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同样是一滩烂泥,为啥南宋可以坚持100多年,南明却死活扶不上墙?

subtitle
看鉴人文历史 2021-03-01 15:2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几年,区块链的概念成了热门话题,but,啥叫区块链?

说到这个概念,不光小清新目光呆滞,连很多老司机也表示很迷茫。

其实,区块链的概念,说白了就是——去中心化。

假如,你只有一个娃,那么这个娃势必要投入你所有的精力和资源,但是这个娃仍旧会有成才、平庸、废柴三种可能,然而你并没有别的选择;

但是你如果有3-4个娃,虽然资源分散了,哪怕有1个能出人头地,你就赚了,你的选择面更广泛。

所以,古代的皇帝为什么明知道娃多了,会发生夺嫡之争,还拼命生,就因为——区块链是个好技术。

图片来源于《大明劫》

但是,赵构一个人跑出来,南宋续命了;南明那么多龙子龙孙,反而玩塌了。

从这点看,一个选择反而是优势,中心化比“去中心化”好的多。

要知道,生孩子只是个比喻,在具体到分析组织生态层面,还要活用才行。

01

南宋的去中心化

相比南宋,北宋是个典型的中心化帝国:北宋帝国一盘棋,棋盘中央在开封。

图片来源于《清平乐》

这中心化的好处,那自然不必说——打造了空前繁荣的中原都市圈,开封城一度成为当时世界上最繁华的都市,清明上河图就是活证据。

但中心化的弊端也很明显,那就是中心一旦被破,帝国立马崩盘!所以,突如其来的靖康之变,一下子就把虚胖的宋帝国打花了!

被打花的宋帝国死了吗?并没有,新老两任董事长虽然被干掉,但各大区经理的生命力却更加旺盛,各种轮番阻击之下,不但保住了南宋帝国半壁江山,还差点逆风翻盘。

怎么回事?

图片来源于《精忠岳飞》

这得回到靖康之变的前夜:我们知道,靖康之变并不是一夕惊变,相反,东京之围有两次,在第一次的东京之围中,为了解救集团董事长,各路诸侯组织了规模浩大的勤王大军。

但是,“光让马儿跑,不让马吃草”那怎么行?

为了自救,宋钦宗下了这么一道指令:大宋朝进入紧急状态,宋帝国分天下23路为4道,分别由知大名府赵野总管北道,知河南府王襄总管西道,知邓州张叔夜总管南道,知应天府胡直孺总管东道。

在各自的道内,各总管可以自行决定军政大事,财政收入归自己专用,可以自行任命各级官吏,所辖士兵可以自行诛赏。

图片来源于《精忠岳飞》

啥意思?这就是实质上的分家!钱粮、官吏、兵马都自己管了,各道总管也就是实际上的土皇帝。

这显然是宋钦宗眼瞅活不下去,不得已下的一道指令,可是他不知道,这道指令,却在未来救了宋帝国半条命。

在后来的宋金战事中,岳飞、韩世忠、吴玠、刘光世、张俊等人几乎都是自成体系,别看彼此互不统属,貌似缺乏配合,可是在对金反击战方面,几个大区经理都是玩命得凶悍。

水战,是韩世忠的天下,金兀术在黄天荡碰得满脑袋血包;西南方,那是吴家兄弟的地盘,和尚原、仙人关几场大战下来,女真人连入川的想法都没了;至于荆湖一带,这里布防的则是最凶悍的岳家军。

图片来源于《精忠岳飞》

在几个大区经理的疯狂阻击下,女真人也彻底打消了吞灭南宋的念头。

赵构在南渡初期,未尝没有想着收兵权,让君权集中,况且不准许藩镇割据已经是大宋的传统。

但他明白时势的重要性,所以在宋金对峙形成后,才着手收兵权,杀害岳飞。

可以说,南宋集团得以延长国祚一百多年,正是去中心化的完美演绎。

02

南明围绕中心化的撕扯

与南宋集团重建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南明

图片来源于《长河东流》

相比宋朝,明朝原本是最有可能完成区块链组织的——人家本来就有北京、南京俩首都,甚至连文武百官的建制都有两套,一个废了,备份立马启动,多么完美的设想?

但是,南明的结局咱们又都知道,这套备份体系对于明帝国的延续也就是个“然并卵”!

怎么回事?说到底就是因为没有区块链的概念!

虽然北京城被攻破了,可是明朝老朱家的后人那是乌央的,有资格继承皇位的,起码就有:福王(弘光帝朱由崧)、唐王、桂王、鲁王这么几位。

图片来源于《大明风华》

子孙多了,原本应该是人多力量大,正是充分体现“多子多福”优势的时刻。

可偏偏,南明君臣上下都死抱着“中心化”的思维不放。南明刚刚成立,弘光帝刚登基,就发生了围绕帝位合法性的“南渡三案”,钱谦益的东林党和弘光帝的阵营公开互撕。

甚至,在清军压境的前提下,左良玉和东林党还打出了“清君侧”的旗号,反攻南京,让南明江防不攻自破,任史可法在一旁看着干着急。

武力硬撕的结果是谁也没好处,左良玉、弘光帝先后打出GG,赢家则是看完热闹、一把梭哈的满清。

图片来源于《投名状》

一个中心化的组织,一旦中心本身出了问题,那是无可救药的。

弘光朝廷覆灭后,就出现了各地称王各地监国的情况,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福建的唐王政权和浙江的鲁王政权。

其实这两个王都还不错,如果能够专心一志,全力抗清,起码还能多蹦跶几年,可是,双方的第一要务都不是抗清,而是在合法性上压倒对方。

甚至最后的桂王(永历帝朱由榔)政权,在大西军孙可望、李定国、刘文秀的支持下,也一度让人看到中兴希望。

图片来源于《长河东流》

但颓势正好是桂王到达了军中以后,孙可望和李定国又开始了武力互撕。即便后了孙可望降清,李定国也没法放开手脚,因为李定国要进行军事行动,必须桂王许可,合法性来源在桂王手中。

好不容易实现去中心化的组织,再次中心化后,走向了衰落。

原本很有希望的南明小朝廷,就在不断地撕扯中,终于把自己撕成了渣。

在南明这个中心化体系里,李定国没法和永历王隔绝,不然他就失去了合法性,沦为乱臣贼子。

所以,李定国水平再高,可只要权力还在永历皇帝手中,李定国就玩不出花来,更别说复兴明朝了。

图片来源于《长河东流》

这好比在一些大公司里,一个工作流程相当复杂。法务、财务、相关领导都要一一过目,如果有人恰好又出差、度假,一个事办下来可能早就被别人抢去了市场的先机。

当一个组织的权力只在中心手里时,周边其他的人就是再能干,它的机动力也会丧失。

而与李定国相比,郑成功就幸运多了。

当初,福建的唐王朱聿键赐郑成功国姓,即他可以姓朱,但是郑成功并没改姓。他只是打着南明的旗号,把自己叫做“国姓爷”

图片来源于《郑成功》

永历王朱由榔死后,众人都要去保朱以海,但是郑成功坚决的反对,只肯供奉不愿臣服。所以郑成功一直保持着自己的机动性,和清军一直抗衡到康熙元年。

03

去中心化的区块链

南宋的存在和郑成功的成功,说明在一些条件下,当原有的中心化组织把自己解体,成为去中心化组织,才是应对那些去中心化组织的门口野蛮人的终极法术。

比如海尔,2015年海尔就将重点放在了加快孵化“小微”企业上,集团层面加速向“平台”演化。目前,海尔平台已有212个小微生态圈。

图片来源于网络

除了免清洗洗衣机、雷神笔记本、智胜冰箱等从传统产业孵化出的小微企业之外;2015年海尔平台又孕育出了有住网、蛋业生态、汽车公社、快递柜、社区洗等很多新项目。

而且,这些项目中,有些海尔占大股,有些海尔只占小股,海尔对此完全持开放的态度。

再比如华为,也是去中心化的成功案例:公司创始人任正非的股份仅占1.4%,几乎是百分百的员工持股型企业。

图片来源于网络

很多企业老板都希望自己控股51%,因为担忧失去对企业的控制权,可是去中心化的华为却在市场大潮中,披荆斩棘,创造了科技神话。而这,也是区块链的典型例证。

时至今日,大型传统的中心化组织,其效率短板正在日益凸显被放大,或许去掉中心,把中心变成平台,会是一个不错的出路。

千秋远

朝代:| | | |

闲谈:| | | |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2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