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全唐诗》误收的一首元代七绝诗,孤篇横绝,美得令人心碎

subtitle
人生大归途 2021-03-01 15:17

中国是一个诗的国度,数千年来,涌现出了如李白、杜甫、王维、白居易、李商隐等诗坛大家,更有无数佳篇绝作,脍炙人口。

但也有那样一些诗人,他们的生平不为人知,一生寂寂。

却凭借着某一首诗歌,得以在璀璨诗坛上觅得一席之位,惊艳了千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比如在《全唐诗》卷七百七十二,就收录了一首题为《题龙阳县青草湖》的七绝诗,作者是唐温如。

西风吹老洞庭波,一夜湘君白发多。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长久以来,这首诗因为鲜为人知,作者也寂寂无名,一些人遂认定这是一首唐代被忽略的名作,作者唐温如应当是晚唐诗人。

一直到后来,在一些学者细致的钩沉索隐后,才终于证实,这首诗应是《全唐诗》误收的元代作品,诗人唐温如也应为元末明初诗人。

原题应为《过洞庭》。龙阳县,指的是如今的湖南省汉寿县。青草湖,又名巴丘湖,位于洞庭湖东南,南汇湘水,北通洞庭湖,因为湖的南面有青草山而得名。

唐人描写洞庭湖的诗篇很多,其中不乏许多绝妙篇章。

如孟浩然的《临洞庭湖赠张丞相》,“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气势宏大;

再如杜甫的《登岳阳楼》,“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更是吞吐日月,境界雄浑。

而唐温如的这首作品,虽不能说独占鳌头,却也可说与孟、杜之作鼎足而三,共为写洞庭湖的绝唱。这首诗应是诗人秋夜辗转漂泊到湘北所作。

西风,即是秋风。朱筠《古诗十九首说》中说,“大凡时序之凄清,莫过于秋;秋景之凄清,莫过于夜”。西风历历,秋夜沉沉,诗人独自凭立,面对着浩浩渺渺的洞庭湖。

一阵飒飒秋风,吹拂过水面,水面上的波纹便一圈一圈荡漾开来,又急遽而去。

一个“老”字极其耐人寻味。

老了的是秋风?还是洞庭湖水?亦或诗人自己。

“一夜湘君白发多”,用了一个著名的典故“湘妃啼泪”。

传说湘君“闻舜帝崩于苍梧”,遂“以涕挥竹,竹尽斑”,从此那泪痕斑斑的湘妃竹便具有了特殊的悲怀意味。而今那萧瑟的秋景,竟然使得美丽多情的湘君,一夜间银发满头,这该是怎样凄清的秋色啊!

而诗人自己的迟暮之感、无边的衰颓、悲怀,也便尽在其中了。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一个“醉”字,诗人由此进入了一个神仙世界。

小船轻轻晃荡,诗人喝得醉醺醺的,恍惚间他仿佛泊舟在了那银河之上。船桨轻划,荡出一片灿烂星光。

诗人一时分不清天地四至,担心满船清梦会把倒映于水中的星星压着。

一场醉梦,竟被诗人写得如此清新绮丽,虚实之间,缥缈轻灵,让人生出无限遐想与向往。

除了唐温如的这首《题龙阳县青草湖》,还有许多不那么知名的诗人,留下了千古佳作,值得我们铭记。

如金昌绪的《春怨》:

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啼。

啼时惊妾梦,不得到辽西。

金昌绪,唐朝余杭人,身世已不可考,这首《春怨》是他唯一的传世作品。

这是一首闺怨诗。

春愁秋悲,女子的心事最是婉转动人。

历史上写这类的诗作不在少数,较有代表性的一首,如王昌龄的《闺怨》,“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
而金昌绪的这首诗则以其诗意的委婉含蓄,可与《闺怨》比肩。诗歌首句似平地奇峰,突然而起。

一般来说,黄莺儿是教人欢喜的鸟儿,可诗中的女子却为何要“打起黄莺儿”,让它不再啼叫呢?

在三四句,我们找到了答案。

因为女子怕惊醒了自己的梦。

什么样的梦呢?去辽西的梦。

辽西即辽河以西,是由中原进入东北的必经之路,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战争频繁。

那么也许你又要问了,为什么女子想要做去辽西的梦?

也许是有亲人在辽西?也许这个亲人就是女子的恋人?他又为什么要背井离乡?

诗人以层层倒叙的手法,引导读者一点点寻觅答案,最后又不说破,留给我们无限想象。

此外,还有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崔郊的《赠婢》,“侯门一入深如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崔护《题都城南庄》,“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唐代诗人王湾曾写下一首《次北固山下》,其中“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两句,历来备受赞誉。
据说,晚唐诗人郑谷就对这两句诗十分欣赏,在自编诗集卷末题下了“何如海日生残夜,一句能令万古传”的诗句,表达自己的仰慕。
诗词君觉得,这两句诗其实也是对所有“孤篇成名”诗人的一种肯定。

但有诗人呕心沥血,哪怕孤篇残卷,亦可流芳千古。
在众星璀璨的诗坛上,他们的光芒或许黯淡,却同样是夜空里的一抹不可忽略的风景。

【版权声明】本文由诗词世界原创发布,作者:叶寒。文中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