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官宣:澳洲封国令又延长!澳知名八大再开中国校园;留学生自述:体验太赞!澳洲政府:摆脱目前模式

subtitle
澳洲红领巾 2021-03-02 22:23

首先,

突发消息!

据澳媒ABC刚刚报道,禁止澳大利亚人出国旅游的法令已经延长,至少到今年年中,这也代表澳洲的封国令再次被延长。

注意,是至少到今年年中,代表禁令可能被继续延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据报道,根据《生物安全法》(The Biosecurity Act)赋予联邦政府在疫情期间发布紧急指令的权力,目前,行使这一权力的日期已经延长到今年6月17日。

作为澳洲最具权威的旅行疫情风险评估机构,这一决定想必也是各种评测后的结果,对于大家来说,自然不是什么好消息...

根据ABC报道,这意味着海外游轮不能在澳洲靠岸,而澳洲人将继续被禁止出国到海外旅行。

其次,

以下是一些最新消息:

澳知名八大再设中国校园,

留学生分享前线体验!

根据澳媒《悉尼晨锋报》报道,多所澳洲大学在中国设立学习中心,为学生提供面对面交流。报道中称,在中国学生无法返澳时,这些学习中心正帮助大学与他们保持联系。

据悉,UNSW、悉尼大学、悉尼科技大学、莫纳什大学及澳洲国立大学等都在中国设立了学习中心,为学生们提供了一个能与同龄人一起在大学环境中学习的地方。

此外,还记得前段时间澳洲八大之一UNSW的新的中国中心吗?

就是在中国宜兴的那个:

UNSW在中国设立的首个海外学习中心

去年下半年9月,因为疫情的原因,导致澳洲关闭国门,留学生无法入境澳洲,为了给留学生一个好的学习环境,UNSW开设了第一个中国学习中心。

而最新消息从上海传来!

根据澳媒报道:

继去年在宜兴设立了一个中国学习中心后,

UNSW本周又又又在上海设立学习中心!

UNSW发言人表示,宜兴学习中心有100名理工科生,上海则有50名非理工科生。

“这两个中心都是为了学生设立的,旨在建立一种社区意识,在国际边境仍关闭的情况下开展合作项目。”

工程系学生Kun Deng,

目前在UNSW的中国学习中心学习

与此同时,介于UNSW的上海新中心成立后,上海已经基本成了澳洲八大的“大本营”:

悉尼大学和学习集团(Study Group International)在上海成立了面向中国留学生的悉尼大学预科项目(University of Sydney Foundation Program)。

学习集团澳新项目常务董事Alex Chevrolle表示,在中国上网课的学生渴望更多互动的机会。“我们的在线教学可以让学生体验和参与课程内容,而我们在上海创立的新学习中心则意味着能让学生们与同学面对面交流,共同完成课程作业、课外练习及研究课题。

Chevrolle表示,上海的学习中心允许60名学生同时在现场管理人员的监督下,在校园环境中进行虚拟学习。该中心提供高速互联网、大屏幕及视听技术。

学生们还能获得其他服务,包括福利、行政、住宿、英语学习和社会活动等。该中心位于一个内含图书馆、健身房及食堂的设施内。

此外,澳洲国立大学ANU也在上海成立了“中国校园”:

悉尼科技大学UTS表示,其海外学习中心(OLC)为在中国和越南上网课的学生提供物理学习空间和额外支持。一名发言人表示,约700名学生于去年在秦皇岛、重庆及南京的学习中心学习。

“我们的学生在学习中心内以团体或自主的方式学习,并获得学术和非学术方面的支持。OLC学生通过UTS的在线学习门户进行学习,这让他们与在澳洲及其他地方进行远程学习的同龄人保持一致。”

IDP Connect的Venice Yun表示,他们为学生提供了一个在中国本地聚集的机会,她说:“感觉自己与学校有了更多联系,同时还有了社交的空间。这些中心展现了澳洲大学的积极态度——为那些受到旅行禁令影响的人提供了其它解决方案及服务。”

(网络示意图)

莫纳什大学表示,该校在中国苏州设立了学习中心。一名发言人表示,该校于去年11月与中国东南大学联合创办了一所研究生院。

“对此,学生们的反馈十分积极。在中国,这种情况将持续至澳洲边境开放。只有等到边境重开,这些学生才能安全返澳。”

ANU一名发言人表示,自去年设立学习中心以来,已有100多名学生在上海的学习中心学习,多达300名学生参与了澳洲主题烧烤派对及澳式足球训练等活动。

Lamping Yi(图片来源:《悉尼晨锋报》)

Lamping Yi是UNSW环境工程研究生一年级的学生,她在一个微信号上发现了该校的学习中心。她说:“我家人都劝我放弃学业,因为中国学生因疫情无法返澳接受面对面授课,网课会对教学质量及效果产生负面影响。”

“而当我发现这个学习中心时,我感到十分高兴和激动,因为在这个特殊时期,这意味着我有机会能与学生及老师面对面交流。我的家人逐渐接受了这种方式。”

Yi表示,她很喜欢与同学面对面交流的感觉。“这些交流方式更有效率,有时我还可以从其它专业的学生那获得灵感。

“自打我开始研究生学习后,我就没去过澳洲,我真的很想返澳继续学业,并体验澳洲生活及丰富的文化。”

此前,澳大利亚大学联盟首席执行官Catriona Jackson警告说,2021年高等教育情况可能会变得更糟。

“我不想假装这是一个明媚的前景。”

图源:网络

就在两年前,在大流行之前,大学部门的收入约为370亿澳元。

根据峰会的最新数据,去年下降了18亿走元,至少失去了17,300个工作岗位。 她预测,由于国际边界的关闭,这一数字将在2021年进一步增加。

她说:“如果今年没有国际学生,今年的收入损失将达到20亿澳元。”

来源:https://www.smh.com.au/national/australian-university-study-hubs-keep-students-engaged-in-china-20210225-p575z7.html

教育部长呼吁:

大学需要改变商业模式

图源:网络

近日,联邦教育部长Alan Tudge要求就如何促进大学与企业之间的合作提出好建议。

Tudge上周五在高等教育方面的第一场重要讲话中说:“我们希望高质量的研究更好地转化为发展经济、改善社会所需要的突破性产品、新业务和新想法。”

他的部门的咨询文件指出,澳大利亚在校园初创公司和将大学研究人员和公司职员聚集在一起的创新项目的商业化方面在国际上落后。

图源:网络

COVID-19和与中国的外交关系震撼了大学对他们过度依赖国际学生学费的自满情绪。

大流行之后,巨大的公共债务意味着政府不能也不应堵塞高等教育财政的漏洞。

长期以来,该部门对政治现实的把握还很弱,但是许多具有强大公司背景的大学校长的新主张也可能有助于为重新思考前进的道路创造条件。

大学已经被提高国际排名的研究所吸引,这反过来吸引了来自海外的付费学生,他们资助了这项研究的费用。

图源:网络

对此,大学的观点是,除非首先获得适当的研究经费,否则就没有什么可以商业化的了。

他们提出了合理的观点,即在促进应用研究的过程中,不应忽视好奇心驱动型基础研究的固有价值和不可预测的有用性质。

在未来十年中,大学可能会采用竞争性的,更加专业化的大学模式进行重组,其中一些模式将作为行业中心投入大量精力,一些以教学为重点的机构则应予以严格控制,同时对基础研究进行更严格的管理以及更成功的商业化。

图源:网络

“澳大利亚有一些杰出的领域,例如健康和医学研究,地球科学,海洋科学和太阳能工程。我们需要在战略实力,主权能力和中等质量的领域之间进行更清晰的划分,而在这些领域中,可以将研究经费挪用的重要性就不那么重要了。”

在商业化方面,确实有很多大学需要做得更好。澳大利亚的私人研发力量薄弱,这不太可能完全是由于大学的接受程度不高。

Tudge的专家小组将需要考虑知识产权法和税收制度,以及有助于将研究思路发展到商业世界可以接受的阶段的措施。

所有这些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将需要明智的政策、有效的激励措施和耐心。

来源:https://www.theaustralian.com.au/commentary/editorials/crunch-time-for-our-universities/news-story/7b6f6b9f1f75332b2761ee73dd063bfe

澳洲房地产行业发布警告:

尽快放开海外移民

图源:网络

近日,澳洲房地产业向莫里森发出警告。

新数据显示中国在澳大利亚的投资已大大减少,因此房地产业敦促莫里森快速扩大隔离能力以重新开始海外移民。

澳地产委员会会长Ken Morrison近日表示,目前整个行业都担心财政部之前关于海外移民的政策可能会落空。

委员会希望政府能够解决长期的经济威胁,尽早采取行动来恢复移民水平。

图源:网络

目前,多项补贴计划都将到期,专家估计将会有10万个工作岗位面临威胁,届时将会有更多人面临失业。

委员会还说,澳联储已经将人口增长作为经济的重要引擎之一,所以解决海外移民必须成为当务之急。

“虽然这不意味着我们下周就需要开放国境,但是我们需要有一个明确的计划,以安全的形式增加国际入境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