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三年亏损近40亿元 坐拥上亿用户的B站赚了个“寂寞”?

subtitle
中国商报 2021-03-01 14:32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记者 祖爽)忙着“破圈”的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甜蜜与烦恼并存。近日,B站公布了2020年第四季度和2020年全年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其中多项指标同比翻番。然而,扣除了各项运营成本之后,B站仍没有走出亏损的泥谭,数据显示,四季度B站经调整净亏损为6.8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3.4亿元增长了100%。坐拥上亿用户的B站赚了个“寂寞”, “破圈”给B站带来的或许是更多新的烦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摆脱游戏依赖症 营收首破百亿元

对于B站来说,2020年是收获的一年。这一年,B站已经从最开始自嘲的“小破站”变身为一家拥有百亿元级营收、上亿用户的视频平台。

财报显示,B站2020年总营收达120亿元(人民币,下同),与2019财年相比增长了77%,这也是B站首次年营收超过百亿元。从主营业务构成来看,B站的营收来源于游戏、增值服务、广告、电商及其他业务等四个板块。其中,来自于移动游戏的营收为48亿元;以直播、大会员、漫画为主的增值服务营收为38.5亿元,同比增长了134%;来自于广告的营收为18.4亿元,同比增长了126%;来自于电商业务及其他业务的营收为15亿元,同比增长109%。

值得注意的是,过去的一段时间里,B站对游戏业务有着较高的依赖。 2019 年,B站有意调整业务结构,提升直播、广告、电商等非游戏业务的占比,这一点在财报中也有所体现。2020年第四季度,B站游戏业务营收为11.3亿元,在总营收的占比中从第三季度的40%下降至29%,这是B站的游戏业务营收首次被其他业务营收超越。

随着内容品类不断丰富,2020年B站受到越来越多广告主的“青睐”。B站副董事长兼COO李旎在财报电话会议中透露,2019年B站的品牌认知率达37%,2021年1月份,该指标已提升到68%,在2021年还可以达到90%。李旎表示,2021年将持续在市场社区打造品牌事件,输出优质的内容,增强用户对B站垂直内容的认知,并持续加强与核心厂商的合作,覆盖全内容消费场景。

“广告增长是B站财报的一大亮点。广告是互联网平台变现的重要手段,长期以来,B站对广告投放一直比较克制,未来B站可能会在平衡用户、UP主(即在视频网站、论坛、ftp站点上传视频音频文件的人)、广告主等各方利益的基础上,继续加大精准投放力度,放大协同效应,提高内部广告工具的效能。”中娱智库创始人高东旭表示。

月活用户破两亿 “破圈”带来增长“甜蜜期”

除了高速增长的财务数据外,B站在财报中最亮眼的部分,当属其用户数量的增长。

第四季度B站平均月活跃用户数(MAU)首次突破2亿人,移动月度活跃用户人数达1.9亿人,同比分别增长55%和61%;日活跃用户人数(DAU)达5400万人,同比增长42%,平均月度付费用户人数达1790万人,同比增长103%,付费率为8.9%。

财报中,多项指标同比翻番,大大超越了此前资本市场以及行业对B站的预期。“月均活跃用户成功突破2亿,这可以视为我们用户增长的新起点。”B站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睿表示。在财报电话会上,陈睿更是定下了“2023年MAU突破4亿人”的目标,这个数值已经超越了当下的芒果TV和优酷,逼近爱奇艺和腾讯视频。

中经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端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B站用户持续增长的背后是多方面原因共同支撑的。“从战略上,B站从2019年就开始着力淡化自己固有的形象,不断地‘破壁出圈’,伴随其用户群体的成长,追求更主流的社会影响力。B站未来可能会进一步趋于主流化,其自我定位的扩张必然带来用户群体的扩张。”

方正证券研报认为,随着B站内容“破圈”,用户画像经历了二次元、Z世代、泛娱乐三个阶段。在Z世代阶段,25岁以下用户占比高达80%,远高于其他视频平台。陈睿表示,未来B站平台用户范围将更广泛,从90后、00后拓展到85后—00后,甚至80后—00后,在内容质量上将占领更多品类和质量的高地。

从巨额亏损到频陷争议 甜蜜背后暗藏苦涩

持续不断的“破圈”让B站尝到了用户增长的甜头,但同时也带来了巨额亏损。

2020年第四季度,B站经调整净亏损为6.8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3.4亿元增长了100%。从2020全年看,B站经调整净亏损高达26亿元,较2019年同期的亏损11亿元增长了136%。中国商报记者统计发现,近三年来B站的经调整亏损金额累计已经逼近40亿元。

从财报反映出的数据来看,B站净亏损规模扩大的主因是经营成本的持续走高。2020年第四季度,B站总运营支出为18.4亿元,较2019年同期增长126%。其中,销售和营销费用为10.2亿元,同比增长147%,新增支出的主要投入方向,是与B站应用程序和品牌相关的渠道和营销。公司手机游戏的销售和营销人员人数的增多,也加大了成本。管理费用则为3.4亿元,同比增长115%;研发费用为4.8亿元,同比增长97%。

与此同时,不断破圈进入到大众视野的B站也开始陷入到争议与流言中。近日,B站动画区头部UP主LEX关于日本动漫《无职转生》的评论引发了争议,即便B站之后下架了《无职转生》并禁封LEX,但是苏菲、美妆品牌UKISS、安慕希等品牌方还是随即宣布停止和B站的一切合作。随后,B站发布《关于展开春节网络环境专项整治行动的公告》,开展整改工作。

另据全国“扫黄打非”办通报显示,2020年以来共接到群众反映B站问题的线索逾500条。按照转办线索,上海市相关部门对B站行政立案处罚六次,约谈10余次。针对B站平台存在某些内容涉及色情低俗等较突出的问题,上海市“扫黄打非”办联合市委网信办、市文旅局对B站进行约谈,责令其限期整改两周。

“破圈”之路虽然一帆风顺,但B站面临的新难题也已经开始显现。如何在加速成长的过程中走得更远、走得更稳,或许是即将年满12岁的B站要去思考和解决的问题。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