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介绍2个方子 —— 治耳聋的“通气散”,治癫狂的“癫狂梦醒汤”

subtitle
医学技术培训 2021-03-01 10:1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导读:今天介绍王清任的2个方:治疗耳聋的通气散,治疗癫狂的癫狂梦醒汤。

1

通气散

通气散方,由柴胡、香附、川芎三味药物组成,是王清任治疗“耳聋不闻雷声”的自创方。

从方后附录王氏的自注中可以看出,本方是王氏在30岁左右创制,并一直运用于临床,是王氏的得意之作。

在《医林改错》中,王氏以本方配合通窍活血汤治疗“年久耳聋”之证,且有“二、三十年耳聋可愈”的验案,足见王氏把玩二方之娴熟程度和成功把握。

临床所见,耳聋一证有虚实之别,虚者多因肾精亏虚或清气下陷,使宗脉失养、耳窍失用所致;实者多由外感风热,壅闭清道,或是湿浊、痰火之邪扰于清窍导致耳窍闭塞所致。

从本方的药物组成来看,显然是对实证耳聋更为合适。

同时,由于虚证日久多兼有“正气虚者,不能运行,邪滞著不出,所以为病”之患(《证治准绳》),故用本方配合补益之剂,治疗虚证耳聋可兼收通气散邪之利。

统观全方,药味虽少但力量专一,体现了“通气”的治疗原则。

如方中用柴胡理气解郁,宣通阳气,直走少阳而通耳窍;香附辛香走散,微苦清降,疏调气机以开郁结;佐以川芎“理血中之气”,升散透达,上行头目,下达血海,中开郁结,使一身气血通顺畅达。

如此配伍,则清气可升,浊气可降,气畅而血活,对耳聋因气滞引起者可望收到满意疗效。

有人以本方加味治疗血管神经性头痛、三叉神经痛及外伤性头痛亦获良效,证明了本方不仅可用于耳窍诸疾,但凡由气滞所引起的官窍疾患,皆可以本方加减处之。

2

癫狂梦醒汤

普遍认为,癫与狂虽都属精神失常疾患,但二者的主证、病机并不完全相同。

癫证以沉默痴呆,语无伦次,静而多喜为特征,病属于阴,病位在心脾包络;狂证以喧扰不宁,躁妄打骂,动而多怒为特征,病属于阳,病位在肝胆胃经。

在治疗上,治癫重在疏导,苏合香丸、四七汤为其代表方;治狂重在镇降,生铁落饮、承气类方是其代表方,以上认识,在中医学界几乎已成公论。

王清任在长期临床实践过程中发现,癫狂的发病机制与治疗方法不仅局限于此,他根据其解剖学认识和长期临床治疗经验的结果,提出了癫狂发病与瘀血相关的新观点。

他在《医林改错》中指出,癫狂之发,缘于“气血凝滞脑气,与脏腑气不接”,而“灵机记性,不在心,在脑”,故气血凝滞,脑失所养,灵机失用,则必然会导致神志精神异常——“哭笑不休,詈骂歌唱,不避亲疏,许多恶态”等,病人毫无自制能力,整个病程“如同做梦”一样。

因此,只有在治疗上施以化瘀血、逐痰涎、降逆气之法,方可控制病情的进展,使病者“如梦方醒”。

癫狂梦醒汤正是秉承这一治疗原则而设,全方由桃仁、柴胡、香附、木通、赤芍、半夏、大腹皮、青皮、陈皮、桑皮、苏子、甘草共12味药物构成,集中体现了王清任从瘀、痰论治癫狂的学术思想。

方中以大量桃仁为君,逐瘀活血,引瘀下行;辅以赤芍、木通通利血脉之品,助桃仁攻逐瘀血以除顽疾。

半夏、大腹皮、陈皮、桑皮、苏子同为臣辅,化痰泄浊,降逆开结,使顽痰、浊气从下而出。

佐以柴胡、香附、青皮,解郁疏肝,理气散结,与逐瘀、化痰之品共施,以收气行血亦行、气行痰得化的功效。

同时,柴胡与陈皮并用,“一升一降”,能使“气自流通”(张锡纯语),对调整全身气机升降大有益处。

倍加甘草为使,能调和诸药,补益心脾,兼收“安魂定魄”的作用(《日华子本草》)。

全方配伍,以“通”为法,以“降”为和,双管齐下,痰瘀并治,临床对癫狂辨属痰瘀胶结者有较高的使用价值。

注:本文选摘自《医林改错识要》,温长路、刘玉玮主编,中国古籍出版社出版,2002年7月。转载请注明出处。

注:文中所涉及到各类药方、验方等仅供专业中医人士参考学习,不能作为处方,请勿盲目试用,本平台不承担由此产生的任何责任!

版权声明:我们注重分享,文章、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如有异议,请告知小编,我们会及时删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2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