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李斯之死:不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小人的情商秒杀了他的高智商

subtitle
瓶与抛光者 2021-03-02 15:27

李斯贵为丞相,为何被赵高玩弄于股掌之上?是他没交智商税吗?非也。李斯是治国安邦之才,刀口上滚过来的,岂不知政治的伎俩?是胡亥非要他的命吗?不一定,胡亥虽然不喜欢他,但他毕竟是自己继承皇位的有功之臣。虽说走狗死定律也适用于他,但他毕竟不是韩信那样的悍鲁之士,也没有必要早早地为子孙去死,像明太祖那样。李斯是懂进退的。在我看来,其重要原因是,他的智商遇到了赵高的情商。

本来,赵高因私怨太多,忌讳有大臣向胡亥告状,就怂恿他沉迷深宫享乐,不理朝事,让内臣把他与外面隔离开来,作为一个阅事无数的丞相,应该知晓其中缘由,要么压内臣,兴朝政,要么多磕头,少说话。李斯压不了内臣,却被赵高哄得天花乱坠,几次三番地在不恰当的时候说了恰当的话,惹得胡亥不快,最后下定决定,将其当作了弃子。

胡亥即位后,治阿房宫,聚狗马,迷声色。臣子多敢怒而不敢言,当然,也没有办法言,见不了皇帝嘛。有天,赵高对李斯一反常态地正义凛然、忧心忡忡地说:“皇帝这样下去不行啊,我地位低贱,没法劝谏,您作为丞相,地位尊崇,您说了皇上肯定会听。为什么不说呢?”高帽子一戴,李斯就飘了。忙正色地说:“我早就想说了呀,可皇帝在深宫,不理朝政,我见不到他,没有机会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赵高见鱼儿这么快就上钩,连忙抑制内心的喜悦,装着推心置腹地说:等有机会,他会通知丞相,请他进谏。

一日,胡亥正在宴乐,歌儿美女,珠环翠绕,好不风流快活。机会来了!赵高忙让人通知李斯过来。李斯一听,觉得天降大任一般,忙去进谏。胡亥正在兴头上,这样扫兴,能高兴吗?第一次,胡亥忍了,毕竟是功臣能臣,胡亥这点涵养是有的,也知道轻重。第二次也忍了。第三次,也忍了。四次五次后,胡亥终于忍不住,对着内臣发飙了:“李斯他啥意思啊?平时我空闲时,他不来奏事,偏偏在这个时候来,安得什么心?这是看不起寡人嘛?”是的呀,皇帝也有私人空间,听个歌看个舞都不消停。

问题是,李斯根本不知道您在休闲啊!

见胡亥真生气、且愤怒值达到了临界点,赵高忙火上浇油:“丞相自恃有功,觉得陛下没有给他加官进爵,心有怨言,他想封王呢!”当然,这事是赵高杜撰的,但既然把它当真事说,这就是真的了,那你赵高怎么不早向皇上报告呢?不报告也是死罪啊!赵高是什么人,刚捅下李斯的窟窿,接着就补上自己的漏洞:“这事您不问,我也不敢说!丞相的大儿子李由在三川郡做一把手,也就是在陈胜吴广闹事的隔壁,这两个贼人过三川郡,李由不但不镇压,还和他们眉来眼去地消息往来。”赵高不简单,说李由都要带上隔壁的陈胜,更高明的是,他还不经意地补一句:“皇上您在宫中,现在丞相是外面的一把手,权力比您还大呢!”

良臣最怕的是小人谗言。胡亥一听,气不打一处来,这个谎编得没什么破绽,加上李斯几次三番扫他的兴,他就信了。于是,下令调查。当然,李斯位高权重,不便打草惊蛇,就先从他儿子李由那开始。顺藤摸瓜,结果不用问,自然也带出了李斯。可能有人会问,李由没那事,怎么带出李斯这个瓜呢?这个,很简单,李斯开始也不认罪,赵高下令严刑拷打,打了上千的板子,熬不过,招了。

作为这样的重臣,皇帝当然不会听信赵高的一面之辞,肯定会派人复审。赵高最担心的也是这个,一旦李斯翻供,自己就万劫不复了。毕竟,皇帝是谁都不信的。赵高就是高,深谙心理学和诈审术。在皇上复审之前,他派出心腹,假装是皇帝派来复审的,轮番对其进行审问。李斯不知真假,一翻供,就招来更严厉的拷打。如此这般,十多次后,他再也不敢翻供了。见案子办成了铁案,赵高才令带他去复审。自然,结果就是老实认罪了。

史载:二世二年七月,具斯五刑,论腰斩咸阳市。斯出狱,与其中子俱执,顾谓其中子,叹曰:“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岂可得乎?”遂父子相哭,而夷三族。是啊,曾经位尽人臣,但在此时,想跟次子牵条狗去打兔子、这样老百姓都能作为日常的事,他们都做不到了。悲夫!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