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侵害戍边英雄名誉,网红“辣笔小球”被批捕,或成新法判决第一人

subtitle
聊点看法 2021-03-01 16:28

2021年2月19日,仇某明在社交媒体上连着发了两条信息,贬低、嘲讽戍边的烈士。之后相关信息迅速在网络上传播扩散,社会影响十分恶劣。2月20日,仇某明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25日,公安机关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提请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检察机关审理后认为,仇某明侵害了烈士的名誉、荣誉,情节严重,影响恶劣,以涉嫌侵害英雄烈士名誉罪、荣誉罪批准逮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刑法》239条规定:在公共场所闹事,导致秩序出现了严重混乱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从日常生活的角度来看,无故造谣生事,毫无疑问属于寻衅滋事,但是法律定义和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固有印象有时候会存在着较大的差异。

仇某明的行为,是否能够被定为该罪,需要在法理上回答两个问题:网络空间是否属于公共场所?他的行为有没有导致秩序出现“严重混乱”?第二个问题其实是比较好回答的,因为他的言论有一定的传播度,让部分人对相关事实产生了错误的认识,确实造成了混乱。

2013年,最高院、最高检发布的司法解释中,阐述了第一个问题:编造虚假信息,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或者是组织他人散布,给公共秩序造成了影响的,可以该罪名论处。不过这个解释引起了一些刑法专家的质疑。

清华大学的张教授认为,网络空间属于公共空间,但不能将其等同于公共场所,若是把信息网络认定为公共场所,那么任何人都可以发表言论观点的杂志、报纸也成为了公共场所,就好比把“妇女”这个子概念等同于“人类”这个母概念一样,逻辑上不能自洽。

正是因为有这些质疑声音的存在,相关部门在利用该解释执法时,态度一直比较克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进行检索,会发现从2013年到2020年这7年时间,相关的案件只有20件左右。考虑到中国有8亿多网民,因为言论不当引起众怒的社会事件发生频率很高,定罪率其实是很低的。仇某明被严惩,传递出了一个信号:网络真的不是法外之地,相关部门有维护英雄烈士名誉的决心。

这一事件被曝光后,仇某明能否提走“侵害英烈名誉荣誉罪”第一案,一直是法学界关注的热点。

2021年3月1日,《刑法》修正案11正式生效,修正案增添了该罪,它是被这样阐述的:侮辱、诽谤,或者是用其他形式侵害英雄烈士名誉、荣誉,情节严重的,处3年有期徒刑、拘役或者是管制。

刑法中有一个大的原则,“法不溯及过往”,仇某明的行为发生在2月19日,当时该修正案还没有实施,为何最终会被以该罪名批捕呢?因为刑法中还有一个原则:从旧兼从轻。

这个原则简单来说有两个含义:第一是若是一个行为在新的法律生效之前就发生了,在新的法律中被认定为犯罪,在旧的法律中不被认定为犯罪的话,以旧法论处,第二是若是一个行为在新法和旧法中都认定为犯罪,但是新法的量刑要比旧法轻的话,以新法论处。

侵害英烈名誉荣誉罪最高刑为3年,而寻衅滋事罪的最高刑为5年,前者轻于后者,符合“从旧兼从轻”的原则,以该罪名批捕仇某明,在法理上是说得通的。

仇某明最终是否会被判刑、会被定义为哪种罪行,还需要等待法院的审理判决。但从这个案例中我们要明白一点,上网的时候,不能为了博人眼球编造虚假信息,尤其不能编造和英雄烈士相关的谣言,暂且不论法律,从人情上来说,英烈们流血戍边,为我们换来了和平安宁的生活环境,造谣他们于心何忍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