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她6岁作出一诗被赞为神童,父亲看后:将来此女必失德,送出家吧

subtitle
文史旺旺旺 2021-03-01 17:3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话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摊鸥鹭。”每每读到这首词,脑中只有两个大字:才女。的确,这是宋代著名词人李清照的词,从古至今,一直成为学习的正面教材。

说到李清照,大家更多的印象便是才华横溢,更有“天下第一才女”之称。像李清照一样,对于有才之人,一般家庭都是惜之重之,更是引以为傲,下功夫培育得更加出彩。

但今天要讲的这位才女却待遇大大不一样,她是一个因为文才出众而被父亲赶出家门的女子,她便是唐代诗坛上享有盛名的一位才女——李季兰

李家有女初长成

唐代730年,城中著名的富商李家喜得一女,取名李冶,字季兰,对于小宝贝的到来,全家人都很欣喜,自古以来女儿都是父亲的小棉袄,李父亲更是对这个小棉袄疼爱有加。

日子一天天过去,李季兰也一天天长大,跟同龄姑娘不一样的是,李季兰天生聪颖过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在诗词歌赋方面更是展露头脚,这除了父亲从小的培育外,更多的是李季兰的天赋所致。

而正是这种天赋使得她过了与他人大径相庭的一生。在李季兰六岁时,正值孩童最天真烂漫的成长期,却无情的被父亲逼迫去道观出家。老话说得好:虎毒还不食子呢,那究竟父亲为何如此能如此狠心于此?

原来,像很多有才华的诗人一样,李季兰也早早地显露了自己的才华,小小年纪便出口成章,更是在六岁时跟随父亲在蔷薇边上吟出:“经时未架却,心绪乱纵横”的诗句,旁人都为之喝彩,赞扬李季兰的天赋,称赞她为神童。

而一旁的父亲却脸色大变,因为这是一首描述待嫁女子的愁乱心绪,而此时的李季兰仅仅只有六岁,而且长相也出众,越发水灵。所以父亲认为:“这是一首不详的诗词,小小年纪便有如此心绪,长大后也恐为失行妇人”。

而“架却”谐音“嫁却”,更是让父亲恼怒不已,于是在回家后便不顾夫人的反对执意要将李季兰送到道观,希望她能静心寡欲。

预言成真 本性未改

李季兰的母亲起初是抗拒的,这不是将女儿的一生都断送了吗,可是终究敌不过那个男尊女卑的时代,只得顺从了自己的丈夫,李季兰的父亲。美名其曰将李季兰送去道观是洗涤心灵,使其静心修养,实则就是为了避免日后失德将其逐出家门

而父亲的如意算盘终是打错了,李季兰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更加放荡不羁起来,而父亲的担心也成真了。不论父亲做了怎样的准备,其女失贞的预言还是成真了。

本就生性浪漫、潇洒不羁的李季兰没有了家庭的管束与正确的指引,很快早熟的她更是展现出自己的风貌,先是对已为和尚的释皎然一见钟情,随后经常借着探讨诗词歌赋的由头向释皎然靠近。

释皎然是谢灵运的十世孙,也是位著名的词人,所以两人的往来便顺理成章,仿佛相见恨晚的知音,探讨诗词歌赋也不亦乐乎。

随之而来的便是李季兰的表白,某一天的午后,李季兰像往常一样拿着自己的诗词去找释皎然,看到他不在便把诗词放到了释皎然的桌上,后者回来后看到顿时脸色大变,原来这是一首情诗,里面有一句是“欲知心里事,请看腹中诗”,并借用了鱼传尺素的故事直接委婉表白。

而后者当时一心皈依我佛,所以无情的拒绝了李季兰。可李季兰并未因此伤心不已。而是转身将这份爱意投向了更多的人。

不舍爱与自由 与多人情投意合

被拒绝后的李季兰又认识了各界人士,更是与多人情投意合产生了爱恨纠葛,当时与李季兰交往甚密的文人甚多,其中还与刘长卿、陆羽等人书信往来密切,交流诗词经验。而她的作词能力,也在与他人交往中愈发提升。

李季兰的诗词多以豪放为主,一扫前派的婉约气息,古代本就喜以诗会友,李季兰便会参加一些诗友会,听闻有一位貌美又才华横溢的诗人,不少作家慕名而来,一睹李季兰的风采。

说来也是,一个容颜俊美、还善弹琴,工音律,能做诗赋的奇女子,试问在文坛上谁人不爱呢?再加之其性格豪爽大气,不同于其他女孩子一般扭捏造作,更是让她广交好友,也是对后世影响深重的原因之一。

唐贞元年间,唐代宗李豫得知了李季兰的过人才华,并与之特立独行的性格,便召其入宫,而此时的李季兰早已人到中年,半老徐娘一个,但这丝毫不影响她的气质外露,唐代宗被其风韵迷住,不久便宠幸了她。

此后经常让李季兰做诗助兴,就这样李季兰在宫中过起了无忧无虑的生活。可惜好景不长,783年,军中将士反叛,自立为帝。

而新人登基,难免会有诗词歌赋助兴,并召集了天下的才子为他们写诗称赞,在得知唐代宗后宫有位才貌双全的主时,便让其写诗称颂自己,当时的李季兰为了活命,只好听从了命令照做。

可她没想到的是,这一举动才是真正让自己送命的祸根。784年时,唐军又收复了长安,唐德宗上位,听说李季兰为叛军写赞诗的事情勃然大怒。

他认为李季兰背叛了唐代宗,更是缺少诗人高风亮节的气度,故此人也不配苟活于世,于是下令将其乱棍打死,就这样一代风华绝貌的女诗人就此香消玉殒。

李季兰的行为究竟是对是错

站在历史的角度来看,李季兰的一系列行为确实违背了常理,违背了“无才便是德”的传统,更违背了女子三从四德的责任。

但是如果放到现代,李季兰的才能突出是无可厚非的,长相更是出众,而她的性格也恰巧是这个世界所选择的,豪放洒脱从不做作,不拘泥于传统女德,一生浪漫自由,一生为爱而活,也是才情万丈,下笔如神的女诗豪。

用现代的话说: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才华。所以是对是错孰是孰非已不重要,我们只讨厌知道李季兰对后世的影响力是极大的,对后代的诗词文坛的影响也是巨大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