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土匪不敢惹的村庄:高筑墙、勤站岗、多买枪,坏人也往里面藏

subtitle
七追风 2021-03-01 17:01

民国初年世道乱,土匪横行,想安稳过日子不太容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洛阳城南10里远的地方,有个大屯村。同治元年的时候,大屯村为了防兵祸,在村子周围修了寨墙。到了民国初年,土匪又多了起来,大屯村的老百姓一商量,决定把寨墙重新修一修,防土匪。

大屯村的这个寨墙,修得很不一般,墙高五六米,很难攀爬。东西南北四个门,因为迷信说法北门常年封闭,其他三门非常高大,两扇门打开能过大车,用铁链锁起来只能一人通过。

东、西、南三门的顶上,各放了一门长约一丈的土炮,寨墙周围则分散布置了很多碗口粗的“轱辘炮”。墙上最窄的地方也有1米,最宽处能达到2米,人员来回调配毫不拥挤。垛墙外捆了很多横着的“滚木”,在敌人攻城的时候可以砸伤对方。

在寨墙下,还专门安放了土制地雷,再往外就是水壕,宽约一丈多,水最深处能没过人头顶。大门与寨壕之间还修了一堵墙,人和车都需要绕着过,这是为了预防土匪正面冲击城门。

村里的每家每户,都要为守寨墙出钱出力。所有中农每户都要购买一支枪,买什么枪不统一要求,有“汉阳造”,还有金钩步枪、带盖枪(三八大盖)、大十响、十三推、一响毛丝等。有钱人家配手枪,盒子枪、八音、左轮、一等。买不起枪的人家,则要配红缨枪和大刀。

总之,家家户户都要备好武器,如果有土匪来,人人都要拿起武器守寨子。

平日里,十几户人家组成一个“排”,分别负责守住三个城门。每个门都有几个人带着枪站岗,看到生面孔一定要盘查。寨门则要晚开早关,遇到比较紧张的时期,整个寨子只开南门,到了后半晌就要敲锣打鼓,提醒在地里干活的人早点回来,锁好寨门。

晚上更危险,所以家家户户都要派人上寨墙站岗。大屯村的寨子东西长一里半,宽半里多,晚上隔几米就要安排人,不能有疏漏的地方。夜里站岗是轮班,每岗两个人,一晚上轮5班。站岗前所有人先抽签,决定站岗的次序,每岗都要带上一根长香,烧完时间也就到了,再去叫下一班。不过,半夜站岗肯定不舒服,偷懒的也有,比如有人就把香掐短一些,提前喊下一班人,为这事儿吵吵闹闹经常有。

但总体上来说,寨墙站岗的人数多,还都带着枪,一般土匪绝对不敢靠近的。城内也有打更巡逻的人员,还专门有人查岗,保证了整个村子的安全。

实际上,当时地方上的安全,全靠自己。

村里的士绅和地主掌权,为了保护寨子的安全,啥事儿都能干出来。大屯村人李文修多年后回忆说,有一年夏天,一个中年人路过寨子外的瓜地,吃了一个西瓜,还在周围转悠了一会儿。有人报告给了村里的士绅,怀疑他是土匪,于是这个中年人就被抓住了。

村里人把他绑在大树上,严刑拷打,还用烧红的烙铁烫,哭声整个村子都能听到。问来问去,这个人不承认是土匪,最后打得不成人形,直接扔到河里,乱枪打死了。

要是遇到村里人被欺负,大家也不会袖手旁观。李文修回忆,村里有个张狗娃,为人老实,有一次被土匪绑了票。不过因为看守不太严,张狗娃偷偷跑了回来——没想到,旁边潘村的人竟然来查问张狗娃的下落。

村里人觉得潘村欺人太甚,于是安排了两个人守在街口,等那个潘村的人出来时,一枪打死了。第二天,全村人带上刀枪,浩浩荡荡地来到了潘村,搜查土匪。最后抓了两个人,直接枪毙了。

要想安稳过日子,就要和土匪搞好关系。

别看大屯村日夜防土匪,但真正的土匪,就住在村里。比如土匪头子白天中,就经常带着几个护兵,到大屯村住几天。土匪黄金贵一家子,也在大屯住过。村里有些人的亲戚,在外面当土匪,偶尔进村住几天,很正常。村里的人都知道,互相不招惹就行了。

土匪也是心知肚明,大队伍不进村,免得起冲突。比如有一天晚上,白天中带队劫掠娥庄,回来路过了大屯。守寨墙的人一看来了大队人马,赶紧问什么情况,土匪队伍回答“自己人”——于是,村子派人出去送了点吃的,土匪队伍就往关林方向去了。

村里人有时候也护着土匪,比如土匪郭川带着老婆孩子住在村里,有一次遇到了洛阳县大队来剿匪。当时,郭川早几天已经离开了,他妻子、孩子、小舅子三人还没走,眼看着可能会被抓走,村里的郭中医急中生智包了些中药,让郭川妻子把孩子包裹严实抱着,郭中医亲自把三人送到了城门口。卫兵问起的时候,郭中医就说:“这孩子急病,要赶快回村煎药吃。”就这么,这三人顺利出了城。

大屯村一边防着土匪,一边又藏着土匪。土匪也明白这地方算是藏身之所,不会来骚扰的。十里八乡的人知道这里安全,经常带着全家老小来避难,有时候村里家家户户都挤满了亲戚。

大屯村能这么安全,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附近的土匪通情理。

之前提到的土匪头子白天中,就是个很好的例子。白天中本来家境富裕,有勇有谋,是个难得的人才。一股土匪觉得白天中有本事,可以拉他入伙,于是到处宣传:“我们是白天中的人!”

时间一长,白天中没了办法,只能入了伙,因为他有本事,很快就当上了匪首。白天中做事讲规矩,老百姓都不痛恨他。据说有个老人被绑了票,白天中对他很好,夏天还专门安排了一个小孩给他扇扇子。老头被赎回家之后,对自己的孩子说:人家土匪待我比你们还好,花点钱没啥,不能记仇。

据说有一次,白天中绑了黄河北边一家富户的老人,一直到快过年了,家里还没把赎金送过来。白天中专门交待,要把老人伺候好,还亲自送了点钱,对老人说:“老伯,快过年了,给你送点钱。”老人家一听很意外啊,赶紧说:“家里人还没送钱来,我咋能要你的钱啊!”白天中回答:“过节了,弟兄们给你拜年,你没钱不好。”

过完年,家里人交了赎金,老人专门对白天中说:“儿子已经定了结婚的日子,到时候请你喝喜酒!”白天中满口答应了。到了日子,他还真带了两个人去喝喜酒,老人家在当地很有名望,专门嘱咐到场的人:“白天中讲义气,不得无礼。”一些从县里来的官兵,也不敢找麻烦了。

实际上,大多数土匪都是当地人,和村里人沾亲带故,平时也会走动走动。兔子不吃窝边草,尤其是大屯村这样防守严密的寨子,能不碰就不碰了。所以,大屯村能在乱世中有一份安宁,靠的是齐心协力,实力强大,以及和土匪搞好关系,这三者是缺一不可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8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