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你不知道的大通历史——大通水师营

subtitle
风云铜都 2021-03-02 03:37

走进大通 —— 大通水师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慈禧太后仓皇“西狩”,就是八国联军进军北京的那个庚子年,长江边的大通水师营参将张华照投江自杀了,水师营的四艘木制炮船被自立军策反后,调转船头轰击了和悦洲上的大关口。

张华照是长江水师中唯一一个因作战不利而投江自杀的高级将领,在武将序列中,参将可是正三品的。

大通水师营创建于同治五年(1866年),隶属于大清长江水师编制,因此,大通水师营不是为了对抗太平军西进而建立的,太平军在同治三年就已经覆灭了。

大通水师营当然也不是彭玉麟创建的, 彭玉麟参与创建的是整个长江水师,长江水师有二十二个营,不只是区区一个大通营。

在太平天国时期,安徽、江西、湖南、湖北是太平军与湘军争夺最激烈的地方,尤其是沿江一线水师的争夺战,异常激烈,完全可以说,谁占据了长江的制水权,谁就拥有了战争的主动权。

当太平军自广西永安突围后,北上攻打桂林一个月,没有攻下来,离开桂林过全州时还战死了南王冯云山。

后太平军撤离广西进入湖南,围攻长沙三个月,也没有效果,战死了西王萧朝贵,不得已撤围长沙,沿湘江北上,咸丰二年的12月13日攻克岳州。

占领了洞庭湖边的岳州,是太平军局势的转折点。

在攻打岳州前,太平军一路左冲右突,鲜有胜果,但在岳州这里,太平军不但意外的获得五千余只民船,还裹挟大量的船民,组建了太平军自己的水营,从这里开始,太平军长时间掌握了长江的制水权,太平军的机动性大大增强。

12月17日,太平军水陆并进,沿江直下,22日攻占汉口,在武汉这里又获得大量的船只、人员及军械的补充。

当2月9日太平军离开武汉东下时,已经拥有船只万余,战士50万,旌旗所指,沿江城市无不望者披靡,连下九江、安庆、池州、芜湖、马鞍山等地,随占随弃,并不驻守。

一个月后的3月8日,太平军到达南京,3月19日破南京城。

这一路下来,太平军攻势之猛烈,行动之迅捷,充分彰显太平军水营的强大威力。

太平军第一次过大通时,根本就没有发生什么战事,铜陵知县孙润投降了。

清桐城人方江的《家园记》载:“贼过大通,联三船,张锦帆,女乐侍酒,童子傅粉被锦执旌旆,微飔荡漾,箫管细奏,缓歌而下。”

太平军这场面简直是在顺江游玩了。

可想而知,那时候大通这里是没有什么抵抗的,当然也不会有大清的绿营水师了。

定都南京后,太平军于5月19日开始西征,水陆并进,6月7日攻占池州,搜刮一些粮秣后弃城西进,三天后即占领安庆,此后直到咸丰十年,安庆一直为太平军控制,铜陵至安庆段长江上几乎没有大清水师的踪影。

太平军在咸丰四年的二月份攻占武汉,随后占领岳州,进入湖南,三、四月份攻击到长沙附近的靖港和湘潭,在这里太平军的攻势到头了,时为朝廷二品大员礼部侍郎的曾国藩和他新创办的湘军在长沙这里顽强的阻击了太平军。

其后,仅仅三个月,湘军便夺回了太平军占领的靖港和岳州,7月份太平军西征军撤出湖南。

到10月份,湘军水师会同陆师连克武汉三镇,后在鄂东的田家镇摧毁了太平军水营船只四千余,加上此前靖港、湘潭、岳州、武汉的轮番大战,太平军西征时陆续带来的五六千船只消耗殆尽,太平军失去了九江上游的长江制水权。

但是,湘军水师在田家镇大战后立即遭到太平军石达开的重创。

英国明信片上的湘军水师战船

咸丰五年的二月份,石达开在第一次湖口大战中,大败湘军,连曾国藩的座船都被太平军俘获,湘军水师被截成二段,即彭玉麟的内湖水师和杨载福的外江水师,只是由于太平军水营缺少船只,没法追击躲到鄱阳湖里的内湖水师。

此后,湘军水师进入最艰难时期,苦心发展,没有再进行大的军事行动。

直到二年后的咸丰七年的第二次湖口大战,湘军攻下湖口,内湖和外江两大水师才会师一处,此时的湘军水师已经达到23营、500 多只战船,兵强马壮。反观太平军,则完全不重视水营建设,也没有什么专门的战船,水营在这二年中几乎停滞不前甚至是倒退的。

由此,咸丰七年后的水战中,太平军几无战力,咸丰十一年的九月,曾国荃会同杨载福水师拿下安庆,二天后占领池州,同治元年五月,湘军水师攻破芜湖,十一月湘军将领黄翼升攻占无锡,南京外围被逐渐扫清,同治三年6月太平军覆灭。

因此,湘军水师直到咸丰十一年(1861年),才算真正拿下铜陵,之后,湘军水师就投入到攻击长江下游以及巢湖、太湖等地的战役中。在整个太平天国时期,湘军没有也不可能在大通这里驻扎并且编练水军的。

平定太平军后,对于湘军的去留,曾国藩考虑再三。

由于湘军不是大清的正规军,战争结束后,肯定是要裁撤的,陆师除一部分并入淮军,其他的均被复员遣散,但是对于庞大的水师,曾国藩还是不忍心遣散的。

早在同治元年(1862)三月,曾国藩上奏折请组长江水师,希望把湘军水师改编成国家正式经制水师。

“……江防局面宏远,事理重大,而湘军水师船只至千余号,炮为至二、三千尊,逐年积累,成此巨观,将来战事定后,利器不宜浪抛,劲旅不宜裁撤,应专设长江水师提督一员,添设额缺若干,安插此项水师,以壮江防,而绝中外窥伺”。

同治三年,长江水师提督正式设立,从一品的武职高官,水师章程则由湘军水师统帅、兵部侍郎彭玉麟筹划,同治四年的三月,彭玉麟将水师章程交予曾国藩,同治五年曾国藩会同沿江督抚,将水师事宜30条、水师营制24条上交朝廷。同年7月朝廷通过,至此长江水师的营制、汛地安排完毕。

同治七年3月曾国藩又会同沿江督抚,上折拟补长江水师缺,6月朝廷通过,水师改编计划最终定案,同治八年长江水师各部归标,分段驻扎于长江上至荆州下至江阴的各处要隘,长江水师成为了大清的正式水军。

朝廷还在长江上划设五处厘卡,作为长江水师的军饷来源,这五处厘卡方别是:岳州、汉口、湖口、大通、瓜州,每卡每年提银16万两,合计有80万两。和悦洲上的大通厘金局就是这么来的。

长江水师主要是湘军水师改组而来,辖有原湘军改编而来的二十二个营另外还有大清原狼山镇的海门、通州二个营,但是狼山镇的二个营是和江南提督共管的,且在同治十一年后就不再辖制。

因此长江水师主要就是二十二个营,为四个镇加一个提标,分别是岳州镇5个营,汉阳镇4个营,湖口镇5个营,提标5个营,瓜州镇3个营。

大通水师营属于提标后营,提标5个营分别是:后营大通、左营裕溪、右营芜湖、前营金陵及中营当涂,当涂是当时的太平府治,长江水师的提督暑也设立在当涂,为了巡检方便,长江水师在岳州还有一个提督行暑。

一般情况下,提督巡查水师,往往是半年在提督暑,半年以后就在提督行暑了。

长江水师拥有各式战船718艘,兵员1万1千多人,成立后的主要职责就是“专以驱逐游匪、严防劫盗为重”。

为了之一目的,长江水师共在防区内划分448个汛地,并在每个汛地都分人驻守,从这个规制看来,长江水师已经不像是一支水师军队,更像一支水上警察了。

大通水师营上与安庆营衔接,下与芜湖营衔接,管辖着枞阳至荻港这一段长江水域,主要就是铜陵段的江面,设有四哨共14个汛地,拥有督阵大舢板船1只,长龙船2只,舢板船30只,座船35只,飞划30只,其中长龙船和舢板船都是加装有大炮的战船。

大通营额定兵员502人,不是通常认为的有一千多或者二千多人,有参将一员,都司、守备各二员,千总八员,把总九员。

14个汛地指大通镇、和悦洲头、和悦洲尾、铁板洲、梅埂、太平夹、胥坝、大江口、丁家洲、羊山矶、紫砂洲、新河口、土桥等等。

根据长江水师的章程,提督、总兵、副将、参将、游击一类官员可以修筑办公衙暑,且所筑衙暑必须是远离城市或是在孤州野岸,所以大通水师营是可以修建参将衙暑的,都司、守备一类的领哨官以及千总、把总一类的哨官则必须终日在船,以哨船为办公场所。

对于水师官兵,还有一整套约束章程,诸如:

“住衙者非因公切勿擅行出游,住船者非私行查察,不得擅自登岸,茶棚酒肆烟馆不准轻入”;

“如有宿娼聚赌者,一经查出,参革不殆”;

水师兵丁如有事上岸,需要获批,且“每日起更时分,在岸兵丁急宜归船,在船兵丁不准上岸”;

对于所带家眷,“毋得干预外政,亦毋得推窗瞧望、上岸闲游以及登场看戏、入庙烧香”;

提督总兵需月住船15日,副将参将游击月住船二十日,游击以下的都司守备就是无间日;

哨官须每日辰刻领队上岸操练一次武艺且每日巡江须会哨一次,领哨每月须巡江一次,参将每季巡江一次。

在长江水师的编制上,还有一个长江巡阅使的职位,这是清廷起初特别为彭玉麟设立的。

彭玉麟这个人具有非凡的个人道德修养,是值得后世之人推崇敬仰的,他一生不爱钱,也不爱做官。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但是作为昔日的湘军水师统帅,他的功名是无法掩藏的,朝廷上下都是有目共睹。

早在安庆战役时期,他就先后被朝廷封为广东按察使、安徽巡抚,均坚辞不受,后兼职兵部侍郎,依然推辞,但后来考虑到战事的需要,勉强接受。

战争结束后,他先后被封为漕运总督、两江总督、南洋大臣、兵部尚书等等,均屡次辞谢,只乞愿布衣回家,甚至以回籍丁忧为由辞去仅有的兵部侍郎职。

清廷实在是不知道如何酬谢这样一位劳苦功高而又淡泊名利之人,最后发明了一个长江巡阅使的职位来挽留他。每年巡阅水师一次,其他时间自便。

彭玉麟无法推辞,再加上自己对水师也确实难以割舍,就接受了下来。

彭玉麟一生爱画梅花

不过彭玉麟可不是打酱油的主,在同治十一年第一次巡阅长江水师的时候,就将昔日的部下、第一任的长江水师提督黄翼升开缺回籍。

关于彭玉麟在大通和悦洲编练水军的传说,很大可能就是发生在他巡阅长江水师的时候。

彭玉麟一路巡阅到大通水师营,大通水师需要集合水军进行实务操练,以供巡阅使评判。

因此,在彭玉麟巡阅大通时期,大通水师营的水军动作不会小,又不允许闲杂人等靠近,以至于被人传闻为彭大帅在训练水师,其实那只是例行检阅而已。

自从长江水师成立以来,由于其严密的日夜巡江制度,缉捕盗匪。

这使得长江在大致四十年的时间内,基本保持江面秩序的安全稳定,没有发生大规模的盗匪活动,给沿江的工商活动提供了良好的环境。比如大通和悦洲的工商繁荣,肯定与水师营的的保护紧密关联的。

但是长江水师这种分段分汛驻防,每一个汛地都留有少量水师布置,极大的削弱了长江水师的整体战斗力,对付大股匪患往往力不从心,再加上长江水师一直没有更换铁甲轮船,更加无法承担抵御外侮的责任。

于是到光绪后期,朝廷又另外组建了长江舰队,至辛亥革命时,长江舰队已经拥有铁甲兵轮17艘,实力远超长江水师。

在巡江范围上,长江舰队的铁甲兵轮负责巡视外江主航道,而长江水师的木质舢板船只能巡视长江上的内港与汊江了。

民国成立后,1913年北洋政府颁布《长江及其他水师改组令》。同年5月,北洋政府任命的首任安徽都督柏文蔚颁布了《江淮水上警察暂行编制章程》,安徽境内的原大清水师相继改编为水上警察。

长江水师的安徽省内六个营,即中营、裕溪营、芜湖营、大通营、安庆营、华阳营,统一改编成水警,隶属于省城安庆的长江水上警察厅,警察厅设立了六个直属机构,分别是安庆、华阳、大通、芜湖、当涂和宣城六个警察暑。

长江水师原当涂的提督暑,逐渐荒废,至此,大通水师变成了民国初期的水上警察,长江水师终成了历史。

原创:思科

编辑:采编姐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