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2家城商行合并为1家!辽宁将组建省级银行

subtitle
蚂蚁seo优化 2021-03-03 08:25

又一家合并银行已经在路上。

从辽宁省人民政府官网上获悉,1月20日,辽宁省政府常务会议研究推进省内城市商业银行整体改革工作,宣布合并辽宁省内12家相关城市商业银行组建一家省级城市商业银行。

实际上,从2020年开始,业内就已形成中小银行“合并潮”。据界面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去年有将近10起中小银行合并重组事件,包括陕西榆林农商行、徐州农商行等多个银行机构已经或即将诞生。

中小银行合并潮起

根据辽宁省政府常务会议研究,明确要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充分利用市场资源,挖掘地方潜力,通过申请新设组建一家省级城市商业银行,合并辽宁省内12家相关城市商业银行,稳中求进,打造产权清晰、资本充足、内控严密、治理完善的现代城市商业银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月25日,辽宁省委、省政府向国务院金融委汇报了城市商业银行整体改革的总体思路。下一步,省政府将牵头整体改革工作,引进辽宁省金控集团等、全国大型优质企业以及中国存款保险基金管理公司作为战略投资者,健全公司治理机制和经营管理体制,打造安全稳健运营的一流城市商业银行,更好服务辽宁高质量发展和全面振兴。

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认为,继安徽、江苏、江西、河南、甘肃、四川、山西等省份之后,辽宁省也加入组建省级城商行的行列了。辽宁省现有城商行15家,其中盛京银行、锦州银行在港股上市。2家上市银行以及未上市的大连银行规模较大,其他12家规模多数在500-1500亿元之间,预计此次拟合并的是其他12家。

近年来我国中小银行合并逐渐加速。据界面新闻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仅2020年就发生了多起银行合并重组的事件,大多处于正在进行过程中。

相关数据显示,我国中小银行数量有4000多家,资产总额约占到整个银行体系的1/4,是我国银行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2020年6月份公布的数据,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数量为4607家。其中以农村商业银行有1478家、村镇银行1630家、农村信用社722家。

由于受到经济下行影响以及新冠疫情的冲击,部分中小银行资产质量、资本压力逐渐显现。在一定程度上也推动了中小银行的并购重组。

小花科技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告诉界面新闻,监管持续推进中小银行合并重组事项,既有历史原因,也有现实原因。

历史原因方面,中小银行在过去发展中积累了不少风险,一些存量资产处置的担子较重,而回顾过去,监管围绕大型银行的不良化解做了很多工作,但中小银行这块还存在短板。

“现实原因方面,随着历史包袱的堆积以及宏观环境的下行,部分中小银行的底层风险逐渐暴露出来,在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即将收官的当下,推动中小银行合并重组具有现实意义。”她说道。

几大潜在风险

在苏筱芮看来,中小银行合并之后也应该注意几个潜在风险。

一是经营风险,部分中小银行不去聚焦主业,盲目追求扩张速度和规模,在经营过程中偏离了轨道。

二是股权风险,部分中小银行内部股权管理工作形同虚设,甚至沦为大股东的“提款机”。

三是财务风险,部分中小银行在资本结构、收入结构健康程度堪忧,流动性管理水平低下,导致危机潜藏。

“推进中小银行进行合并重组可以帮助中小银行化解历史包袱、优化财务体系,在加强公司治理和股权管理方面也具有促进作用。”她补充道。

苏筱芮认为,中小银行合并重组未来还应该注意可能产生的新问题。

一方面,要明确发展方向,合并重组涉及到各项资源的整合,并购重组前各家银行的优势与资源不尽相同,需要梳理思路、聚集优势,而不是化作散沙一团。另一方面,要优化人员管理,原有银行的各部门、领导干部、基层员工、公司文化等都存在差异,如何发挥合并重组后的公司架构优势,最大化人员配置效率,是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

董希淼指出,除城商行外,农商行、村镇银行等中小银行合并重组的步伐也将加快。

他认为,合并重组过程中必将面临诸多挑战,这似乎难以避免,他建议地方政府在这个过程中要发挥组织协调的作用,但一定要注意建立市场化机制;省级城商行成立之后,地方政府要予以支持但不应牢牢控制。

四种方式“抱团取暖”

包括合并重组在内,在董希淼看来,中小银行“抱团取暖”一共有四种方式。

第一种模式是合并重组。例如在一个省级行政区域内,城商行合并重组,是城商行改革发展非常重要的形式,“进行资源集成与品牌提升,优化当地金融资源配置,改善当地金融发展格局。” 例如,本次辽宁省内合并的12家相关城市商业银行即是属于此种类型。

第二种模式是股权投资。通过交叉持股所建立的合作关系更加可靠,合作程度更加深入,双方在跨区业务、金融产品、风险防范等方面的联合也更加有效。

第三种模式是联盟合作。成立联盟、抱团合作,这也是这20年来,中小银行发展过程中很重要的内容。合作的内容也从原来宽泛松散的以信息交流为目的的合作变为具体内容的专项合作。“如厦门银行、哈尔滨银行共同发起的银行卡合作联盟,长沙银行发起中西部城商行金融市场业务联盟,”他说道。

第四种模式是平台搭建。在董希淼看来,这种模式,比联盟合作更松散一些。如由天津银行发起成立的“环渤海银银合作平台”,旨在推动在同业业务、代理业务、投资银行等方面的合作。目前,这一平台地域上已经突破了环渤海地区的区域限制。

来源:界面新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