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为嫁初恋我从前夫那里骗来钱买房,房产证到手我却气得牙痒痒

subtitle
初夏秋冬的痕迹 2021-03-03 12:07

为嫁初恋我从前夫那里骗来钱买房,房产证到手我却气得牙痒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李稳看着老婆把早已发黄的离婚证丟在自己面前,带着孩子扬长而去之时,彻底稳不住了!

娘的,这离婚证是哪个时候办的?他一拍后脑勺,迷迷糊糊好像有点印象了。

那时宝宝刚满两周岁,计划生育工作正是开展得如火如荼的时候。老婆郝敏是一名业务员,整天被派出去出差,完全没有时间应付三个月一孕检等繁琐之事,提出了假离婚。

李稳是个慢条斯理、什么事都不太在意的人,那年他二十四岁,是化肥厂的一名搬运工,完全凭力气吃饭。就这活儿,还是他舅舅看在自己的姐姐份上,给他找的。

李稳也不计较,反正他一没学历二没啥经商头脑,有活干有饭吃,就行了。

不过,你不要小瞧了他。当然,和他自身条件无关,家庭情况呢,一般,他妈妈是棉厂职工,他爸爸呢,是机械厂的工程师,双职工收入的家庭在县城也只能算一般了。

李稳最大的硬件是县城的户口,加上他爸分到的房子,上下两层,独门独院。

所以,李稳到了适婚年龄时,还是狠狠地挑选了一番的,要知道,多少女孩子想通过婚姻成为非农业户口啊。

虽然那两层小楼,上下一共才四间房子,院子小到一个自行车推出胡同都要凭智慧。但是,房子在县城的中心地带啊!

附近就是公园,出门就是超市、商场。吃的玩的,应有尽有,比待在村子里不知要好多少倍。许多女孩子托了媒人,想方设法把自己嫁到县城去。

郝敏就是其中一个。

郝敏可不是一般的女孩子,比起坐等天上掉馅饼,她选择了主动出击。

她是绝对有这个机会的,她家在小东关,村里房子盖得已经和县城接壤。但不管离县城多近,终归不是县城的人,户口依旧是农民。

况且,郝敏绝对是一个美人,完全可以用妖娆二字来形容,她一颦一笑,不知会迷倒多少人。村里有个男孩何清欢,爱她简直爱到骨头里去,只要她对自己笑一个,上刀山下火海都愿意去做。但是,郝敏就是看不上他。

她要往上爬,那就不能和同一个级别的人在一起。她没考上大学,唯一一次脱去农村身份的机会,只有婚姻了。她绝对不会再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她相信自己同样能迷倒城里的男人。

郝敏没事就去县城转,哪里有年轻男孩子就往哪里转,终于钓到了李稳。

2

李稳家附近的公园在当时的县城也算是最大最漂亮的了,李稳没事也经常和朋友去玩。那天他们蹬着轮滑在公园横冲直撞,躲闪不及就把郝敏给撞了。

其实是郝敏瞅准时机在恰当的时间冲了出去,撞到李稳的怀里。

李稳是个实诚人,看到把人撞了,在郝敏倒下的瞬间一把将她拉进怀里。

郝敏就势扑进他怀里,娇滴滴地啊了几声。李稳站好向怀里一看,郝敏那双长长的睫毛合拢着,成一个弧形,一副完全被吓呆的样子。

同伴跑过来,看到他们抱着,哄笑起来。李稳有点不好意思,但又不敢松手。

郝敏慢慢睁开双眼,站稳身体,二话不说,一个耳光就扇了过去。

“流氓!”

然后飞快地跑了。

几个人怔住了,李稳更晕了,呆呆地看着郝敏跑出公园去。

李稳闷闷不乐回到家里,晚上睡觉时发现衣服上有一枚白色的合欢花发卡。

李稳盯着发卡,眼前却是郝敏那长长的睫毛,和妖娆的媚眼。

那个夜晚,他第一次失眠了。

郝敏却睡得很甜很香,她知道这个时候李稳正在把玩着的,一定是她的发卡。

第二天一下班,李稳骑着自行车,独自来到公园,里里外外地找郝敏,没找到。

第二天,第三天,第五天,依然没找到。

他站在公园门口,掏出发卡,想扔掉了。

这时郝敏打着一把小巧的遮阳伞,穿着一身旗袍,从远处的竹林里走了出来,美得简直就像古代的仕女图。

李稳赶紧把发卡握紧,松开车子向她走过去,自行车咣当一下就倒地上了。

李稳也不回头看,径直走过去。

郝敏装作没看到他,继续向前走。

“等等,你的发卡!”

李稳鼓足勇气,大声说。

郝敏扫了他一眼,气哼哼地说:“你这个流氓,想干吗?周围可都是人!”

“我不是流氓,那天我怕你摔倒才抱你的。”

“呸,谁让你抱!这么多人你还说!”她气哼哼地跺着脚,把他一把拨开,向前走去。

“等等,这是你的发卡吧?”

郝敏看着发卡,停了下来,“怎么在你这儿?我丢好几天了。这可是我最喜欢的呢。”

李稳想解释,但最后说:“我那天在地上捡的,想着应该是你的,所以在这儿等你好几天了。”

郝敏脸色缓和下来,嫣然一笑,“好吧,那咱们扯平了!”

看到她笑,李稳心里是一路花开般舒服,“咱们以后还会见吧?”

“也未必,我也开始上班了,下班回去还得去地里干活,不像你们命好,一辈子不用做庄稼活。”

“我有力气,周末我去帮你干庄稼活吧!”

“你?你会吗?”郝敏笑着说,一双媚眼不停地放射电波。

“你教我啊!”李稳快被闪晕了,赶紧错开眼神。

再后来,所有的礼拜天,李稳都在郝敏家的地里干农活。再后来,他们就结婚生子了。郝敏终于成功嫁进城里去。

成功后的郝敏在儿子出生不到半年,便又陷入深深的悔恨里去。

3

何清欢,那个她看不上的男人,三年以来,不仅有了三套商品房,户口也自动转为非农业了。

这当然不是何清欢一下有了本事,而是县城向外扩张,小东关挨着县城,第一个被房地产商看上,全部的土地都被圈进去盖房。他们村成了第一批拆迁户,成了失去土地的暴发户。

郝敏家当然也是如此,但是,她已经出嫁,两个哥哥两个嫂子还争个你死我活,哪里有她说话的份儿。再说她户口已经不在家里,已经没有了分房的权利,即使有,她也不敢去争——她父母重男轻女,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父母一句话就堵死了她。

而她现在呢,虽然在李稳家人的帮忙下,成了民政局的编外人员,但是工资却少得可怜,连衣服都不够添的。

李稳呢,工资上交,家务活全包,对她又言听计从。即使她错了,也是憨厚地一笑,一句责怪的话都舍不得说。

但三年下来,他依然是搬运工,一点向上爬的心都没有。郝敏多次让他换个工作,他都是说:“稳点好,稳拿稳打啊,瞎折腾啥呢。”

郝敏最后气得都懒得再提了。

孩子生下来后半年,勤劳能干的婆婆却生病了,一查就是肺癌晚期。这犹如晴天霹雳,瞬间就击垮家人,一家人的日常起居全靠着婆婆啊,婆婆一躺倒,家里彻底乱套。

郝敏就会打扮自己,对照顾孩子的诸多杂事,一概就不怎么管。这下好了,全成自己的事了,一天到晚浑身的奶味不酸,觉也不能好好睡。这还不算,医疗费暴涨,一个月不到,财政赤字!

夏季到了,郝敏在商场看到一件200元的裙子,回家给李稳要钱,李稳却急了。

“你裙子够多了,少买一件吧,咱妈还在医院呢,她活不了几天了!”李稳虽然没有上进心,但却是个孝顺的孩子。

眼看老妈快不行了,自己的心都快碎了,媳妇儿一点不在意整天抱怨带孩子苦也就算了,花钱还是大手大脚,他终于第一次对媳妇吼叫了。

郝敏第一次被老公吼,朝着李稳大叫一声:“滚!”便抱着儿子回娘家去了。

一进村,便看到了何清欢,他站在路口,一双眼睛正深情地看着她。

4

郝敏正想给他打招呼,一个女子跑过来,拉住他不由分说回家去了。

郝敏认识那女人,叫楚玉,原生的县城住户,非农业户口。一开始楚玉要嫁何清欢的时候,郝敏以为楚玉脑袋被驴踢了,现在才明白,人算不如天算啊!

人家楚玉再怎么着,嫁的是自己喜欢的人,而自己呢?

自己怎么了,嫁的不是爱自己的人吗?对,女人要嫁爱自己的人,这样才不受气。可是刚才李稳吼叫那么响,郝敏鼻子一酸,抱着儿子回娘家了。

郝敏这次一定要治治李稳,让他以后绝对不敢吼自己,不答应她就不回去。

可是郝敏的算盘又打错了,第二天就有邻居赶过来,急急地说:“李稳媳妇儿,你快回家吧,你婆婆死了!”

郝敏吓得差点坐地上去,她妈赶紧帮她抱着儿子,陪她回到家来。

家里乱哄哄一片,李稳哭声震天,肝肠寸断,公公红肿着眼睛,守在婆婆身旁。

郝敏想起婆婆昔日的好,也不由得大哭起来。李稳看到她回来,哭得更大声了,一句话也没跟她说。

等婆婆安葬完后,李稳夜里抱着郝敏,“敏,不要离开我!”郝敏忙安慰他:“不会的,不会的。”

李稳抱着儿子睡了,郝敏想起何清欢那欲言又止的神情,却睡不着了。

5

婆婆去世后两年,公公经人说合,和一带女孩的女人好上了。郝敏容不下她们,整天无事生非,公公没办法就搬了出去。

李稳看着他们走,也没拦。他也不喜欢继母她们。

一家三口终于过上了安静的日子,李稳还是一如既往地上班,郝敏却从民政所辞退了那份临时工,加入一家公司做销售了。孩子给了母亲看着。

这时计划生育工作如火如荼地开始了,一年三次体检不算,还时不时有事。郝敏三天两头要出差,没时间去应付,于是和李稳商量,要不办离婚吧,这样即使再生一个孩子,也查不到。

李稳从来不愿费脑筋,怎么简单怎么来,一听也就同意了。于是匆匆办了离婚,回来把离婚证往抽屉一放,照样过一家三口的小日子。

可安稳的日子没多久,李稳下岗了!单位效益不行,人员裁减,李稳第一批就下了。正常的日子突然被打乱,他有点懵了!

郝敏却很高兴,她怂恿李稳跟着一位亲戚外出打工,挣的钱怎么也比在单位多。

郁闷的李稳也想出去透透气,就出去了。

等他一年后回来,发现邻居看他的眼光怪怪的,他憨厚地对大家嘿嘿一笑,回家去了。郝敏比以前更加有魅力有风情了,他抱起媳妇儿就进了卧室,发现床上很乱,还有男人的睡衣。

“老婆真好,把睡衣都给我准备好了,快点抱抱,宝贝儿,想死我了!”

郝敏迎合着他,一夜缠绵。

何清欢在家属院外边,转来转去,直到郝敏家里的灯关了,才恋恋不舍地回家去了。

6

第二年开春,李稳被郝敏怂恿着外出去打工,走之前他去看望父亲,发现父亲苍老了很多,身体明显地不好了。

父亲知道他要外出,便说:“我这儿还有些存款,你拿去在家做点小生意,别到处乱跑了。”

李稳很恋家,恋老婆孩子,便回去和郝敏商量。郝敏怎么都不答应,说一个破县城有什么好混的,坚决让他走。

李稳没办法,又外出了一年,这一次赶上金属价钱高,狠狠地挣了一把,一股脑给老婆打了回去。郝敏在电话里不停地夸老公真能干。

连续两三年下来,李稳也挣了十万左右。当他又要在开春出去时,父亲却病倒了,他把老爸接回家来养着,郝敏却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李稳突然就想揍她,又怕父亲看到多想,便不去理会她。郝敏赌气出差去了。

等郝敏走了李稳才想起来,给老爸看病需要钱。给她打电话不接,发信息也不回,李稳那叫一个急!

还好父亲有积蓄,暂时应付了下来。没过几天,老父亲病情加重,郝敏也出差回来,李稳让她拿钱,医院那儿可不能没钱,郝敏却告诉他一个天大的消息:钱买房子了,首付。

李稳愣了十五秒,才回过神来,买房子!这样大的事他竟然不知道!他狠狠地瞪了老婆一眼,刚想大怒,护士大喊,他父亲不行了。

李稳回头,父亲正吃力地向他举起手,他奔过去抓住父亲苍老的手。

“豆豆,为豆豆,忍忍。”然后手一松就垂下去了。

李稳抱着父亲大哭!哭父亲突然离世,哭自己过得好窝囊!

郝敏面无表情站在走廊里,一言不发。看舅舅等亲戚赶过来,郝敏却又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伤心欲绝。

亲戚莫不悲伤,纷纷过来劝慰她。她收了眼泪,央求亲戚们帮着安葬公公。她知道李稳是办不来这事的。

等丧事办完,家里彻底安静下来,郝敏把离婚证放在李稳面前,拉着儿子豆豆走了。

李稳怔怔地待了半天,回过神来,向郝敏家冲去。不管是儿子还是钱,他总得要一样回来不是?

让李稳想不到的是,一样也要不回来了。

7

原因明摆着,他们早就离婚了,买房的钱虽然是李稳的,但是没证据啊,反正出钱的是郝敏,签订协议的也是郝敏。房子和他半分钱的关系也没。

儿子还小,离不开妈妈。给了他,他也没时间更没能力带。

最后满腔怒火的李稳,被郝敏的哥哥弟弟扔在大街上,满脸血痕,只能看着人家的大门无奈地干嚎几声,悻悻而归。

李稳一路骂骂咧咧,不停地诅咒他们一家,盼着他们出门被车撞死,喝水被噎死。

两年后李稳听说郝敏和何清欢搞一块儿去了,他气得牙根都痒了,恨不得把何清欢给撕碎了。

第三年,房产证终于下来了,郝敏从何清欢手里接过来打开,却愣住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