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单飞后的蒙古路在何方?一步错,步步错

subtitle
凭阑听史 2021-03-02 19:59

蓝蓝的天空,
清清的湖水,
绿绿的草原,
这是我的家。
奔驰的骏马,
洁白的羊群,
还有你姑娘,
这是我的家……
——腾格尔《天堂》

这首《天堂》讴歌的是腾格尔的家乡内蒙古大草原,每当他充满激情、雄厚有力、沁人心脾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的时候,一下子就能把人们带入那天堂般的画面。现在的内蒙古已经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内蒙人民也早已过上了如诗如画的生活。这时,好奇的人们就会不由得想起北边的蒙古现在过得怎么样了?毕竟历史上著名的“封狼居胥”和“燕然勒石”的发生地就在当今的蒙古,这片土地与我们的历史有着太多的纠葛,它已经像用刀刻画的一样印在了我们民族记忆的深处。至今,我们和他们之间仍存在着如丝般难以割舍的联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蒙古是世界上第二大内陆国家,仅次于哈萨克斯坦,国土面积有156.65万平方公里,而人口只有317万人,平均每平方千米只有2人,是一个典型的地广人稀的国家。在人们的印象里,蒙古到处都是“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草原,是一个“骑在羊背上的国家”。这句话不假,蒙古光牛羊就有8000万头。与大家的想象不一样,蒙古的水资源也很惊人,仅仅一个库苏古尔湖的淡水资源就达3800亿立方米,比我们全国湖泊加在一起还多。

蒙古拥有如此广袤的国土,其矿产资源也是十分可观的。这里有铜矿储量20多亿吨(亚洲第一),煤矿储量达3000多亿吨,石油储量达80亿桶,铁矿储量20亿吨,黄金储量3400吨,白银储量7000吨等。这是什么概念呢?蒙古的矿产资源总量在全世界综合排名第七名。

就凭着蒙古丰富的资源,蒙古理应成为“坐在矿车里的国家”。就像澳大利亚一样,同样的地广人稀,同样的家里矿多,澳大利亚早已经是富得流油的发达国家了。再看看蒙古,2019年蒙古的GDP总量达到了约138.05亿美元,相当于人民币976.11亿元,人均GDP达到约2.95万元。光看这个看不出来什么,我们再比较一下内蒙古的数据。2019年,内蒙古自治区的GDP高达1.72万亿元,人均GDP高达6.79万元。也就是说,内蒙古GDP总量是蒙古的20倍,人均GDP是蒙古的2倍有余。

2019年,内蒙古所有地区中最富裕的鄂尔多斯GDP为3605亿元,是蒙古的4倍。就是排名第六的呼伦贝尔GDP也有1193亿元,也比蒙古多。蒙古别说是和内蒙古的市和地区相比了,就是内蒙古最富裕的县——准格尔旗2019年的GDP也达到了820亿元,几乎快赶上整个蒙古了。

这里人们就要问了,为何蒙古比内蒙古更大(面积是内蒙古的1.3倍),人口更少(人口是内蒙古的八分之一),资源更丰富,但就是发展不起来呢?

提起蒙古,老年人马上就会说:“啥蒙古国?就是外蒙古,以前和咱们一个国家!”是的,2000多年前,霍去病曾在肯特山封天禅地,窦宪曾经在杭爱山命班固写下不朽的《封燕然山铭》;1000多年前,月夜行军的大唐将士们在银色的大漠留下过足迹;800年前,这里是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发祥地,蒙古铁骑就是从这里开始征服世界;400年前,这里属于大清的乌里雅苏台将军辖区,是中国最后一个大一统王朝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1691年,康熙皇帝在于多伦诺尔举行多伦会盟,标志着漠北蒙古正式纳入清朝版图。1727年,清朝和沙俄签订《恰克图条约》,确定了两国的中段边界,明确了漠北蒙古和沙俄的界限。就这样,漠北蒙古的命运,就与帝国命运紧紧相依。200多年后,随着清朝的盛极而衰,沙俄势力不断渗透,最终漠北蒙古成为沙俄的战利品,开始走向了追随俄国的道路。

1921年,蒙古人民党发动革命,建立蒙古人民共和国,红色浪潮席卷蒙古。蒙古效仿当时苏联的斯大林模式,采取消灭宗教、牧业集体化等方式对社会进行改造。同时还成立了“文字改革委员会”,废除传统蒙文,将官方语言改为与俄语相似的西里尔字母。在经济上加入由苏联主导的经互会,实行计划经济。

1962年,苏军再度进入蒙古,蒙古对我们关闭了大门。在几十年的苏化时期,蒙古从政治、军事、经济、文化、感情等方面对苏联亦步亦趋,严格实行“去中国化”,努力消除一切与中国有关的痕迹。可以说,蒙古单飞后,完全一边倒地倒向了苏联,成为事实上的苏联“第十六个加盟共和国”。

蒙古认为苏联是他们的恩人,对它有“再造之恩”,觉得大树底下好乘凉,于是长期紧紧抱着苏联的大腿不放。但长时间跟随苏联的结果是形成了僵化的计划经济模式,和现在的俄罗斯一样,经济结构很不合理,严重偏向于农牧业和采矿业。在苏联有余力的时候还能讨得一点援助,可随着1991年的一场巨变,独立后的俄罗斯已经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蒙古也迎来了变局。

我们打开东北亚地图就会发现,蒙古作为一个内陆国,只有中国和俄罗斯两个邻国,但现在的蒙古却热衷于寻找“第三邻国”,实施西化战略。上一世纪九十年代以后,蒙古受俄罗斯的连累,财政濒临崩溃,人民生活一直处于贫困状态。经过多年的混乱和艰难的转型,现在的蒙古在政治上进一步推进民主化进程,经济上实行市场经济,外交上一方面在中俄间平衡大国利益,另一方面借助多支点外交,将中俄间的战略缓冲区与欧美日的博弈对接,谋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

“第三邻国”其实就是指西方国家或国际组织,蒙古的安全构想就是希望和“第三邻国”广结善缘来制衡这两个巨大的邻国。在蒙古的“第三邻国”中,美国是最重要的国家。冷战后,蒙美关系迅速升温。1996年后,两国签署了一系列军事安全方面上的协定,美军由此获得了进入蒙古的权利。随后双方的关系迅速升温,全面深化伙伴关系,2003年,蒙美首次在蒙古进行了联合军事演习。除了美国以外,日本、印度、欧盟也是蒙古的“第三邻国”,双方的互动很频繁。2012年,蒙古和北约正式签署了合作伙伴关系,双方的关系有了实质性的突破。

当然,蒙古作为一个独立国家,有权选择自己的发展道路。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积极拉拢蒙古也是别有用心的,那就是看中了蒙古位于中俄之间的重要战略地位,目的就是在中俄之间插上一个楔子,司马昭之心不言而喻。

蒙古自从西化以来,民众们的生活面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由于经济不景气,很多年轻人和破产牧民都涌向了首都乌兰巴托,现在的乌兰巴托人口有150万人,占全国人口的一半。在这个全球最年轻的城市里,近80%都是青壮年,他们十分崇拜欧美文化,欧美文化如一阵狂风席卷而来。到了晚上,穿着时尚的年轻人在西式的酒吧里,喝着伏特加,听着重金属,一起狂欢着,一派纸醉金迷。短短二三十年,蒙古就从神秘的古老国度,变成了公认的最西化的亚洲国家。

现在的蒙古,各种头疼问题还是有一大堆。草原荒漠化加剧,贫富分化严重,经济结构单一,采矿业大都掌握在外资手里,国际矿产品价格跌宕起伏等。2012年,大宗商品价格回落,蒙古经济断崖式下滑。而政府为了平息国内日益高涨的仇富思潮,竟然甩锅给外资,悍然撕毁投资协议,吓得外资纷纷出逃,导致政府只能借债度日。到了2018年,蒙古外债规模突破230亿美元,而当年的GDP一共才100多亿,经济乱作一团。

蒙古面对一系列困局,路在何方?其实,很简单,路就在蒙古自己的脚下。想想以前,蒙古为了防范别人,就是铁路也修得和别人不一样,蒙古和俄罗斯的的钢轨都是1520毫米的宽轨,而我国的钢轨是1435毫米的标准钢轨。试想,蒙古是卖矿的,俄罗斯也是卖矿的,经济互补性如何?再说,蒙古的矿产品从俄罗斯出海,距离也很远,起码运费就不占便宜。而那些远在天边的“第三邻国”更是指靠不住,他们只是想用一些小恩小惠利用蒙古罢了,不能解决蒙古的根本问题。

实际上蒙古的西化就是在舍近求远,周折最多,效果也最差。想想早在1956年,当时一穷二白的我们就无偿援助蒙古1.5亿人民币。随后,我们对蒙古援建的工厂、电厂、医院等设施都是由我们先建好,然后直接交给蒙古,他们只需要运营和使用就可以了。近几年,蒙古好像也明白了一些,2020年,蒙古决定赠送我们3万只羊。我们马上投桃报李,反手就向蒙古提供6亿元人民币的无偿援助,说明双方的关系正在改善之中。

就这样,蒙古浪费了几十年时间,四处碰壁之后,总算有些清醒的蒙古政治家意识到,不与我们合作,经济发展都是空谈,因为只有我们才和蒙古经济最互补,合作才能双赢。于是,一个全新的“中俄蒙经济走廊”被提了出来。“中俄蒙经济走廊”,是“一带一路”建设的有机组成部分。如果顺利实施,蒙古不用多久就能过上经济发展的好日子。

蒙古,一个我们最为熟悉的国度,很多国人对它有着说不清的感情,真是剪不断、理还乱。曾记得蒙古有一首很著名的歌曲《乌兰巴托的夜》,里面有一段歌词是这样的:“我们的世界改变了什么?我们的世界期待着什么?我们的世界剩下了什么?”我们希望蒙古的世界不要只剩下荒漠,也希望这位漂泊多年的游子,一路走好!越来越好!

图/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文/来源凭阑听史,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4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