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奇怪的蒋友柏:曾祖母是宋美龄,骂前任大便,自称宠妻却出轨助理

“我出身在名人世家,而且是主支而不是旁支,一出生就有着名人的身份,政局的变化与自己心态上的优越感,让我选择了一条原本不可能走上的道路……我追求的是绝对的实力,我愿意放弃自己的快乐,也要成为孤独求败的使命,对此我有极度的偏执和自虐倾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蒋友柏出生在中国近代史上最显赫的家庭之一,然而在他12岁时,家族时代就已结束,过惯了从小有保镖高高在上生活的他深受刺激,性格极其偏执。

为了追求成功,他曾抛弃自尊当场下跪,就连对待感情,他也当成试练。

蒋友柏的英文名Demos,是他的曾祖母,一代国母宋美龄女士所取。出自希腊文,意为“人民”。

“与曾祖母吃饭每一次,一定都是穿正装,西装、领带,吃的也都是正餐。非常注重餐桌礼仪。”12岁前,蒋友柏一直过着衣食无忧高高在上的生活。

从小他就知道自己的与众不同:因为其他小孩来上课,都不会有保镖贴身保护。

“就好像你手上有把大刀,随意砍,很拽。谁上课会有保镖,就只有我有。”

12岁那年,祖父蒋经国去世,蒋友柏家道中落,父亲携全家前往加拿大生活。在美国念书时,看到自己祖辈父辈下属的孩子,开着保时捷、住着豪宅,一顿饭抵得上自己几百顿的费用,蒋友柏深受刺激。

在异国他乡的他感到无所适从的茫然,过去的家族荣光已成为历史,随之而来的还有冲洗不掉的罪名。班里有人骂他是“蒋匪”,甚至歧视、孤寂他。

在这种心里不平衡下,他度过了一段浑浑噩噩的荒唐时光,“你能够想到的事情我都做过,你没有想到的我也都做过。”

20岁那年,父亲也去世了。父亲的离世让他的生活风雨飘摇,存款所剩无几,自己的安全感和虚荣心更是一落千丈。

“它会变成一种愤怒,就想拼命地做点什么,再回到那个位置”。此时的蒋友柏自负又自傲,他不甘心的告诉自己:宁愿放弃快乐,也要孤独求败。

2003年,27岁的蒋友柏与弟弟蒋友常,一起创立了橙果工作室,进入设计行业。做设计在当时的台湾,用他的话说是“很下贱的职业”。

骨子里的傲气,让他觉得“挑一种人家不屑的职业,把它做起来”才是最痛快的。他不要做“蒋家第四代”,而是要靠自己创造属于自己的荣光。

然而他的公司,跟他的命运一样,大起大落,短短4年就面临过2次倒闭。

“有一年春节,员工卷款落跑,我只剩下800块台币(约180人民币),发不出红包。50个人的公司一下子走了一半……”这段回忆深深镌刻在他的脑海里,“我有4年不知道为什么要起床。无论我做什么,公司就是上不去也死不掉,每一天都觉得像地狱一样。”

创业的艰辛让他愈发偏执自虐,作为老板的他永远是全公司最早到的人,每天五点半起床,八点到下午两点上班,三点到晚上九点陪伴孩子和九条狗,夜里十点再继续工作。

为了追求成功,他曾抛弃自尊当场下跪,只是为了求得其它公司的收购。彼时的他,就像《天龙八部》里为了光复大燕的“慕容复”,在家族使命的压力下,有着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执念。

他渴望掌控自己的命运,就连对待感情,他也当成挑战和试炼。

创业回台湾的蒋友柏,曾被小s大呼为“天杀的大帅哥”,被台湾女人评选为“最想拥抱的梦中情人”第二名。

不仅因为他家世显赫、高大帅气,更重要的是他是个会给孩子买冰激凌,送孩子上学的贴心老爸,是个宠溺老婆的居家好男人。

24岁那年初见林姮怡,蒋友柏就下定决心要追到她。林姮怡是气质清秀的院长千金,但似乎对这位公子哥并不来电。

为了追求心爱之人,蒋友柏采用了死磕模式:前半年只争取到两次送她回家的机会,然后求得对方手机号码,频频送花送礼物,表达爱慕之情。

“她让我知道,能在悬崖上站多久,证明我有耐心。我对于适合的人、适合的事,以及深信的东西,很有耐心。”他把感情也当成对自己的挑战,战胜自己就能得得想要的一切。

林姮怡赴新加坡进修音乐,他就放下手上工作,在对方居住的附近租房“陪读”。整整陪了八个月,林姮怡难以抵御,这才答应交往。

2003年,两人奉女成婚,蒋友柏化身“宠妻狂魔”,多次公开示爱,在节目中大谈宠妻经历,蔡康永打趣问:结了婚可以离婚啊。他则拍着胸脯说:“结了婚就不能离的啊!”

当被问及前女友们的话题时,他一针见血:“婚前全是错误,婚后才是唯一。”“我生命中只有两个女人,一个是老婆,一个是女儿。”

还曾爆出名言“对我来说,前女友都是大便。”不与前任藕断丝连固然可贵,可态度到了偏执畸形的地步时,不免让人心生疑惑。

蒋友柏最知名的一位前女友,是豪门千金关颖,两人在纽约读书相识,在一起长达7年, 据闻她听到这番伤人的话时,一开始是无法置信,再三确认后许久闷闷不乐、难以释怀。

儿女双全又得到妻子的全力支持,蒋友柏的婚姻人人称羡,“好男人”的形象也深入人心,更为他的事业和名声带来了名利。

可是渐渐的,他对待妻子的态度,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微妙的变化:口口声声说“结婚是人生中最爽的事情”的蒋友柏,没多久便改了口:“其实过了六七年这种生活,就会很累。”

再后来,声称自己生活两点一线的蒋友柏,竟与自己的特助庄涵云传出暧昧情,庄涵云短短几年便从普通的业务员升为特助,经常陪他出外应酬,2018年两人被拍前后脚去同一家酒店,当街十指紧扣吃海鲜的照片也被曝光。

2019年底,蒋友柏被爆不仅抛妻弃子,竟然连抚养费都拖欠不给。林姮怡曾为前夫代垫部分抚养费,但蒋友柏一直不愿意返还费用,已被前妻正式提告。

至此,林姮怡始终没有露面回应。而这段婚姻中的蒋友柏,更像是自导自演的戏子,始终沉浸在自我偏执的世界里。

“悬崖让你没有退路,站在悬崖边,不管是往上还是往下,你都想要拼命抓住。在崖上有最清的风,在崖边有最秀的景,在崖下有粉身碎骨的失败。我想时刻提醒自己,不要活得太舒服了,否则就会死掉。”悲观的他,从来不敢放松警惕。

他说自己从来没有看过幸福的状态,曾经显赫的家族没落,曾经美满的婚姻破灭,这种拥有过再失去的痛苦反反复复……或许对他来说,放过执念、踏实生活才能真正拥有。

“我过得不快乐,希望你们可以过一个快乐的人生。反正不要像我一样,把自己逼这么紧。”拥有快乐的人生,是蒋友柏对儿女的祝福,或许也是对他自己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