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明朝,一次骇人听闻的交易,比玩完不给钱更可恶

subtitle
汉周读书 2021-03-01 09:28

文/冰扬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家先静一静,看一个本次事件相关人的故事。

01

明嘉靖年间,发生一起劫匪直入官署劫持县令勒索库银的吊轨公案。

是时,张佳胤(1526-1588年),字肖甫,为滑县县令。

至于劫匪,有两个:一名任敬,一曰高章。

且,胆儿忒肥。

俗话说: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

按惯例,贼走黑道,月黑风高夜常是贼作案的最佳时机。

然鹅,这任高二匪绝非一般鸡鸣狗盗之徒,不走寻常路,竟在光天化日之下大摇大摆、挺胸腆肚地走进了县衙大堂,根本就没把官府放在眼里。

瞧见了吧,这俩货气焰有多嚣张,绝对一对江湖巨盗、悍匪。

那日,张大人正在县衙办公,埋头批阅文件,处理一堆杂七杂八的琐事呢。

二匪进了大堂,既不报名,也不参拜,就那么直眉瞪眼地站着,连句话也不说。

“这谁呀,如此不懂规矩?”

张大人心中虽颇感不快,但也懒得搭理他俩,仍旧埋头处理公事。

双方,就这么抻着、僵持了好一阵子。

02

良久,任敬还是沉不住气了,厉声喝道:

“我等受锦衣卫差遣前来贵县,不知张大人何时拨冗相见?”

“锦衣卫?”

张大人听了,心里立时“咯噔”一下。

众所周知,明朝的锦衣卫、东西两厂皆恶迹昭彰,坏事干尽,那名声忒臭。

黄鼠狼给鸡拜年,准没啥好事。

张大人自是不敢怠慢,忙屏退手下,起身笑脸相迎:

“二位钦差大人驾临鄙县,不知有何公干?”

见张大人如此恭敬,任敬这货越发装逼:

“恕在下有圣旨在身,不便下拜,还望大人见谅!”

“圣旨?”张大人怕啥来啥,越发心惊,看来是摊上事儿了。

“来人呀,赶快摆设香案,准备恭迎圣旨!”

任敬忙摆摆手,叫停,示意他无需整这些虚势。

张大人忙再次屏退手下,心颤胆突突地低声询问:

“不会是圣上下旨要拘捕我?”

任敬笑着摇了摇头,近前低声对他耳语道:

“呵呵,大人勿惊,我等实为抄没耿主事家产而来。”

这事儿,张大人是知道的。

【时有滑人耿随朝任户曹,坐草场火系狱。】

说,这耿主事是一滑县人,名叫耿随朝,之前曾在县衙做过户曹,即分管户籍、农桑工作一小吏。

不想,前些日子一场草料场失火案让他受了牵连,下了大狱。

如今事实已然明了,与自己无关就好,压在心头的那块大石头总算落了地。

不过,这俩锦衣卫既是奉旨办差,何需如此藏着掖着,不知要整啥幺蛾子。

不管怎样,警报算是解除了,还是让张大人长舒了一口气。

然鹅,危险在渐然逼近。

03

张大人虽心存疑惑,还是请两人到后堂小憩,奉茶,略尽一下地主之谊。

是时,彼此笑脸相迎、嘘寒问暖的一通客套,满堂和气。

可是,一进后堂,剧情立时反转。

“给我老实点,若敢嘚瑟,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说时迟,那时快,任敬、高章二人疾步上前,一左一右,或扣手,或搭肩,且两把短刀同时抵在张大人的脖子上,若敢奋起反抗,小命立马嗝屁…

张大人立时明白了,啥锦衣卫呀,啥圣旨呀,全踏马的扯淡,实乃两个劫匪、一对亡命徒呀。

此时,任敬手抚胡须、嘿嘿一笑,便说明来意:

“最近,兄弟手头有点紧,想跟贵县借点库银花花,大人不会让兄弟空手而归…”

说着,任敬将那把短刀在张大人眼前晃了晃,刀锋赫然刺目。

NND,明火执仗到衙门抢劫勒索,简直是光头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不过,他们想要的是钱,而不是命,那一切皆有可谈。

张大人想明白了这一点,心中已然有数,便展颜一笑:

“呵呵,钱是官家的,命才是自己的,我为点公款赔上小命不值当,快把刀放下吧,对我这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无需整这劳什子…”

见二匪不为所动,仍在迟疑,张大人进一步分析厉害:

“现在二位冒认朝廷钦差,已然死罪。若再舞刀弄枪,自露行迹,若被我手下看到了,恐对你等不利!”

张大人一通忽悠,一针见血,直击死穴,已然反客为主。

二匪见他说得有理,不再迟疑,忙将短刀藏于袖中。

瞧,一触即发之危局,立时得到缓解。

04

张大人见状,粗舒一口气,心中窃喜,有门。

于是,他信心倍增,又开始忽悠:

“滑县实乃一荒僻小县,能有多少钱财?”

不想,任敬早有准备,适时从怀中取出一账本,上面记载了各地上缴税款,数目清楚。

(NND,如此机密账本,能到盗匪之手,有内鬼呀,容后细查。)

乖乖,穿帮了,此招不灵。

张大人忙低调示弱,接着忽悠:

“唉,下官履职不久,屁股还没坐热乎,若再失了大笔库银,日后升迁无望是小事,脑瓜子怕要搬家。在此恳请二位高抬贵手,可否少拿点?”

二匪商议了片刻,高章斩钉截铁道:

“我们兄弟五人,一口价,五千两,别特么磨叽!”

张大人佯作欢喜状:

“那就五千两,多谢二位体量下官之难处!”

不过,想拿走官银也没那么容易。

瞧,他突然话锋一转:

“瞧你们这背囊也装不下这么多银两?再说,又如何走出县衙大门呢?”

二匪相视一笑,高章笑着说:

“这个么,张大人得为我等准备一辆马车,把银两放到车上。当然,还得劳烦你送我等一程…”

说着,高章用短刀抵着张大人,凶相毕露:

“不许有人跟随,等我们出了县衙后便放了你。别动歪心思,否则别怪我等不客气!”

张大人连忙摆手:

“二位若是大白天押着我走,必会引起衙役及邻近百姓围攻。即使杀了我也于事无补,不如等到晚上再走。”

二匪思忖片刻,把刀放下,连说此计甚好。

忽悠,只要能拖延一下时间,便有转机。

05

很快,张大人便想到了办法。

至于,他如何脱困,如何忽悠?

原书如是载,且看:

【公曰:“帑金易辨识,亦非尔利,邑中多富民,愿如数贷之。既不累吾官,尔亦安枕。”】

说,这官银呀,容易辨认,只要用就露馅了。

滑县有几个富商,不如我向他们借点银子给你,对我不会因官银短少而影响官运,对你也免了官府追捕,岂不两便?

瞧,忽悠得多合情合理。

你想呀,一个县令要出面借点银子,本不是啥难事。

何况,没人愿给自己找麻烦,二匪对此计交口称赞。

于是,张大人嘱咐高章传话下去,召手下小吏刘相前来,办理此事。

【相者,心计人也。】

说,这刘相可是一个脑瓜子灵活、心眼多的人。

任高二匪一看这刘相,就一瘦了巴戟、跑腿的料儿,自然不疑。

张大人便假意对他说:

“我流年不利受到耿案牵连,若被捕一定会砍头,现二位钦差大人欲为我周旋脱罪,我万分感激,想送五千两银子聊表心意。”

五千两?刘相听了,吐了吐舌头说:

“一时让我到哪儿去筹措这许多钱?”

咋如此没有眼力见,张大人暗踢刘相一脚,眉目传情:

“县里有几个富商跟我关系很铁,你替我跑一趟,就说我跟他们借点银子用用。”

于是,张大人提笔,歘歘歘,赵钱孙李、周吴郑王等九人各出银几何,累计正好五千两。

当然,刘相一看这份名单,立时明白了其中之玄机。

【九人,素善捕盗者。】

其实,这九人根本不是啥富商,实为县中九个捕盗高手。

至此,你该品出点味儿了吧。

那就耐心往下看,张大人如何收网!

06

当然,在收网前还需一番周密安排。

瞧,张大人郑重其事地对刘相吩咐道:

“天使在,九人者宜盛服谒见,勿以贷故作窭人状。”

这话,啥意思?

简而言之,有钦差大人在此,待会儿富商们来送钱,要他们穿得立正点,不要因为我跟他们借了俩钱,就装出一副穷酸相,给本官丢人!

不过,这话另有深意,实则暗示刘相去通知他们做好充分准备,带上兵器,别把活儿干砸了。

“属下明白,请大人放心,这就去办!”

此时,刘相已完全领会了张大人话中之深意,便告辞离去。

然后,张大人命人送来酒菜。

“时间尚早,来,咱们先喝点,再说这筹款也需要点时间。”

酒菜摆上,且张大人先下箸表示酒菜无毒,以安贼心。

其间,张大人又频劝二匪不要多喝,以免酒后误事。

瞧,张大人绝对“盛意”拳拳,二匪对他越发信任。

饮酒至半,所召九人各自穿着光鲜,皆似富豪模样,双手捧着用纸包裹的兵器站在门外,作哀祈状:

“大人借的钱已经拿来,可时间仓促小人家中也只有这么多。”

二匪听说钱已送来,再看到来人皆富商打扮,便不再心疑。

于是,张大人命人取秤来,又嫌桌子小,命人取库房中长桌横放在后堂,两名衙卒也跟着进来。

是时,张大人与任敬隔着长几,而高章却紧挨在他身旁,若动手必为其所伤害。

张大人灵机一动,拿起砝码递给高章说:“你难道不为你的长官秤金吗?”

待高章稍一靠近长桌,张大人趁机脱身,厉喝:“动手!”

说时迟,那时快,九人立即亮出兵器冲上前去,任敬再想扑向张大人已是不及,见大势已去,遂自杀。

众人捉住高章,噼里啪啦一顿板子下去,便供出王保等三名同党,遂一网成擒。

07

这桩勇斗劫匪之吊柜公案,史书有载,绝非胡扯。

且看,《明史·张佳胤传》如是载:

“嘉靖二十九年进士,(张佳胤)知滑县。剧盗高章者,诈为缇骑,直入官署,劫佳胤索帑金。佳胤色不变,伪书券贷金,悉署游徼名,召入立擒贼,由此知名。”

瞧,此段史实,虽简略,亦可管中窥豹。

史上,张佳胤确因此案出了大名,一路开挂,后官至兵部尚书、太子太保。

不过,此案中的江洋大盗实乃高章一人,跟任敬等没有一毛钱关系。

当然,冯梦龙不愧为大明第一段子手,在其《智囊全集》中又新增任敬等四人,越发突显了张佳胤之智慧:

在危急时刻,张大人仍能从容不迫,一面轻声有礼地与敌人周旋;

一面暗中筹划,眉目传意,歼巨盗有如制服孩童一般,至今仍有借鉴意义。

08

张佳胤,明世宗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进士,官至兵部尚书、太子太保。万历十六年(1588年)病逝,年六十二,追赠少保。天启初年,追谥襄宪。

这些切入正文了。

据明史: "故相徐阶、高拱并家居,方以策干阶,阶不用,即走谒拱,为营复相,名倾中外。万历初,拱罢,张居正属巡抚张佳胤捕杀方".
又据万历野获编: "邵芳者,号樗朽,丹阳人也,穆宗之三年,华亭、新郑俱在告家居,时废弃诸公商之邵,欲起官,各醵金合数万,使觅主者。邵先以策乾华亭,不用,乃走新郑,谒高公,初犹难之,既见,置之坐隅,语稍洽,高大悦,引为上宾,称同志,邵遂与谋复相。走京师,以所聚金悉市诸瑰异以博诸大珰欢,久之乃云:“此高公所遗物也;高公贫,不任治此奇宝,吾为天下计,尽出橐装代此公为寿。”时大珰陈洪,故高所厚也,因赂司礼之掌印者,起新郑于家,且兼掌吏部,诸废弃者以次登启事,而陈洪者亦用邵谋代掌司礼印矣。时次相江陵稔其事,痛恶之,及其当国,授意江南抚台张崌崃佳胤诱致狱而支解之。"

说人话:

两位前内阁大学士徐阶, 高拱都闲居在家, 当时致仕在野的官员们想重新上位, 于是集了一波资, 找到了主人公邵大侠, 想通过他找到可靠的"政治资源". 邵大侠于是去拜访徐阶, 说能为他跑官, 重新起复为相, 徐阶没答应. 后来又找到高拱, 高拱很高兴, 就和他一同谋划复相的事.

邵大侠到了北京, 用集的那波资购买了各种奇珍异宝, 以高拱的名义去讨当权宦官们的欢心.最终高拱得以重新进入内阁, 兼掌吏部, 后更摇身一变成为内阁首辅, 参与了集资的在野官员们都被逐个启用, 宦官陈洪也因邵大侠的计谋高升为司礼监掌印太监, 这位邵大侠因此名倾中外. 时任内阁次辅张居正听说了这事儿, 气得爆炸, 掌权之后, 命当地的巡抚把邵大侠杀掉了。

根据明史, 邵大侠为高拱跑官复相, 后被张居正诛杀确有其事. 而根据万历野获编, 邵大侠直接帮助两位最顶层官员获得了他们的职位:

高拱, 内阁首辅兼掌吏部 (一人之下 万人之上)

陈洪, 司礼监掌印太监 (皇帝秘书,执掌天机)

你能想象一个无官无职无好爹的江南一介布衣, 能把人运作进北京的最高权力中枢, 左右帝国最重要的人事任命, 让整个中国历史都在那时拐了不大不小的一个弯. 胆子之大, 路子之野, 可见一斑~

然后

还是被张大人

干掉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6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