像店里天天放着《英雄本色》和叶倩文。

他喜欢《喋血双雄》,在录像厅里花一块钱可以看一天。周润发和李修闲在戏里拿着枪,高大威猛,周润发眼神冷酷,扣动扳机,画面里火光四溅,枪声四起。赵健看得呆住。

接着,叶倩文温柔的声音响起。赵健的少年心思突然被击中,好像自己也成了一个大人。以英雄的姿态,到纷纷乱乱的世上闯一遭,除暴安良,抱得美人归,受人景仰。

后来的种种,也就在狂热的东北少年时代里悄然萌芽。

让他女装的母亲哪儿愿意让儿子出去闯?何况录像厅那时候还是“小流氓”去的地方。中考时,赵健因为经常出入录像厅等地方,高考落榜。母亲气得不行,也没有办法,只能让他去附近刚开的一所金融学校读书。

在金融学校的那几年,赵健接触到了摇滚乐。

赵健有天赋,会唱歌。学校一有活动,老师就派他上台。唱完一首《同桌的你》,台下掌声雷动,女同学的眼睛里闪着星星,跟夜里的狼崽似的。

这可不得了。赵健体验到了当明星的感觉,一发不可收拾。于是求着母亲,给他买了一把150块的吉他,这在当时可不是个小数目。母亲寻思着,吉他都买了,孩子喜欢,干脆找个老师吧。

赵健有音乐天赋,老师教什么,一学就会。学课学习音乐的日子里,赵健享受着音乐萌芽成梦想的甜蜜滋味。没过多久,老师也发现了他的天赋,赵健依旧谦虚地学习着,老师更喜欢了,说赵健是自己的得意弟子。

回到家后,赵健一个人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嘴角忍不住勾起笑容,想,我就是天才啊。

后来,赵健开始不满足国内的音乐,学着买很多国外的磁带听。结果听到“披头士”、“皇后乐队”、“枪炮玫瑰”等等,内心受到强烈的震撼。青年赵健变成了摇滚青年赵健。

摇滚青年赵健有了一个伟大的梦想:要为了音乐奋斗一生。他坐在金融学校的教室里,觉得这想法酷得不行。

很快,召见从金融学校毕业。正准备大展宏图的时候,母亲拦住了他。这次没让他女装,而是让他去银行工作。家里都是银行职工,哪里能让他去当个“浪漫的流浪歌手”。在家里人坚定的态度面前,赵健只能投降,搁置起自己的远大理想。

1998年,赵健21岁。他有了一份银行储蓄员的工作,上两天休两天,工作稳定,待遇丰厚。打扮成大人模样的赵健整天坐在银行的柜台里,接待着流水一样的用户,感觉自己像被关起来的鸟,一身的精力没地方使。

银行附近的舞厅成了赵健不上班的新去处。

那里鱼龙混杂,赵健在舞厅里认识了很多朋友。白天他在银行上班,晚上就去舞厅唱歌。不但能用舞厅的专业设备玩音乐,还有钱挣。赵健心里头乐开了花。

一段时间过后,尝到甜头的赵健开始想逃离在银行工作的日子了。

他找了几个朋友,组了一个摇滚乐队。为了表达几个年轻人酷酷的叛逆精神,他们给乐队起名叫“不可能乐队”。朋友们没钱,乐队所有的花销全都靠赵健。赵健觉得无所谓,为了理想。

这次赵健赌对了。没过多久,“不可能乐队”就成了小城抚顺的明星。赵健也成了小城里的音乐名人。家里人看到了他的成绩,惊讶之余,没有再说什么“不务正业”之类的话。

那个年代正是人人躁动的时候。乐队玩出名堂后,赵健成了很多抚顺少年心里的偶像。有人受到国内摇滚乐队的影响,来请教赵健如何做音乐。赵健才恍然,自己原来已经是这里的成功人物了。

赵健的心远远不止于此。

思索良久,赵健觉得在抚顺做乐队已经做到头了,又陷入了迷茫。那时候他听人讲,搞文化、搞艺术的,要去北京。于是赵健辞掉了银行工作,和家里坦白。

临走前,朋友们给他送别,酒过三巡,朋友们问他,这次去北京要做什么。赵健本来喝得迷迷糊糊,听到这句话,愣了一下,接着眼神里迸发出闪亮的光芒,说:“去做明星!”

2002年冬天,赵健独自背着行囊,兜里揣着700块钱,背着那把吉他,踏上了去北京的火车。他梦想已久的路从这里开始,可无论豪言放得多么潇洒,这个从未去过远方的年轻人,走向的还是让他不安的朦胧前路。

到了北京,赵健投奔“不可能乐队”的鼓手老皮和他女朋友。赵健跟他们挤了几天,在北京城到处转了转,决定开始他的事业。

三里屯一家酒吧里,老板看着背着吉他的赵健,说:“我们只要女歌手。”

赵健不服气,接着找其他酒吧,结果更惨,其他酒吧连歌手都不要。

赵健沮丧地坐在北京街头。看着一队工人往南街去,那会儿南街刚开始运营,很多店面还没有开张,正在装修。赵健跟着走了过去,看到一家崭新的酒吧,他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赵健还没给老板讲他在抚顺的事迹,老板看到他,说:“你先唱一首。”

赵健立马表演了一首歌。老板思索了一下,说:“可以,你留下唱歌吧,一天五十。”

赵健震惊:“我在老家都不止50!”

老板一看这年轻人的表情,多少生出些不屑,表示:你自己看着办,爱唱不唱,不差你一个。

赵健想起来北京这几天的遭遇,又想起了离家时的豪言壮语,狠狠心,答应了。当天就上了班。晚上下班后,赵健打车回朋友的住所,司机问他要了55块钱车费。

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赵健不仅没挣到钱,身上的钱也很快花完了。那时候赵健身无分文,借住朋友家,可朋友还带着女朋友,很不方便。幸好后来结识了贵人,大地乐团的陈刚。

陈刚邀请他去合住,那里还住着大地乐团的小宁。他们给赵健介绍了新的工作,一晚上唱歌终于能挣到三位数,算是步入了正轨。

很多年后,已经叫作赵英俊的赵健被人问起北漂的日子,说:“北漂的故事都差不多。”

事实上,这句话应该是,“后来成功的人北漂的故事都差不多”。

如果没有机遇,也许那时候的赵健在北京漂泊着唱几年歌,就会梦想破碎,回到老家。

幸好遇到了《我型我秀》。

2004年,北漂两年的赵健接到朋友的电话,电话里说让他第二天帮忙找个人。第二天赵健去了那个地方,转了好几圈都没看到朋友说的人。墙上的海报写着几个字:我型我秀。

他不知道是干嘛的。问身边的人,那人说:“谭咏麟在里面。”

谭咏麟震惊了他的耳朵。赵健心想,来北京这么久还没见过明星,一定要去看看。于是他没管这个“我型我秀”到底是个什么,填了报名表就进去了。

进去以后,压根没有谭咏麟,只有一个看起来很有钱的人。那个人说:“唱首歌。”

赵健听了话,唱了一首歌。

那人点点头,说:“你去上海吧,参加比赛。”

赵健这才搞懂这个“我型我秀”原来是个比赛节目。后来他才知道那个看起来很有钱的人是当时环球唱片的老板许志伟,后来被人叫做“选秀之父”。

那时候赵健在给迪克牛仔做吉他手。演唱会刚刚结束,又碰上了这么一件事后,赵健立刻就启程去了上海,“就当是去玩的”。结果去了上海,同台的人都是二十左右的嫩小伙,那时候赵健已经27岁了。

比了两场,节目组让他们跳舞。搞摇滚的赵健内心还是有些艺术家架子的,跳舞哪行。刚好觉得自己岁数太大,赵健就主动向节目组请辞,退出了比赛。

离开的时候,赵健觉得纯当给自己增长阅历。住在他下铺的小伙子还很舍不得他,因为两人聊得来。这个小伙子后来拿了《我型我秀》的冠军,名字叫张杰。

赵健退出节目后,另一个小伙子被淘汰了。他认识他,但并不熟。这个小伙子叫薛之谦,几年后,成了赵健的另一个贵人。

正准备回北京的赵健突然又接到了节目组的电话。原来节目组刚好缺一个音乐总监,赵健虽然岁数大,但是音乐基本功好,节目组想找他补上这个职位。赵健一听,问:“多少钱啊?”

节目组回答:“你在北京多少?”

赵健一听,既然这么问了,指定比在北京挣得多。于是同意了。后来,赵健一个人负责了整个节目的伴奏。那时候没法从网上下素材,赵健只能到处找唱片店,买回去改声道。

节目做完,赵健回了北京。在北京,他突然有了灵感,把23首流行歌做了一个串烧。他喜欢《肖申克的救赎》,电影台版名叫《刺激1995》,于是给这首歌取名叫《刺激2005》。

赵健在网上发布了这首歌,歌手和作者名字叫“赵英俊”,出自赵本山的小品,几分俏皮,几分正经。从那以后,赵健就成了“赵英俊”。

没过多久,这首歌成了那时候的“网红歌曲”。赵英俊心中大喜,以为自己能像东北老乡庞龙那样火起来。可没过多久,上海的老板又给他打来了电话,告诉他一件喜事。

过完年,赵英俊回到上海,和公司签了七年合同。公司承诺,只要想回北京,随时都可以回去。赵英俊觉得签了合同了,并且相处得也不错,从此就在上海呆了下来。这时候的赵英俊虽然还没成为明星,但已经在外面扎下了根,靠音乐养活自己完全没了问题,甚至有望在北京上海安家。

在上海的日子,赵英俊的事业蒸蒸日上。除了音乐上的才能在圈内得到了认可,收入很高,赵英俊还结识了很多娱乐圈的朋友。有了这些朋友,赵英俊就开始试着进入演艺圈。

2009年,赵英俊出演在《夜店》,那时候还没爆炸头的他看起来还没有那么搞笑。但通过这部戏,他和李小璐、徐峥等人也成了好朋友。后来,有位导演想让他演个男主角,条件是要留爆炸头。结果因为各种原因,男主角没演成,爆炸头倒是一直留了下来。

七年合同结束后,赵英俊犹豫着该不该重新回北京。他已经习惯了上海的生活,但回北京机会更多。考虑过后,还是回了北京。

回到北京以后,赵英俊陷入了青黄不接的境地。重新找工作、演戏、音乐,都要有新的发展才行。那时候从《认真的雪》之后,沉寂了十年的薛之谦也到了北京。两人混得都很惨淡。后来薛之谦回忆那段日子,说:

“那些岁月里,我们都刚从上海转战北京,过着不算富裕,但谁多挣了点,就想着大家的日子。”

赵英俊因为一头爆炸头,一边做着特型演员,一边做音乐。不久后,薛之谦出了一张专辑,里面有《怎样》、《方圆几里》等,制作人全是赵英俊。因为这些歌,薛之谦重新火了起来。后来的专辑,薛之谦第一个想到的,也还是赵英俊。

他给赵英俊的价格比外面高很多。赵英俊后来在节目上开玩笑说:“那时候要感谢薛老板。”

再后来,因拍戏结识的好朋友徐峥找到了赵英俊。徐峥那时候正要拍一部电影,缺一个做电影配乐的人。赵英俊答应了,包揽了电影的音乐。这部电影叫《泰囧》,创造了无数纪录,开启了华语电影的“十亿时代”。

这次合作给赵英俊打出了名气。在那之后,越来越多人想找一个业务能力好、靠谱、敬业的电影音乐制作人,都会想到赵英俊。后来,赵英俊陆续和陈思诚合作了《唐人街探案》,和大鹏合作了《煎饼侠》,和徐峥合作了《港囧》,以及一系列电影。

这些跟赵英俊合作的电影,全部赚钱,没有一部赔钱的。不仅电影卖座,赵英俊的歌口碑也很好。因此很多人开始叫他“票房吉祥物”。

赵英俊回应说:“我就是运气好。”

圈里人知道他的谦虚。薛之谦发微博说,赵英俊经常熬夜做东西,对自己的工作极其认真负责。这是他成功的原因,或许也是拖垮他身体的原因。

去年九月,由薛之谦牵头的“一首歌一个故事——赵英俊某些作品重唱企划”在网易云上线,收获了不少关注。这张专辑里十三位歌手重唱了赵英俊的十三首电影歌曲,演唱者有不少大咖。

陈奕迅、张靓颖、王源、薛之谦、金志文、萧敬腾、大鹏、张信哲、陆虎、黄雅莉、胡海泉、张杰、韩红。

专辑的封面,是赵英俊的黑白照片。

那时候圈里人只知道赵英俊身体里长了瘤,做完手术就会好。没想到手术之后,赵英俊身体再次垮掉,被确诊肝癌。赵英俊瞒着所有人,连家人都没有告诉,只有薛之谦一直陪着这位老朋友。在医院做手术时,是薛之谦签的字。

重唱企划让歌迷饱了耳福,赵英俊却躲了起来,一个人对抗病魔。

到了最后,瞒不住了,赵英俊才通知朋友和家里人。很多朋友去医院看他,赵英俊对他们说:“反正我就跟这个病拼了,我不可能让它轻易就把我打败,我知道我肯定会输,但是我得输的有尊严,我得熬到最后一天。”

赵英俊依然乐观、体面。来看他的朋友一个比一个伤心,他们都知道也许这一次见面就会是最后一次。在他们心里,赵英俊是个不买房不买车,阳光乐观,爱喝可乐,不爱哭,总给别人带来温暖的人。

谁都不愿意看到这样一个人遭受那样的痛苦。

只有赵英俊挺起了胸膛,从头到尾没有要过别人的同情。

2021年2月3日,刚好一个月前,赵英俊在北京病逝。在医院陪着他的,是他的家人和未婚妻。几天后,娱乐圈的朋友们参加了赵英俊的追悼会,陪他走完最后一段艰难日子的薛之谦戴着黑色的鸭舌帽,哭成了泪人。

赵英俊去世那天,有人骂薛之谦吃人血馒头。薛之谦罕见地没有发声。他工作室的人后来在网上澄清:得知赵英俊去世后,薛之谦就一直在哭。

这时候人们才发现,一年前,薛之谦费尽心力帮赵英俊筹划的“重唱企划”,居然是为了提前纪念他,为了完成赵英俊的愿望。当年那个独自离开抚顺的少年,成了一个真正的明星。

赵英俊在生前接受了自己的归宿,准备离世时穿的衣服,安排好了后事,给粉丝写了一篇告别文字。他把“重唱企划”的专辑送给了很多朋友,封面上都写着:这辈子不许忘记我。

医院的医生后来发了长文,称:“这个人的生命质量太高了,他得到的爱比很多人要多得多。”

爱人者,人恒爱之。

2月3日下午,赵英俊最后闭上了眼睛,随后,病房里响起了《送你一朵小红花》。创作这首歌时,赵英俊需要靠止痛药维持工作。发布这首歌时,赵英俊说,没想到最后是这样一首歌,倒也贴切。时至今日,人们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回顾赵英俊的人生,用一句话来形容也许是最合适的:至死是少年。那句“这辈子不许忘记我”,也许才是他真正的遗言。

时至今日。

赵英俊的名字已经成为了历史。在这个时代,被遗忘是一件必然的事情。能做到的,只有在未来的某个时刻,看到在空中飞舞的落叶,脑海中会闪过一个留着爆炸头,爱搞怪的大男孩。那些不认识他的,忘记了他的人问你:这个人还在吗?

你会说:不知道,好像不在了。

他接着问:为什么是“好像”?

你看了看被大雨来临前的狂风吹起的落叶,没有再说话。

你完完整整地想起了这个人,他叫“赵英俊”,来自一座小城,留下了许多音乐。

在生命的尽头,他给你说过一句话。

“我从小就喜欢下雨,若某个傍晚狂风暴雨,便是我来看你。再见,这个世界和我爱的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