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闻喜扫黑:扫出一个博物馆

subtitle
刀锋1927 2021-03-04 00:05

闻喜, 隶属山西省运城市, 古称桐乡, 秦时名左邑县, 汉武帝刘彻在此欣闻平南越大捷而赐名“闻喜”。闻喜县历史悠久, 名人辈出, 古迹非常多, 特别是上郭古城遗址、邱家庄墓区等是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极富历史价值, 但也因此成为一些犯罪分子觊觎的对象。

横行闻喜20余年的侯氏四兄弟及其黑恶组织犯下的最严重的罪行之一, 便是疯狂盗掘重点保护文物。

“盗墓黑恶组织”, 罪行累累

据办理侯氏兄弟及其黑恶组织案的山西省运城市检察院检察官杨炳寅介绍, 侯氏兄弟涉黑案件打响了山西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第一枪, 挖出了该省第一个涉黑案件保护伞。此案是公安部、最高人民检察院挂牌督办的重点案件。该案以盗掘古墓葬为主罪, 一系列犯罪行为造成上百处古墓葬被损毁, 大量文物流失。案发后, 公安机关追回的文物就达3000多件, 其中国家一级文物27件, 被评价为“扫出了一个博物馆”。从一系列数字足以看出该犯罪组织对山西省文物流失、古墓葬损毁的程度, 同时也对中国历史文化研究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但侯氏兄弟的罪行、恶性, 可并不只是破坏古墓、盗卖文物。在闻喜县乃至运城市, 侯氏四兄弟累累罪行, 可算是臭名远扬。

警方在对侯氏兄弟犯罪案件受害人的摸排和调查中发现, 侯氏兄弟除了大肆盗掘当地保护区内文物以外, 老大侯金亮在当地以网络赌博为手段进行暴力敛财, 致使多人倾家荡产乃至自杀。老二侯金发, 强行霸占闻喜县年家沟生茂铁矿非法开采近一年, 非法获利1200多万元, 其间还强迫铁矿原法人以低廉价格出售, 随后高价转卖他人, 暴力敛财700多万元。老三侯金海, 暴力垄断部分行业, 强迫他人借贷, 仅受害人张某某一人就被勒索467余万元。老四侯金江, 在三位兄长的扶持保护下, 后期替老大侯金亮打理赌博生意, 并经营小额贷款公司。

警方在对侯氏“盗墓涉黑”犯罪集团上百件刑事案件分析中发现, 侯氏兄弟这一“盗墓黑恶组织”, 除了以血缘关系为纽带, 还吸纳张保民、张成俊、李金玉、王红贵、景春凯等人, 在当地大肆进行有组织的暴力违法犯罪活动。由于某些腐败分子的暗中庇护, 这些人虽多次受到司法机关查处, 但往往能“化险为夷”。

据闻喜县公安局副局长李胜利介绍, 侯金亮1983年“严打”期间因涉嫌强奸罪、流氓罪、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出狱后, 侯金亮长期公然开设网络百家乐赌场而不受查处, 并与闻喜县公安局原副局长景益民等人合伙开发房地产、投资旅游开发公司。

侯金发在20世纪80年代末因跟随他人大肆盗掘古墓葬、倒卖文物, 被劳动教养后, 又重操旧业, 组织人员大肆盗掘古墓葬, 在1995年山西省开展打击文物犯罪时被山西省公安厅确定为十大文物逃犯之一, 之后不了了之。2008年9月, 犯罪嫌疑人李某安等人将盗掘出土的青铜鼎等数件文物以90万元价格卖给侯金发, 侯金发因涉嫌倒卖文物罪被夏县公安局上网追逃;2011年9月30日, 其投案自首。

侯金海1986年因抢劫罪被兰州市铁路运输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1990年提前释放后, 不思悔改, 于1993年纠集他人在闻喜县桐城镇上郭村等省级文物保护区内疯狂盗掘古墓葬8起。1999年8月15日, 侯金海纠集多人持两支猎枪和狼牙棒将与其有纠纷的刘某云打成重伤后外逃;1999年9月5日, 民警将其抓获后, 从其家中扣押文物30余件及大铲、小铲等盗墓工具。后被以故意伤害罪、盗掘古墓葬罪移送山西省检察院运城分院审查起诉。

2001年2月3日, 侯金海因涉嫌倒卖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河南省三门峡虢国墓珍贵文物若干件, 同年8月8日被公安部列为A级通缉逃犯, 奖金5万元。2005年11月, 侯金亮带领侯金海到河南省三门峡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主动投案自首。

2013年5月1日, 侯金海持刀将郝某剑砍至轻伤, 后持仿六四式手枪威胁郝某剑不许报警。侯金海投案后, 被闻喜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 缓刑一年。流失在社会上的枪支直至专案组查证落实后, 才被追缴。

操纵赌场, 渠道直通境外

警方调查发现, 侯金亮于2003年偷渡到缅甸果敢地区, 参与百家乐赌博活动, 看到开设赌场有利可图, 便伙同雷某等人开设百家乐赌场, 牟取非法利益。2009年侯金亮伙同他人担任百家乐赌博网络高级代理, 以占股80%和获取8‰洗码费的方式, 在闻喜县及运城市盐湖区、河南省洛阳市和河北省石家庄市、保定市等地开设百家乐网络赌场。

据不完全统计, 此案仅在闻喜县查实涉案赌资就超过两亿元。参与赌博的人员既有一般群众也有党员干部。很多参与百家乐网络赌博的人, 不仅输光了几十年积累的家产, 甚至一夜间债台高筑、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王某原是桐城镇下邱村村委会主任, 拥有幸福的家庭, 2012年他参与网络赌博。王某在不知不觉中输掉400多万元, 由于还不上钱, 遭到侯金亮等人殴打, 在医院治疗3个多月, 如今腿部还留有后遗症。侯氏兄弟殴打王某是为“杀鸡给猴看”, 因为他是村委会主任, 打服了他, 就能压制更多还不上赌资的人。值得一提的是, 王某既是受害者也是嫌疑人, 他自己也“开线出码”, 拉其他人进来参赌, 从中赚取出码费。

李某就是王某的线下参赌人员, 他本来有自己的生意, 私家车就有三辆, 但一年内他输掉了所有积蓄, 后李某无路可走, 悬梁自尽, 3个年幼的孩子无依无靠。李某生前曾因为欠下巨额赌债, 被逼债的人关进狗笼子, 三四天不给吃喝, 遭遇非人对待。

刘某原本是一家大型民营企业的财务人员, 有不错的收入。他平时在家对妻子体贴、对父母孝顺, 家里人一直没有将刘某和赌博联系到一起, 直到公安机关找上门, 家人才知道他参与赌博。刘某染赌后, 不仅输光了积蓄, 还输掉了家里准备给弟弟结婚的彩礼, 为填补赌债亏空, 他利用职务便利, 占用单位公款190万元, 用作偿还赌债和新赌资。最终, 刘某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 怀孕的妻子和父母也陷入困境。

而闻喜县桐城镇财政所工作人员任某挪用新农合医疗保险金267万元参与百家乐网络赌博, 直至案发, 致使桐城镇十多个村村民不愿意缴纳新农合医疗保险金。闻喜县河底镇连家坡村原村委会主任张某珠负责该村移民小区建设工作, 因其参与赌博, 欠债近百万元。为偿还赌债, 张某珠将数套移民房一房多卖, 导致该移民小区长期无法投入使用, 群众怨声载道。

私设牢房, 私刑欠款赌徒

在闻喜, 但凡赚钱的行业, 侯氏兄弟都参与了。当地一度流传这样一句话:“凡能赚钱的, 都被侯家包了。”

2012年, 侯金海看到房地产开发形势不错, 为攫取非法利益, 侯金海伙同张某军等人以放贷为名, 于2012年10月至2016年5月先后以月息为5%的利率, 强行放贷给房地产开发商张某某共650万元。其间, 张某某多次要求偿还本金, 侯金海均予以拒绝。迫于侯金海的恶名, 张某某只好每月按时付息。侯金海共收其本息1117.285万元。2007年侯金发觉得采矿利润可观, 为取得闻喜县年家沟生茂铁矿, 他多次组织人员采取到铁矿主吕某的家中进行恐吓、在采矿区闹事、对吕某的家人进行伤害等方式威胁、恐吓吕某。无奈, 2008年6月5日, 吕某将铁矿以200万元的低价格转让给侯金发。侯金发获得该铁矿后, 疯狂开采近一年, 非法获利1212余万元, 后以96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刘某, 又从中非法获利近700万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闻喜县公安机关办案人员正在收缴涉案文物。 (图片来源:受访单位提供)

对那些欠赌资或高利贷的人, 侯家兄弟丝毫不手软。他们组织社会闲散人员或吸毒人员采用胁迫、捆绑、电警棍击打、刀砍、脚趾扎钢针等手段非法拘禁、暴力讨债。民警在侦查期间无意中发现, 侯金海在闻喜县神柏乡购买了一座独立的院子, 在该院的一孔窑洞内安置自制手铐、脚镣、监控等设备。该窑洞是侯氏集团私设的“刑堂”, 很难查实有多少人曾在此“受刑”。

该处院落杂草丛生, 背靠大山, 位置偏僻, 周边人烟稀少, 乃至无人发现他们的罪行。从警方提供的照片可以看到, 窑洞深大约十几米, 中间被一个布帘隔开, 里面还放着沙发、茶几, 拉开布帘后, 钉在墙壁上的四个大铁钉子令人触目惊心。四个大铁钉子上原来还有四根铁链, 是侯氏兄弟用来固定被他们私自囚禁的受害者的手脚的, 铁链后来已被公安机关收缴。

2018年9月27日, 在“致敬政法英雄”活动现场, 受害人张某珠讲述了自己遭受侯氏兄弟侵害的经历。他是当地某村的村委会主任, 也是一名县人大代表。2011年, 侯氏兄弟让人强行把张某珠带到他们的赌场, 让张某珠输了90万元。后来, 侯氏团伙又把张某珠抓起来, 前后拘禁了26天, 张某珠被人用尖刀在腿上扎了个大口子, 吊在房梁上用木棍打, 直到木棍打断。张某珠说, 最残忍的是, 侯氏兄弟团伙用老虎钳子将钢针一根一根扎到他的指甲缝里, “我都不敢想这个事, 现在想想都害怕”。

闻喜扫黑让3000多件文物回归

最近, 山西博物院举行的一场特殊文物展, 震撼了许多人。参展的4000多件文物中, 等级文物300多件, 不少是具有重要历史文化价值的青铜“国宝重器”。这么多的文物有一个共同的身份:被盗文物。它们都是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由警方费尽心力、辗转多地从犯罪分子手中夺回的, 有的甚至是从国外追回。山西省委有领导感慨:“山西‘扫黑’这一战, 扫出个博物馆!”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始后, 今年3月, 山西省委常委会专题研究了文物安全和打击文物犯罪工作, 山西公安向文物犯罪“亮剑”。随后山西开展了为期3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力度最大的打击文物犯罪专项行动, 作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重要组成部分。截至今年9月底, 山西共破获各类文物犯罪案件389起, 抓获犯罪嫌疑人543人, 追缴文物4666组5730件。抓获犯罪嫌疑人数、追缴文物数均超过2013年至2017年之和, 有效遏制了盗掘古墓文物犯罪势头。在追缴回的文物中, 等级文物有511件, 其中33件为一级“国宝重器”文物。许多专家学者在鉴定、观看这些文物时甚至感慨流泪。部分珍贵文物承载着重要的民族历史文化基因, 或将成为一个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图为公安机关追回的文物凤鸟纹提梁卣。

运城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 闻喜县副县长、公安局局长张少华告诉《方圆》记者, 在闻喜县公安局办公楼六楼, 陈列着大量的追回文物“战利品”, 各式青铜剑寒气逼人, 各色青铜鼎熠熠生辉……初步统计有3000多件, 这么多文物, 数都数不过来。在“全省公安机关打击文物犯罪成果宣传展”展示的25件一级文物中, 来于闻喜的就有21件。目前, 还有不少文物在追回的过程中。

这个窑洞里阴森恐怖的场景令办案多年的刑警都感觉到震惊。

控制毒品交易市场

侯氏兄弟犯罪集团经营毒品买卖多年, 到案发时, 他们基本控制了一定区域内的毒品交易市场。该犯罪组织成员张某民初中毕业后就开始混社会, 当过司机、倒卖过矿石、跑过黑出租, 结识了侯金海。

2011年7月, 张某民为朋友王某毅和张某霞在某大酒店开房后提供给其二人吸食毒品 (冰毒) , 张某霞因吸毒过量死亡, 张某民也因容留他人吸食毒品被警方网上追逃。在逃期间, 侯金海应张某民的请求, 为其提供了藏匿地点, 并设法帮助张某民逃脱了公安机关的打击处理。因为此事, 张某民从此跟随侯金海, 参与其组织的盗掘古墓葬、非法拘禁和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活动。

2015年, 张某民得知侯金海吸食毒品后, 组织多名吸贩毒人员, 采取以贩养吸的方式向侯金海提供毒品。

2015年4月, 张某民听说桐城镇南关村林某贩卖毒品, 便找到林某明确表示, 他想控制闻喜的毒品市场, 林某知道张某民是“上面有侯金海罩着”的人, 加上之前林某曾给侯金海送毒品时慢了点, 就被侯金海等人用棍殴打的经历, 便答应张某民自己不敢再贩卖毒品了。2015年, 张某民得知桐城镇岭西东村的孙某贩卖的毒品不是从他线上出的货, 遂安排多人在闻喜县北垣路口一住处抢劫孙某的毒品。多年来, 张某民借助侯家的恶势力, 行事极端化, 多次打压其他贩毒人员, 对闻喜县毒品市场基本上形成垄断。

经警方查明, 仅仅是在2015年3月至2016年6月, 张某民就涉嫌贩卖毒品海洛因片16130粒, 共967.8克, 冰毒795克。

经过多年的经营, 盘踞闻喜多年的侯氏兄弟黑恶势力已经与社会各界盘根错节, 形成了庞大的利益网, 他们甚至追砍政法干警, 干扰基层选举, 其恶行虽众所周知却无人敢控告举报。长期以来, 有关侯氏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的狠毒、凶残、邪恶的种种骇人听闻的故事以及制造的白色恐怖, 早就家喻户晓, 令人恨之入骨。闻喜的群众在翘首张望, 期盼黑恶势力能被打掉。

全盘摧毁黑恶势力组织

扫除摧毁整个侯氏涉黑组织的专案侦查整整持续了两年多的时间。这是一场艰苦卓绝而又异常激烈的斗争。据李胜利介绍, 2016年6月3日, 闻喜县公安局在侦办一起盗掘古墓葬案件中发现本县侯金发参与盗掘古墓葬犯罪, 结合日常工作中掌握的侯氏兄弟等人的其他违法犯罪线索, 运城市、闻喜县公安局联合成立专案组 (代号“6·03”) 开展侦查工作。

6月3日, 民警在大运高速闻喜出口将侯金发抓获;在随后的两天内, 民警又将侯金江、侯金海抓获。6月15日, 山西省公安厅接到关于侯氏兄弟涉黑犯罪线索举报, 时任副省长、公安厅厅长刘杰立即批转运城市公安机关核查, 山西省“打黑办”派出专人全程跟踪督办, 并协调省厅技侦、网侦、情报等警种及驻厅纪检组跟进支持。7月5日, 警方在中缅边境将侯金亮抓获。引起全社会广泛关注的“6·03”专案的侦破工作大幕由此拉开。

2016年11月11日, 闻喜县公安局以侯氏兄弟等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立案侦查。12月12日, 全国“打黑办”将此案列为公安部督办案件;2017年7月23日, 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对此案联合挂牌督办。

2018年1月, 中央、中政委、公安部、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相继对“6·03”专案作出重要批示后, 山西省副省长、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厅长刘新云高度重视, 研究部署贯彻落实各级领导指示精神, 从全省公安机关的刑侦、技侦、网安、经侦、情报、纪检、督察等警种抽调精干力量组成“6·03”专案攻坚组, 刘新云亲任组长, 常务副厅长汪凡、驻厅纪检监察组组长周培斌任副组长, 直接领导和组织指挥专案攻坚工作。

截至2018年7月31日, 经两年多的缜密侦查和全力攻坚, 专案组成功打掉了以侯氏兄弟为首的16人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 破获了包括闻喜县公安局副局长景益民等人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盗掘古墓葬等系列案件。

截至本刊发稿, 办案机关共打掉了23个盗掘古墓葬团伙、25个网络赌博团伙、3个贩卖毒品团伙和3个涉及民爆物品犯罪团伙, 破获各类刑事案件340起, 抓获犯罪嫌疑人484人, 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345人, 检察机关提起公诉208人, 法院一审判决166人 (其中判决生效85人) 。专案组冻结涉案人员银行账户103个, 3424万余元人民币、12562美元;冻结涉案人员证券102.7万余元人民币;扣押涉案人员现金723.3万余元人民币、853美元、2080欧元、115英镑、3014元港币、52元澳门币、1000元台币;查获侯氏兄弟已注册的以弘昌小额贷款公司和德润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为平台, 向63人发放地借贷资金凭据共计9706.3万余元人民币;查实在逃犯罪嫌疑人刘军卫出借资金1270万元人民币;对犯罪嫌疑人实际控股或持股的10个公司进行了司法会计鉴定, 查实犯罪嫌疑人持股资产或分配利益鉴定估价合计6602万余元人民币;查封涉案人员房产319套 (间) 3万多平方米、8千亩林权;扣押涉案文物3068件, 经鉴定, 其中一级文物27件、二级文物61件 (组) 、三级文物145件 (组) ;扣押涉案人员各类枪支11支、子弹650余发、雷管34枚、起爆器3个、导火索25米、炸药50.67公斤;扣押涉案人员机动车辆24辆。

此外, 专案组还破获了新绛1名民警、1名辅警、1名盐湖辅警、1名平陆民警、4名芮城民警、1名武警运城支队军官及10名其他公职人员涉嫌盗掘古墓葬、倒卖文物、开设赌场和窝藏等犯罪案。同时, 专案组将20余条涉及政府职能部门工作人员利用职务违法犯罪的线索移交纪检、监察部门查处。

检察公诉案的精品之作

10月10日, 山西省检察院召开“全省检察机关首届十大精品公诉案件”新闻发布会。侯金发等9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盗掘古墓葬罪, 非法拘禁罪, 非法持有枪支罪等案名列其中。

新闻发布会上, 检察官杨炳寅介绍了检察机关办理本案的相关情况。杨炳寅分析说, 侯氏兄弟黑社会性质组织从表面上看, 组织结构松散, 与典型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严密的组织特征有较大的区别, 隐蔽性极强。其组织的主要成员中又有多名公安人员参与, 被告人的供述避重就轻, 反侦查意识极强, 案件侦办难度大。

为此, 省、市专案领导组和省检察院督导组高度重视, 确定由有丰富办案经验的检察官组成公诉团队。省、市、县三级检法部门对案件侦办倾力支持, 提前派员介入, 指导案件侦办, 确保了专案组始终保持正确的办案方向。检察机关先后依法提出上百余条补侦意见和建议, 案卷材料由介入前的128册增至212册。扎实的证据基础, 成为案件顺利办理的重要保证。

在案件移送审查起诉后, 公诉团队放弃节假日休息, 攻坚克难, 对212册案卷逐页审查、548张光盘逐张查看, 制作了60多万字的阅卷笔录和审查报告, 起诉书44页, 为案件的依法公正审理奠定了坚实的事实基础。在法律适用上, 揭开案件表象, 用证据还原犯罪集团的密切内在联系, 立足涉黑案件认定的立法本意, 厘清思路, 准确地认定该案系以血缘关系为基础, 以家族势力为支撑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此案被最高人民检察院列为全国检察机关扎实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典型案例。

长长的判决宣示法律权威

采访中, 运城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 闻喜县副县长、公安局局长张少华一再强调, “6·03”专案取得丰硕成果, 离不开上级党委和各级公安机关的坚强领导和指挥决策, 离不开广大民警的忠诚奉献和顽强拼搏, 离不开政法各部门的密切配合和通力协作, 离不开人民群众的广泛参与和鼎力支持。正是因为各级领导对专案的高度重视, 为“6·03”专案的侦办提供了政治保障, 扫清了各种障碍, 排除了各种干扰, 进一步增强了专案组民警侦办此案的决心。

正是在上级领导的大力支持下, 本案成功顺利结案。“6·03”案也成为十九大后山西审理的第一起重大涉黑案件, 是党中央决定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山西宣判的首例重大涉黑案件。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这句话用在这个黑社会犯罪组织身上, 大约再合适不过了。

2018年2月10日上午, 运城市中级法院对闻喜县侯金发、侯金海、侯金亮等9名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成员依法进行公开宣判。侯金发、侯金海、侯金亮自1993年以来, 以血缘关系为纽带, 在闻喜县大肆进行有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 残害百姓, 控制行业, 共同或分别实施犯罪74起, 违法行为14起, 涉及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妨害公务罪, 故意伤害罪, 非法拘禁罪, 敲诈勒索罪, 寻衅滋事罪, 强迫交易罪, 抽逃出资罪, 盗掘古墓葬罪, 倒卖文物罪, 开设赌场罪, 贩卖毒品罪, 容留他人吸毒罪, 非法持有枪支罪, 窝藏罪, 帮助毁灭证据罪等16个罪名, 严重破坏了社会秩序, 成为危害当地平安的一枚毒瘤, 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

2018年2月10日, 运城市中级法院一审认定侯金发、侯金海、张成俊、李金玉、张保民、侯金亮、王红贵、景春凯、侯金江等人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 依法判处侯金发、侯金海、张成俊、李金玉4人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侯金亮有期徒刑二十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张保民死缓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依法判处王红贵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一百万元、景春凯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一百一十万元、侯金江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一百七十万元。

专家正在对收缴的涉案文物进行鉴定。 (图片来源:受访单位提供)

3月26日, 运城市中级法院对闻喜县公安局原副局长景益民等10人共同或分别犯罪进行公开宣判, 判决:被告人景益民、李福学、任清河、李安吉共同或分别犯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罪, 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 依法判处无期徒刑, 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李晓东、石金录、秦林惠、崔顺合、樊刘庆、李继光共同或分别犯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罪, 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 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六年至六年不等刑期及相应财产刑。

宣判后, 景益民等9人不服, 向山西省高级法专家正在对收缴的涉案文物进行鉴定。 (图片来源:受访单位提供)

宣判后, 景益民等9人不服, 向山西省高级法院提出上诉。山西省高级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该案。经法院审理查明, 自2010年起至2016年, 被告人景益民 (时任闻喜县公安局副局长) 为盗墓团伙, 特别是黑社会骨干分子张成俊 (已判刑) 等人提供保护, 安排公安局文物犯罪侦查大队民警李安吉、李晓东在值班巡逻时有意绕开盗墓地点, 为实施犯罪提供保护。张成俊伙同本案被告人李福学等7人先后共同或分别结伙在闻喜县境内的国家级古文化遗址保护范围内和周边盗掘古墓葬26起, 盗得青铜器等文物100余件。

被告人景益民在为张成俊等人盗墓犯罪行为充当“保护伞”的同时, 组织盗掘位于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范围内古墓葬11次13处 (其中1处未盗得文物) , 将所盗文物直接贩卖。另外, 他还包庇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者侯金亮、侯金发、景春凯 (均已判刑) 开设赌场, 对黑社会性质组织骨干分子张保民 (已判刑) 伤害他人、非法拘禁的行为违规办理了取保候审, 张在取保候审期间继续实施非法持有枪支、开设赌场、非法拘禁、贩卖毒品的犯罪行为。

法庭认为, 上诉人景益民作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人民警察、公安局副局长, 明知侯金发兄弟、张成俊、张保民、景春凯等人长期从事违法犯罪活动, 不仅不能严格履行职责, 反而勾结黑社会性质组织, 为其犯罪行为提供保护, 造成国家文物大量流失, 损失巨大, 严重损害了国家工作人员职务行为的廉洁性和文化历史考古进程及国家经济利益, 其行为已构成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上诉人景益民等多次参与、实施在全国、省级重点文物保护的古文化遗址及古墓葬范围内、县级文物保护单位范围内进行盗掘古墓葬, 造成大量文物流失和古墓葬损毁、破坏, 行为极为恶劣, 破坏古文化遗址极为严重, 其行为构成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罪, 且系共同犯罪。上诉人景益民、李安吉、李晓东均系一人犯数罪, 应当实行数罪并罚。

9月29日, 山西省高级法院依法作出裁定, 原判认定事实清楚, 证据确实充分, 定罪准确, 量刑适当, 审判程序合法, 各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 不予采纳。依法裁定驳回上诉, 维持原判。

据警方资料显示, 在侦办黑恶势力保护伞景益民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 盗掘古墓葬案件期间, 警方依法冻结涉案人员4个银行账户62.9万余元人民币;扣押涉案人员现金76.1万余元人民币;对闻喜郭璞故里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进行了司法会计鉴定, 查实犯罪嫌疑人投入资金165.65万元;查封涉案人员房产31套 (间) 2221.09平方米、6800亩林权 (经营期限2001年-2050年) ;扣押涉案人员文物188件, 其中一级文物5件、二级文物7件、三级文物10件、一般文物166件。

而在景益民案终审宣判之前, 9月25日, 山西省高院发布消息, 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另外一名涉案的闻喜县公安局原副局长金勇无期徒刑, 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追缴违法所得16万元, 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法院审理查明, 被告人金勇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闻喜县公安局领导, 在分管文物犯罪侦查大队工作期间, 为盗墓团伙能顺利在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范围内实施盗墓, 安排人员提供帮助并分得赃款, 大肆进行盗墓活动, 共盗掘古墓葬14起16墓, 造成大量文物流失和古墓损毁。法院认为, 金勇作为分管侦查文物犯罪的主要领导, 不认真履行职责, 使部分参与盗掘古墓葬犯罪的人未能得到及时有效打击, 造成国家文物大量流失, 严重损害了国家工作人员的廉洁性和文化历史考古进程及国家经济利益, 在当地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至此, 从黑社会性质犯罪集团到黑社会保护伞的一审宣判, 标志着横行闻喜县20余年的侯氏兄弟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的覆灭。当昔日以横行乡里的侯氏四兄弟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团伙被押上法庭时, 闻喜群众拍手称快, 许多群众甚至放起了鞭炮。

再访闻喜, 闻之则喜

山西的10月, 秋意正浓, 午后的阳光投射在街道两旁的树木枝叶上, 洒落在行人的身上, 洒落在乌黑油亮的柏油马路上。整座小城, 干净整洁, 人来车往, 一派安居乐业的气象。记者和酒店旁边一家小百货店老板聊起闻喜的治安环境。提起这个话题, 这位老板一下子有很多话说, 言谈中难掩激动和喜悦。

他说, 前些年, 闻喜的社会治安状况相当糟糕, 黑恶势力在闻喜城里为非作歹, 欺行霸市, 百姓怨声一片, 群众没有安全感。现在好了, 人们感受到了政府扫黑除恶的强劲力度, 闻喜的社会治安环境越来越好了。扫黑除恶让黑恶势力受到惩治, 让老百姓出门放心、工作安心、生活舒心, 自己做生意也开心了。

“十多年来, 当地公安机关真的是没人动侯家, 当地曾传言, 敢动侯家, 三个月卷铺盖走人。”张少华说。

侦办案件过程中遇到威胁是经常的, 张少华说, 连他的母亲也曾受到威胁恐吓。他回忆:“一次晚上在高速路上, 他们跟踪我, 一直甩不开, 后来我果断开了三枪才把他们逼退了。”

从2016年秋天到2018年1月, 是专案组最艰难的时候, 张少华说, 为了方便工作, 专案组有个微信群, 大家不论人在哪, 晚上回来睡下前, 都自觉主动地在微信群里报个到露个面, “就是告诉大家, 我还活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