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赚了三千万的赌徒周胜馥,只是“影子公司”货拉拉的傀儡

subtitle
蓝鲸财经 2021-03-02 09:3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投稿来源:于见

我相信,在货拉拉没出事之前,提到这家公司大家联想到的肯定都会是赚了三千万的赌徒周胜馥,仔细深扒你才会发现,这其实更是一家估值100亿美元的货运版"滴滴",一个的"超级独角兽"。

当然,这些迹象也从侧面表明,该公司"包装"或者说是伪装的十分到位。

表面上看,创始人兼CEO周胜馥在2013年成立了货拉拉。周胜馥此人履历被包装出颇为"传奇"的人生:生在大陆长在香港,是香港十优会考状元,斯坦福大学高材生,毕业后100港币赢到三千万港币的"赌神",创业者中顺风顺水的幸运儿。

传奇赌徒的人生

1979年,3岁的周胜馥,和家人一起从揭阳远渡到香港新界。

只有九龙和香港能诞生出状元,而周胜馥打破了这个魔咒,成为新界第一个拿到"十优会考状元"的学生。

曾有周胜馥的好友说:周胜馥的智商有5层楼那么高。而普通人在地下车库。

如此聪明的周胜馥,最终入读斯坦福物理专业,但觉得学物理不好玩,于是"跳槽"到了金融专业,这也为他后来从赌博再到创业埋下了伏笔。

毕业后的周胜馥入职贝恩咨询,在这里他只是一个叫周胜馥的普通毕业生。

转机在2002年的一个午后,那天周胜馥在上网时,偶然玩了一款叫德州扑克的游戏,而后他便开始沉迷其中不可自拔,从此他不再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大学毕业生,他的人生彻底改变。

为了提高牌技,他专门用软件来复盘提高自己的胜率,十拿九稳做不到,但他已经可以十赌九赢。

既然如此还做什么朝九晚五的打工人?周胜馥果断选择辞职,从此全心全意做一名职业赌徒。

他花了七年时间成为澳门赌场的一名常客,用自己拿手的德州扑克,总计赢了赌场3000万港币。

有传闻说,他当时投入的本钱只有100港币,就这么立辊利滚利,他完成了第一桶金的财富原始积累。

不过这种玩法还是很消耗脑力精力的,人到中年的周胜馥,渐渐感觉力不从心,再加上他感觉赢钱这么容易,挺没意思的,觉得人生没有了挑战就会很无聊:

所以当他看到优步、滴滴崛起,一个想法跳了出来:

"能不能试试看用优步模式做货车呢?"

资本宠儿货拉拉的诞生

于是在2013年,曾经的职业赌徒周胜馥,把自己的全部财产都押注到EasyVan上。

2014年底,EasyVan进入大陆,更名为 LALA MOVE,中文名称"货拉拉"。

2017年是货拉拉估值开启"火箭模式"的起点。2017年之后,它的发展就像火箭那样直冲一般:不仅城市占有率较2016年翻了近3倍,还引来高瓴资本、红杉中国的关注,联手持续重仓。

近年来,货拉拉不仅做自己最擅长的货运服务,还不忘向科技公司转型:用共享模式整合社会运力资源,完成海量运力储备,依托移动互联、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为客户提供高效的物流解决方案。

获取资本能力上,货拉拉在业内当仁不让:至今拿下8次融资,吸引一众资本加入。包括:

2015年1月,获极客帮创投、清流资本等1000万美元天使轮融资。

2015年9月,获清流资本、AppWorks等1000万美元Pre-A轮融资。

2016年5月,获概念资本、清流资本等1000万美元A轮融资。

2017年1月,获概念资本、黑洞资本、清流资本等3000万美元B轮融资。

2017年10月,获顺为资本、概念资本等1亿美元C轮融资。

2019年2月,获顺为资本、高瓴资本、红杉中国等3亿美元D轮融资。

2020年12月,获顺为资本、高瓴资本、红杉中国5.15亿美元E轮融资。

2021年1月,获高瓴资本、博裕资本、红杉中国等15亿美元融资,估值达到100亿美元。

蹊跷的影子公司

这些成绩使得货拉拉看起来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

如果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于见专栏也就不会写今天这篇文章了。

之所以没有这么简单,是因为当于见专栏想要查询投资人们在货拉拉的股权比例时,却发现一个惊天的大秘密。

如果按着周胜馥所说的那样,货拉拉该是在2013年成立,百度百科也是这么写的。

而且天眼查App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注册资本1亿元,主要从事广告业务、汽车租赁、计算机软件的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服务、物流代理服务等业务,为全民快递有限公司EASYMANEXPRESS LIMITED全资子公司,邓康乔任执行董事与总经理,何冠华任监事一职。

不过,货拉拉官网下方显示的是深圳货拉拉科技有限公司。天眼查App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6年,注册资本1000万元,但其主要从事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电信增值业务等,执行董事何冠华持有100%最终受益股份,也就是上文提到的深圳依时货拉拉科技监事。

这个已经出现了两次的神秘人何冠华除了与上述两家公司关联,还与174家公司存在直接、间接关联。

天眼查App显示,何冠华名下共有174家公司,注册资本参差不齐,多的可达数千万元,少的只有几万元,其中包括货拉拉、依时货拉拉、依时派运、啦啦配送等多种品牌的公司,而何冠华的身份也多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并持有部分公司股权。

也就是说,周胜馥的存在,不排除是靠IP拉人气"打酱油"。公司实际控制人、老板则是何冠华。至于何冠华何许人也,网上几乎找不到与他有关任何资料,极为"神秘"。

但是就是这样重要的人物,却在货拉拉自己的官网上,也从未提到过,出现在公众面前的只有周胜馥。

这种情况在过往的创业案例中非常罕见:极少有顶着"创始人+CEO"身份的创业者却不是公司实际控制人的。

由此,货拉拉可能不单是个"问题"公司,还是个"影子公司"。

如果是"影子公司",那它是如何能拿下8次融资,拉来高瓴资本、红杉中国、顺为资本,让他们乖乖砸钱的呢?

到底是周胜馥是何冠华的傀儡,还是何冠华是周胜馥的牵线木偶呢?毕竟有很多大公司老板都不是直接出面,而是把明面上的老板身份交给别人,自己在幕后垂帘听政。

资本家眼里只有资本

2月,是个万象更新的月份。

货拉拉宣布完成了第8轮融资,拿到15亿美元。

其中就有大名鼎鼎的红杉资本和高瓴资本领投,此轮融资后,货拉拉估值已达到100亿美元。

它的业务范围已覆盖286座中国城市,同时在东南亚、印度、南美洲开通了19座城市,平台月活司机44万,月活用户达600万。

货拉拉在资本领域依旧是发展的欣欣向荣,丝毫不受各种丑闻缠身的影响。不知道这一次货拉拉跳车女生事件能否让这个没有感情的冰冷公司停下脚步,好好审视一下自己的公司已经变成了什么样的魔鬼,还是说唯利是图的赌徒永远不会考虑货车司机们以及顾客的感受呢?到底如何才能让周老板意识到,货拉拉已经变成了"祸拉拉"。

不知道,处理公司的这些事情在周老板心里,到底有没有比赌博更重要。

事实上,周老板并未完全金盆洗手,如今的虽然周胜馥已经很少碰扑克,但是逢年过节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赌"上一把。

现在又是2月份,也到了周老板坐上牌桌的时候。

或许周老板已经不再具体负责内地的业务,而是交给了何冠华,毕竟从注册信息来看,这位85后,是法律意义的实际控制人。

2月9号,这个神秘的货拉拉幕后人何冠华发了一条朋友圈,是演员张小斐为货拉拉代言的视频。

时至今日,周胜馥出演的《你好,李焕英》票房已经突破42亿。

同样是在这一天,货拉拉跳车女孩车莎莎的母亲,蹲在ICU门前哭泣,哪怕女儿已经命悬一线,答应前来探望的货拉拉公关负责人,也始终没有出现。

对于周胜馥来说,面对同城货运这张牌桌上的众多玩家,他最在乎或者说唯一在乎的还是如何能够赢下这场赌局。

可能在他眼里,从概率学的角度来看,相比于市场扩张的投入,安全层面的投入所获得的回报,很明显不足以带来能让货拉拉赢得比赛的胜算。

但现实并不就只是资本家手里的赌博游戏,滴滴曾经发生过的惨剧已经告诉我们,只重视利益而不重视用户安全,踩在血和白骨上的胜利终究是昙花一现。

对于个体来说就是一场灭顶之灾,创业可以重来,但生命只有一次。

这或许也是赌徒周胜馥的心里感受不到的东西。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0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