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理性分析:美国会成为第二个苏联吗?

subtitle
桃染墨痕 2021-03-01 17:13

美国与苏联作为二战之后的世界仅有的两个超级大国,并且分别作为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阵营的“带头大哥”,互相争霸数十年,把全球拖入了“冷战时代”。

然而,强大的苏联于1991年轰然倒塌,宣布解体,反之,美国自此之后日益蒸蒸日上,坐牢了世界霸主的地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是,近年来,特别是特朗普上台以后,美国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感染超过2800万例,死亡超过50万例,并且形势似乎还未得到有效控制,再加上国内非裔为代表的少数族裔群体与白人群体矛盾激化,美国似乎也陷入了混乱之中。

那么,美国如此这般发展下去,是否会走向苏联分裂的路子?

毕竟苏联最后一任总统戈尔巴乔夫曾经预言,如果美国的总统大选继续混乱下去,美国迟早分裂,走上苏联的老路。

我们的观点是,美国不会成为第二个苏联

美苏在立国基础上的同与异

美国和苏联在立国之基上既有相同之处,也有不同之处,但是异大于同

相同之处展示了美国有成为第二个苏联的可能性,而不同之处则决定了美国不会成为下一个苏联。

两国相同之处,一是都有一个共同认知。

美国建立乃是由于华盛顿领导的独立战争取得胜利,在最初由英国建立的13个大西洋沿岸的英属北美殖民地独立基础之上,宣布成立美利坚合众国,并颁布《独立宣言》,宣称“人生而平等”。

在自由、平等精神及《独立宣言》形成的普世价值感召之下,北美陆续有其他州加入美国版图,最终形成了今天有50个州的美国。

苏联成立是在1922年,以列宁领导的十月革命后的俄罗斯为首,联合乌克兰、白俄罗斯、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土库曼斯坦、摩尔多瓦等其他14个国家成立的奉行社会主义和计划经济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

苏联立国的基础是超越民族、宗教、阶级、国家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

自由平等的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和无产阶级革命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美国和苏联得以建立的基础。

共同点之二在于两国在政体上采用联邦制。

托克维尔在《美国的民主》中详细说明了美国的政治体制的诞生,即由人民自发组成镇,镇再自愿组成市,市自愿组成州,州自愿组成联邦共和国,是由下往上组成的国家。

因而各个州与美国联邦政府相对独立,各州都有自己的政府、议会、法院、军队,并且相对独立,可以颁布自己的法律,换句话说对于联邦政府的命令可以听,也可以不听,但是没有外交权。

因此有人开玩笑说,美国总统从来不召开全体50个州长参加的会议,因为可想而知的是,永远都会到不齐。

苏联也是一样,同样实行联邦制,各个加盟国具有极高的自由权限,甚至基本上是自己执政、掌管军队,但必须要服从苏联中央的命令。

但是美国和苏联立国的意识形态及政体也有根本上的差别。

苏联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诞生时间不长,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呼应了从19世纪到20世纪的共产主义运动,从而被世界各国纷纷采纳,在短时间内能够弥合民族、宗教、阶级、国家差异,共同为共产主义革命理想而奋斗。

但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毕竟无法像伊斯兰教义一样,形成强大的宗教力量,将各国紧紧糅合在一起,形成坚不可摧的信仰共同体。

单纯的革命理想式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对于苏联各国的联合较为松散。

同样,也容易导致出现斯大林式的高压统治,在斯大林的授意下,苏联国内一度出现了极为炽盛的个人崇拜,到处都树满了斯大林的雕像。

斯大林还开展了“大清洗”运动,许多功勋卓越、为苏联立下汗马功劳的将军、官员被清洗,导致苏联国内出现了人人自危的恐怖局面。

斯大林的权威达到鼎盛,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践踏了自由民主,并且在对待其他苏联国家也是如此,可以说粗暴的态度为苏联的分裂埋下了祸根。

而美国所标榜的自由民主意识形态,随着十四世纪文艺复兴、启蒙运动及欧洲近现代思想文明的发展,已经具备了较为深厚的群众思想基础,一定程度上成为了“普世价值”。

高耸的自由女神像也让美国获得了“灯塔国”的称号,虽然美国在行为上往往双重标准,但是自建国以来,各州所信奉的立国基础还依然强大地存在着。

美国宪法赋予了民众可以持枪对抗政府的权利,很多时候人们能够通过游行抗议来表达对政府的不满,这也从侧面捍卫美国的民主制度,在这一方面,共识还没有打破。

因此,从立国基础上来说,美国暂时还不会成为下一个苏联。

美苏在经济问题上的不同

虽然,苏联的分裂和意识形态带给各国的高压有一定的关系,但是压垮苏联的最后一根稻草是苏联的经济问题

苏联实施的计划经济体制,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通过制定计划促进国计民生发展,在二战前期乃至冷战时期都发挥了巨大作用。

但是由于苏联几任领导人都热衷于发展军工等重工业,特别是在美国推出“星球大战”计划后,带来的后果就是苏联的轻工业体系一直不够完善,并且到了后期,轻工业落后的弊端进一步显现。

于是苏联就闹出了很多“苏式笑话”,人们笑称苏联是“用造面包的速度造坦克,用造坦克的时间造面包”,经常出现乌泱泱的人群排队领面包的情况。

因此当苏联强大时,矛盾并不突显,但是当经济乏力时,各国人民连基本的吃穿都不能满足时,加入苏联的益处不能超过独立发展时,树倒猢狲散,分裂也在各国人民心中打下了基础。

再者,苏联发展到后期,由于很多体制机制上的不完善,导致出现了很多腐败乃至特权问题。

苏联的一些高级领导人实际上成为了特权阶级,既得利益者,他们管理着国家巨大的资产,担忧的是无法将特权顺利传递给下一代。

因此,甚至在苏联的高级领导层当中就已经出现了,苏联实行资本主义更有助于维护既得利益阶层利益的想法,从而才会出现戈尔巴乔夫宣读反斯大林报告,从上而下导致苏联分裂的惊天巨变。

而叶利钦领导的俄罗斯联邦不愿将财税上交苏联,导致苏联中央经济破产,是苏联解体的直接原因。

与苏联经济不同,美国虽然也饱受市场经济危机之苦,但是总体来说,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在美国乃至世界范围内还是充满活力。

美国产业体系相当完整,和世界范围内极其强大的金融、高科技、服务业竞争力,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经济老大,GDP稳居全球第一。

而且美国成功将美元在世界范围内与黄金挂钩,人称“美金”,牢牢控制着世界范围内石油的结算等,有着不可撼动的强大经济地位。

虽然近年来,美国经济增长缓慢,制造业大量转移到劳动力价格低廉的地区,导致国内就业岗位减少,失业人群增多,引发了国内社会许多矛盾。

但是,这对于美国来说其实还算不上伤筋动骨,因为美国最大的经济基础及经济优势是金融业,美国是一个资本社会,只要资本和资本家还在,美国就能源源不断地从全球资本市场攫取利益。

换句话说,只要美国世界金融中心的地位仍然存在,美国的经济就还有强大的潜力和动力,还远远达不到让国家经济崩溃的地步,自然也就不能引起国家分裂。

美国真正的问题在于民族矛盾

在苏联解体的原因当中,民族矛盾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毕竟苏联15个国家存在着俄罗斯人、乌克兰人、白俄罗斯人、格鲁吉亚人、哈萨克人等多个大民族,虽然同为一个联合国家,但是各民族都相对集中生活在各自的国家。

斯大林作为苏联领袖,他其实是格鲁吉亚人,但是出于维护苏联大一统局面,他极力推行大民族融合政策,并且将俄语以及苏联的制度尽可能地推向苏联的成员国。

但是,显然短短69年的苏联历史,还远远达不到让这些民族水乳交融的地步,当苏联面临危机,各民族所代表的国家要求以民族的名义独立,也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了。

对于移民国家美国来说,民族问题一直都是国家的核心问题。

作为世界人种大熔炉,作为自由之都,美国的诞生就源于清教徒的移民,当美国建立之后,更是捍卫了这一民主自由的传统。

但是各色人种的混居,也不可避免地带来了各种民族问题。

其中最为集中也最为尖锐的问题,就是非洲族裔与白人群体的问题。

美国的南北战争,就是北方的工商业人士要求废除黑人奴隶制度,而南方的种植园主拒绝废奴,双方爆发了美国历史上自建国以来最大的危机与战争。

当然,好在林肯总统成功地维护了南北统一,废除了奴隶制,暂时弥和了南北的矛盾。

但是黑人的奴隶地位依然没有改变,与白人的矛盾也愈加突出。

然后是黑人领袖马丁路德金的黑人平权运动,帮助提升了黑人在美国的地位。

但是黑人从此在美国就获得平等地位了吗?

也不尽然,以疫情期间白人警察跪杀弗洛伊德,引发黑人大游行为代表的事情就可以看出,种族歧视仍然在美国社会中普遍存在。

并且一直成为威胁美国社会稳定的定时炸弹,如果美国没能很好地处理的话。

另外一种威胁来自于人口学意义上的统计数据,有人说,按照美国国内各族裔人口的出生率来看,美国不一定会变成下一个苏联,但是三五十年之后有可能变成下一个巴西,七八十年之后可能变成下一个印度。

当今美国的白人群体婴儿出生率极速下滑,在二战前,白人占美国总人口的90%,到了1960年代,比例是85%,1990年代是75%,到目前仅在60%左右,并且学龄前的美国白人儿童数量已经低于半数。

照此趋势,美国白人种族的主体地位在未来很可能会不保。

但是如今的美国可谓是白人中心主义的产物,代表的也是白人的价值观,等到了那个时候,不知道美国立国的价值观是不是会出现裂痕。

最后,其实在美国,各州如果想独立,程序非常简单,不需要战争,只需要各州举行全民公投就可以了。

本来民主党的大本营加利福尼亚州,和共和党的大本营德克萨斯州就早有此意,但是很多时候也只是虚张声势罢了。

因为,至少目前,美国各州政府和美国人民还明白,待在美国是一件利大于弊的事情。

全民的共识仍在,所谓美国人的精神还在,世界第一经济强国的经济优势还在,民主制度虽然遭受了冲击,但是民众还是愿意相信美国的制度优势,民族问题虽然是一个比较头疼的事情,但是好在还没有搞到特别严重的程度。

美国建国时间尚短,各州从成立之初就从来没有独立国家的历史和经验,不像苏联的各成员国,都是历经千年历史,经历了分分合合的历史轮回,所以明白国家独立对于他们的伟大意义。

总之,美国人目前还是和我们伟大的中华民族一样具备着“四个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

所以,综上分析,美国不会成为第二个苏联。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8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