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欧阳修的一首词,细腻又不失潇洒,写出了对春天最高级的欣赏

subtitle
定制育儿专家 2021-03-02 07:52

欧阳修,字永叔,号醉翁,晚年又号六一居士,北宋政治家、文学家。为唐宋八大家之一。又与韩愈、柳宗元、苏轼被后人合称“千古文章四大家”。欧阳修在宋朝是开创一代文风的领袖人物。

这样的一代文宗在词作方面也颇有贡献,延续李后主的方向,使词在情感的表达方面继续开拓下去。

欧阳修一生宦海浮沉,几起几落,至使他对人生有一种全然不同的认识,反映在他的词作中就表现出了一种沉郁但同时也含有一种豪兴,这种为词的豪兴与苏轼和辛弃疾还有不同,没有潇洒狂放与豪气干云,欧词是于细腻中多玩味,在沉着中见豁达。

例如他说:千万别只顾着唱忧伤的离别之曲了,只管把洛阳城内的万紫千红看遍吧,这些美丽的花伴着春风,太容易与我们作别。(《玉楼春·尊前拟把归期说》离歌且莫翻新阕。一曲能教肠寸结。直须看尽城花,始共春风容易别。

欧阳修在困境中依然能保持对美好事物的欣赏以及为人的豁达,这种风格在他很多词作中都可以瞥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今天我想跟大家一起分享欧阳修另一首《玉楼春》。

玉楼春
欧阳修
雪云乍变春云簇。渐觉年华目。北枝梅蕊犯寒开,南浦波纹如酒绿。
芳菲次第还相续。不奈情多无处足。尊前百计得春归,莫为伤春歌黛蹙。

本首《玉楼春》相较于“尊前拟把归期说”这一首要冷门一点,但依然是词中的一首佳作。

雪云,指冬季的阴云。冬天的阴云使天空看上去如一块铅板,阴沉厚重。而春天则不一样,在少雨的春天,天空中的云一团团,一簇簇,如羊群似棉絮。诗人有一双敏锐的眼睛,在“春风又绿江南岸”之前,他发现,那种携着雪势的阴云忽然不见了,天空显得高阔了,云彩是一团一团的,于是他知道,春天的脚步近了。

第二句中,“纵目”即放眼远望。

当天空变得高远辽阔,当云朵悄悄地起了变化,诗人感知到春的讯息,大好时光越来越近,正好可以极目远眺。诗人要努力看遍每一缕春光,不能有丝毫遗漏。

本词开篇两句总写冬去春来,季节更替,接下来两句写早春景象,也可以理解为诗人此时“纵目”所见之景。

北枝梅蕊犯寒开,南浦波纹如酒绿。

冬季的寒冷还没有完全褪去,梅花就已经在寒风中绽放了。诗人“犯寒”两个字用得好,梅花根本不在乎寒冷,根本不把冷风放在眼里,她傲然开放、迫不及待地开放,她要作报春的第一枝。

后一句中的“如酒绿”,将春江的碧绿比喻成美酒。古人自酿酒,由于工艺粗糙,酒的表面浮着一层浅绿色的糟沫,细小如蚁,叫“绿蚁”,因此有“灯红酒绿”一说。白居易就有“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的诗句。

南浦,古人多用来代指送别之地。江淹在《别赋》中有这样的诗句:“春草碧色,春水绿波,送君南浦,伤如之何。”江淹感慨,在春草青青,春水碧绿之时,我送友人离开,伤感难以言说……

本诗在此引用“南浦”,这其中自然也包含了“离别”情绪,离别本是使人伤感的,但是诗人却全不写感伤,而是着笔在江水——看这一江春水,荡起粼粼波纹,如同新酒一般呈现出浅浅的碧色。这样一写,就于沉郁中见豁达,体现出诗人对美好自然的欣赏与玩味。

下片,芳菲次第还相续。不奈情多无处足。

春风一到,百花即将盛开。一种接一种花将要陆陆续续地开放,诗人是如此地喜爱这万紫千红的春天,就是花开得再多也不会满足。

诗写到此处,诗人盼春爱春之心已然淋漓尽致,但是结句更为巧妙。

尊前百计得春归,莫为伤春歌黛蹙。

尊同樽。

我常常手持酒杯盼望着春天快点到来,我想尽了种种办法,许下了各种心愿,当百花盛开之时,我一定要好好欣赏春光,绝不辜负春天的美丽,更不要因为感伤春光易逝而把眉头紧锁。

最后两句,充分表明了诗人的人生态度,苦厄不会成为羁绊,身边有如许多的美好,诗人的目光永远停留在世间美好的事物上。

本词是一首绝妙的迎春词,诗人写了早春时的种种特征,其笔下的雪云、春云、梅蕊、碧波都充满了灵性,自然之美跃然纸上。透过诗句,我们也窥见了诗人于困顿之中依然豪兴不减,奔放飘逸的人格魅力。

王国维评欧阳修的词:“于豪放之中有沉着之致”,当然是十分中肯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